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二百二十三章誰更狠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在虛浮的劍影上,隱約間有著金戈鐵馬聲響起。蘇敗眼神冰冷,其身形驀然的倒射出數步,腳尖輕輕的踏著席捲而至的勁風。與此同時,蘇敗先前所站的位置處有著一道劍影洞穿而現。 「方圓數丈內,我為主宰。就算...

嗡!

長劍輕顫著,薄如蟬翼的劍身折射出刺目的光芒。.

眾人的目光落在葉軒樓身上,葉軒樓翩然而動的雙手拖出道道殘影。雄渾凌厲的劍氣在葉軒樓的指尖徹底的洶湧而現,葉軒樓眼神兇狠的盯著蘇敗,嘴角挑起一抹猙獰的笑意:「你雖具有劍墓傳承,卻未有劍陣之資。今曰,我就讓你體會下劍陣的可怕。」

呼!呼!

尖銳的破風聲漸響,葉軒樓指尖上流轉的劍氣徹底撕開這方圓數米內的空氣,形成恐怖的勁風橫掃。

劍陣。蘇敗雙目微凝,其雙腳沒有絲毫猶豫的猛跺於地面,身形豁然化作一道殘影直掠而出,整座劍殿恍惚間顫抖了下,蘇敗的身形已是鬼魅般的出現在葉軒樓的身前。

唰!

白皙修長的劍指筆直的遞出,蘇敗的劍指猶若劍芒般,以一種摧枯拉朽的氣勢快若閃電般的刺向葉軒樓。

「米粒之珠也豈敢與曰月爭輝。」葉軒樓臉龐猛然間猙獰了不少,揮舞的手指驀然停頓在半空中。瞬間,一股驚人無比的劍氣毫無徵兆的在地面猶如長槍般洞穿而出,形成一道劍影擋在葉軒樓的正前方,恰好擋住蘇敗洞穿而來的劍指。

鏗鏘!

蘇敗的劍指點落在虛浮的劍影上,隱約間有著金戈鐵馬聲響起。蘇敗眼神冰冷,其身形驀然的倒射出數步,腳尖輕輕的踏著席捲而至的勁風。與此同時,蘇敗先前所站的位置處有著一道劍影洞穿而現。

「方圓數丈內,我為主宰。就算你身法了得也無法避開那無所不在的攻勢。」葉軒樓咧嘴笑道,好似要將先前所受到的瞥屈盡數的洶泄出來。葉軒樓身形也是一動,化作道道殘影掠出,雙手翩然若蝴蝶,眨眼間就有數道劍影迅速無比的在半空中凝聚而現。

蘇敗望著閃現而出的劍影,眸子中也是著寒芒閃現而過。怪不得葉軒樓如此自信,這劍陣確實有些不凡。加上葉軒樓對這劍陣的控制爐火純青,威力倒是不可小覷。

唰!唰!

數道劍影瞬間就撕裂了空氣向著蘇敗而去,一股股驚人的壓迫飛快的在蘇敗所在的區域中蔓延而出。這劍影看似簡單,卻構成一道劍陣,牽扯著四周的天地靈氣。蘇敗只覺得壓力劇增,不過在這樣的情況下,蘇敗卻異常的冷靜。

「不錯。」蘇敗平靜道,眼前這劍陣比起自己的那劍陣都不遑多讓。

「僅僅只是不錯嗎?」葉軒樓沖著蘇敗森然一笑,只見得他的雙臂猶如長槍般筆直的洞穿而出,道道劍印疊加在一起。暴射而出的劍影越來越凝練,仿若張牙舞爪的蒼龍,震碎空氣,狠狠的對著蘇敗轟落,同時,牽扯著四周波動起伏的天地靈氣。

在眾人眼中,蘇敗方圓數丈內的區域儼然出現了一道枷鎖。所有人都為之變色,他們早就曾聽聞劍陣的可怕,舉手投足間牽動著天地靈氣,碾壓一切,雖隔數米,林瑾萱等人各個臉頰生疼。

劍氣浩蕩,像是驚濤駭浪般沖向蘇敗,氣勢磅,勢不可擋。

蘇敗卻莫名的一笑。

經過徐長卿手札上知獅后,蘇敗早已不是昔曰的劍陣菜鳥。如墨的眸子透著夜空般的深邃,蘇敗手中的青峰古劍微微揚起,劍陣並不是無懈可擊的,只要找到構造劍印的結點,就能夠將之擊破。揚著青峰,蘇敗徑直的朝葉軒樓走去,好似眼前洞穿而來的劍影不存在似的。

這一幕讓西門求醉等人心臟各個猛揪起來,艷麗女子揚著修長的玉頸,屏住呼吸盯著眼前,深怕錯過任何的細節。時間在這一刻變得如此緩慢。

蘇敗看似走的隨意,閑庭信步,然每一步卻蘊含了獨特的韻律。這些步伐讓葉軒樓心驚膽顫,在他的感應中,蘇敗每步踏下的位置都是壓迫最弱的一點。

咻!

刺耳的劍鳴聲兀然響起,一道劍道閃爍而過,猶如星空中隕落的流星,迅速無比。這一劍看似雜亂無章,點落在虛空中,卻使得洞穿而來的劍影出現了一絲停滯。葉軒樓心頭猛地一跳,雙手結印的速度加快不少。

嗡!嗡!

清脆的劍鳴聲響徹整座劍殿,拖著殘影的劍影立即狂暴無比,指向蘇敗的要害之處。

蘇敗遞出一劍后,在橫掃而來的劍影中留下道道殘影,青峰古劍總是筆直無比的刺出,摧枯拉巧,粉碎一切,逆襲而上,一步步的逼近葉軒樓,擊潰這劍影上的結點,這些凝聚而出的劍影岌岌可危,隨時就會崩潰。

葉軒樓眼神終於是微微一變,他能夠察覺到蘇敗的用意,心中駭然,莫名他看透了我這劍陣?這怎麼可能,隨著自身劍印的變化,這劍陣也是始終變化著,可謂是一變二,二變四,他怎麼可能看穿。青筋暴起,葉軒樓雙手迅速的交叉在一起,體內雄渾的真氣盡數的洶現:「結印,轟殺。」

轟!轟!

轟鳴陣驟然衝天而起,葉軒樓雙手交叉著,盤旋於上空的劍影也是迅速的凝聚在一起,看上去猶如一柄幽光閃爍的劍器,快若閃電般的向著衝來的蘇敗落去,其後伴隨著洶湧的天地靈氣。

蘇敗眼神沒有絲毫的變化,葉軒樓如此倉促的結陣,其威力自然大減,加上先前自己出劍擊潰,這道劍陣的威力不足往常的一半。想到這,蘇敗電光火石間已是出劍,咻。

天外飛仙。

勁風橫掃,蘇敗白衣獵獵作響,驚艷的劍光劃出玄秘莫測的軌跡,光華璀璨奪目,劍意迸現。也只有動用天外飛仙的時候,蘇敗才發現自身的劍意才能體現出真正的威力,摧枯拉朽,瞬間就貫穿了轟落的劍影,狂暴無比的天地靈氣就像雲霧化作虛無。

咻!

蘇敗這一劍的速度奇快無比,眨眼間就出現在葉軒樓的眼中。自己精心籌備的劍陣居然被蘇敗一劍所破?葉軒樓的眼神中有著驚駭欲絕之色洶湧而出,無論這驚艷的一劍,還有那神秘的力量,都讓葉軒樓為之膽寒。冷汗直冒,葉軒樓這時候只能朝後倒滑而去,企圖避開蘇敗這一劍。

出劍必染血是蘇敗的原則,豈會讓葉軒樓離去。

橫跨出一步,蘇敗身速暴漲,手中的青峰古劍以著震撼人心的聲勢點落在葉軒樓的身上,劍意激蕩,無匹劍氣縱橫交錯,葉軒樓整個身子布滿了無數道劍痕,鮮血狂溢,其右臂更是拋天而起。

同時,蘇敗這一劍上蘊含的力道盡數洶泄在葉軒樓身上。

葉軒樓的身體瘋狂的朝後退去,重重的砸在牆壁上。

嘩!觀望這一幕的天權閣弟子各個發出嘩然聲,誰也沒有想到,葉軒樓穩佔上風的局勢瞬間被蘇敗扭轉,甚至敗在蘇敗手裡。葉軒樓更是渾身顫抖的望著蘇敗,那股力量到底是什麼?

西門求醉更是瞪著雙眼,狠狠的咽了口唾沫,他們無法想象在劍陣的轟殺下,蘇敗不僅僅能夠安然無恙,甚至撕碎這劍陣,轉敗為勝。這可是掌握劍陣的凝氣九重武者,足以比擬凝氣九重巔峰的存在,就這樣被蘇敗擊敗了。

這時候,楊修和林瑾萱相望了一眼,兩人都是想到了蘇敗提起秦宇時的那份平靜,或許,他真的是有把握戰勝秦宇。蘇敗漠然的望著面色慘白的葉軒樓,平靜的臉龐上露出燦爛的神情,抬步向葉軒樓走去。

葉軒樓全身微微顫抖著,他望著一臉燦爛的蘇敗,眼中的駭然不受控制的浮現。劇烈的痛楚更是讓他懊悔無比,自己吃飽沒事要這小子的麻煩,特別是見到天權閣弟子的神情,他知道,這些人完全是被蘇敗的手段所震懾,沒有人敢出手。

「媽的,一群廢物。」葉軒樓心中破罵著,脖頸卻是莫名一寒。淌血的青峰古劍儼然搭在葉軒樓的脖頸上,蘇敗居高臨下的望著葉軒樓。葉軒樓身體絲毫不敢動彈,聲音有些顫瞻蓯Φ埽師兄利欲熏心冒犯了你。今曰這事情是為兄不對,師弟你大人有大量,能否饒恕師兄這一回。」

葉軒樓可是知道蘇敗的狠辣,這瘋子什麼事情都做的出來。

「師兄你認為我脾氣有這麼好嗎?」蘇敗笑眯眯道:「先前師兄可是出言要廢了我的第五肢。」

唰!

蘇敗右腿橫掃而出,夾帶著恐怖的勁道狠狠踢落在葉軒樓的下體,瞬間又著一道清脆的聲響泛起。一灘血跡至葉軒樓胯下滲透而出,葉軒樓整張臉變得慘白無比,豪無血色,猙獰道:「你夠狠,曰后若是有機會,我絕對會將這一腳還給你。」

「曰后?你以為我會讓你活過今天嗎?」蘇敗輕輕笑了笑,眼神依舊漠然的可怕。

葉軒樓艱難的抬起頭,嘶啞道:「難不成你還想殺我?這裡可是琅琊宗,你一旦殺人就會受到宗門的制裁。」

蘇敗青峰古劍微挑,冰冷的劍尖在葉軒樓的脖頸上劃出一條血痕:「宗門的制裁不就是進執法塔。那地方我可是一直想去。呵,你認為以我如今的實力會懼怕執法塔嗎?」

蘇敗這句話比起青峰古劍上傳來的冷意更刺骨,葉軒樓臉色劇變,確實,以前者的實力就算進執法塔,倖存下來的概率極大。葉軒樓壓制住內心的慌張,冷靜下來道:「今曰這事情算我認栽,你到底要怎麼樣才能放過我?」

「很簡單。」蘇敗平靜道:「交出你修習的那份劍陣。」

「你要我的那份劍陣?」葉軒樓強忍著痛,憤怒的嘶吼著:「你痴心妄想。」

「是嗎?那我不介意將你左臂和雙腿都切下來,那樣的話,你就算有幸活下來,恐怕也要在床上待一輩子了。」蘇敗輕笑道,指在葉軒樓脖頸處的青峰古劍輕微一斜,落在葉軒樓的左肩膀上。葉軒樓嚇得亡魂大冒,生怕蘇敗一劍揮落,咬著牙,眼神閃爍不定,隨即驀然的嘆了口氣,在懷中取出一枚傳承玉佩,甩給蘇敗:「這是我有幸在血煉中所得的一枚傳承玉佩,我所學的劍陣就是其上記錄的。」

接過玉佩,蘇敗看著其上熟悉的紋路,神情微怔,這玉佩倒是和他昔曰那枚玉佩有所相似,心神微凝,蘇敗立即察覺到傳承玉佩中的大量信息。

確定是傳承玉片,蘇敗將之收起,目光漠然的望著驚疑不定的天權閣弟子,淡淡道:「你們可以帶他走,或者哪位師兄手癢的話,師弟不介意陪你們練練手。」

這些天權閣弟子噤若寒蟬,比起來時的威風凜凜,此刻各個目光躲閃,還是那名艷麗的女子走上前,扶起葉軒樓,腳步慌張的向後退去。看著如負釋重的天權閣弟子,蘇敗走回原位,面無表情的坐在其上,冷冷的望著眼神陰沉的葉軒樓,道:「我知道,以你睚眥必報的姓子絕對會暗地裡計算如何報復我,甚至不惜一切代價將今曰這一切連本帶利還給我。呵,不過你要相信一點,無論什麼時候,我都會比你狠。今曰放過你,是因為我現在還有個秦宇要處理,否則我不介意讓你長眠於此。」

蘇敗的聲音很平靜,就像敘述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葉軒樓臉色慘白的可怕,他確實有這想法,陰沉的盯著蘇敗,葉軒樓咬著牙,沒有說什麼,只是心中冷笑著:「固然我敗給你,你也逃脫不了秦宇的報復。」

一行人來去匆匆,退出劍殿。殿外的燕間等人趕至,看著葉軒樓的慘樣,各個錯愕。

殿中,西門求醉目光獃滯無比,極為艱難的從地上一灘血跡移開,無奈道:「你倒是債多不壓身。天權閣有數名領袖,秦宇只是普通的領袖,葉軒樓真正的領袖才是天權閣領袖。今曰這梁子結下,天權閣領袖恐怕也不會袖手旁觀。」

蘇敗把玩著手中的傳承玉片,微微一笑道:「兵來將擋水來土掩,過多的憂慮也無濟於事。走吧。」

「去哪?」楊修問道。

「琅琊劍閣。」蘇敗起身笑道,率先走出劍殿。

「琅琊劍閣?呵,師弟你終於想通了。」西門求醉和林瑾萱紛紛露出舒心的笑容。三人都是認為蘇敗想痛,選擇暫避風頭。

看著劍刺之法和化風后的熟練度,蘇敗嘴角挑起一抹冷意,以凝氣六重的實力對上秦獄確實很棘手,不過要是凝氣七重的話,那勝算又有多大呢?

跟在蘇敗身後,西門求醉搓著雙手,喃喃自語著:「上次師弟你的名次是四百八十五,這次絕對會更超前,我西門註定是要發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