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百二十二章摧枯拉巧

作者:皇楓  |  更新時間:2014-01-26 00:37  |  字數:3501字

葉軒樓森然的目光冷冷注視著蘇敗,看似無聲無息,其漫出的寒意冷冽刺骨。巍然不動,葉軒樓雙手微握曲卷,指尖處隱約間有著劍氣匹射而出:「抱歉,我忘記了。師弟你能否熬過今日都是個問題。」

葉軒樓手指鋒利如鷹爪,狂舞對著蘇敗的要害之處落去,掀起尖銳的破風聲。

蘇敗步伐輕輕的向前一邁,整個人倒滑而出,青峰古劍在半空中划出一道優美的弧線,瞬間點落。

這驟然點落而出的青峰古劍攜帶著一股無匹的氣勢,勢若長虹。

劍氣在葉軒樓的五指尖縈繞著,葉軒樓這一出手就顯露出他的狠辣。手臂上青筋湧現,一股無法形容的威壓氣勢徒然暴涌而出,在這股氣息的壓迫下,方圓數米內的空氣徒然凝固住。

鐺!鐺!鐺!

葉軒樓狠辣無比的爪影盡數落在閃現而過的劍影上,頓時金鐵相交聲響徹不斷。火星迸濺間,一道道凌厲無比的劍氣縱橫匹射而出。

唰!唰!

銹跡斑斑的劍殿兩側立即有著醒目的劍痕蔓延。無論是林瑾萱,還是天權閣弟子紛紛朝後退出數步,避開橫掃而來的余勁,屏住呼吸,目光一動未動的盯著場中交戰的兩道身影。

蘇敗的劍勢凌厲無比,舉目望去好似脫去韁繩的蒼龍,遊動於半空中。不過在佔據修為的優勢下,葉軒樓憑藉著密集的攻勢盡數將蘇敗的長劍擋住。西門求醉無奈的發出一道嘆息聲,一旦葉軒樓動用劍陣的話,那幾乎是立於不敗之地。

「葉軒樓的真氣無比凝練,就算他才突破,不過其修為足以比擬那些老牌凝氣九重強者。」

「落鷹劍爪。」楊修有些忐忑道:「記得當初葉軒樓未修習劍陣的時候,就是憑藉這門武技擊敗諸多強者。」

「滴水不露的攻勢,蘇敗師弟情況有些不妙。」西門求醉眉頭也是皺了皺。

林瑾萱眉頭微擰,目光泛著有些擔憂的望向蘇敗·在葉軒樓那漫天的爪影下,蘇敗無論怎麼出劍,其劍勢未完全展開就被葉軒樓給擊潰。這一幕也被天權閣弟子看在眼裡。艷麗女子掩嘴輕笑道:「軒樓師兄的落鷹劍爪倒是沒有荒廢,迅猛凌厲。」

「落鷹劍爪的恐怖在於那迅猛的速度和剛猛的勁道。葉師弟他修習劍陣·對於雙手的鍛煉遠超常人。這落鷹劍爪的威力自然更加恐怖,嘖嘖,你看那小子在葉師弟爪下,毫無抵擋之力。」

「葉師弟現在漸漸佔據主動權,轉守為攻,落鷹劍爪的威力才要真正的體現出來。」

鐺!鐺!

無數道森然的爪影猶如猛撲而下的雄鷹般,迅猛無比。葉軒樓臉上露出猙獰的笑意·縈繞在十指尖的劍氣就像沸騰似的,竟是帶起血紅的波動,帶起道道猩紅之光貫徹而下:「師弟你現在要改變心意或許還來得及·一旦我將落鷹劍爪施展到極致,那麼就算是我,也會控制不住其後勁。」

面對葉軒樓恐怖的攻勢,蘇敗緊抿著嘴,沒有絲毫後退的跡象,手中的青峰古劍平淡無奇的刺出,黑色眸子中出奇的平靜:「他每次出手的瞬間,整個身體都會本能的向右側偏去數寸。同時,這道道爪影看似環環相扣·但接連數百次後必然有一次停頓。」

唰!唰!

兩道身影風捲殘雲的在劍殿中閃掠著,時而錯身而過。看著近在此尺的蘇敗,葉軒樓心中僅存的耐心蕩然無存·咧嘴露出森白的牙齒,手掌微猛,仿若蓄勢已久的箭支暴射而出·五指狂舞之處竟有著氣弧成形。隨著葉軒樓一步跨出,竟有著震耳欲聾的刺耳破風聲漸響,漫天的爪影盡數收攏在一起,形成一道巨大的猩紅爪影,劍氣在其上激蕩著:「現在就算你後悔也來不及了。」

唰!

蘇敗面色格位平靜,整個人驟然加速,彷彿早就算計到眼前這攻勢·接連踏出數步,地上瞬間出現道道裂痕·蘇敗整個人矯若游龍,寸步不離襲殺而至。

平淡的一劍,沒有任何的華麗繁雜,但就在蘇敗遞出這一劍的剎那,整柄劍不受控制的輕顫著,劍意如流水般洶湧而泄。微寒的青峰古劍就像蘇醒的蒼龍般,翩若驚鴻,襲殺而至,頃刻間就撕裂了籠罩而來的爪影,雪亮的劍光倒映在葉軒樓的瞳孔中。

這一刻,葉軒樓臉上的森然笑意徹底凝固住。他先前以為憑藉自己凝氣九重的實力,加上爐火純青的落鷹劍爪,就能夠輕鬆的壓制住蘇敗的攻勢,然而在目睹眼前這一劍的時候,葉軒樓才發現,蘇敗的劍勢是如此凌厲無鑄,好似能夠撕裂眼前這片天地。

在這一瞬間,葉軒樓嗅到了一股濃重無比的血腥味,特別是望著冷冽的眼神,葉軒樓心頭莫名的一寒。

「裝模作樣不過是強弩之末罷了。」葉軒樓冷笑著,凌厲的殺機驟然浮現在面容上,雙手迅速的收攏在一起,企圖夾住劍峰。

劍意的可怕也在這一刻徹底體現出來,葉軒樓雙手還未觸及青峰古劍的劍刃,立即有種劇烈的痛楚至指心傳來。恍惚間,葉軒樓只覺得自己雙手好似被無數柄細劍戳中,撕心裂肺。

同時,一股久違的死亡感覺瀰漫在葉軒樓心頭。葉軒樓猛地打了個寒顫,迅速的朝後退去,卻莫名的發現蘇敗的劍好似計算好的,出現在自己的右側。冷汗直冒,葉軒樓略微曲卷的雙手猛地對著下方的地面揮去,一股無形的氣勁轟在其上,葉軒樓的身子險之又險的側滑出數村。

雖如此,冰冷的青峰古劍還是輕輕的划過葉軒樓的胸脯,一道血箭立即激射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