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二百三十三章故友相見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不過在這裡修鍊,速度也不會太慢。或許可以趁著這三日,在這裡一舉將熟練度提高至一代宗師的境界,那時候,再一鼓作氣,衝擊凝氣七重。 「多謝師兄提醒。」蘇敗雙手微沉,磅無比的力道驟然湧現。 ...

震耳欲聾的嘶吼聲響徹於執法塔中,嗆鼻的血腥味更是!充於各個角落。

望著那昏暗的執法塔,雲霄半眯著雙眼。

「雲霄,你說這兩個傢伙能否撐過今日,走出執法塔?」一名又高又瘦的青年望著滿臉懶散的雲霄道。

「他們兩個傷勢都極為嚴重,能夠支撐到現在都是靠著意志。說不準,或許能夠熬過今日。」雲霄淡淡道。

「那群畜生應該會很歡樂,終於可以嘗到新鮮的血肉。」這名青年微搖著頭,輕笑道:「聽說,前段日子,一級執法塔中有人走出來?我記得雲霄師弟你就是從一級執法塔那邊晉陞上來的,可曾見過那名弟子。」

雲霄略微有些沉默,雙手擱在腦後,望著遠處那搖曳的鬼火,其目光也是漸漸泛起些許笑意:「如果不是親眼目睹他的瘋狂舉動,我至今可能還過著渾渾噩噩的生活,毫無追求的在一級執法塔中混吃等死。」

「這麼說,你真的見過那名弟子?」這名青年立即來了興趣,追問道:「到底發生怎麼樣的事情會將你這傢伙刺激到,甚至不惜付出數萬貢獻點,晉陞來二級執法塔。」

雲霄漠然的眸子中隱約間有著狂熱之色湧現,他輕笑道:「你相信一名半步凝氣的傢伙能夠在執法塔中支撐下來嗎?甚至完全碾壓執法塔中的畜生。呵,他就是個瘋子,不折不扣的瘋子。」

「半步凝氣?」這名青年眼中掠出一抹不可思議的神色:「這算是冷笑話嗎?如果是的話,我覺得一點都不好笑。半步凝氣的修為面對幾十隻半步凝氣境的妖獸,不死也要掉成皮,更何況是碾壓。」

雲霄皺著眉頭,撅著嘴道:「或許今後你就有機會見識到他的瘋狂。」

「你就這麼肯定他會來這裡?」青年輕笑道。

眯著雙眸,雲霄眸中露出一抹無比的肯定:「絕對會的。」

「我倒是有些期待,不過你說的那小子才成為新晉弟子,他若是敢來二級執法塔我敢保絕對是有去無回。」青年咧嘴露出森白的牙齒,其神色卻猛然劇變,抬眸望著身後空蕩蕩的長廊。一陣悠揚的鐘鳴聲毫無徵兆的響起,整座執法塔輕震著。

「最近琅琊七閣事情倒是不少才短短數日居然又有人被押送至執法塔。」青年轉頭對著雲霄,拉長著臉,無奈道:「走吧。迎接下新來的傢伙,也不知道是哪閣的弟子。」

「嗯。」雲霄微點著頭,率先抬步離去。

執法塔外,蘇敗閉著雙眸,氣息悠長無比。實戰往往是最好的修鍊方式蘇敗和秦宇的戰鬥看似短暫,不過卻讓蘇敗收穫匪淺。至少蘇敗覺得自己雙手還需要多加磨練,僅僅這種程度的輕撞就讓自己受了些輕傷。

看著修鍊的蘇敗中年人微擰的眉頭舒展開來,這小傢伙年紀輕輕就取得如此成就,自然和往日里的苦修有關,不過這小子未免對自己太刻薄了。中年人注意到蘇敗一路而來,體內真氣都以著一種極為緩慢的速度運轉著,顯然,他是時時刻刻在修鍊。

緊閉的執法塔緩緩敞開,陰冷幽森的氣息洶泄而現。

「雲霄,我敢打賭這次來這裡的人絕對是天樞閣的那些妖孽。」

雲霄和那青年並肩而行,聽著青年喋喋不休聲,雲霄漫不經心的點頭。對於執法者的他而言無論來者是誰,他都沒有什麼興趣,出塔只是為了押送那人進執法塔而已。雲霄望著那數道越來越近的身影

漠然的目光橫掃而過,然在下一剎那,雲霄臉色徒然變化,眼中掠出一抹難以置信之色,驚呼道:「蘇敗。」

驟響的驚呼聲讓蘇敗雙眸微睜,當看見雲霄的身影時,蘇敗臉龐上掀起一抹燦爛的笑容:「好久不見雲霄師兄。」在一級執法塔中,蘇敗最熟悉的就是青峰其次就是雲霄和那鎮塔老者。那段時間可謂是在外門中為數不多值得懷念的日子,雖然有些枯燥,不過倒是少了許多勾心鬥角。

雲霄滿臉不可思議的盯著蘇敗,眼角餘光掃過其後的中年人等人,半響后,雲霄方才輕吐口氣,面容上泛起苦澀的笑意,道:「看這架勢,師弟你又犯了宗規。」

蘇敗攤攤手,輕笑道:「若非前段時間實力不濟,我也不會耽誤這麼久才來見師兄。」

實力不濟?雲霄這時方才注意到蘇敗的氣息波動,比起數月前,蘇敗倒是成熟了不少,俊臉上的邪魅也盡數的收斂起來。不過讓雲霄在意的是蘇敗那悠長的氣息波動,這顯然是凝氣六重才能夠達到的程度。也就是說,後者的實力已經達到凝氣六重。想到這裡,雲霄的呼吸驟然急促起來:「凝氣六重?」

「僥倖突破。」蘇敗目光微抬望著雲霄,後者的實力也進步了不少。看來這二級執法塔的待遇比起一級執法塔豐盛鈽也不知道青峰師兄現在過的如何?蘇敗可是未曾忘記被青峰徒手揍過的感覺。

雲霄的面龐的肌肉微微一僵,有些抽搐,突破還有僥倖的成分?更何況是接二連三的突破。

看著雲霄眸子中的震驚和駭然,青年有些不以為然,眯著雙眸,認真打量著蘇敗。怎麼看都只是凝氣六重的修為而已,這樣的實力要在執法塔中支撐三日可是很困難,除非這小子有先前兩名新晉弟子那堅強的意志力,否則的話也是白搭。

「二級執法塔可不比一級執法塔,你應該再等等些時日,待到修為更雄渾時再來。」雲霄向著中年人等人行禮,轉身帶著蘇敗走進執法塔。

「樹欲靜而風不止,我也想過段時間來這執法塔。」蘇敗辭別中年人,尾隨雲霄其後。本來按照蘇敗的打算,是想在琅琊劍閣中修鍊,將身法和劍刺之法分別提高至一代宗師的境界。不過既來之則安之,感受著體內那雄渾的力量,蘇敗對於這執法塔倒沒有過多的忌憚。恰好,數日的修鍊消耗了許多功點,來這執法塔也能夠收割些功點值。

「常人對於執法塔畏之如虎·師弟你倒是很期待的樣子。嘖嘖,外界對於執法塔的稱呼並非誇大,墳墓之地。師弟你可不要小覷這執法塔。」青年輕笑道。

「多謝師兄提醒。」蘇敗微點著頭,沉吟片刻向雲霄問道:「雲霄師兄·數日前可曾有兩名新晉弟子被押送至這座執法塔?」

「他們也是被押送至這座執法塔。說起來,你也是新晉弟子,你應該認識那兩人。」雲霄應道,雙手按在古老的祭壇上。滄桑無比的氣息充斥於長廊中,蘇敗腳下的祭壇光華大盛,瞬息間,三道身影就消失在祭壇之中·出現在另一條長廊的盡頭。

抬眸望著長廊盡頭,蘇敗視線中頓時出現了一座厚重的青銅之門,血跡斑斑·相隔甚遠,蘇敗都能夠察覺到其上傳來的陣陣威壓。顯然,在青銅巨門后封印著可怕無比的妖獸。

「他們兩人的處境如何?」蘇敗偏過頭問道。

「那兩名新晉弟子實力雖說不上強悍,不過意志力尚行,在執法塔中已撐過兩日。」

「不過兩人現在也是負傷在身,能否撐過今日都是五五之數。」雲霄先前對於牧崖兩人的事情倒是不上心,不過看蘇敗其模樣,好似和牧崖兩人有些交情,略微有些沉思道:「不過師弟你放心·一會兒我就送些丹藥過去。只要兩人傷勢稍有緩解,撐過今日應該不是問題。」

在蘇敗未崛起時,牧崖和七罪在外門中可謂是最恐怖的存在·儘管蘇敗後來者居上,風頭將二者掩蓋,不過這並不意味著牧崖和七罪的實力不行。至少在蘇敗看來·七罪和牧崖兩人的資質比起天樞閣弟子也不遑多讓。聽到兩人尚在的消息,蘇敗微鬆了口氣,承下雲霄這份情:「那我先替他們二人謝謝師兄。」

「師弟說哪的話,舉手之勞而已。」雲霄輕笑道,望著越來越近的青銅巨門,眉頭卻是一擰:「二級執法塔中的妖獸都是被注入某種藥物,其肉身堅硬無比·師弟你可要多加註意。」

蘇敗伸手按落在青銅巨門上,感受其上傳來的冰冷觸感。蘇敗眸子不起波瀾·白皙的面容上反而露出些許期待,在琅琊劍閣修鍊,武技的熟練度明顯提高的較快,不過在這裡修鍊,速度也不會太慢。或許可以趁著這三日,在這裡一舉將熟練度提高至一代宗師的境界,那時候,再一鼓作氣,衝擊凝氣七重。

「多謝師兄提醒。」蘇敗雙手微沉,磅無比的力道驟然湧現。

!!!

厚重的青銅巨門微敞,嗆鼻的血腥味瞬間撲面而來,蘇敗雙腳微點,身影猶如鬼魅般直掠而進,怎麼看都是十分迫切的模樣。只是蘇敗身影被青銅巨門裂縫吞噬后,青銅巨門再次緊閉。

青年轉過頭,滿臉狐疑的望著雲霄,在他的印象中,雲霄這人很難接觸,很少看到他對人如此熱情。青年記得數日前,雲霄對於那兩名新晉弟子可是鳥都不鳥,而對於這名新晉弟子卻是截然不同的態度,這其中肯定要貓膩。

「師兄先前不是說期待當初那名走出執法塔的弟子。」雲霄注意到青年的目光,洒然道:「他就是那名弟子。」

聞言,這名青年神情劇變,面孔的肌肉也是一僵:「你沒說笑吧。先前你可是說,那名弟子只是半步凝氣的修為,而眼前這位可是凝氣六重的修為。」

「才數月而已。」雲霄嘴唇輕顫:「現在,我終於相信這世界上為何有天才這說法。」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