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二百四十一章李慕辰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不過最可怕的還是他的巨劍。」西門求醉盯著蘇敗的背影,雙手緊攥著,眼前這道劍陣能否擊敗秦獄? 「來吧!我倒你能否逼出我的全部實力。」秦獄低吼著,手臂一振,頓時那龐大的劍身劃破風雪,氣貫長虹,巨...

蘇敗雙手劍光炫目,黑髮狂舞,漠然的望著驚疑不定的獄。

隨著蘇敗屈指微彈,白茫茫的劍氣衝天而起,勾動著天地靈氣,炫目的劍光匯聚成一道聳立雲霄的劍影,通體縈繞著恐怖的劍光,仿若實質般。

秦獄挺拔高大的身影卻是矗立於風雪中,眼神徹底的冰冷下來,背後的鐵劍錚錚輕鳴著:「現在你有資格讓我出劍。」孔武有力的大手青筋暴起,秦獄單手握住巨劍,整個人鋒芒畢露,不退反而向前邁出一步,眼露殺機。蘇敗展現出的實力越恐怖,秦獄心中對於蘇敗的殺意就更盛。

見得秦獄握住巨劍,洛凱目光也是一凝,不管他願不願承認,這蘇敗不簡單。在洛凱的印象中,洛凱記得秦獄說過在琅琊七閣中能夠讓他出劍的人屈指可數。

西門求醉額頭滲出冷汗,臉色劇變。

「秦獄的身體千錘百鍊后如同金鐵,往日里,雙手就是他的劍。」

「不過最可怕的還是他的巨劍。」西門求醉盯著蘇敗的背影,雙手緊攥著,眼前這道劍陣能否擊敗秦獄?

「來吧!我倒你能否逼出我的全部實力。」秦獄低吼著,手臂一振,頓時那龐大的劍身劃破風雪,氣貫長虹,巨劍發出陣陣嘯聲,雪亮的劍光折射至眾人的眼眸深處,遙指著蘇敗。

「住手。」就在劍拔弩張,一觸即發的時刻,仿若雷霆轟鳴的冷喝聲劃破雲霄,這道聲音帶著一種不容違抗的威嚴。與此同時,一道身影像是一顆拉著長長尾光的隕星般至遠處的劍閣上疾馳而來,頃刻間就來到諸多琅琊宗弟子上方,騰躍過數十名琅琊宗弟子,最後落在蘇敗和秦獄的正中間。

轟!

恐怖的勁風橫掃而出,蘇敗和秦獄兩人所站的大地立即塌陷一層。

無數道目光齊聚在這道身影上·高大挺拔的身影在翻滾的灰塵中如同山嶽般雄偉,磅的氣息,懾人心魄,讓人膽寒。這道身影站在這裡·連同洛凱在內的天樞閣弟子都為之變色。

「李長老。」甚至有些天樞閣弟子驚呼而出,這些天樞閣弟子都是琅琊宗翹楚,往日里就算是見到琅琊宗長老也不會如此變色,只是因為眼前這名長老的身份極為特殊,在琅琊宗中可謂是如日中天,掌控琅琊刑堂,監察整個琅琊宗·就算是其他長老見到這人都要為之忌憚。

「你們兩個想拆了執法塔不成?」長發狂舞,李慕辰凌厲的目光,冷聲道。

鏗鏘有力的冷喝聲讓在場琅琊宗弟子噤若寒蟬·就算是往日心高氣傲的洛凱也是微低著頭,不敢直視李慕辰。

在晉陞內門弟子的第一天自家老頭就曾囑咐過不要栽在這李慕辰手中,這廝可不會顧忌什麼臉面,落在他手中的人不死也要脫層皮。

秦獄眉頭微皺,往日里琅琊宗弟子互相鬥毆的事情他們都是不會理會的,今日居然會將他惹出來。

李慕辰寒著臉,目光掃過秦獄:「怎麼?難不成你們兩位還想當著我的面繼續下去?」

鏗鏘!

秦獄眉宇間有些遲疑,不過想到違背李慕辰的下場,秦獄只能還劍歸鞘。眉頭緊鎖·秦獄神色有些陰晴不定的盯著李慕辰,暗自尋思著李慕辰為何出現。

「還有你小傢伙,趕緊給老子撤去這狗屁劍陣。」李慕辰轉過頭對著蘇敗喝道·眸中冷光閃現,恐怖霸道的氣息洶湧而出。蘇敗只覺得一座巨山撞擊而來,身形朝後退出數步。蘇敗略微有些遲疑·他並不知道前者的身份,不過見到這些天樞閣弟子見前者如同老鼠見到貓的樣子,就知道前者在琅琊宗地位應該不低。

白皙的雙手翩然而動,蘇敗結出一道印記,盤旋於上空的炫目劍光立即擊碎裂開來。在天地間肆虐的靈氣也紛紛融入天地,凄厲的破風聲也漸漸歸於平靜。

「執法塔是宗門禁地,你們兩個傢伙倒是大膽·居然敢在太歲頭上動土。」李慕辰冷笑道,唇角掀起一抹冷冽的弧度:「若是我再晚來一步·這執法塔恐怕是要被你們兩個給拆了。哼!你們之間的那些恩怨,本座沒有興趣理會,不過在本座眼皮負風作案,本座就由不得你們。」!

說到這裡,李慕辰的聲音漸漸變得陰森無比:「常人只知道執法塔是懲戒犯罪弟子的手段,卻忘記了刑堂才是懲戒弟子的地方。開陽閣領袖蘇敗,晉陞內門弟子以來,屢次出手殘害同宗弟子,再次公然破壞執法塔,禁足於劍魔窟十日。」

劍魔窟!

秦獄眉頭微皺,顯然曾聽說過這地方,劍魔窟雖可怕,不過以蘇敗的實力待在其中也只是起到磨練的作用,無傷大雅。

李慕辰目光轉向秦獄,冷聲道:「天樞閣秦獄,念你是初犯,責罰你這月的修鍊資源全部上交宗門。」

李慕辰的態度斬釘截鐵,帶著不容置疑的霸道。

「李長老,這件事情是蘇敗挑釁我在先,奈何弟子實力不濟,敗在蘇敗手中。秦獄師兄出手只是為了護住我,懇請長老收回對秦獄師兄的責罰。」洛凱硬著頭皮道,將所有的過錯歸咎於蘇敗。

「洛小子,本座眼不瞎,耳不聾。做出責罰的事情還輪到你插手,就算你老子親自來這裡也不敢質疑本座的責罰。」李慕辰眼神微眯,劍光閃爍,其語氣驟然森冷道:「天樞閣洛凱,挑事在先,又企圖欺上瞞下,懲戒你禁足於劍日崖三日,若不知悔悟的話,禁足於劍魔窟十日。」

「對於本座的責罰,三位可有意見?」李慕辰冷目掃過蘇敗等人,旋即大袖一拂。遠處,數名執法者疾馳而來,數息間就躍落在李慕辰等人前:「見過首座。

「將蘇敗押至劍魔窟,洛凱押至劍日崖。」李慕辰冷冷道,轉身離去。

「諾1數名執法者冷聲道,大步流星的向著蘇敗走來,可怕的氣息鎖住蘇敗,一旦蘇敗反抗的話,迎接他的絕對是狂風暴雨般的攻勢。蘇敗微擰著眉頭,老實的讓兩名執法者握住手腕,目光卻是轉向一旁的書生和七罪,笑了笑道:「本來還想與你們聚一聚,看來又要等些時候了。」

李慕辰的出現無疑將眼前這劍拔弩張的氣氛化解掉,秦獄膽子再大也不敢在李慕辰面前出手。七罪冷峻的面容上露出些許笑意,瞥了臉色有些陰沉的秦獄,對著蘇敗道:「我倒是希望你在劍魔窟中多待些日子。」

這兩名凶神惡煞的執法者沒有讓蘇敗有繼續敘舊的機會,押送著蘇敗匆匆離去。哼,這名開陽閣領袖算是倒大霉了。也不知道今日是怎麼日子,居然被首座給撞上了,嘖嘖,這下子不死也要脫層皮。

洛凱拉攏著老臉,有氣無力的緊隨其後,心中嘀咕著:「媽的,這算什麼事情?老子今日這頓打算是白挨了。」

在蘇敗和洛凱被押送離去后,秦獄眼瞳中閃過一抹猙獰,拳頭重重的砸落在地面上,森然道:「只要長老再晚出現片刻我就可以將蘇敗給活剮了。一旦他被押送至劍魔窟,這十日我要是動他的就要闖進刑堂。」

一道道裂痕在秦獄腳下蔓延而出,秦獄臉色陰沉的可怕,自己苦等三日,結果卻是這樣。

反觀西門求醉和林瑾萱等人,各個如重釋負的輕吐口氣。李慕辰對於蘇敗的懲戒可謂是恰到好處,正好化解了眼前的危機。

「李慕辰長老往日里很少在琅琊七閣中露面,恰好這時刻出現在這裡,這其中肯定有貓膩。」一名天樞閣弟子低聲對著秦獄道。秦獄抬起頭,目露陰沉,這其中的端倪他又豈會看不出來,一名高高在上的刑堂首座會吃飽沒事情干去插手底層弟子的事情。

此刻的秦獄,心中可是積累著一肚子的怒火,可是礙於李慕辰的身份和實力,秦獄可不敢有所表現,李慕辰一走,秦獄就再也壓制不住怒火,正欲將這股怒火發泄在那些新晉弟子上,只是轉頭一看,哪裡有新晉弟子的身影,隱約間只見一道肥胖的身影奔跑於月色中,伴隨這道道嘹亮的鬨笑聲:「發了,我西門今後肯定會大發。」R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