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二百四十二章琅琊傳奇(上)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微凝看向李慕辰,儘管整個宗門對於蘇贏緘默不語,不過根據一些隻言片語,蘇敗還是能夠看的出昔日蘇贏在琅琊宗的地位和實力,為何這倒霉蛋會在琅琊宗的地位如此不濟,難不成當初蘇贏做出什麼人神共憤的事情? ...

執法塔前的激戰隨著李慕辰的出現而提前結束,然而關!於一戰的消息卻以一種驚人的速度席捲整個琅琊七閣。無數人望著執法塔前那遍地狼藉,以及洛凱那狼狽的模樣,他們都知道,若是蘇敗未中途夭折,必然有資格問鼎天樞閣,成為新一代的領袖。

秦獄的聲望在琅琊七閣中可謂是如日中天,天罡境的存在就足以讓無數人仰望。

然而就是這樣的存在,蘇敗卻能夠以凝氣七重的修為支撐這麼久,甚至反守為攻。

先前那恐怖的劍陣可是給眾人留下極深的印象,所有人都清楚今日過後,蘇敗在琅琊七閣中的名氣必然是直追天樞閣的那些妖孽,就算是當初對蘇敗不屑一顧的天樞閣翹楚,此刻提起蘇敗的時候,臉上也露出凝重的神情。

蘇敗或許不是秦獄的對手,然而他展現出的實力卻不亞於自己等

甚至有人斷言:「悲戀歌師兄等人一旦前往鳳歌書院,這琅琊七閣註定就屬於他蘇敗一個人的舞台。」

「這話說的有些過早,秦獄師兄豈能容忍蘇敗活下去?」

背負著青峰古劍,蘇敗面無表情的走在通往刑堂的古山道上,白皙的臉龐上有著明顯的慘白之色。秦獄確實很強,蘇敗底牌可謂是盡出也奈何不了秦獄。真正和天罡境交手后,蘇敗也意識到天罡境的可怕。倘若是凝氣境的武者恐怕連天罡境武者的防禦都破不了,自己這次能夠在秦獄手中支撐如此之久,很大程度上是依賴領悟的劍意。

「就算是動兩極劍陣恐怕也壓制不住秦獄,最後只能將之暫時擊退。」蘇敗眉頭微擰,其腳步驟然止步,抬起頭望著矗立於雲霄中,氣勢磅,恢宏無比的劍殿樓宇。相隔百餘米,蘇敗卻在其上察覺到數股驚天的凌厲氣息以及那嗆鼻無比的血腥味。

「這是刑堂?」蘇敗露出訝然。

「是。」兩名執法者冷冰冰道。

刑堂對於琅琊宗而言極為神秘,以一堂之力監察整個琅琊宗,權利之大比擬琅琊宗主。因此,刑堂歷屆以來的首座皆是琅琊宗宗主的心腹。蘇敗沒有追問為何將自己押送至刑堂而不是劍魔窟。深邃的眸子透著些許沉思蘇敗抬步先前走去:「堂堂的刑堂首位怎麼會突然有興趣管理弟子間那雞皮蒜毛的事情。這兩名執法者將自己押送至劍魔窟,而不是刑堂,顯然是得到這李慕辰的吩咐。」

蘇敗的心思極為敏捷,僅僅一些蛛絲馬跡他就能夠看出些端倪。

「不管怎麼樣,這李慕辰的出現都是替自己解圍,恰當好處。否則的話,我要度過今日這危機沒準要付出些慘重代價。」蘇敗唇角緩緩掀起一抹弧度,其眼神卻越發的堅定。這種無力的感覺可真是讓人厭惡,在常人眼中自己能夠在秦獄手中支撐如此之久可謂是奇。而對於蘇敗而言這些遠遠不夠。

自己追求的並非是那一縷縷的星光,而是整個夜空。蘇敗輕吐口氣,這種無力的感覺,他可不想再次經歷。想要在最短的時間內趕上秦獄得需要更加勤奮修鍊。就在蘇敗沉思間,其刑堂的真正面目已完全呈現在蘇敗的視線中,巍峨高大的劍殿通體流轉著血紅之光,翻滾的雲霧如同潮水般起伏著,時而吞噬血光。

兩名執法者恭敬的站在劍殿前,低語道:「首座在殿中等候許久。

蘇敗微點著頭抬步向其內走去,整座劍殿充滿滄桑的氣息,仿若劃破時空至遠古而來。蘇敗走進劍殿的剎那第一眼就注意到端坐在最醒目位置的李慕辰。

李慕辰劍眉下的雙眸深黑如墨,目光如同雄鷹般凌厲,微寒的聲音在半空中輕振著:「至你成為內門弟子以來已有將近百餘名弟子被你斷去一臂,其中包括數名被宗門所看重妁。你可知道這數名弟子對於宗門的價值?」!

蘇敗毫不避讓李慕辰的目光,連眼眨都沒眨道:「我相信那些廢物加起來的價值也不如我。」

「葉軒樓年紀輕輕修為就至凝氣九重,甚至掌握劍陣。若是給他右臂未斷,今後必然有資格衝擊先天。」

「秦獄更是天賦無比絕倫,以弱冠之齡便已是凝氣巔峰存在。」

「這等宗門翹楚就是毀在你手中。」李慕辰的劍眉怒意昂揚,眸光似電凝視著蘇敗,其聲音鏗鏘有力擲地有聲,仿若洪鐘般嘹亮,震耳欲聾。

「我掌握數門劍陣,未及弱冠便已是凝氣七重。」蘇敗不卑不亢,其聲音帶著悚然的震撼:「在血煉之前,我修為方才入道五重,短短數月的時間就將修為提高至如今。弟子深信弱冠之齡時,早已踏至先天。」

「除此之外,弟子領悟劍意。據弟子所知,就算是先天強者也罕有領悟劍意的存在。」

對於自己領悟劍意的事情,蘇敗沒有絲毫的掩飾。他知道,若是琅琊宗這些高層有注意過自己出劍肯定有所察覺。頓了頓,蘇敗唇角緩緩掀起一抹笑意道:「弟子深知自己天賦異稟,豈能夭折於這些人手中,讓宗門痛失弟子這般人才。」

聽到這番話,李慕辰那怒挑的劍眉徒然舒展開來,其冷峻的神情也柔和些許,抬起頭看著蘇敗,細細的打量,嘴角微微含笑,隱約間露出些許親切和慈祥:「你小子也知道自己對於宗門意味著什麼,還和秦獄那麼玩命。」

「嘖嘖,修習劍陣,領悟劍意,短短數月就提升數十小境界。」李慕辰霍然起身,臉上再無先前的威嚴,眯著雙眸打量著蘇敗,帶著些許欣慰的口吻道:「也沒弱了你老子的名聲,你那老子若是知道的話肯定會含笑九泉。」

蘇敗見李慕辰笑容中帶的欣慰,心念一轉后,一下子就有些恍然大悟起來,試探問道:「前輩認識家父?」

李慕辰虎眼微瞪著蘇敗,道:「整個琅琊宗的老一輩中恐怕沒有人不知道你老子。你小子也用不著來試探我,昔日我和你老子的交情不淺,我能夠有如今的成就還是因為你老子昔日的提攜。你也別揣摩我對你有什麼惡意。若是我真有什麼惡意的話,也不會故意出面制止你和秦獄交手。不過你有這份警惕還是不錯的,畢竟整個琅琊宗和你老子有恩怨的人可不在少數。」

「家父在琅琊宗的仇敵很多?」蘇敗眼神微凝看向李慕辰,儘管整個宗門對於蘇贏緘默不語,不過根據一些隻言片語,蘇敗還是能夠看的出昔日蘇贏在琅琊宗的地位和實力,為何這倒霉蛋會在琅琊宗的地位如此不濟,難不成當初蘇贏做出什麼人神共憤的事情?

「有其父必有其子。」李慕辰看了蘇敗一眼道:「你小子才成為新晉弟子多久就惹出這麼多事情,你老子當初豈能安分。琅琊宗的老一輩中可有不少當初和你老子結下樑子。

嘖嘖,當初你老子鬧出的動靜可不比你差,甚至屠戮整個閣的弟子過。」

屠戮整個閣。蘇敗眼瞳微縮,確實比起蘇贏,自己可謂是小巫見大巫。

「前輩你和家父是舊識,那肯定知道家父的過去。前輩能否將家父的過去告知於我。」蘇敗語峰微轉道。步驚仙對於蘇贏的過去緘默不語,蘇敗若是想知道蘇贏的過去以及如何隕落,也只能向別人詢問。好不容易遇見蘇贏昔日的故友,蘇敗自然不會放過。

聞言,李慕辰神情卻是驀然凝重起來,半響后才出聲道:「你真想知道?」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pdian.cam閱讀。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