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二百二十一章來者不善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殿中驟然響起,葉軒樓森然道:「看來今日你我非得動手不可了。諸位師兄,師妹,你說我要是不小心卸掉這小子一臂,秦宇師兄應該不會介意吧。」 「這也難說,秦宇師兄曾言要將他碎屍萬段,缺了一臂膀,沒準就...

燕間的聲音在殿外響起,旋即就是數陣凌亂的腳步聲

「葉軒樓師兄,這裡是開陽閣重地。」半響后,燕間有些冷冽的聲音再次響起:「沒有領袖的應諾,誰也不能進去。」

「開陽閣重地?」一道沉悶聲響起,緊閉的劍殿之門轟然被推開。

葉軒樓雙臂抱著膀子走進殿內,陰冷的目光掃過端坐在上方的蘇敗,平淡的聲音緩緩而出:「先前聽到師弟回來的消息我還有些不相信。好久不見了,蘇敗師弟。」

葉軒樓。

蘇敗平靜的望著葉軒樓,露出一個少年該有的陽光笑容:「我也以為葉軒樓師兄你死在劍墓中。」

「僥倖走出劍墓而已。」葉軒樓神情道:「不過,其他師兄弟就沒有我們這麼好運走出劍墓。

唉,整個隊伍中除了你我,就只剩下楊修師弟和畫末師妹倖存。為了執行這次名劍客之墓的任務,隊伍可是付出慘重的代價。」

說到這裡,葉軒樓嘴角微翹,語氣變得咄咄逼人道:「在這樣的情況下,獨吞劍墓傳承未免就有些過分了。」

半眯著雙眼,蘇敗十指交叉,整個身子微微挪動下,使得坐的更舒服。

「我們這些倖存下來的人總要給那些犧牲的師兄弟一個交代,不是嗎?」葉軒樓淡淡道。

葉軒樓的語氣極為平淡,但這平淡中卻充斥著一種強勢與霸道。西門求醉和林瑾萱二者心頭皆是一沉,葉軒樓氣勢洶洶的來到這,顯然是來者不善。楊修眉頭也是一皺,輕聲道:「葉師兄,這是何意

「何意?隊伍中有人得到劍墓傳承卻私自獨吞,這個人想必不需要我指名道姓,楊修師弟你應該都能猜測的出來。」葉軒樓目光漸漸變得冷冽,看著蘇敗輕笑道。

楊修又不是傻子,又豈會看不出葉軒樓是在說蘇敗·沒好氣道:「一些莫須有的事情,葉師兄千萬不要胡扯。就算有人在劍墓中得到傳承,那也是他的機緣,憑什麼要將劍墓傳承交出來分享給大家。」

「就憑我那死去的數位師弟。」數道嚴厲的輕斥聲在殿外響起′緊接著,數道身影仿若閃電般的直掠而來,落在葉軒樓身後,其中那名嬌柔艷麗的女子掩嘴咯咯笑道:「你就是新晉領袖蘇敗?咯咯,比想象中還要俊點。通常,俊秀的男人腦子都比較靈光,你應該知道我們來這裡的目的。」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蘇敗平靜的望著葉軒樓,他帶著數名天權閣弟子來這裡不就是為了向自己施壓,交出劍墓傳承。起身·蘇敗手按落在劍柄上,輕輕揚起青峰古劍:「師兄你應該扯些冠冕堂皇的理由,比如那幾位天權閣弟子的死都是因為我害的,然後站在道德的至高點來要挾我,而不是找些這些讓人發笑的理由。我有沒有在劍墓中得到所謂的傳承,我想我沒有義務告訴你,就算得到那傳承,我也沒義務交出來。」

蘇敗面色微冷了下來,這傢伙先是詆毀自己的名聲·今日又理直氣壯的上門索要傳承,當真以為他蘇敗是那麼好欺負的。

「嗯,師弟有些事情要是撕破了臉皮就難辦了。」葉軒樓雙眉頓時豎立而起·眸中露出兩道駭人的寒光:「至少不會像現在這樣和和氣氣的交涉,師弟你可要想清楚了。」

「莫非師兄還要動手不成?我手中的劍可沒少染天權閣弟子的血。」蘇敗似笑非笑道,他完全沒有興趣和葉軒樓這廝虛與委蛇。

「蘇敗師弟還真是隨心所欲。」艷麗女子咯咯笑道·扭動著纖細的柳腰,向前邁出一步。

緊隨葉軒樓而來的弟子也紛紛向前邁去,瞬間,一道道雄厚無比的氣息在殿中席捲開來。整座劍殿猶如置身於狂風暴雨中,充斥著壓抑無比的氣息。西門求醉臉色微賠笑道:「諸位師兄有話好好說,又何必動手呢?」說西門求醉暗地裡向蘇敗使眼色,這小師弟·得罪秦宇等人也就罷了,如果將葉軒樓等人也得罪了,那真是將整個天權閣得罪了。

「對於一些狂妄自大的人而言,動手比說話更加有效果。」一抹猙獰的笑意在葉軒樓嘴角緩緩的揚起,目光森然的望著那臉色平靜的蘇敗。葉軒樓最初的想法就沒打算和蘇敗好好交涉,否則也不會叫上身後這些天權閣弟子。若是對方識趣交出劍墓傳承,也就相安無事,不過對方要是不知好歹的話,葉軒樓可不介意出手讓蘇敗嘗試苦頭。

砰!

葉軒樓朝前邁出一步,眼中掠過一抹寒光:「師弟想吃獨食,為兄可是不同意。交出劍墓傳承,對於此事,我可以既往不咎。否則的話,為兄不介意替秦宇師兄出手。

對於劍墓傳承,葉軒樓勢在必得,他本就是名劍陣師。如果得到這劍墓傳承的話,那簡直是如虎添翼,實力暴漲。況且蘇敗真的得到劍墓傳承,也就意味著這次的甲級任務算是完成。一想到甲級任務的獎勵,葉軒樓心頭也是火熱無比。

淡淡的寒意在眸子中湧出,蘇敗面無表情的向前走去,青峰古劍微垂在地上,劃出一道淺淺的劍痕。

「可是我想追究這件事情。」

「我聽說在這些時日中,師兄沒少詆毀我,甚至將任務失敗的原因歸咎於我。」蘇敗淡淡道。

啪!啪!啪!

清脆的掌聲在殿中驟然響起,葉軒樓森然道:「看來今日你我非得動手不可了。諸位師兄,師妹,你說我要是不小心卸掉這小子一臂,秦宇師兄應該不會介意吧。」

「這也難說,秦宇師兄曾言要將他碎屍萬段,缺了一臂膀,沒準就不高興了。」艷麗女子咯咯笑道。

葉軒樓眉頭微皺,旋即輕笑道:」既然如此,那我就斷掉他第五肢。」

在來的時候,葉軒樓就親眼目睹了段天的慘樣。不過就算如此,他也敢有恃無恐的站在這裡。一切源於他本身的實力,他現在可不是凝氣八重的武者,而是凝氣九重。加上恐怖無比的劍陣,葉軒樓自信就算與凝氣九重巔峰的武者交手,他也有信心戰勝。

與之相比,蘇敗只是凝氣六重的修為。葉軒樓不可否認,蘇敗掌握了數門可怕的武技,甚至將之掌握至一代宗師的地步。不過一旦自己使出劍陣這殺手,就算對方有比擬凝氣九重的實力,也會徹底被自己擊潰。加上其後的數名天權閣弟子,葉軒樓可謂是穩操勝券。

事態的演變愈來愈激烈,西門求醉冷汗直冒,緊張的向蘇敗使眼色。

林瑾萱嬌軀緊繃著,雙手攥著,欲言又止。

楊修心臟砰砰加快跳動著,眼露惱火。葉軒樓和蘇敗之間的恩怨,他可是清楚無比。葉軒樓這傢伙完全是沒事挑事,仗勢欺人。蘇敗抬起頭,邪魅的俊容上露出燦爛的神情,認真道:「你要廢了我第五肢?」

葉軒樓森然的望著一步步走來的蘇敗,笑了笑道:「是又如何?」

「那就好。至少廢掉你第五肢的時候,我會沒有內疚感。」蘇敗腳掌猛的在地面一踏,身若長虹,那邪魅的臉龐瞬間變得冷冽無比,微揚的劍眉猶如出鞘的利劍。

盯著徑直衝來的蘇敗,葉軒樓一聲冷笑:「好言相勸不聽。師弟,一會兒你可要為你這愚蠢的舉動而懊悔一生。」恐怖的劍氣迅速在葉軒樓的掌指間凝聚著,強悍的氣息波動毫無保留的瀰漫而出……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pdan.cam閱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