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二百二十六章揚劍(上)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芒在背,四周那些兇狠的眼神讓兩人一陣發毛。 就在這漫長的等待中,死寂的劍塔中再次傳出陣陣沉穩的腳步聲,猶若踩在眾人心頭,喧雜聲毫無徵兆的消停,無數道情緒不一的目光齊刷刷向著劍塔望去。 ...

翌晨!

東方欲曉,晨光熹微。

琅琊劍閣前,無數道身影涌動著。站在琅琊劍閣中的弟子熙熙攘攘,其目光皆是惱怒無比盯著遠處矗立的身影,聲音中有著掩飾不住的憤怒:「這算什麼回事?我等沒有興趣參與秦宇師兄和蘇敗的恩怨。」

「圍堵在這裡,秦宇師兄難道你認為自己在琅琊七閣中可以隻手遮天。」

「太過分了。給老子讓開,別以為你們是天權閣弟子就可以為非作歹。」

閣外,數十道身影佇立於風雪中,巍然不動。面對這些弟子的喝斥,這些人神情漠然,漫不經心的望著眾人,其體內卻有著一股雄厚無比的氣息瀰漫,整片區域的空氣渀佛凝固祝

在眾多憤怒的目光中,秦宇面無餅前方,俊朗的面容上挑著些許桀驁以及難以掩蓋的傲氣,而此時,秦宇雙眸半眯著,聽著四面八方愈來愈盛的憤怒聲。秦宇雙眸微睜,目光有些泛冷盯著出聲的弟子,嘴角揚起一抹森冷的弧度:「秦宇不是針對諸位,而是針對開陽閣領袖。只要他敢出來,我等立即撤開。如果他繼續躲在劍閣中,那麼我等就在這裡繼續圍堵下去。」

「勞煩諸位師弟轉告蘇敗,我秦宇在這裡等著他。」

「出來混的總是要還的,他如果還是個男人,有的血性,那麼就不要像烏龜躲藏在劍閣中。」

秦宇眉頭微揚,整個人如同出鞘的利劍般。鋒芒畢露,其恐怖的氣息洶湧而現。在這股氣息的威懾下,四周熙熙攘攘的喧雜聲徒然死寂了不少。

琅琊劍閣中,西門求醉聽著楊修的打聽來的消息,眉頭緊皺著:「秦宇完全是有恃無恐。這裡的弟子最多只敢在嘴上抱怨數句,沒有膽子去招惹秦宇。他這麼一說,矛頭最終還是指向蘇敗。」

林瑾萱美眸微凝,顯然也是猜到了秦宇的意圖:「他是想引起眾怒,然後利用眾人的怒火向蘇敗師弟施壓,讓這些人把蘇敗師弟趕出琅琊劍閣。」

「是這個道理。」西門求醉冷笑道:「這琅琊劍閣中只要繳納貢獻點就可以待在這裡。蘇敗師弟想在這裡待多久就待多久。就算引起眾怒又如何?他們又什麼資格讓蘇敗師弟出去。」

雕欄玉砌間。無數道議論聲如雨後春筍般冒出,大多數人都在談論眼前這些事情,今日的琅琊劍閣明顯氣氛有些壓抑。在有心人的挑動下,整事情的發展就如西門求醉所料那般發展著。越來越多人將心中的不滿轉向矛頭。指向蘇敗:「奶奶的。我還以為這新晉領袖有多氣魄,最後居然躲在這裡。」

「他躲在這裡,我沒有意見。只是他將麻煩都拖到這劍閣。完全是將劍閣當做擋箭牌。」

「孬種一個。媽的,老子還急著回去修鍊。」

一些言語愈演愈烈,難聽至極。林瑾萱黛眉微蹙,驀然一嘆,在這樣下去,蘇敗師弟出來就算繼續待在琅琊劍閣中,也非得被這些嘴沫給淹死。

西門求醉和楊修各個如同鋒芒在背,四周那些兇狠的眼神讓兩人一陣發毛。

就在這漫長的等待中,死寂的劍塔中再次傳出陣陣沉穩的腳步聲,猶若踩在眾人心頭,喧雜聲毫無徵兆的消停,無數道情緒不一的目光齊刷刷向著劍塔望去。

昏暗的塔門中,蘇敗緩緩走出,一襲白衣已被冷汗所浸透,整張臉有些慘白。盤坐在塔前的老者緩緩睜開雙眼,眼神略帶欣賞的盯著蘇敗,含笑道:「嘖嘖,又是撐到最後一刻才出來,小傢伙意志力不錯。」

「畢竟進次劍塔就要繳納萬餘點貢獻點,弟子怎麼能浪費。」蘇敗微笑道,心神微凝,看著二者武技后的熟練度,面容上露出燦爛的笑意。只要再進次劍塔,這兩種武技都修至一代宗師的境界。想到這裡,蘇敗心情就莫名的暢快起來。

只是在走出劍塔的時候,蘇敗明顯差距到四周氣氛的壓抑,特別是那些弟子望向自己的眼神,憤怒中帶著些鄙夷。眉頭微揚,蘇敗捏了捏鼻子,暗道:「難不成又是我這張嘲諷臉起作用了。」

搓著雙手,西門求醉目光直勾勾的盯著遠處的石劍,口中喃喃自語道:「一定能夠衝上四百六十多名。」就在蘇敗完全踏出劍塔的剎那,悠揚的劍鳴聲驟然在石劍林中響起。

唰!

一道璀璨奪目的劍光在石劍中以著一種驚人的速度向上掠去,拖動著絢麗的光芒,最後在無數道傻眼的目光中,以恐怖的方式超越一道道名次,瞬間就衝上了數十名。

最讓西門求醉心臟砰砰加快跳動的是,這光芒的速度絲毫不減。

嘩!

林立的亭台閣樓間頓時響起了嘩然聲,四百多的名次在劍閣排行雖是末尾。不過這其上的積分可是積累下來的,名次雖差距不大,不過前後間的積分差距極大。因此,很少有人會以如此恐怖的速度超越前面的名次。在一道道錯愕訝然的目光注視下,蘇敗的名字最終停落在第四百五十名的位置。

西門求醉整個人猶如重擊,肥碩的軀體輕顫著,臉色通紅,有著難以掩蓋的激動和狂喜,狂呼著:「奶奶的,居然是四百五十名,老子發了。」

「四百五十名?」蘇敗看向光幕流轉的字眼,淡淡一笑。在闖進第三層試煉的時候,他就知道這次獲得的積分會更多。這名次算是在預料之中,蘇敗微握著雙手,劍氣嗤嗤而出,旋即消散:「一旦我動用劍陣的話,獲得積分的數目應該更多,就算是衝上四百四十多名也不是問題。」

進劍塔修鍊,蘇敗只要是為了提高熟練度,積分倒是其次。

「蘇敗師弟,我們有些事情要和你談談。」數名臉色有些陰沉的弟子走上前,將蘇敗圍在其中。西門求醉三人也紛紛走上前,撥開人群,厲聲道:「蘇敗師弟剛剛修鍊結束,現在肯定很疲憊,諸位師兄和師弟若是有事情的話,不妨等以後再說。」

先前欠給西門求醉貢獻點的弟子冷聲道:「西門胖子,這些事情你就別攙和了。麻煩是蘇敗師弟惹出來的,自然是要他解決。」

「什麼麻煩?」蘇敗皺著眉頭道。

「沒什麼麻煩。師弟你就別在意這些人的胡言亂語,權當他們在放屁。」西門求醉拉著蘇敗的衣袖,撥開人群欲往冷倩的亭樓走去,「師弟你目前的注意力應該集中在劍塔上,歇息片刻,待到開塔時再進去。加把勁,一鼓作氣衝上第四百四十名。」

「楊修。」蘇敗身形巍然不動,目光轉向楊修,問道:「到底出了什麼事情?」

楊修面色有些為難,略微有些遲疑的望著西門求醉,咬牙道:「秦宇帶著天權閣弟子圍堵在琅琊劍閣外。」楊修皺著眉將秦宇的言語,一字不漏的敘述給蘇敗。

「明眼都看的出這是激將法。蘇敗師弟你可要沉住氣,不要去理會。」西門求醉小心翼翼道。

蘇敗沒有理會西門求醉,而是沉吟片刻,旋即抿嘴輕笑著:「他比我想象中的速度還要慢。」

「我打聽過了,聽說步韻寒師姐昨日前往天權閣警告了秦宇一番。」西門求醉盯著蘇敗,好似要在蘇敗的臉上看出些端倪。宗門中最出名的冰美人居然為一名新晉弟子出頭,不用想都猜的出,這其中肯定有貓膩。蘇敗微微點頭,抬眸望向略微有些騷動的出口,顯然是自己出塔的消息被透露出去了。

「書生他們進執法塔,快要三日了吧。」蘇敗隨口向林瑾萱問道。

/

「嗯。」林瑾萱點著頭,看著蘇敗平靜的臉龐,有些猜不透蘇敗問這句話的含義。

「那時間恰好。」蘇敗撥開人群,率先向劍閣出口走去。

「師弟,你可不能意氣用事。」西門求醉苦口婆心勸道。

「師兄,你看我像是意氣用事的人嗎?」蘇敗慘白的面容上漸漸爬上了冷峻,「我可是很想進次執法塔。生他們現在的情況。對方居然送機會上門,我豈能錯過。」

平靜的語氣卻噙著刺骨的殺意,蘇敗的舉動立即引起其餘弟子的注意,紛紛投來訝然的眼神。西門求醉等人無奈的嘆口氣,簇擁其後。先前義憤填膺的弟子紛紛露出期待的神情,誰都知道蘇敗和秦宇之間的恩怨,在這時候,蘇敗居然主動要出劍閣,那豈不是要正面和秦宇交鋒了。

喧雜的出口處,秦宇雙臂抱胸,目露冷笑望著其內涌動的人群。其中,一名年齡相渀的青年站在一旁,彎著聲低語道:「師兄,魚兒上鉤了。」

「嗯。」秦宇緩緩點頭,他也沒想到對方居然如此沉不住氣,這麼快就要出來。秦宇微挑著嘴角,冷冷注視著那快速分割而開的人群,那裡,一道白衣如雪的身影正緩緩而來。周圍的弟子見到這一幕,眼中皆是掠出一抹錯愕,旋即就被戲虐的眼神所取代。

甚至,還有數名女子緊攥著雙手,屏住呼吸。秦宇抱胸的雙臂舒展開來,微挺著胸脯,居高領袖,以一種看待獵物的眼神望著走來的蘇敗:「終於捨得從烏龜殼中出來了。」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