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玄幻魔法

最強劍神系統 第二百四十八章回歸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李慕辰輕聲道:「我可是曾聽說秦獄等人密謀要在名額爭奪賽中將你給宰了。」 聞言,蘇敗微微沉默,他知道刑堂監察整個琅琊宗,自然時時刻刻監察著琅琊七閣的動靜,李慕辰這番話的真實性絕對是百分百的。雙手...

不入流武技雖基礎,然而普通武者要將之掌握至一代宗!師.也需要數月,甚至數年的時間。

李慕辰身為刑堂首座,自然見過許多天賦異稟的武者。卻未曾見過有人在數日內就將不入流武技掌握至如此地步,就算是他自己昔日初次修習不入流武技的時候,也曾耗費數月的時間才做到這一步。

唰!唰!唰!

漫天劍影狂卷而至,蘇敗臉上也是露出一副燦爛的笑容。

見李慕辰有些發怔的神情,蘇敗挑起的青峰古劍也驟然頓住,舉手間,蘇敗身若清風般向後落去,撤去這漫天的劍影。在李慕辰的壓迫和指點下,蘇敗算是完全突破最後的瓶頸,一舉將四種不入流武技提高至一代宗師的地步。

李慕辰終於是漸漸回過神,眼神有些複雜的盯著蘇敗,道:「你將這數門武技修習至宗師地步?」

這時,李慕辰方才發現自己的聲音有些嘶啞。蘇敗微點著頭道,他知道李慕辰已經看出這一點。

見到蘇敗肯定,李慕辰眼角肌肉微微一抽,壓制住內心的震撼,旋即肅然道:「不入流武技只是武道的基礎而已,以你天賦能夠將這些武技掌握至這等地步也算是正常。不過這不入流武技展現出的威力終究有限,我們修行者的精力始終有限,今後你還是將主要精力放在修鍊或者高階武技上。」

「謹遵前輩教誨。」蘇敗微點著頭道。

見蘇敗這幅不驕不躁的態度,李慕辰輕嘆,這小傢伙終有一日會超越他的父親,達到一種驚人的高度。

「名額爭奪賽再過些日子就要開始,你若是想參與的話恐怕要做些準備了。」李慕辰輕聲道:「我可是曾聽說秦獄等人密謀要在名額爭奪賽中將你給宰了。」

聞言,蘇敗微微沉默,他知道刑堂監察整個琅琊宗,自然時時刻刻監察著琅琊七閣的動靜,李慕辰這番話的真實性絕對是百分百的。雙手猛然緊握·蘇敗黑色眸子中有著凌厲涌動,唇角掀起一抹冰冷的弧度:「我也想把他給宰了。」

迎上蘇敗那平靜如潭的眸子,李慕辰眼中也是泛出些許期待,輕笑道:「宗門是想讓你把秦獄當做修行路上的磨刀石·若非萬不得已的時候絕對不會插手你們之間的恩怨。上次我出手已經算是犯了規矩,這次你如果參與名額爭奪賽的話,宗門的態度是放任不管。」

溫室里的花朵再怎麼茁壯也只是纖弱不堪,終究比不上暴風雨中搖曳的離離野草。

李慕辰這番話無疑是警告蘇敗,倘若他參與名額爭奪賽,宗門可不會再次出手替他解圍。蘇敗微微一笑,緊握的雙手舒展開來·向著李慕辰拱拱手道:「我知道前輩的意思,不過我有信心宰了秦獄。」

沒有過多的閑扯,蘇敗辭別李慕辰·回到修鍊的地方。或許先前蘇敗還沒有把握對付秦獄,不過現在就不一樣了,至少蘇敗如今有信心衝擊凝氣八重的修為。蘇敗屏息靜氣,沒有動用宗師獎勵,而是靜靜修鍊著,調整自身的狀態。

蘇敗知道就算有宗師獎勵,衝擊修為瓶頸並非百分百能夠成功。四門宗師獎勵可以給他帶來四十餘日的修鍊值,這可是相當於常人數月的苦修。

「加上自己這數日的苦修和磨練,只要控制得到·一定能夠突破成功。」蘇敗心境死寂如同深潭,直至天際泛起殘紅的晚霞時,蘇敗眼皮方才有些鬆動·與此同時,蘇敗體內頓時驚濤駭浪,磅無比的能量突兀間在蘇敗體內湧現出來·源源不斷的對著蘇敗的四肢百骸灌注而去。

昔日,單單一種宗師獎勵帶來的能量就極為恐怖,更何況是現在四種疊加在一起。

這種充實的感覺瞬間就讓蘇敗眉頭微皺,雙手結印,運轉劍魔心經,將那洶湧奔騰於體內的能量煉化,不斷的灌注于丹田之中。

比起丹田帶來的能量·這系統的能量更加磅,同時也更加的柔和。

蘇敗雖承受著些許痛楚·卻怡然不懼這股能量會撕碎自身的經脈,神色凝定只是運轉著功法。在這種安靜的修鍊下,蘇敗丹田之中的真氣越來越雄渾,直至最後,蘇敗體內翻滾的氣海再次擴張了些許。

半響后,蘇敗那溫潤如玉的面龐上隱約間泛著些許白光,蘇敗的氣息也漸漸變得悠長無比,一股恐怖無比的波動至蘇敗體內席捲而出,蘇敗雙眼乍然睜開,深邃的眸子中射出一縷猶如實質般的精光。

「叮!恭喜宿主修為提高至凝氣八重。」蘇敗輕吐口氣,感受著自身那充實無比的力量感,展露笑臉,這次的突破出乎意料的容易,沒有任何的束縛,只有那種水到渠成般的舒暢感。

不過暫時的突破卻未讓蘇敗有絲毫的放鬆,凝氣八重的修為比起天罡境差距還是那麼大。接下來的三天內,蘇敗依舊廢寢忘食的修習新購買的數門不入流武技,再次嘗試宗師獎勵的甜頭后,蘇敗可是不會放棄這等機會,在這種暗無天日的修習中,蘇敗發現自己對這些基礎劍技的感觸加深許多。

同時,蘇敗也不玩忘記修習天外飛仙。

時間,便是在蘇敗這種毫無分神的修鍊中流逝,三日後,蘇敗辭別李慕辰,算是完成了這十日的禁閉。

走出刑堂,蘇敗徑直的向著琅琊七閣走去。蘇敗明顯感覺到琅琊七閣處於一種人來人往的忙碌狀態中,就像往日里很少見到的天權閣和天璣閣等弟子也出現在搖光,玉衡閣中。

比起其他閣的喧雜,無人問津的開陽閣就顯得有幾分冷清。

諸多開陽閣弟子站在劍閣上,滿臉羨慕的望著浩浩蕩蕩而去的人群,嘀咕著:「是天璣閣的段凡木師兄,搖光閣的那些傢伙倒是好運居然能夠受到段凡木師兄的邀請。」

「其他閣的弟子大多數都受到天璣閣,天權閣等諸多師兄的邀請,就我們閣沒有。」

「誰敢邀請我們閣?天樞閣現在和開陽閣的關係如此僵硬,誰敢冒著惹惱秦獄師兄的危險來開陽閣。」

「那倒未必。我可是曾聽說閣內其他領袖已經和其他閣領袖私下通過氣了。」一名開陽閣弟子搖頭,嘟著埋怨道:「都怪那蘇敗,倘若他成為開陽閣領袖,我等也不會受到其牽扯。否則以我凝氣八重的實力,怎麼也會受到其他閣師兄的邀請。」

就在這名弟子話剛剛說完的時候,身旁數名女子立即拉扯這名青年的衣袖,向其使眼色。

這名青年渾然不覺,越說越起勁:「怎麼?難道我這番話還說錯了不成?」只是這番話才脫口而出,這名青年立即噤若寒蟬,身軀微震,低首望著遠處那踏雪而來的白衣少年,露出恭敬的神情:「見過蘇敗領袖。」

「見過蘇敗領袖。」其他開陽閣弟子也紛紛欠身行禮道。

蘇敗面無表情的點點頭,儘管相隔甚遠,不過他還是聽到了這些弟子的話語,徑直的向著開陽閣主劍殿走去。劍殿前,數名新晉弟子面露愁緒的來回走動著,就在這時,一陣沉穩的腳步聲驟然響起。數名新晉弟子紛紛抬起頭,當瞧見來者后,面露狂喜激動之色:「領袖你可回來了。」

「這段時間我不在開陽閣中,辛苦諸位了。」蘇敗徑直的走上前,望著這數張有些的熟悉的面孔,輕輕拍著他們的肩膀:「七罪和書生他們在殿內?」

被蘇敗拍著肩膀的新晉弟子,略有些受寵若驚的回道:「都在裡面,還有燕間師兄他們也在。」

看著這些弟子眉宇間的愁緒,蘇敗知道,自己被禁閉的這段時間中,這些人可不好過,自己這領袖確實做的有些失職了。不過現在自己回來了,蘇敗自然不會讓整個開陽閣繼續這樣尷尬下去。

秦獄!蘇敗眸子露出些許寒意,或許其他閣孤立開陽閣的舉動並非是秦獄暗中指示的,不過其源頭還是因為他,真是個麻煩的存在……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