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玄幻魔法

最強劍神系統 第二百一十九章名動(下)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現在我們去趟琅琊劍閣如何?奶奶的,以師弟你的實力這次肯定能衝上更前面的名次。」 楊修和林瑾萱有些無語,看著眉飛色舞的西門求醉,這死胖子什麼時候都是想著押注的事情。 林瑾萱走上前,凝望...

猩紅的血腥味瀰漫於溝壑間,整座開陽閣死寂的可怕。!

一道道猩紅的血痕在山道上蔓延著,就算風雪漸盛也掩蓋不祝

比起開陽閣的死寂,其餘諸閣就如同一鍋沸騰的開水。

「嘿,諸位,你們可曾聽說過新晉領袖?也就是這次新晉弱雞的領袖。媽的,這傢伙以一己之力挑翻了整個開陽閣。」

「這算什麼,關鍵是這新晉領袖太兇狠了。奶奶的,我可是親自跑去開陽閣見了下,簡直是人間地獄,到處都是殘肢斷臂。」

「這算什麼?就連天權閣的段天師兄都被新晉領袖狠狠教訓了一段,甚至被跺了一臂1

今日,在開陽閣中發出的一幕正飛快的在琅琊七閣中蔓延著,傳遍了整個琅琊宗。數年以來,琅琊七閣可是很平靜,未曾發生過今日如此血腥的一幕。

關於蘇敗的話題彷彿在一眨眼間,如同雨後春筍般直冒出來:

「太瘋狂了,這新晉領袖只是凝氣六重的修為。而段天師兄確是凝氣九重的修為。在實力如此懸殊的情況下,對方居然擊敗段天師兄。太不可思議了。」

「凝氣九重敗給凝氣六重?這怎麼可能,段天師兄在天權閣中也是赫赫有名的人物,敗在一名不經傳的新晉領袖手中。你若是告訴我,全部新晉弟子圍攻段天師兄,段天師兄不幸慘白,我還相信。」

「千真萬確,怎麼可能是假的。根據我開陽閣一師弟說,新晉領袖完全是以碾壓的方式擊敗段天師兄。甚至以一己之力挑翻了數十名天權閣弟子。「

「這未免太逆天了。新晉領袖這麼可怕?就算是天樞閣的諸位師兄也不過如此。說說,這新晉領袖到底是什麼來頭,才成為內門弟子不久,修為就這般恐怖,實力更是驚人。」

琅琊弟子議論紛紛,再初次聽到這些消息的時候各個滿臉的難以置信,看著這些人有聲有色的描繪就半信半疑,直至跑到開陽閣目睹那觸目驚心的地獄場景后才相信,回來之後自然又是一番議論。

天樞閣和天權閣在琅琊七閣中就是無數弟子仰望的存在特別是段天這種凝氣九重的強者,通過選拔賽,有資格去鳳歌書院修行,無數人都認為段天今後是有資格衝擊先天的。

然而,段天卻敗在蘇敗手裡,讓人震撼不已。

「這屆新晉領袖蘇敗難不成又是一妖孽人物,奶奶的這樣下去,今後的琅琊七閣有誰會是他的對手?」

「蘇敗?這個名字好像有些耳熟,對了上次不是有一名新晉弟子初次衝擊劍閣排行,衝到第四百八十多名的不就是這蘇敗。

「好像這蘇敗和西秦有些恩怨。我記得聽天權閣秦宇師兄說過,要將這蘇敗碎屍萬段。」

「確實有恩怨。當初宗比時,蘇敗將西秦三皇子給宰了。」

「天啊!上次宗比的時候,這新晉領袖不過是凝氣三重的修為,現在才多久埃」

隨著眾人的議論,蘇敗在琅琊宗所經歷的一切也漸漸被挖掘出來,只是,當眾人將這些消息綜合起來的時候各個傻眼,甚至感覺到一股寒氣在背後直冒。

「血煉的唯一倖存者,數月前他是入道四重的廢物。數月後華麗的蛻變成為比擬凝氣九重的強者。媽的,這可能嗎?短短數月,實力就發生如此天翻地覆的變化。」

「這是個充滿傳奇和奇的世界有什麼不可能,不過這蘇敗確實太逆天了。」

開陽閣,劍閣中。

蘇敗輕輕擦拭著劍上的血跡,完全沒有意識到今日這件事情在琅琊七閣中掀起多大的風波。蘇敗也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已響徹琅琊七閣,甚至有好事者將蘇敗列為數年以來最妖孽的天才行列。

楊修和林瑾萱兩人眼神有些複雜的望著蘇敗,特別是林瑾萱,俏臉上殘留著些許震驚直至許久后,她方才從先前那一幕中反應過來蘇敗師弟單槍匹馬挑了莫圖等人,更是以摧枯拉朽的方式完虐段天師兄他們。西門求醉搓著雙手,雙目發光的望著蘇敗,嘖嘖直嘆:「服了門我成為內門弟子這麼多年還是第一次如此佩服一個人!

說著說著,西門求醉眼神越發火熱:「師弟,經過先前那一番熱身,現在我們去趟琅琊劍閣如何?奶奶的,以師弟你的實力這次肯定能衝上更前面的名次。」

楊修和林瑾萱有些無語,看著眉飛色舞的西門求醉,這死胖子什麼時候都是想著押注的事情。

林瑾萱走上前,凝望著那雙猶如數月前那般清澈的眸子,語氣格外凝重道:「秦政兩兄長已經回宗門了。段天在你手中吃癟,這秦宇不會再袖手旁觀了,恐怕會立馬殺上開陽閣。」

「還有秦政的大哥秦獄。雖說在選拔后,他就閉關。不過鳳歌書院的接引者已經出現,秦獄恐怕也要出關了。」楊修急聲道:「一個秦宇就足夠頭痛了,加上一個秦獄,簡直是火上澆油。」

「對。蘇敗師弟,聽師兄個勸,隨我去琅琊劍閣去避避風頭。以師弟你的實力,只要在琅琊劍閣中修鍊數月,難不免就踏至天罡之境。」西門求醉苦口婆心勸道:「到時候,管他秦獄還是秦宇,直接跺了。」

「西門師兄這句話在理。」林瑾萱螓首微點。

這三人接二連三的一番話炮轟著蘇敗,蘇敗完全沒有插嘴的機會,搖著頭,乾淨清秀的面容笑了笑,道:「秦獄和秦宇兩人的實力如何?西門師兄你在宗內消息極為靈通,對這兩人應該有所了解。」

「這個是自然。」西門求醉有些得意的揚起嘴角:「在宗內,還沒有我西門不知道的事情。嘿嘿,就算師弟你想知道天璣閣領袖畫末的褻衣是什麼顏色,我西門都能說的上來。」

「咳1蘇敗咳嗽一聲,這死胖子完全就是個話癆。

「抱歉,有些跑題了。」西門求醉端起茶杯牛飲一口,撐著大肚子坐在蘇敗前面,神情驟然凝重起來:「先說秦宇,在這次選拔賽中,秦宇展現出來的實力應該是凝氣九重巔峰左右。根據你師兄我手中掌握的情報,這秦宇身懷數門二品武技,不過其中最可怕的還是他西秦皇族的劍技。不是師兄我小覷師弟你,你若是遇上他,勝算真的不大。這人資質極為可怕,將其中數門武技掌握至爐火純青的地步。」

「凝氣九重巔峰?」蘇敗眯著雙眸,還劍歸鞘:「確實有些棘手,那秦獄呢?」

「秦獄。」西門求醉眉頭完全擰在一起,苦澀道:「這傢伙是天樞閣中的一名領袖,實力深不可測,往日里極少出手。不過在這次選拔賽中,秦獄的修為顯然已經突破瓶頸,踏入天罡境。唉,琅琊七閣中,恐怕也只有天權閣領袖和悲戀閣那些人可以壓制住這秦獄。」

「根據師兄我多年混跡江湖的經驗,師弟你若是遇見這秦獄,趕緊就撤。」西門求醉重重的拍了蘇敗的肩膀。

蘇敗起身,走向閣前那扇落地窗前,看著天邊伴隨著日幕而來的風雪,嘴角挑起一抹笑意:「這秦獄還在閉關沒有出來?」

「嗯。好像是聽說在選拔賽中有所感悟,就閉關了。」楊修輕聲道:「他出關后,實力肯定會更可怕。」

「那如果我趁著他閉關,將這秦宇給宰了,他估計會氣的吐血。」蘇敗輕笑道。

聽著蘇敗笑語中的濃濃血腥味,林瑾萱秀眉微挑,注視著蘇敗的背影,正欲說些什麼,西門求醉搶先道:「師弟你可別衝動埃衝冠一怒固然勇氣可嘉,不過後果就有些得不償失。聽師兄的勸,我們現在就去琅琊劍閣避個風頭,每次就進劍塔耍耍。」

微弱的陽光倒映在蘇敗的眼瞳中,蘇敗卻再次搖頭,「放心,我心裡有數。我可是好不容易從死人堆中爬出來,不會將自己的生命當做兒戲。該撤的時候我會撤,這秦宇,他還沒這個資格。」

「你就是把自己的命當做兒戲。」一道清冷的喝斥聲在殿外響起……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