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二百五十一章瘋狂的排行榜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敗和書生等人徑直的向著琅琊劍塔走去。 西門求醉搓著雙手,兩眼放光的盯著書生,顯然是要狠狠的大賺一 就在蘇敗起身的時候,遠處數道冰寒的目光注視著蘇敗的背影·其中一名天權閣弟子轉目向著鬼不...

「確實有些不爽,像我這般好性子的人都有些火了。」!罪大言不慚道。

「七崖別鬧了。」書生懶懶的抬著眼皮道,這傢伙怎麼時候有好性子。

蘇敗抿著著輕笑道:「先前我還在考慮如何緩和下開陽閣和天權閣之間的關係,現在看來已經沒有挽回的地步了。」蘇敗微微向著老者行禮道:「又給前輩添麻煩了。」

老者轉目望向蘇敗,望著那張古井無波不起波瀾的臉龐,無奈道:「前些日子才聽說你在執法塔前鬧出的動靜,算日子你今天應該剛剛結束禁閉就鬧出這些事端。你這小傢伙還真是讓人不省心。」

「這可怪不得我。」蘇敗搖著頭輕笑道,整張冷冽無比的面容瞬間爬滿了柔和之色:「樹欲靜而風不止,別人親自找上門來,我自然不會傻傻站著挨打。」

「鬼不凡那兔崽子可是有著不俗的修為,加上數年在琅琊劍閣中得到的諸多獎勵,手中的底牌可是極多。倘若他真的要找你麻煩的話,小傢伙你可要多加提防。」老者輕嘆口氣道:「加上天樞閣的秦獄,你可謂是仇敵滿天下。木秀於林風必摧之,這句話想必你也懂得。」

「堆出於岸流必湍之′行高於人眾必非之。這道理,晚輩始終謹記著。」蘇敗輕笑道,很多道理他都懂得。

眼見蘇敗臉上並無敷衍之色,老者暗自點頭,轉身離去:「這小傢伙簡直和他父親蘇贏一模一樣。」

就在老者剛剛離去的時候,其聲就在琅琊劍塔的上空泛起,劃破雲霄:「開塔1

死寂的琅琊劍閣中頓時喧嘩起來,望著那緩緩敞開的劍塔,無數道身影如同離弦的箭支閃掠而去。蘇敗轉身對著西門求醉,囑咐道:「西門師兄,以書生的實力想要衝上較前的名次輕而易舉,你可不要放棄這等機會。」話落·蘇敗和書生等人徑直的向著琅琊劍塔走去。

西門求醉搓著雙手,兩眼放光的盯著書生,顯然是要狠狠的大賺一

就在蘇敗起身的時候,遠處數道冰寒的目光注視著蘇敗的背影·其中一名天權閣弟子轉目向著鬼不凡,冷聲道:「這新晉領袖還真如傳聞那般驕狂無比,倘若這裡不是琅琊劍閣的話,我都可以讓知道囂張的代價。」

鬼不凡深陷的眼眶中露出些許冷意,平靜道:「這新晉領袖能夠在琅琊七閣中聲名鵲起,確實有些能耐。十日前,我的修為才是凝氣七重而已·而如今卻是凝氣八重的修為。

「只要他不突破天罡境,再怎麼有能耐也沒用。」這名天權閣弟子冷笑道:「等名額爭奪賽開始的時候,大伙兒直接將這群新晉弟子給宰了。」

鬼不凡嘴角掀起些許淡淡的笑意:「那倒沒必要。沒有因為一件小事情就如此過火。」

聞言·這名天權閣弟子神情一怔,旋即有些不甘道:「領袖難道要放過這小子不成?」

「放過?以秦獄的性子你覺得他會讓蘇敗在名額爭奪賽中倖存下來。小小的新晉領袖而已,還用不著我出手。不過這新領領袖若是有幾分能耐的話,我還真希望他能夠拖住秦獄片刻。」

「運氣好的話,沒準還能坐收漁利之利1鬼不凡冷笑著,漠然的揮袖向前走去,其噙著冷意的聲音盤旋在諸多天權閣弟子的面容上。大多數天權閣弟子面露冷意,緊隨鬼不凡,大步流星的向著琅琊劍塔走去。

寂寥無比的荒漠中·黃沙滔天。

唯獨自己那悠久而平穩的心跳之聲迴響於耳旁,蘇敗緩緩睜開雙眼,望著周圍熟悉的一幕·輕吐口氣:「從現在開始真的要玩命了,不然的話這次名額爭嬉栽了。

蘇敗神色略微有些凝重,他和秦獄交過手·自然知曉天罡境的可怕,倘若秦獄和鬼不凡兩人同時出手的話,那麼自己就算底牌全出恐怕也會栽在這兩人手中:「還有五日的時間,這數門不入流武技雖感悟至爐火純青的地步,但是想要在最短的時間將之提高至一代宗師的地步,還真有些棘手。」

抬眸,蘇敗望著遠處那如同血色潮水般翻滾而來的鐵騎:「幸虧數日前有李慕辰前輩的指點·這數門武技修習起來也沒有過多的難度,只要瘋狂些·一切皆有可能。」

震耳欲聾的轟鳴聲在蘇敗耳旁漸響,蘇敗揚劍,身形如同長虹般橫跨出數十米,整柄長劍宛若化成一道滴落而下的雨水線般,眨眼間就刺現鐵騎那閃爍金屬光澤的面罩上,勢如破竹般的洞穿其頭顱,一場瘋狂的殺戮在荒漠上出現,蘇敗盡數動用那數門不入流武技,其熟之狂漲著。!

蘇敗在琅琊劍塔中修鍊的時候,他和鬼不凡在琅琊劍閣中爭鋒相對的消息已傳遍整個琅琊七閣,那些開陽閣的弟子心中暗自叫苦,這傢伙已經得罪了秦獄,這下子更是直接將天權閣完全得罪了。

天樞閣中,秦獄端著茶杯靜靜聽著一名弟子的迅速,臉色有些平靜的可怕。

「蘇敗趁著這段時間進琅琊劍塔修鍊,無疑是臨時抱佛腳,難不成他還希望短短五天的時間能夠給他提高多少實力。」洛凱冷笑道。

秦獄沒有理會洛凱的嘲諷,而是凝視著帶話的弟子,冷聲道:「你說他的修為已經是凝氣八重?」

「師弟親眼所見,千真萬確。」這名弟子語氣有些震撼道:「十日前,他的修為才凝氣七重而已。」

聞言,秦獄臉色倒是沒有多大的波動,放下的手中的茶杯,漠然道:「他本身的天賦就不錯,倘若要是服用些丹藥的話,要做到這一步並不是問題。」

「他這完全是急病亂投醫。丹藥固然可以提高修為,然而過度依賴丹藥的話,也會造成自身真氣的虛福」洛凱冷聲道:「媽的·若不是因為要親手收拾這小子,我也不會死皮賴臉的向父親討來丹田強行提高自身的修為。」一股強悍無比的氣息在洛凱身上瀰漫而出,這股氣息隱約間已經超過半步天罡巔峰。

「趁著這段時間你也鞏固下自身的修為。」秦獄目光凝視洛凱,冷聲道:「否則在名額爭奪賽中沒準又會被蘇敗給收拾了。你丟的起這臉,我可丟不起。」

「秦獄師兄你就放心,我洛凱可不會在同一個地方摔倒兩次。」洛凱冷聲道,其眼神卻是浮現出些許凝重,顯然對於鞏固自身修為的事情極為重視。

在執法塔的日子裡,蘇敗完全沉浸在其中,此刻的蘇敗儼然有些瘋魔。修鍊無分晝夜,可謂是廢寢忘食。

琅琊劍閣中最不缺的就是瘋子,然而卻這般瘋狂的人卻是很少見。

接連五日,蘇敗全部的時間都花費在琅琊劍塔上。

其排行榜的名次也接二連三的發生變化:

第一日,蘇敗名次是四百三十六名。

第二日,蘇敗名次是四百二十名。

第三日,蘇敗名次是三百九十九名。

第四日,蘇敗名次是三百七十六名。

名次越靠前,其代表的積分數目就越多,很多人衝擊排行榜的時候都是緩緩向前遞進,也唯獨這般這般瘋狂,當蘇敗第五日出來的時候,林立的石劍上空驟然閃爍起了耀眼的光華,無數道錯愕的目光齊聚在上面,一道道醒目的字眼猶如蘇醒的巨龍般,向著雲霄扶搖而上,以著一種極為驚人的速度向上衝去。

這道光幕直至最後停落在琅琊第三百名的時候方才止祝

「蘇敗,第三百名1

醒目的字眼猶如璀璨劍光讓人有些刺眼,嘩然聲猶如浪潮席捲開來,直接讓無數人目瞪口呆:

「第三百名?師弟,為兄是不是修鍊過度眼花了。」

「開陽閣領袖蘇敗。他怎麼可能這麼厲害,在一日的時間內超越七十名弟子。這等速度在琅琊劍閣的歷史上可是未曾出現過。」

「絕對不可能,琅琊劍閣的積分統計肯定出了問題。」

琅琊劍閣中已是一片騷動,無數人面面相覷,皆是看出對方眼中的難以置信。就連鬼不凡也是滿臉訝然,旋即帶著些許惋惜的口氣對著一旁的天權閣弟子道:「真是可惜了,他若是不死在秦獄手中,今後琅琊七閣絕對是他一枝獨秀。」

蘇敗走出琅琊劍塔,臉色平靜的望著眼前嘩然的一幕,眼皮微抬,望著那漸漸接近雲霄的字眼,面露燦爛的神情,心中嘀咕著:「劍陣簡直相當於外掛的存在,名次居然提高這麼多。」

接連五日的苦修,蘇敗終於在今天出塔的時候將數門不入流武技提高至一代宗師的地步。琅琊劍塔顯然不是適合突破的地方,接下來的時間,蘇敗第一次在琅琊劍塔中動用劍陣,沒想到會鬧出聲勢如此浩大的動靜。

老者眼神有些訝然的望著蘇敗,越發覺得眼前的少年看不透。

蘇敗辭別老者,叫上一旁欣喜若狂的西門求醉等人,徑直的向著琅琊劍閣外走去。

「名額爭奪賽的是非成敗就看今夜了。」蘇敗心中喃喃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