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二百二十五章暴風雨前夕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身的步伐,沒有用其他的劍式·大多數情況下都是動用劍刺之法。修為的提高讓蘇敗應付這些鐵騎更加的輕易,而對於劍刺之法的掌控更是爐火純青,蘇敗捏指間,青峰古劍立即閃爍而過,連人帶馬直接撕成兩半,凌厲無鑄的劍...

天權閣。!

秦宇漫不經心的端著茶杯,眼神陰沉的可怕。其左右兩側端坐著天權閣弟子。

整座劍閣沉默的可怕,數十名天權閣弟子皆是臉色無奈的望著秦宇。

「若是步韻寒所言非虛,這蘇敗我們確實不能動,否則以步長老的性子絕對會把我們活剮了。」

「老大,這件事情我們還是順其自然。」兩名心腹驚疑不定道。

!莫名的寒意在閣中蔓延而出,秦宇緩緩抬起雙眸,看向出聲的兩名青年,淡淡道:「順其自然?就算他步驚仙是隻手遮天的強者,在這宗門中也不能犯其宗規,對於一名後輩出手。哼。就算天王老子來了也護住這小混蛋。今日步韻寒還在琅琊宗中,我不能出手,但她明日離去,又能庇護的住小混蛋。」

低頭凝視著裂痕布滿的茶杯,秦宇手掌一握,整個茶杯直接化作粉末飄散而落。冰冷刺骨的殺意破眸而出,秦宇面容上滿是嘲諷的冷笑:「讓這小混蛋多活一日而已,這點耐心,我還是有的。」

就在這時,急促的腳步聲驟然在殿外響起。一名天權閣弟子急速上前,匆忙道:「師兄,那小混蛋前往琅琊劍閣。」

「琅琊劍閣?師兄,這小混蛋是想暫避風頭。」一名天權閣弟子臉色微變道。

秦宇抬起頭,臉色陰晴不定,旋即冷笑道:「就算他躲進執法塔中也難逃一死。從明天開始,凡是未出去執行任務的弟子都給我在琅琊劍閣門口圍堵著,我就不相信那小混蛋會在那裡面躲得一世。」

清冷的月光至虛無緩緩灑落,將整片荒漠披上一層光紗。

金戈鐵馬踏平月光而來,猩紅的血色身影就像潮水般滾滾不斷。蘇敗望著眼前熟悉的一幕,雙腳猛然一跺,其身化作道道鬼魅的身影而出,手中的劍身好似閃電般點落而出,破開眼前固若金湯的陣型。

噗嗤。

滾燙無比的鮮血濺落蘇敗全身·蘇敗這一劍將沖在最前方的鐵騎割開,直取咽喉。

身若清風飄忽不定,劍若游龍般迅猛無比。蘇敗小心翼翼的控制著自身的步伐,沒有用其他的劍式·大多數情況下都是動用劍刺之法。修為的提高讓蘇敗應付這些鐵騎更加的輕易,而對於劍刺之法的掌控更是爐火純青,蘇敗捏指間,青峰古劍立即閃爍而過,連人帶馬直接撕成兩半,凌厲無鑄的劍氣縱橫著。

出劍,死亡。周而復始的動作持續著·直至荒蕪沙漠上再無任何身影時,蘇敗眼神方才有些清明,望著滿地猩紅·嘴角揚起一抹笑意:「二者之間的控制越發的嫻熟,或許可以雙雙突破至一代宗師的境界。」

微微舔了舔舌頭,蘇敗抬眸望著陰霾的蒼穹:「接下來是第二層的試煉。」

擦!猩紅的電蛇轟轟而來,掀起滂沱的血語,一道道來自地獄般的惡夢身影馳騁而至,天搖地動。就算昔日目睹過,蘇敗眼中的凝重絲毫不減,這些鐵騎的可怕,他可是記憶猶新·特別是那種萬刀分割,血骨分離的感覺讓蘇敗至今難忘。

唰!

如虹的劍光和天際狂舞的電蛇接連在一起,蘇敗一騎絕塵·悍然的衝進萬軍中,筆直而過的劍影簡單利落,掀起漫天的血雨·人仰馬翻,骨骼盡碎,陣陣號角聲衝天而起,蘇敗儼然成為血人。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蘇敗也知道自己到底死了多少次。

直至天際電閃雷鳴消散時,蘇敗方才發現自己站在皚皚骸骨之上,遙望著死寂的荒漠·等待數刻也未再見到鐵騎的出現。同時,蘇敗也發現自己身上的傷勢盡數消散:「難道第二層的試煉·我通過了。」

蘇敗很清楚。

第一層試煉是獨擋千軍,第二層試煉就是獨擋萬軍。

那麼第三層試煉又會是什麼?蘇敗很是期待。數時辰的殺戮磨練著他的神經,蘇敗儘管疲憊,雙眸卻璀若星辰。

嘶!嘶!

毛骨悚然的嘶嘶聲在荒漠上空盤旋著,森冷的陰風吹散漫天血雨。血沙翻滾著,蘇敗驀然發現在血沙下是一具具慘白的骸骨,這些骸骨也不知道埋葬於此處多少歲月,瀰漫著遠古滄桑的氣息。

「媽的,這第三層的試煉也真夠邪門的。」蘇敗輕呸一聲。

隨著陰風吹來,!蘇地打了個激靈。!

驀然間,凄厲的嘶吼聲就像一首怨魂曲激蕩而起,如同無數怨靈在嘶吼。在這些嘶吼聲的帶動之下,大地徒然顫抖起來,一具具骸骨爬出荒漠,僵硬無比的走在蘇敗的視線中。

!蘇敗雙腿彷彿被冰冷無比的骸骨握住,慘白的雙手骨鋒利如刀,瞬間就割斷蘇敗的腳骨。蘇敗身形直接撲到在地,其次就見到四周的屍骸如同發狂了似的,向著自己猛撲而來,張牙舞爪著。若非蘇敗心堅若鐵,非得被眼前這一幕所嚇倒。

雖如此,當蘇敗親眼目睹自身心臟被一雙慘白的手骨撈起時,蘇敗也有些反胃。

蘇敗咬牙接骨,享受著死亡帶來的痛楚。

光華閃現,蘇敗再次出現在群骨之中,咬著牙,蘇敗抬步向前衝去,劍落在骷髏的頭顱蓋上,赫然有著金鐵相交聲響起,甚至有著火星迸濺。

蘇敗臉色微沉,這些骷髏簡直堅若金鐵,加上那洞穿血肉的骨頭,眼前這些骷髏到底有多麼恐怖的威力,沒有人能夠說的清楚。

鐺!鐺!

遊走於其間,蘇敗發現只有接連兩三劍方能擊碎這頭顱蓋。同時,也只有擊碎頭顱蓋,這骷髏方才會倒下。僅僅這些,蘇敗就知道第三層的試煉更加的恐怖,不過在這條件的約束下,蘇敗出劍的精確度卻是不斷提高以及身法更加的靈活……

劍塔外已是繁星點點,西門求醉望穿秋水的盯著劍塔,心臟砰砰加快跳動著。敞開的鐵門中,陸陸續續有著身影走出,大多數都是天樞閣弟子,各個全身大汗淋漓。

墊著腳尖,楊修扯著嗓子喊道:「師弟難不成又要挨到最後一刻才出來?」

「這個是自然,師弟的意志可不是我等可以比擬的。媽的,那種死亡的痛楚也只有他才能承受的祝」西門求醉由衷的佩服蘇敗這一點,抬起頭望著蒼穹,舒爽笑道:「蘇敗師弟越晚出來,那麼積累的積分就越多,名次就越靠前。」西門求醉眼角餘光掃過一旁閉目養神的弟子,奸笑道:「今天註定是我西門崛起的日子,這些蠢貨昔日嘲諷老子,一會兒非得驚呆這些蠢貨的眼球。」

「師兄。」楊修搓著雙手,揚揚眉道:「今晚的月亮可是很圓。」

「確實很圓,而且很亮。」西門求醉抬眸望著烏雲密布的蒼穹,狗日的哪有月亮?

轉身,西門求醉看向楊修,鄭重道:「師弟,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

「師弟能否將手中的押注拋售些給弟子。也讓師弟沾沾光。」楊修一臉熱情道。

「師弟,嫂子你可以隨便拿去用。這些押注現在可是師兄的命根子,動不得。」西門求醉豪邁道,旋即又緊捂著手中的琅琊劍卡,深怕楊修望來。林瑾萱有些無奈的看著兩人,這兩傢伙還真有心思耍嘴皮子。突然,林瑾萱眉頭微擰,她時刻注意著遠處那數名天權閣弟子的動靜。這數名天權閣弟子好似得知什麼消息,匆匆忙忙的向琅琊劍閣外走去。

半響后,就有數道喧雜聲在琅琊劍閣外響起。就連楊修和西門求醉兩人也注意到了不對勁,西門求醉向楊修使著眼色,楊修混入人群中,沖向琅琊劍閣。片刻后,楊修臉色有些慌張的回來,語氣凝重道:「秦宇來了。」

「來了又如何?難不成他還敢在琅琊劍閣中鬧事。」西門求醉神情一怔,旋即不屑道。

「他還帶著幾十名天權閣弟子圍堵在琅琊劍閣前,放言,若是蘇敗不出劍閣,他們就圍堵在那裡,劍閣的弟子出天樞閣和天權閣外,誰也不能出去。」楊修厲聲道:「這傢伙顯然是不敢在劍閣中鬧事,而是要激怒眾怨,將師弟逼出琅琊劍閣。」

「好手段,他也不怕得罪其他閣弟子。」西門求醉咬牙切齒道。

「天權閣何時懼怕天樞閣以外的弟子。」林瑾萱黛眉微蹙,玉手攥得緊緊的。

「他要堵,就讓他一直堵著。」西門求醉冷笑道:「拖個數月,蘇敗師弟修為肯定能夠有所突破。」

烏雲密布,整座琅琊劍閣中的氣氛驟然壓抑無比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