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二百五十章鬼不凡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是讓在場的弟子呼吸有些困難。 「見過長老1周圍的弟子見到這道身影,紛紛欠身行禮道,眼角間泛出些許遺憾,他們知道隨著這老者的出現,這場好戲算是告一段路。 「見過長老。」蘇敗輕聲道。...

!

喧雜聲驟然死寂下來,壓抑無比的氣息至風雪中滲透而出。

無數道目光幾乎同時落在那緩緩而來的一行人身上,現場的氣氛徒然變得有些緊繃。他們的視線落在那道有些單薄的身影上,目光中隱約間露出些許戲虐和期待:「天權閣領袖鬼不凡。」

鬼不凡!在琅琊七閣中他的名字就如同皓月般璀璨,然而鬼不凡的相貌卻是極為的平凡,唯一出彩的地方是那雙有些凹陷進去的眼眶,深邃的眸子如同雄鷹般銳利,好似要割開眼前的這場風雪。

西門求醉心頭微沉,來者不善啊!

「領袖。」遠處觀望的數名天權閣弟子紛紛躍出人群,欠身行禮道。

鬼不凡微微點頭,神情不起波瀾,在所有目光的注視下來到蘇敗面前。望著對峙的雙方,在場的弟子都察覺到一股風雨欲來的壓抑。蘇敗和天權閣之間的恩怨已是人盡皆知,這時候天權閣領袖鬼不凡現身顯然是來興師問罪的,大多數人都屏息靜氣,拭目以待接下來兩人之間的交鋒。

蘇敗在琅琊七閣中可謂聲名鵲起,不過比起鬼不凡這等強者,羽翼顯然還有些不夠豐滿。

目光注視著眼前這張有些過分年輕的臉龐,鬼不凡其嘴角滲出些許笑意,深陷的眼眶中卻有著寒意洶湧:「我聽說過你。新晉領袖蘇敗,才短短數月就在琅琊七閣中聲名鵲起,甚至將秦宇那些廢物給宰了。」

「不過我還是要奉勸蘇敗師弟一句,既然來了琅琊七閣就要懂得那些事情可以去做,那些事情不能做。前些時日我一直在閉關,直至名額爭奪賽出來的時候我才發現蘇敗師弟在琅琊七閣中做出如此多的壯舉。」鬼不凡聲音漸漸有些冷冽起來,淡淡道:「蘇敗師弟難得不覺得應該給師兄我一個交代?」

蘇敗微眯著眸子望著鬼不凡,後者那深陷的眼眶給人一種極為森厲的感覺,其體內散發而出的氣息波動也極為雄渾·顯然後者的修為也已突破天罡境。

如果是十日前,蘇敗遇見這天罡境的武者會感到束手無策,不過如今的話,蘇敗卻有些把握·就算動起手來也不會差對方太多。

蘇敗目光古井無波的掃過鬼不凡身後的天權閣弟子,在眾目睽睽之下起身,語氣沒有多少波瀾道:「這應該沒有什麼好交代的,至於我和葉軒樓之間的事情,閣下應該比誰都清楚,難不成閣下都沒追問葉軒樓就跑來興師問罪?」

看著爭鋒相對的雙方,周圍的人群變得更加安靜·望向蘇敗的目光中的戲虐之色更盛。在先前他們就曾知道,以新晉領袖的性子絕對不會任由他人宰割,鬼不凡前來興師問罪必然會引起二者之間的衝突·只是沒想到蘇敗語氣如此強硬。

鬼不凡盯著蘇敗,語氣平淡道:「葉軒樓這件事情確實做得有些過分,不過也是事出有因,若非為那數位失去的天權閣弟子出頭,他也不會如此莽撞。對於武者而言,右臂如同他的生命,他親手斬斷他的右臂就如同斬斷他今後的前途,難道不覺得更加過分?」

「名劍客之墓的事情我懶得去追究,今天我站在這裡只是為了讓你給葉師弟一個交代。」鬼不凡的聲音極為平淡·卻透著一股毛骨悚然的殺意,特別是知曉鬼不凡性子的人紛紛感覺遍體生寒起來。

「閣下想要怎麼樣的交代?是要去親手斬斷自己的右臂?」蘇敗有些無奈的搖搖頭,然後迎上鬼不凡眼中的森冷·雙手微握,體內頓時有著一股雄渾無比的氣息散發出來。

書生和七罪兩人也紛紛起身,目光有些冷冽的盯著鬼不凡。

「那倒不用如此。畢竟這件事情也不能完全怪罪師弟·我想要的交代很簡單,明日師弟你親自前往天權閣向負荊請罪,這件事情就算兩清了。」鬼不凡揮了揮手,沖著蘇敗輕笑道:「我鬼不凡想要的只是個面子,沒有必要將事情鬧的那麼僵。」

「師兄也說這件事情不能完全怪罪於我家領袖,憑什麼要我家領袖負荊請罪。」七罪冷冷道,這鬼不凡簡直是欺人太甚·堂堂的開陽閣領袖在眾目睽睽之下前往天權閣負荊請罪,今後自家領袖又如何立足於琅琊?

書生抬起草帽·懶散的神情也變得冷冽無比:「我未曾聽說過失敗者會向成功者討要說法,今日算是長見識了,琅琊七閣果然是奇葩與青妖娃盡出的地方。」

蘇敗有些無奈的望著書生和七罪,這是自己和天權閣之間的恩怨,這兩傢伙又何必趟這趟渾水,引火燒身。不過蘇敗此刻的面容也是隱約間透著些許崢嶸,道:「當初若不是看在閣下的面子上,那些天權閣弟子就不會那般安然無恙的回去,而是和葉軒樓落得同樣的下常

現在看來,是我多。當初就不應該給你們天權閣留下所謂的顏面。那樣子撕破臉面的話,也用不著浪費時間在這裡廢話。」

「看來師弟真如傳聞那般在琅琊七閣中驕狂習慣了。看在師弟你是新晉弟子的份上,師兄就不與你多計較。最後問你一句,這交代你是給還是不給?」鬼不凡眉頭微皺,銳利的目光如同刀鋒般冷冽,隱約間帶著些許威脅的口吻道:「我可是聽說秦獄將你視為眼中釘,肉中刺。我這個人有一點不好的習慣就是太仗義,樂於助人,我不想我不會介意幫秦獄除去這顆眼中釘。」

鬼不凡這番話立即引起四周人群的躁動,甚至有些天權閣弟子已是搓著雙手,面露兇狠。

「想要給閣下一個交代也行。」蘇敗嘴唇微抿,原本燦爛的笑容瞬間變得冷冽無比:「這次名額爭奪賽中,閣下不妨將葉軒樓那些人也帶進去,我會親自給他一個交代。我這個人也是熱心腸,做事情從來都不會有失公准,我會一一折斷那些人的右臂,讓葉軒樓心裡覺得好受些。」

說完,蘇敗古井無波的目光已經掃落在鬼不凡身後的數名天權閣弟子身上,這些人當初就是隨著葉軒樓前往開陽閣向蘇敗施壓,迎上蘇敗的目光,這些人急忙的朝後退出數步。蘇敗數日前展現出的實力他們可是看在眼裡,以他們的實力或許還真不是蘇敗的對手。

見蘇敗眾目睽睽之下威脅天權閣弟子,鬼不凡眼神徹底的冰寒下來:「飯可以亂吃,但是話卻不可以亂說。往往很多時候,禍從口出。蘇敗師弟你還是太年輕,你確定要給我這樣的交代?」

轟!

就在鬼不凡話音落下的剎那,一股強悍無比的氣息波動陡然爆發,只見得他腳下的青色石板頓時崩裂,緊接著就是恐怖無比的勁風至鬼不凡的腳下橫掃而出,掀起滿地殘雪,磅如岳的氣息排山倒海的向著蘇敗洶湧而去。書生和七罪兩人眼瞳微變,身形不由自主的朝後出一步,天罡境的壓迫卻是有些恐怖。

西門求醉更是呼吸急促,額頭冷汗直冒,心中暗自叫苦。

蘇敗見鬼不凡以勢壓人,微搖著頭,不起波瀾的眸中頓時湧現出些許了冷芒,劍氣在蘇敗的指尖吞吐著,蘇敗不甘示弱的向前邁出一步,然後腳掌頓時踏碎其下的青色石板。

凌厲無鑄的劍意至蘇敗體內躍躍欲出,蘇敗的目光如同刀鋒般冷冽逼向鬼不凡:「閣下也知道話不可以亂說的道理,又何必在這裡大放厥辭?」

氣氛驟然間變得劍拔弩張,觀望的弟子儘是睜大雙眼,期待著蘇敗和鬼不凡之間的交鋒,昔日蘇敗能夠在秦獄師兄劍下支撐數十回合,今日他又能在鬼不凡師兄手下支撐多少回合?

然而就在這時,一道低沉卻有力的嘶啞聲猶如雷鳴般在上空泛起:「琅琊劍閣重地,兩位兔崽子難不成都忘記這裡的規矩不成?」

話音未落的剎那,一道身影至琅琊劍塔處如同鬼魅般直掠而出。眨眼間的功夫,這道身影就出現蘇敗和鬼不凡兩人的正中央。年邁的身影雖風燭殘年,然而其上瀰漫的氣息卻是讓在場的弟子呼吸有些困難。

「見過長老1周圍的弟子見到這道身影,紛紛欠身行禮道,眼角間泛出些許遺憾,他們知道隨著這老者的出現,這場好戲算是告一段路。

「見過長老。」蘇敗輕聲道。

就連鬼不凡臉上也是露出恭敬的神情,眼前這人可是鎮守琅琊劍塔的強者,在琅琊宗的地位可是不低。鬼不凡性子雖有些強勢,不過在這老者前也不敢有所放肆:「見過長老。」

「你們兩個兔崽子難不成嫌命長要在琅琊劍閣中動手不成?」老者眼角的餘光掃過蘇敗和鬼不凡,帶著些許凌厲。鬼不凡身段放的更低,搖著頭輕笑道:「琅琊劍閣的規則誰敢不遵守。長老你誤會了,我只是和蘇敗師弟敘敘舊而已,就算你老給我幾個膽子我也不敢在這裡動手。」

說完,鬼不凡就帶著數十位天權閣弟子離去,他知道老者在這裡,今日這事情不能做的有些過火。臨走前,鬼不凡再次看了蘇敗一眼,道:「這次名額爭奪賽,我可是很期待師弟的出現。」

見鬼不凡撤去,其餘圍觀的弟子也紛紛散去,只是目光不時的在蘇敗身上來后掃動著。

聽著鬼不凡的話,西門求醉滿臉的無奈,本來一個秦獄就夠嗆,加上這鬼不凡,這次的名額爭奪賽簡直是九死一生。

蘇敗嘴角卻是掀起淡淡的笑意,眼神卻是冰寒的可怕,真是不爽的感覺……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