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玄幻魔法

最強劍神系統 第二百二十章再見步韻寒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敗修為已至凝氣六重,獨挑開陽閣,完全碾壓段天等人? 這每件事情都像驚天悶雷般轟擊著她古井無波的心境,甚至有些難以置信。 段天的實力,步韻寒也曾見過,蘇敗才晉陞內門弟子多久,就能夠將之擊...

寒風帶著刺骨的冷意席捲而來,伴隨一道清冷的聲音。!

整座劍殿中的溫度徒然劇降,蘇敗眉頭微擰,轉過身望著緊閉的殿門。

咯吱!

殿門被推開,一道清冷的倩影緩緩走來,修長多姿,絕色的容顏上噙著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冰冷。初次望去,這道倩影像是立身遠山冰雪之上,聖潔而遙遠,讓人無法接近。

「韻寒師姐。」西門求醉搓著雙手,目瞪口呆的望著走來的步韻寒。

楊修有些驚呆的眼睛顫抖著,微微凜然轉頭望向蘇敗的背影:「難不成蘇敗師弟也得罪了韻寒師姐?」

林瑾萱黛眉微皺,就算以她的眼光,也不得不讚歎步韻寒的驚艷,裊裊若仙,步履輕盈,帶著超凡脫俗的氣質,仿若遠山冰雪上迎風而綻的雪蓮,冷峻而又高貴。林瑾萱微微行禮:「見過韻寒師姐。」

往日里,步韻寒遇事不驚,清冷如雪的眸子中總是噙著些許漠然。而這一刻,步韻寒秀麗的畫眉下卻是流轉著驚疑不定的神色。天樞閣和開陽閣皆在琅琊主峰上,說遠不遠,說近也不近。這一路而來,步韻寒聽到的議論可不少,例如:蘇敗修為已至凝氣六重,獨挑開陽閣,完全碾壓段天等人?

這每件事情都像驚天悶雷般轟擊著她古井無波的心境,甚至有些難以置信。

段天的實力,步韻寒也曾見過,蘇敗才晉陞內門弟子多久,就能夠將之擊敗?不過親眼目睹開陽閣那觸目驚心的血腥場景時,步韻寒意識到,這些消息並非是三人成虎,而是真正發生過的。

擊敗凝氣九重的段天。

步韻寒呼吸有些急促,攥著玉手,目光停留在那張邪魅的俊臉上·比起昔日,蘇敗更加的內斂,深邃的眸子猶如死水般平靜。在步韻寒的注視下,蘇敗細長的劍眉輕輕的揚起·俊朗的面容笑了笑道:「好久不見。」

好久不見。

步韻寒雙手攥的更緊,玉臉漠然道:「你還是和以往那般衝動,今日這些事情固然解恨,不過也為你引來更多的麻煩。秦宇已經得知你回來的消息。或許,不日他就會衝上開陽閣,你想過如何應付他的怒火,報復嗎?」

蘇敗轉過身·眼角餘光掃過步韻寒那精緻的玉臉,繼續眺望著遠處翻滾的風雪:「他不足為慮。」

步韻寒有些恨鐵不成鋼道:「不足為慮。我不知道你的實力到底有多強,但我知道以凝氣六重的修為是很難承受住一名凝氣九重巔峰的報復。你的潛力很不錯·在短短數月的時間內就修至凝氣六重的地步,為何不先咽下眼前這口氣,先躲過眼前這一劫,繼續苦修。」

蘇敗轉身,望著眼前黛眉微挑的步韻寒,他還是一次在步韻寒眼中看到了氣惱,道:「我記得初見你的時候,很長一段時間中,韻寒師姐都很不待見我。若我真不幸死在秦宇手中·韻寒師姐你也不會受到那件事情的束縛了。放心,我有分寸的。就像先前我所說的那樣,我比誰都要珍惜這來之不易的性命。」

步韻寒柳眉微蹙·美眸中閃過一抹薄惱,冰冰冷冷道:「父親不在宗內,我作為長輩有義務去關心你。我只是不想讓父親回宗的時候聽到你死在秦宇手中的噩耗。」話語一頓·步韻寒聲音凝重了不少:「你真的有把握應付秦宇?」

「嗯,凝氣九重的武者,我也曾殺過。」蘇敗面容笑了笑道。

步韻寒明眸盯著蘇敗臉龐仔細看了片刻,似乎要在蘇敗臉上看出這番話的虛實,可是,至始至終,她在蘇敗眼中看到的只是平靜。

「那天罡境的武者呢?」步韻寒揚起耳根垂落而下的青絲·美眸瞬間變得冷冽起來:「秦獄已經突破了瓶頸,現在已經是天罡境的武者。天罡境和凝氣境的差距不是你可以想象的。」

「天罡境?」蘇敗目光透著些許沉思·天罡境對於他而言確實十分棘手,若說對付秦宇,蘇敗有十成的把握將之擊殺,那麼天罡境的秦獄,他這種把握就不足五成,甚至更低。

「鳳歌書院的接引者不是在宗門,通過選拔賽的這該不會在宗門中逗留太久。」西門求醉插嘴道。!

鳳歌書院接引者。

應該就是上次的那白衣女子。蘇敗目光微凝,轉向步韻寒:「你的實力應該也通過了這次選拔賽,恭喜你。」在蘇敗的感應中,步韻寒的氣息比起以往更盛,甚至隨時可突破至天罡境。

步韻寒皺了皺眉頭道:「這次選拔賽的結果有些出乎意料,大多數人都放棄進入鳳歌書院修行。」

貝齒輕啟,步韻寒神情難得凝重起來:「至於秦獄他們,恐怕也要留在宗門。」

「放棄去鳳歌書院修行?」西門求醉高亢的驚呼聲響徹著:「這怎麼可能。數十日前,琅琊七閣的翹楚為這名額爭的頭破血流,名額拿到走了卻要放棄,這算什麼道理。」

「事出有因。」步韻寒對蘇敗道:「劍域之圖開啟在即,無論是悲戀閣領袖還是秦獄他們,絕對不會輕易放過這等機遇。」

「劍域之圖?」蘇敗端坐下來,轉目望向西門求醉,見三人也是滿臉疑惑的神情,顯然以往也未曾聽說過。步韻寒漫不經心的將先前聽到的消息告知蘇敗等人,道:「凡是劍域之圖開啟就意味著無數機遇,恐怕這次選拔出來的弟子都會放棄進入鳳歌書院修行。」

「肯定的。鳳歌書院可以拖延一年再去,這劍域之圖卻是可遇不可求,誰都明白後者更重要。」西門求醉雙目發光,搓著雙手,興奮道:「我西門運氣還真不賴,居然有幸遇見劍域之圖開啟,奶奶的,這劍域之圖,我是非去不可,搬空裡面的劍技,丹藥。這可比押注還要賺貢獻點。」

沒有理會興奮的胖子,蘇敗沉吟道:「也就是說,秦獄和秦宇兩人也會留下來?」

「嗯。」步韻寒點著頭,語氣變得有些清冷:「就算你僥倖能夠戰勝秦宇,那秦獄呢?距劍域之圖開啟還要些日子,這些時間足夠他們收拾你。」

「驚仙峰畢竟是父親的修鍊之地,諒秦獄他們也不敢前往驚仙峰放肆。明日,我就要前往鳳歌書院,在我離去后你就搬去驚仙峰,至於這秦宇,趁著我還在宗內,我會幫你阻攔著。」

「你要前往鳳歌書院,放棄劍域之圖?」蘇敗神情一怔。

步韻寒螓首微點:「父親離宗已有數月。數日前,我曾拜訪宗內的長老詢問父親的去向,據李慕辰長老交待,如果我想知道父親的去向,那就要去鳳歌書院中找一前輩。那前輩和父親是摯友,也只有他知道父親的去向。」

「比起劍域之圖,我更在意的是父親的去向。」步韻寒搖了搖頭嘆息,又是囑咐蘇敗一番話后,起身離去。在走出劍殿時,步韻寒彷彿想起了什麼,曼妙-修長的雙腿交替站定:「年輕氣盛誰都有過,不過我希望你今後做事情的時候要謹慎考慮,不要太衝動。劍至剛則易折。莽撞和桀驁是最容易毀掉一個人。」

蘇敗揉著眉心,聽著步韻寒說教的口吻,微搖著頭。為人處事的道理,他懂得比這妮子更多。

步韻寒的氣場太強了,西門求醉等人各個噤若寒蟬。

直至步韻寒離去后,林瑾萱貝齒微啟道:「韻寒師姐話雖然說了直接點,不過並非是沒有道理。師弟,或許你真的可以去驚仙峰避避風頭。」

「師姐,你別忘記我的身份。我現在是開陽閣領袖。」蘇敗搖著頭道:「我若是前往劍閣或驚仙峰,那麼秦宇等人找不到我,這怒火肯定會發泄在燕間等人身上。」

「所以,我不能敗平靜道。

蘇敗的聲音雖平靜,林瑾萱卻能夠聽出蘇敗其中斬釘截鐵的絕然,偏著頭,林瑾萱視線迎上蘇敗漆黑的眸子,她總感覺到蘇敗的眸子中收斂著無盡的鋒芒。驀然一嘆,林瑾萱無奈的搖頭,真是頑固的家

「領袖,天權閣葉軒樓等人來訪。」殿外,燕間的聲音驟然響起……未完待續。

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pdan.cam閱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