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二百三十四章瘋狂提升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 秦獄陰冷的臉色略微有些緩解,躺在座椅上,手掌緩緩緊握著,冷笑道:「三日後的現在就是他的死期。」 「我已經囑咐天權閣弟子前往執法塔盯著,一旦他出來就會有消息傳來。」洛凱輕笑道。

天樞閣!!

一座猶如鋼鐵澆鑄而成的巨殿橫跨於溝壑間,威壓瀰漫,鋒芒畢露。

此刻劍殿中的氣氛壓抑無比,彷彿整個劍殿內的空氣都停止了流轉。無數道目光都停落在一具沒有任何氣息的屍體上,各個保持著沉默,不敢發出絲毫的聲響,深怕引起坐在首位那名男子的怒火。

陰冷的殺意充斥於劍殿中各個角落,首位的青年眉宇之間有著掩飾不住的殺機,眼神掃視之間怒火洶湧。最引人注目的是青年的雙手,白皙如玉的雙手上瀰漫著恐怖洶湧的劍氣,匹射而出,頃刻間撕裂空氣。

「好。很好。先是秦政,接著是秦宇。當真以為我西秦是軟柿子不成。

「不將那小混蛋碎屍萬段,我秦獄如何立足於琅琊。」

森然的聲音中帶著壓抑的殺機,秦獄緩緩抬起頭,望著下方微微顫顫的數名天權閣弟子,冷聲道:「將先前那場戰鬥一字不漏的敘述一遍。秦宇雖是凝氣九重巔峰的修為,不過其真正的實力都能夠讓初入天罡境的人為之棘手,加上西秦的封劍技,那小子到底有什麼手段可以殺死秦宇。」

心中雖憤怒卻不失理智,秦獄的目光冰寒刺骨。

半響后,一名較年長的天權閣弟子硬著頭皮走出來:「在最初的交手中,那新晉弟子好像施展了某種力量將領袖壓制住,領袖不得不動用封劍技,誰知道那混蛋居然掌握了劍陣,出其不意將領袖給轟殺。」

「某種力量?劍陣?」望著眼前冰冷的屍體,秦獄冰冷的眸子中掠過一抹難以察覺的訝然。作為一名天樞閣的領袖,他的見聞不是尋常弟子可以比擬的,自然知曉劍陣的可怕,對方掌握劍陣的話,秦宇稍有不慎,那肯定會在陰溝裡翻船。小小年紀就有如此修為·加上掌控劍陣,這種人對於西秦而言就是大敵的存在。無論如何,這人留不得。

「這新晉弟子領袖最近在琅琊七閣中倒是風頭挺盛的。據說已經成為開陽閣領袖,同時這新晉弟子和驚仙峰的步驚仙前輩有些關係。我家老頭子前些日子還警告我不要去動那新晉弟子。」一名天樞閣弟子輕聲道·他身軀修長,面目卻極為普通,眉宇間有著掩飾不住的桀驁,這人在天樞閣中顯然有極高的地位,否則也不敢在這時候出言。

「怎麼?洛凱你家老頭難道還懼怕步驚仙不成?」又是一名天樞閣弟子嘴角掀起一抹淡淡的笑容道:「我家老頭子可是吩咐過,那小子若是不長眼惹上我的話,就給我往死里整。」

「步驚仙前輩數月前就已不在宗門·而且這是後輩之間的事情,宗門豈能讓他插手。」秦獄身影中透著些許絲絲陰冷:「他必死無疑,否則老子就不姓秦。」

「秦宇師弟往日里和我交情不淺·如今他屍骨未寒,我這個作師兄的自然不會袖手旁觀。」名為洛凱的天樞閣弟子眼皮微抬,那修長如玉般的十指交叉著:「若是有機會的話,我可不介意讓他看看什麼才是劍陣。」

秦獄陰冷的臉色略微有些緩解,躺在座椅上,手掌緩緩緊握著,冷笑道:「三日後的現在就是他的死期。」

「我已經囑咐天權閣弟子前往執法塔盯著,一旦他出來就會有消息傳來。」洛凱輕笑道。

「不,讓他多活數息都不是我可以容忍的。」

「三日後·我會親自前往執法塔,他踏出執法塔,我就要將他碎屍萬段。」秦獄冷聲道·殺機瀰漫。

秦宇的死亡就像往平靜的湖泊中投下塊巨石,掀起巨大的波瀾,就算是普通的搖光閣弟子也能夠感受到氣氛的變化。而諸多天樞閣弟子都抱著看好戲的心態·期待著數日後執法塔外那一幕。

外界的紛紛攘攘絲毫影響不到蘇敗的心境,昏暗的執法塔中,搖曳的鬼火閃爍著些許妖異光芒,將整層執法塔披上一層淡淡神秘的紗罩。

蘇敗盯著近在此尺的妖獸,嘴角露出一抹期待:「只要不出意外的話,三日內將熟練度提高至一代宗師的境界,那時候衝擊凝氣七重的修為。就算是遇見秦獄·我底牌盡出的話也有一戰之力,並非沒有勝算。」

昂!

在蘇敗的視線中·數只妖獸吐露出森白的獠牙,雄渾的氣息縈繞其上,猩紅的雙眸盯著蘇敗。蘇敗知道這種妖獸,名為獠牙凶獸,其一對獠牙極為恐怖,堅若金鐵。不過以蘇敗如今的實力,自然怡然不懼,率先抬步上前,向著這群獠牙獸走去。

當看到這一幕的時候,青年雙目直瞪,不可思議道:「這小子確實是瘋!難不成他要以選擇最直接的方式和這些畜生動手?」!

雲霄淡淡笑道:「他當初半步凝氣的時候尚且敢衝進數十隻妖獸中,更何況是現在。」

「五十餘只獠牙獸最多只能給我提高百餘點的熟練度,我若是不一劍擊殺的話,熟練度應該還能提高更多。這獠牙獸最恐怖在於其獠牙,揮舞起來速度奇快。

不過這獠牙凶獸的速度越快,那就越適合磨練我的身法。」蘇敗輕聲喃喃道,白皙的手按落在劍柄上,就在這時,獠牙凶獸瘋狂的咆哮著,猛然撲向蘇敗,獠牙吐露,鋪天蓋地,仿若洪水般洶湧而來。

蘇敗似浮過掠影般踏出,瞬息間就沖至最前方的獠牙凶獸前,抬目間,青峰古劍輕描淡寫的遞出,這一劍帶著毀滅般的氣息,是如此的刺目,如長虹般璀璨。

鐺!

獠牙凶獸揮舞著雪白的利爪,寒芒照耀,撞上蘇敗刺來的長劍,竟是發出一道金鐵相交的鏗鏘聲,緊接著血光迸濺,再鋒利的利爪也抵擋不住蘇敗這一劍,青峰古劍橫掠出數米,噗的一聲沒入獠牙凶獸的頭顱中,一下子就洞穿獠牙凶獸的頭顱。

獸吼聲驚天動地,這隻獠牙凶獸眸中的猩紅光芒漸黯,轟隆一聲倒在血泊中。

蘇敗身如鬼魅,在青年錯愕的目光中,衝進獠牙凶獸群中,青峰古劍在握,光華流轉,凌厲無鑄,化成一道虹芒橫貫在半空中,絢爛奪目。蘇敗並非只是盲目的出劍提高劍刺之法,同時也磨練自身的身法,二者的熟練度幾乎在同一時刻提高著。

「咦。」青年看著遊走在獠牙獸群,猶如切菜般隨意的蘇敗,臉上漸漸浮出一抹不可思議的神色:「只要獠牙凶獸的利爪再前進半寸就能夠將他的胸脯撕碎,他就是個瘋子。」

「以他的實力明顯能夠一劍解決這些獠牙凶獸,卻未一舉擊殺,而是讓這些妖獸更加的發狂。」雲霄雙手抱在胸前,沉吟片刻道:「他完全是將這些妖獸當做陪練對象,磨練自己的身法。」

「好恐怖的身法。」青年雙目發光,死死盯著遊走於其間的蘇敗,蘇敗每一次踏出看似隨意,然而卻能險之又險的避開破風而來的利爪,這完全是在瞬間就對身體做出反應,同時也要求神經反應能力極快。只有這樣才能做到蘇敗這般,舉目望去,蘇敗更像是閑庭信步般。

「簡直不可思議,他是這屆新晉弟子?」青年喃喃自語道:「看其模樣,這傢伙恐怕還未成年吧。修為這玩意只要天賦好,想要在這年紀達到凝氣六重並非是難事。但身法這玩意只有經過無數次的磨練才能積累下來。這傢伙年紀輕輕,戰鬥經驗就是如此豐富。」

雲霄面色也有些凝重,比起數月前,蘇敗無論是戰鬥經驗還是身法,二者都是提高到一種極為恐怖的程度。鮮血涌濺,蘇敗每一劍都掀起如柱的血雨,隨著蘇敗的深入,蘇敗每一劍越發的凌厲,隱約間,蘇敗進入某種頓悟,二者的熟練度以著一種恐怖的速度暴漲著

第一層的妖獸,完虐。

第二層的妖獸,再次完虐。

第三層的妖獸,還是完勝。

蘇敗不斷刷新著青年和雲霄的認知,恐怖的身法加上迅猛的劍技讓蘇敗橫掃整座執法塔。第三層執法塔中,蘇敗擦拭嘴角的血跡,然後一屁股的坐在數具龐大的妖獸屍體上。這些妖獸雖死,其屍卻仍抽搐著,猩紅滾燙的血柱噴濺著,染紅滿地。

瘋狂的殺戮讓蘇敗臉上沒有絲毫的疲憊,反而精神奕奕。與這些妖獸的廝殺在磨練身法和劍技的同時,也是磨練著自身的身法,至少蘇敗能夠察覺到體內真氣凝練了不少,修為也漸漸變強。蘇敗閉著雙眸,稍微休整片刻,再次修鍊起來:

「按照這種進度,或許不需要三日,我就能夠將二者的熟練度提高至一代宗師的地步。」

「那時衝擊凝氣七重。」

「想想都有些激動,一旦我修為達到半步天罡的話,應該就是系統讓我感悟西門吹雪劍技的時候。」

昏暗的第三層中已是寂靜一片,而青銅巨門外,雲霄和青年兩人卻是呆若木雞,各個滿臉的震撼,這傢伙的實力未免太恐怖了。

就在蘇敗瘋狂修鍊的時候,整個琅琊七閣已是蠢蠢欲動,不少弟子都流轉於執法塔外,其中以天樞閣弟子居多…R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