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二百五十七章遺凶島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起他老子還是相差太多。昔曰他老子的狂妄是因為有這個資格,而這蘇敗才成為新晉弟子多久就四面樹敵。哼,這次名額爭的處境可是十分不妙。」 「那可未必,昔曰蘇敗以凝氣七重的修為就能夠硬撼秦獄,更何況是...

鐘鳴聲響徹天穹,矗立於廣場中的巨門徒然湧現出璀璨奪目的光華。.

無數道身影盡數消失於巨門中,如同投入湖面中的石子。

「遺凶島,昔曰狩獵賽的舉辦地方並不是遺凶島。」西門求醉捂著眉頭,目光不著痕的望向四周湧來的身影:「按照以往的規律,這傳送之門的人數限制應該是十人,也就是說整個隊伍將被傳送至同一個地方。同時,每個隊伍傳送的地點都不同。」

「我只希望不要那麼倒霉被傳送至妖獸巢穴中。像當初的數十名天權閣弟子一開始就被傳送至獸穴中,直接全軍覆滅。」楊修心有餘悸道。

「確實有這事情,聽說還有一名天樞閣的領袖也是這樣隕落。」阡陌輕輕淺淺道,唇角的笑容嫵媚而自信,美眸流轉於蘇敗身上,咯咯笑著:「我相信蘇敗師弟的運氣不會那麼衰。」

蘇敗輕輕點頭,倘若運氣真要那麼衰的話,那麼他也認栽了。而就在這時,一道略顯有些刺耳的聲音響起:「呵呵,諸位在祈禱這個,那為何不祈禱千萬別在遺凶島中遇見我等?」

「葉軒樓師弟,別忘記了還要秦獄那傢伙,那傢伙可是對蘇敗師弟恨之入骨。」

蘇敗平靜的抬起頭來,只見得不遠處數道身影慢吞吞的而來,而為首一人自然是鬼不凡。深陷的眼眶流轉著些許寒光,鬼不凡正笑眯眯的盯著蘇敗。葉軒樓緊隨其後,惡狠狠的眼神緊盯著蘇敗。

「我倒是希望幸運之神那婆娘安排我儘快在遺凶島中見到諸位師兄。」蘇敗望著滿臉森冷的鬼不凡,旋即視線在葉軒樓等人身上停頓數息,面容上露出些許柔和燦爛的笑意:「看來鬼不凡領袖沒有忘記我當初那一番話,將這些天權閣弟子都帶進遺凶島。放心,我這個人從來就是說話算話。」

聽得蘇敗這一番話,鬼不凡身後的弟子眼神皆是微變,遍體生寒,甚至有弟子下意識的捂住右臂。葉軒樓目光微閃,臉色頓時鐵青起來,旋即冷笑道:「說大話也不怕閃了舌頭,領袖師兄一人就足以橫掃你這支烏合之眾,加上其他師兄弟,你絕對遇見我們還有機會反抗?」

「有沒有機會反抗我不知道,不過我知道想要卸掉你另一支手臂應該不算什麼難事。」蘇敗嘴唇微抿,剎那間,蘇敗柔和的面容上有著冷峻的味道滲透而出,眼神如同刀鋒般冷冽逼向葉軒樓。話落,蘇敗身上隱約間有著淡淡的真氣波動散發而出,凌厲無鑄的劍氣在指尖輕吐著。

葉軒樓驚疑不定的望著蘇敗,面對蘇敗的實力,他可是忌憚無比。特別是目睹蘇敗和秦獄交手后,葉軒樓可是知道蘇敗的可怕,他知道倘若現在和蘇敗,敗的絕對會是自己。

「呵,蘇敗師弟真的是越來越大膽了。當著我的面公然威脅天權閣弟子,你覺得會咽得下這口氣?」鬼不凡輕笑道,其雙眸卻是眯成細縫,其內滲透而出的寒光如同刀光般咄咄逼人。鬼不凡向前走出數步,挺拔的身軀讓他能夠俯視著蘇敗,森然笑道:「收斂些,別那麼快就被秦獄那傢伙找到,不然的話,這遊戲就不怎麼好玩了。」

話落,鬼不凡抬腳走向巨門中,光芒瀰漫,身影直接消失。葉軒樓惡狠狠的瞪了蘇敗一眼,緊隨其後。

「遊戲?看來很多人都以為這是一場貓捉老鼠的遊戲。我看起來像那四處逃竄的老鼠嗎?」蘇敗微微側頭向西門求醉問道,也不待西門求醉有所回應,蘇敗帶著楊修等人從容的走向巨門中,璀璨的光幕盡數將十餘道身影吞沒,留下滿臉期待的弟子,不知道這個被諸多長老評價為比擬楚修師兄的新晉弟子,在遺凶島中能撐多久?

「蘇敗。」遠處的高台上,悲戀歌轉過頭向著其餘天樞歌弟子輕笑道:「這次的名額爭悴荒敲捶ξ丁!

「可謂是龍爭虎鬥,也不知道那新晉領袖能否熬過這一劫?」

悲戀歌望著那閃現光華的巨門,笑了笑道:「會的。」

「為什麼?」

「直覺。」悲戀歌腳尖輕輕點落在搖曳的雪絮上,身體仿若輕若無物,如履平地般的在虛空中行走著,在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悲戀歌緩緩的走下半空,雙腳輕輕落在青色石板上,欣長的身軀在白髮的襯托下更加修長,加上那無與倫比的氣質,簡直如同謫仙臨塵般瀟洒。此刻,諸多女弟子美眸中已經湧現出無盡的狂熱和愛慕之色,口中念著悲戀歌的名字。

比起秦獄和鬼不凡,悲戀歌無論是實力還是人氣都算的上琅琊七閣第一。

在那氣勢恢宏的祭壇上,諸位長老望著悲戀歌所展現出來的手段,暗自點頭著,他們知道悲戀歌並非是憑藉著自身的修為做到這一步,而是憑藉著自身身法的玄奧。儘管如此,那也需要對身法掌握至一代宗師境界才能做到這一步,同時也需要對自身修為和**的精確控制才行,唯獨三者達到平衡才能如履平地。

「數年以來,琅琊宗可謂是天才輩出。不過也唯獨這悲戀歌才有資格和楚修相提並論,現在看起來這悲戀歌就算是比起楚修也不遑多讓,或許今後他也能取得楚修那樣的高度。」李慕辰由衷的讚歎道。身為刑堂的首座,李慕辰的眼光可是極高,數年以來能夠得到他讚歎的弟子可是屈指可數。

「李首座莫非忘記了開陽閣領袖蘇敗。」一名長老輕笑道,往曰里他和步驚仙的關係倒是不錯,撫著鬍鬚,驀然嘆道:「還未成禮便已是凝氣九重的修為,這等修鍊速度就算比起當初的蘇贏也不遑多讓。嘖嘖,聽說這小傢伙還掌握劍陣,領悟劍意,這份天賦足以讓他傲世琅琊同輩之人。」

「虎父無犬子,蘇贏若是知道蘇敗如今的成就也能欣慰了。」又是一名長老輕聲道。

這些出聲的長老顯然是親近蘇贏和步驚仙的,相反,人群中也有著數名長老臉色一直陰沉著,那名洛姓長老,也就是洛凱的父親略微咳嗽一聲,旋即不以為然道:「比起蘇贏不遑多讓?這句話有些過了,蘇敗此子天賦雖不錯,然比起他老子還是相差太多。昔曰他老子的狂妄是因為有這個資格,而這蘇敗才成為新晉弟子多久就四面樹敵。哼,這次名額爭的處境可是十分不妙。」

「那可未必,昔曰蘇敗以凝氣七重的修為就能夠硬撼秦獄,更何況是如今。」先前出聲的長老反駁道:「這次名額爭奪賽的情況就有些難以預料了,沒準就是鬼不凡和秦獄那兩兔崽子在陰溝裡翻船。」

「未必,上次秦獄都未動用全力,況且秦獄身為西秦皇族,身懷西秦封劍技,倘若秦獄動用這封劍技,其實力就算那些天罡境三四重的弟子都要為之忌憚,更何況是未至天罡的蘇敗。」洛姓長老繼續反駁道,往曰里他和蘇贏就有些恩怨,要不是這樣也不會囑咐洛凱去教訓蘇敗,自然希望蘇敗逃不過眼前這一劫。

看著相執不下的兩人,李慕辰目光微轉,望向楚歌輕笑道:「宗主覺得這場名額爭奪賽如何?」

李慕辰一開口,洛姓長老紛紛轉頭望著楚歌。

楚歌面無表情的站在祭壇上,聽若未聞。一陣輕風吹過,楚歌身上衣玦搖曳著,若星辰般璀璨的目光停落在那道傳送巨門上,許久后,楚歌方才輕聲道:「蘇贏曾經在凝氣境的時候可曾殺過天罡境?」

「殺過。」李慕辰不假思索道。

聞言,楚歌微微一笑,抬步向著矗立於雲端的劍殿走去,腰間懸挂的長劍輕輕撞擊著玉佩,發出空曠悠揚的聲音。李慕辰等人紛紛肅容,拱手道:「恭送宗主。」

就在楚歌離去后,那名洛姓長老繼續出聲道:「就算是蘇贏殺過又不代表他兒子能夠做到這一步。」

「就算你我在怎麼爭執也沒用,就讓你我拭目以待,看看結果會是怎麼樣。」

……

璀璨無比的光華充斥蘇敗的視線中,蘇敗只覺得有種斗轉星移的感覺。蘇敗單手按住青峰劍柄,眼神時刻警惕著,正如西門求醉所說的那般,這傳送之門不知道會將自己傳送至那裡,他需要時刻做好出手的準備,以面對接下來的危險。

半響后,蘇敗眼前的這些光華漸漸的消散,恍惚間,各種可怕的獸吼聲在蘇敗的耳旁響起,仿若要撕開眼前這些光華,緊接著這些光華就徹底消散,蘇敗眼前的世界徒然陷入無盡的黑暗中。

「我們應該到了遺凶島,這裡應該就是李首座口中的那道中央祭壇,接下來應該會開始二次傳送,隨即將我們傳送至遺凶島的任何地方。希望運氣不要那麼差,被傳送至妖獸巢穴中。」黑暗中,西門求醉沉厚的聲音泛起。

而就在這時候,陣陣震耳欲聾的海浪聲在蘇敗等人耳旁盤旋著,同時,數十道光輝撕開眼前的黑暗,蘇敗只覺得眼睛有些刺痛,眯著雙眸,只見自己正站在布滿妖獸屍骸的沙灘上,前方的血紅潮水正瘋狂的起伏著,時而有著各種巨大的虛影在海浪中一閃而過,掀起滔天的吼嘯之音。

整個天地呈現出一種荒涼,蘇敗有種置身於洪荒般的感覺,喃喃道:「這就是遺凶島?」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