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二百六十六章暗流涌動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鬼不凡輕輕舔著嘴唇,輕笑道:「幸虧當初執行任務的時候曾有幸來過這遺凶島,否則的話我也不會如此之快尋到這些獸巢。第三個獸巢,不知道身為琅琊第一的你要獵殺了多少妖獸?」 「這次名額爭奪賽的第一...

「聽說開陽閣領袖在凶島的西北方位出現,甚至放出話誰要是想要他手中的積分儘管放馬過來。」

「這麼囂張,秦獄領袖和鬼不凡領袖正滿凶島的尋找他的蹤跡,他倒好,將自己的蹤跡暴露出來。」

「嘖嘖,這小子熱鬧了。天權閣和天樞閣弟子可不會輕易放過他。」

「就算是其他隊伍也不會錯過這場好戲,我可是聽說開陽閣領袖曾遭遇過數百隻妖獸互相殘殺的情景,嘖嘖,他手中掌握的積分可是足以擠進前三。」

「這等流言蜚語也能相信?」

「怎麼不能相信?這是兩支天璣閣隊伍傳出的消息,他們可是親眼目睹過。」

凶島中,各種各樣的竊竊私語在林海中冒騰而出,許多隊伍聽到這消息的時候紛紛蠢蠢欲動,顯然對於蘇敗手中的積分極為眼紅,而那些天權閣和天樞閣弟子則是滿腔的怒意,他們可是曾聽說有數支天權閣隊伍和天樞閣隊伍在蘇敗手中夭折,這簡直是對天樞閣和天權閣的挑釁,這些隊伍紛紛放棄獵殺妖獸,向著凶島西北方位簇擁而去:「不知天高地厚的傢伙,一群烏合之眾就想跟我天權閣叫板。鬼不凡領袖要在這名額爭奪賽中奪冠,無暇理會你們這群烏合之眾,那麼就由我們來收拾你們。」

「秦獄師兄可是囑咐過,倘若我們有蘇敗的蹤跡就立即稟告他。不過現在看來沒這必要了,只要我們這些天樞閣的隊伍聯合起來。輕而易舉的就能夠解決這群烏合之眾。」凶島深處,一道道身影閃掠而出,這些隊伍大多數都是天樞閣弟子,不過已經深入凶島內部,然而聽到蘇敗蹤跡的時候,這些人紛紛掉頭直奔凶島西北方位而去。

同時,諸多自視甚高的隊伍也壓制不住內心的慾望,欲在蘇敗手中奪取積分。

一時間,整座遺凶島可謂是暗流涌動。隱約間可見到道道如虹的身影在林海中橫跨而過,就連肆虐於林海中的妖獸也漸漸察覺到這股壓抑的氣氛。仰天嘶吼著。無數道嘶吼聲匯聚在一起,震耳欲聾。

遺凶島腹部,遮天蔽日的蒼莽林海中赫然掩藏著座座倒塌的宮殿,這些破碎的宮殿不知道存在多久。通體瀰漫著滄桑與死寂的氣息。刺目慘白的妖獸屍骸堆砌在其中。同時在堆砌如山的屍骸中可見到一具具龐大猩紅的妖獸屍體,滾燙的鮮血正洶泄而出,染紅滿地的屍海

這裡顯然是某種妖獸的巢穴。在倒塌的斷壁殘垣上,數道身影矗立於其上,渾身散發著恐怖駭然的氣息,這些人的目光都是望向那破碎的宮殿正中央,有著如同山嶽般巨大的獸影正晃動著,森然凶煞的氣息盤旋在這片破碎宮殿群上空,這絕對是只橫行於凶島之中的妖獸霸主。

而如今,這龐大的獸影上赫然已是血跡斑斑,無數道醒目猙獰的劍痕爬滿於其上。無比的劍氣縱橫於斷壁殘垣中,一道身影閑庭信步般的遊走於其間,舉手投足間便有著驚人的威壓席捲而出,就是這一道身影,隱約間將這道巨獸完全壓制住,直至最後,龐大的獸影轟然倒塌在血泊中,矗立的殘垣也紛紛倒塌。

望著垂死掙扎的巨獸,鬼不凡輕輕舔著嘴唇,輕笑道:「幸虧當初執行任務的時候曾有幸來過這遺凶島,否則的話我也不會如此之快尋到這些獸巢。第三個獸巢,不知道身為琅琊第一的你要獵殺了多少妖獸?」

「這次名額爭奪賽的第一,我鬼不凡要定了。」鬼不凡手中淌血的長劍立即如毒蛇般暴射而出,磅的劍氣浩蕩而下,直接將這巨獸撕碎,血肉紛飛,同時一道猩紅的血光猛然向鬼不凡腰間的劍卡涌去,血光大盛。

「真是無趣的名額爭奪賽,也不知道那場遊戲開始了沒有?」鬼不凡嘴角噙著樹葉,雙手抱頭向著葉軒樓等人走去,儘管葉軒樓已經失去右臂,然而畢竟是名劍陣師。在這數十日的苦修中,葉軒樓已經勉強以單手凝聚劍陣,只是速度奇慢無比。清理獸巢,葉軒樓可是功不可沒。

「老大,有蘇敗的消息了。」鬼不凡剛剛走來,葉軒樓陰沉的面容上隱約間有著一抹激動之色。

「那麼說這場遊戲已經算是開始了。」鬼不凡嘴角揚起一抹森冷的弧度,接過一名弟子手上的手帕,輕輕擦拭著劍身上的血跡,漫不經心道:「才是名額爭奪賽的第一日,這傢伙就暴露了自身蹤跡,真是不走運。」

「不是不走運,而是太狂妄。」葉軒樓捂著空蕩蕩的右臂,森冷笑道:「他的蹤跡是自己暴露出來的,並不是被其他閣弟子發現的。」

「怎麼一回事?」鬼不凡眉頭微皺,問道。

葉軒樓冷笑著將凶島中正在流傳的消息轉述給鬼不凡,鬼不凡聽后,臉上的笑意更盛:「這傢伙是想把主動權掌握在手中,嘖嘖,秦獄的那群走狗聽到這消息的時候絕對會馬不停蹄的向西北方位趕去。」

「那老大,我們要不要也去。」葉軒樓眼露兇狠之光。

「不急。在這地方,天樞閣的悲戀歌和秦獄他們是大魚,其餘天樞閣弟子和天旋閣弟子是小魚,而其他閣的弟子是蝦米。在這地方,註定是大魚吃小魚,小魚吃蝦米,蝦米吃爛泥。現在就算趕過去的也只是一群小蝦米而已,若是這麼早收拾蘇敗的話,那麼就引不出其他的小魚。」鬼不凡側著頭拍著葉軒樓的肩膀,語重心長道:「收拾蘇敗只是其次,我們要做的就是奪取這些人手中的積分。希望蘇敗能夠將那些蝦米和小魚的積分都收集起來。」

轉身,鬼不凡指著遠處蜿蜒無比的幽徑,輕笑道:「而我們要做的就是在蘇敗前往凶島中央的必經之路等待著蘇敗的到來,那時候就是收拾蘇敗的時候。我想秦獄那傢伙,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也不會從凶島中央折回,他只要守住凶島中央的祭壇,就能等到蘇敗。」

聞言,葉軒樓略微有些不甘,他可是對蘇敗恨之入骨,恨不得蘇敗早點死:「倘若蘇敗收拾不了這些蝦米和小魚,那麼我們豈不是要錯過這次機會?」

「呵,誰收拾這些小魚和蝦米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人收拾就行。」鬼不凡雙手抱著頭,抬起頭望著那漸漸暗淡下來的天色,輕笑道:「而我們只要做那最後的大魚就行。師弟,我知道你恨不得要將蘇敗碎屍萬段,不過別忘記了我們來這裡的目的並不是為了教訓蘇敗,而是要奪取名額爭奪賽的第一。我可是聽過些許內部消息,這次名額爭諞歡游榭悄芄換竦靡恍衩亟崩,那可是我想要的。」

聞言,葉軒樓只能驀然嘆口氣,目光轉向西北方位,喃喃道:「那麼就讓你多狂妄些日子。」

……

空曠的林地中,蘇敗盤膝而坐,整片林海徹底的陷入死寂中。然而就是這種死寂讓整片林海顯得壓抑無比,如同暴風雨來臨時的前夜。在片刻前,林海中那震耳欲聾的嘶吼聲也漸漸的消散。

林帝和陳楚等人望著閉目養神的蘇敗,相望一眼,眼中皆是泛起一抹無奈。

在短短數時辰的時間內,他們可是儘可能的將蘇敗那番話傳出去,如今應該已經鬧的人盡皆知。看著風中搖曳的楊柳,林帝和陳楚兩人心境可是久久不能平靜,將全部天權閣和天樞閣弟子引來,這未免有些太瘋狂了吧。

就連天旋閣的吳祁,眉頭也是緊縮著。他能夠察覺到虛空中那股越來越盛的壓迫,使得他有些心顫。吳祁轉目望向蘇敗,看著蘇敗那俊逸面容上的平靜,吳祁心中的煩躁也莫名的沉寂下來,心中喃喃道:「或許他真的有信心面對接下來的事情。」

微閉著雙眸,蘇敗靜靜感悟著天外飛仙。驚艷絕世的劍光如同刻在蘇敗腦海深處,伴隨著系統冰冷的聲音:「恭喜宿主天外飛仙熟練度+1。」

就在某一時刻,蘇敗那單薄的嘴唇徒然抿出森冷的弧度,緊閉的雙眸也是赫然睜開,平靜的目光掃向遠處有些過分死寂的林道,輕聲道:「來了。」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