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二百二十八章劍意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能夠如此鎮靜。劍鋒微挑·揚起的劍身猶若墜落地平線的夕陽,轟轟而下:「給我去死。 「殺我如拔草摘花,易如反掌?」 蘇敗望著近在此尺的劍光,能夠察覺到其劍刃上輕吐的劍氣,也能夠看到秦宇眼中...

嘩然聲劇盛,無數道傻眼的目光錯愕的望著後退的身影眸子中露出難以置信之色。

秦宇整張臉陰沉的有些可怕,低眸望著淌血的肩膀,修長的手指輕輕劃過肩膀,沾染其上的血跡。秦宇將手指輕按在嘴唇上,舔著其血跡,咧嘴冷笑著:「還真有些本事。看來我今日若是不動真本事的話,沒準就會在陰溝裡翻船。」

一股可怕無比的波動緩緩的瀰漫而出,秦宇沖著蘇敗森然一笑,不動如山,動如疾電,身形暴沖而出,同時腰間躍躍欲出的長劍如若游龍般閃掠而現,劍光如點點寒星般點向蘇敗的脖頸。

璀璨刺目的劍光迅猛無比,拖動著可怕無比的劍氣洪流。

四周,林瑾萱等人見到這一幕,臉色立即凝重無比。秦宇很少出劍,一旦他出劍的話就意味著將對手當做同等的存在。比起先前的攻勢,秦宇劍勢越發凌厲,顯然是竭盡全力。

唰!

秦宇的速度極快,劍光閃現時,其身形頃刻間就出現在蘇敗的正前方。可怕的勁風吹刮著蘇敗的衣,蘇敗臉上沒有絲毫的慌張,嘴唇微抿,整個身形如光似影,轉瞬間在風雪中留下道道殘影,退出數丈,搖曳的白衣好似謫仙臨塵般飄逸。

瞧得蘇敗避開自己這一劍,秦宇眼眸微抬,眼中冷意更盛,腳掌再次猛地踏出,隨著一聲細微的悶雷聲,秦宇身體橫跨出數步,雪亮劍身閃爍寒芒,撕裂空氣,綻射出無匹凌厲的殺機,劍氣洶湧,封絕住後退的蘇敗。

秦宇出手可謂絲毫不留情,誓要將蘇敗當場斬殺。

「逐日劍式。」秦宇眸光如電,氣勢逼人·帶著讓人窒息的壓迫感。

逐日劍式。西門求醉雙手緊攥著,這可是秦宇掌握的一門可怕的劍式。在選拔賽的時候,秦宇就憑藉著這門劍式擊敗數名凝氣九重的強者。林瑾萱美目中也是緊張之色,這秦宇一出手就是如此恐怖的劍式·顯然是要一舉擊潰蘇敗。

砰!砰!

眾人的心臟砰砰加快跳動著,甚至要跳出嗓子眼。

眸光似電,蘇敗後退的身影驟然靜止在風雪中,白皙的右手輕輕按落在劍柄上,平靜的眸子凝視著閃掠而來的劍光,可怕的勁風使得蘇敗長發狂舞著,一股強悍無比的氣息同樣在蘇敗身上瀰漫而出。

秦宇冷冷審視著近在此尺的蘇敗·見後者眼中未有絲毫的慌張,暗自冷笑,在這時候還能夠如此鎮靜。劍鋒微挑·揚起的劍身猶若墜落地平線的夕陽,轟轟而下:「給我去死。

「殺我如拔草摘花,易如反掌?」

蘇敗望著近在此尺的劍光,能夠察覺到其劍刃上輕吐的劍氣,也能夠看到秦宇眼中堆砌的猙獰。蘇敗怡然不懼,在無數道錯愕的目光下,蘇敗不退反而向前邁出一步。

林瑾萱玉手緊攥,蘇敗為什麼還不出劍。

天權閣弟子臉上皆是露出勝利在望的笑容,他們好似聽到劍直取蘇敗咽喉時·鮮血狂濺的優美聲音。

黑髮狂舞,蘇敗原本有些柔和的臉龐在這一瞬間變得冷冽無比,其踏出的身形在西門求醉一劍刺來的剎那·以著一種不可思議的勢避開,身若清風,蘇敗這一動作完全將這句話詮釋出來。第二步·蘇敗身若颶風,腳下殘雪倒卷,直衝而起,如此恐怖的身法讓人心悸,再次避開秦宇的劍。

「居然避開了?」天權閣弟子各個眼露訝然的神情,低呼著。

秦宇眼瞳微縮,逐日劍式最可怕之處在於其速度和變化·自己這十足把握洞穿蘇敗咽喉的劍式,居然接二連三的讓蘇敗避開·這讓秦宇十分惱怒。同時,秦宇心中也是微微一挑,這傢伙明明只是凝氣六重的修為,展現出來的手段卻讓一些凝氣九重武者都無法比擬,怪不得秦政會死在這混蛋手中。

一股強悍的波動洶湧而現,秦宇嘶啞的陰冷喝道:「給我破。」長劍如龍,劍氣如虹,像是懸挂於天際處的旭日,霞光萬丈,道道劍氣在半空中直墜而下,向著蘇敗淹沒而去。

震耳欲聾的破風聲,撼動了整片風雪,無數道縱橫交錯的劍氣將蘇敗籠罩在其中,密密麻麻,讓人覺得蘇敗猶如網中之魚,無法躲閃。林瑾萱整個心都揪起來,手心滲出些許汗水。

察覺到疾馳而來的劍氣,蘇敗眉頭微微一皺,秦宇確實可怕,無論是修為和還是反應力都不是葉軒樓可以比擬的。在修為有著如此懸殊的差距下,蘇敗知道自身已至極限,按落在劍柄上的右手瞬息間揚起。

?鏘!

清脆的劍鳴聲貫徹天地,壓蓋住刺耳的破風聲。一抹驚艷絕倫的劍光,蘊含著森寒的殺機和冷意,渀若清風般拂過,似要撥開萬里浮雲,其上瀰漫的無匹劍意貫通整片風雪,簡直不可阻擋,無法抗衡。

這股可怕的氣息讓漫天橫掃而來的劍氣為之像是受到一股無形力量的碾壓,徹底化作虛無。!

「這股氣息波動」琅琊劍塔前,微閉著雙目的老者猛然起色眼,難以置信的望著琅琊出口。對於小輩間的紛爭,他沒有絲毫的興趣去關注。直至這一刻,老者整張年邁的老臉爬滿了不可思議之色:「絕對不會錯。這股無匹的力量是劍意。蘇敗這小子居然掌握了劍意。」

西門求醉頓時覺得四周的凝固空氣在這一瞬間化作粉碎,一股無匹的鋒芒和崢嶸在蘇敗身上漸漸展現出來,這股氣息讓他們感到特別的壓抑和難受。

在林瑾萱等人的眼中,蘇敗單薄的身影如同山嶽般高不可攀。同時,手上那樸實無華的青峰古劍也是散發著無比凌厲霸道的氣勢,一劍西來,好似謫仙墜落凡塵,有著說不出的風采,撥散那漫天的劍氣,像是整片天壓落下來,將狂舞的劍氣壓制駐更是將撲面而來的勁風推壓回去。

「九劍逐日。」秦宇英俊的臉龐上也是掠起一抹不可思議之色,只是眸子中寒意洶湧而現,舉劍揮出,以著一種極端恐怖的方式接連刺出·一劍接著一劍,在熟息內重合在一起,九道璀璨如日的劍光完全重合在一起,光芒萬丈,狂暴無比。最後在周圍人變色的目光中,狠狠的與蘇敗那一劍,兇狠碰撞。

?鏘之聲若天外隕石相撞響起·驚艷絕倫的劍光與璀璨奪目的劍光在風雪中相遇,風雪泯滅,無匹的劍氣瀰漫而出·像是海嘯餘波般。四周的琅琊宗弟子各個面無血色,迅速的朝後退去,深怕被這餘波掃中。同時,眾人的雙眼瞪的發直,眨都不眨盯著劍光泯滅的風雪處,那裡,兩道身影縱橫交錯著,火星迸濺,完全看不清楚其身影·不過眾人唯一能夠肯定的是,雙方勢均力敵。

但真的只是勢均力敵嗎?

驚艷絕倫的劍光時而乍現,驅散方圓數丈內的劍氣·明眼人都看的出,秦宇步伐漸漸顯得有些虛浮,緊接著·秦宇的身形就的朝後退出數步。反觀蘇敗,負手而立,巍然不動。

熟悉的一幕再次在眾人眼中浮現,秦宇再次被擊潰了。

西門求醉和楊修兩人相望一眼,紛紛掐向對方的腰間,直至痛楚傳來時,兩人才有些難以置信的狠狠吞了口水。西門求醉小聲喃喃道:「楊修師弟·你確定這人是秦宇,該不會是冒牌貨吧。」

「如果那些天權閣弟子沒有眼瞎的話·這人就是秦宇。」楊修喃喃道。

天權閣弟子各個傻眼,在他們眼中,秦宇就是無敵的存在。在天權閣中,也只有天權閣領袖才能壓制。

而在琅琊七閣中,能夠壓制秦宇的也只有天樞閣那些妖孽。迎上四周情緒不一的目光,秦宇緩緩抬起頭,目光陰沉的盯著蘇敗,這些難以置信和錯愕的目光如同刀刃般割在他心頭。

秦宇整張臉在這一刻變得猙獰無比,血跡順著掌心淌落在劍柄上,冷聲道:「就算在選拔賽中也罕有人將我逼到如此狼狽的地步。你區區一凝氣六重的傢伙居然有這手段,哼,接下來你也有資格讓我動用我至今未動用的底牌。」

看著面色猙獰的秦宇,蘇敗眉頭微皺,心頭隱約間有種不好的預感。

「西秦封劍技,解1秦宇嘴角挑起一抹陰冷,笑容森寒:「凝氣九重巔峰的力量可不局限於此,接下來,本殿會讓你知道,修為上差距到底有多大的影響。」

話音未落,秦宇左手緩緩的攤開,瞬間,秦宇整個人的氣勢猶如脫韁的烈馬般,肆意的狂奔而出,一股比起先前更加恐怖的氣息在秦宇身上瀰漫而出。突如其來的變故讓西門求醉等人神情一怔,呼吸急促,這一刻的秦宇比起先前更加可怕,就像一隻走狂的凶獸。

鎮塔老者閃掠而來,站在一座高聳的劍閣上,眺望著這一幕,眉頭微皺:「西秦封劍技。嘖嘖,西秦君皇倒是敢對自己後代如此殘忍,修習如此危險的劍技。將修鍊的劍氣封印於自身丹田,時刻撕扯著丹田和經脈,稍有不慎,整個丹田和經脈都會破碎。」

「看這秦宇的樣子,對這西秦封劍技的掌握不是很深,最多只是登堂入室。」

「不過就算是登堂入室,一旦解封,這小子的實力也會暴漲數倍。」老者雙眸微眯,盯著負手而立的蘇敗,眼中露出一抹期待:「接下來你要怎麼應付?劍意雖可怕,不過在修為差距如此懸殊的情況下,很難彌補二者間的差距。」

秦宇目光森冷的盯著蘇敗,微微舒展身子,一股雄渾無比的力量流轉於股掌間:「接下來,我可不會給你繼續掙扎的機會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