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二百二十七章揚劍(下)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間,秦宇身速越發的暴漲,拖動著道道模糊身影,狂揮的雙臂帶著凌厲無比的劍氣,臂影漫天,鋪天卷地的向著蘇敗籠罩而去,與蘇敗遞出的劍指,狠狠的撞在一起。 鐺!鐺!鐺! 金鐵交鋒聲激蕩而起,雙...

秦宇。

蘇敗望著臉色森然的的秦宇,臉上沒有任何的情緒波動,淡淡道:「躲在烏龜殼中?按照秦宇師兄的說法,我身後這些師兄不也是躲在烏龜殼中。」

周圍原本正在看熱鬧的眾人臉色劇變,秦宇這句話顯然是將他們罵了進去。

秦宇眉頭皺了皺,目光越發的陰冷,旋即冷笑起來:「尖牙利齒。你用不著藉此引起眾人的共鳴,以至於同仇敵愾。今日誰也改變不了你死在我手中的事實。」

秦宇抬步向前邁出一步,雙手捏著咯咯作響:「秦政雖然自幼和我不和。不過,關係再怎麼惡劣,秦政也是我的親兄弟。於情,作為他的兄長我有必要蘀他手刃仇敵。於理,你在眾目睽睽下屠害西秦皇子,我身為西秦的一份子,也有必要洗刷這恥辱。」

西門求醉臉色微變,瞧秦宇這態度,蘇敗今日一走出琅琊劍閣,對方非得將之活撕了。

蘇敗漫不經心的向前走去,眼角的餘光掃過其後的天權閣弟子,淡淡道:」按照這說法,秦宇師兄今日帶著諸多天權閣弟子來這裡是為了給那廢物討個公道嗎?」

「廢物。」秦宇眼神瞬間冷冽無比:「秦政再怎麼不濟,也輪不到你來這樣叫他。」

「我今日來這裡不是為了討公道。技不如人死在他人手裡,只能怪他自己。」秦宇漠然道:「我來這裡只是取你那頭顱,祭念我那死去的三弟。」

「頭顱?」蘇敗望著強勢的秦宇,面容上泛起一抹燦爛的笑意,負手而立:「諸位師兄是要一起出手嗎?」

「這是我和你的私人恩怨,與他們無關。」秦宇神色淡然道:「再怎麼玄奧的武技沒有力量與之匹配也只是雞肋。我知道你掌握了數門玄奧的武技,不過在我眼中,殺你不亞於拔草摘葉,易如反掌。」

林瑾萱他們聽得這有些嘲諷的話語,眼中皆是有著怒意冒騰而起。這秦宇還真是強勢。蘇敗的實力好歹也比擬凝氣九重。秦宇這傢伙居然敢如此囂張,也不怕陰溝裡翻船。

比起西門求醉他們的憤怒,蘇敗唇角揚起一抹冰冷的弧度,道:「再怎麼恐怖的力量沒有與之匹配的智商。到頭來也只是蠻力而已。」

秦宇臉色微沉。顯然沒有想到蘇敗居然這樣譏諷自己。語氣卻是淡淡的回應道:「原本還想給留些時間會昔日的愚蠢行為懺悔,不過你如此不識相,我想也沒有必要了。呵。就算我只是一身蠻力也能輕而易舉就拍死你。」話音未落,秦宇散漫的向前邁出一步,其雄渾無比的氣息如同潮水般在秦宇體內洶湧而現,渀若一座巍峨無比的山嶽擋在蘇敗等人前,目光凌厲如實質劍芒。

西門求醉心頭微沉,比起葉軒樓,這秦宇可是實打的凝氣九重強者,加上掌握的數門恐怖武技。林瑾萱黛眉也是一蹙,擔心的望向蘇敗。後者的神情十分平靜,沒有絲毫的畏懼,其漆黑的雙眸中深邃如夜空,讓人無法看出蘇敗的內心。

不過就是蘇敗的這種平靜,林瑾莫名的鬆了口氣。想到昔日蘇敗的種種壯舉,林瑾萱心頭湧出些許信心,或許真的如師弟他所說的那樣,有信心擊敗秦宇。

蘇敗再次平靜的向前走出數步,微搖著頭道:「那你可以試試。」

「我最討厭的就是你這種自以為是,信心暴漲的所謂天才。」秦宇抬步向前走去,雄渾無比的真氣至體內暴漲而出,他掌心微握,凌厲無比的劍氣在秦宇的指尖流轉著,最後將雙臂包裹在其中。微躬著身子,秦宇嘴唇微抿,揚起一抹嗜血的殘冷:「放心,我會將你碎屍萬段,不會讓你那麼輕易死的。」

話音剛落,秦宇身軀化作一道殘影,連劍都未出,向著蘇敗暴射而去。

周圍,觀望的眾人各個屏住呼吸,深怕錯過眼前的細節。

唰!

凌厲無比的勁氣撲面而來,秦宇雙臂猶如筆直的長槍般,直刺而出,掀起陣陣尖銳的破風聲。

蘇敗身體傾斜的踏出,渀若清風般搖曳不定,竟然隱約間讓人看不清楚出其身形。這詭異的身法讓眾人眼前為之一亮,就連西門求撰眸,喃喃道:「好鬼魅的身法,好似清風搖擺,又似颶風橫掃。」

秦宇眼中閃過一抹訝然,旋即暗自冷笑,雙腳猛然跺地,隱約間有著細微的悶雷聲響起,秦宇整個人的速度暴漲許多,包裹著劍氣的雙臂橫掃而出,猶如兩條游龍咆哮,頃刻間就摧毀道道殘影,緊貼著蘇敗的肩膀橫掃而過,掀起的勁風撞上蘇敗。

劇烈的痛楚在雙肩泛起,蘇敗臉色未曾有所變化,經歷無數次死亡的洗禮后,對於這種小痛,蘇敗早就習以為然。在秦宇雙臂掃過時,蘇敗右手徒然探出,筆直的劍指就像出鞘的利劍般,鋒芒無鑄,點向秦宇的要害之處。

蘇敗知道自身修為和秦宇的差距,因此一出手就是全力,璀璨的劍光閃現著。秦宇眼中飛速的閃過一抹詫異,在以往,他就得知蘇敗掌握數門恐怖的劍指,今日算是領教了。秦宇嘴角卻是挑起一抹冷笑:「凝氣六重的修為也敢和我正面對抗,螳臂擋車。」

唰。

頃刻間,秦宇身速越發的暴漲,拖動著道道模糊身影,狂揮的雙臂帶著凌厲無比的劍氣,臂影漫天,鋪天卷地的向著蘇敗籠罩而去,與蘇敗遞出的劍指,狠狠的撞在一起。

鐺!鐺!鐺!

金鐵交鋒聲激蕩而起,雙方展現出的實力皆是讓眾人一陣嘩然。短短數分鐘,兩人卻是狠招無數,完全是一副將對方置身於死地的樣子。西門求醉眼中浮現出擔憂,一旦蘇敗稍有潰敗之勢的時候,西門求醉雙手就立即攥著:「比起師弟,秦宇的優勢就是在於雄厚的修為。師弟他正面抵擋秦宇的攻勢可是十分不智,這樣下去,師弟完全是處於被動,局勢完全是被秦宇所掌控祝」

林瑾萱美目注視著交錯而過的身影,蛾眉微展,柔聲道:「師弟看似在正面抵擋秦宇攻勢,但是憑藉巧妙的身法,師弟大多數都避開了秦宇最恐怖的攻勢。同時,師弟每次出手的時候,劍指都是恰好點落在秦宇師兄攻勢最弱的地方。」

聽著林瑾萱的解釋,西門求醉眼前微亮,的確,在秦宇那猶如狂風暴雨的攻勢下,蘇敗的身影就像汪洋怒海中的孤舟,看似岌岌可危,然總是能夠乘風破浪,甚至揚帆。

「這又如何。比拼修為的話,秦宇師兄總是稍勝一籌,最後肯定是蘇敗先支撐不祝」

「再者,只要秦宇師兄距動用全力,就算蘇敗暫時能夠擋住,不過他的雙手會沒事?」兩名眼光比較毒辣的天璣閣弟子發言道,目光轉向西門求醉,輕笑道:「西門胖子,情況可是看似不妙,這傢伙是註定要敗在秦宇手中,被碎屍萬段。一旦他死亡,你手上的押注瞬間變得一文不值。嘖嘖。你有閑情在這裡觀戰,還不如進去將手中的押注換成貢獻點,還能小賺些。」

「鹿死誰手還未定。」西門求醉咬著牙道,目不轉睛,懶得理會這些人的風涼話。

就在眾人議論的時候,場中的縱橫匹射的劍氣越來越恐怖,在地上犁出一道道醒目劍痕。

與此同時,蘇敗劍指上徒然吐出些許可怕的氣息,劍意迸現,蘇敗雙指竟是撕開漫天而來的臂影,快落閃電般的點落在秦宇的臂膀上。

砰!

一道沉悶聲驟然響起。劍芒指和劍意二者疊加,其威力可不是一加一那麼簡單,簡直是呈幾倍暴漲。凌厲的劍氣至二者接觸間蔓延而出,與此同時,一道道裂痕迅速在蘇敗和秦宇的腳下蔓延而出。

兩道狂舞不休的身影徒然止住,緊接著,其中一道身影略微有些踉蹌的向後退出數步。見到這道後退的身影,周圍的嘩然聲瞬間冒騰而出,所有人都呆住了,張口結舌。特別是先前那兩名出聲的天璣閣弟子,直接將後面的話語咽了回去。

這算怎麼一回事。

秦宇居然會被蘇敗一指擊退?

這完全顛覆了他們以往的認知……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