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二百一十七章開陽領袖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寒顫,迎上蘇敗的眼神,眼中一絲寒意閃爍而過 「大丈夫能屈能仲。」莫圖咬著牙向前爬去,心中卻是冷笑著:「只要秦宇師兄出手,我看你還敢如此猖狂。」數十道身影匍匐前進,拖著一道道觸目驚心的血痕,整片...

滴答!!

全場死寂的可怕,無數道錯愕的目光齊聚在蘇敗的身上。

望著那倒在廢墟中的段天,諸多開陽閣弟子方才反應過來。羅風和莫圖兩人更是鴉雀無聲,一肚子的狠話吐不出來。半響后,段岳方才緩緩爬起來,劇烈的痛楚使得整張臉變得猙獰無比。

「還楞著幹什麼,給我活剮了這小子。」段岳冷聲喝斥道。

唰!唰!唰!

一道道如虹的劍光奪目而出,佔據著人數的優勢,這些天權閣弟子紛紛壓制著內心的畏懼。

密密麻麻的劍光縱橫交錯在一起,舉目望去如同一道劍網向著蘇敗籠罩而去。蘇敗身影好似沒有絲毫的重量,鬼魅般的閃現而出,衣獵獵,隨風搖擺,宛若拂面而來的清風搖曳不定。

雪亮的劍光橫掃而過,斷臂殘肢橫飛,沖在最前方的青年栽倒在血泊中,熱氣騰騰的鮮血直衝而上。

這一劍實在太迅速了,眨眼間就撕開了劍網,斬斷一名青年的肩膀。

詭異的身法飄忽不定,蘇敗遊走於其間,青峰古劍橫掃,攜帶著破開山河的氣勢,讓整片風雪搖搖欲墜。

「大家不用怕,就算有著比擬凝氣九重的實力也招架不住我們的攻勢。

「給我全部上,我就不相信他能夠抵擋住全部的攻勢。」

無視著正在叫囂的天權閣弟子,蘇敗衝進其中,青峰古劍划動,清晰可見到一道道劍影蔓延而出,滾滾而下。最前方的數名天權閣弟子手中長劍直接被挑翻,斷臂紛飛。月水影劍的恐怖在蘇敗手中展現出來,連綿不絕,無匹的劍意碾壓一切。

鮮血橫飛。

直至一切哀嚎聲都消散后,蘇敗持著淌血的青峰古劍靜靜立身於血泊上,狂舞的長發上也是一片猩紅。

居高臨下,蘇敗冷冷掃視著躺在地上哀嚎的眾人。

太可怕了,一人挑到了這些天權閣弟子。

現場的眾人無論是先前的開陽閣弟子,還是燕間等人,各個臉上布滿了震撼。

如此戰績讓同為琅琊宗弟子的他們膽寒,凝氣六重比擬凝氣九重的實力,只要蘇敗成長下去,絕對是琅琊宗最可怕的強者之一,同輩中恐怕也只有天樞閣的那些妖孽才可以和蘇敗相提並論。

蘇敗轉身向著廢墟走去腳步聲就像悶雷般響徹在段天的耳旁。

看著走來的蘇敗,段天的臉上再也沒有了先前的桀驁,高懸的鷹鼻上的雙目透著怨恨:「我等只是秦宇殿下的追隨者之一。在天權閣中,追隨秦宇殿下的弟子極多,你別以為擊敗我等就有資格和殿下叫板。哼。今日你斷我右臂,他日你就要承受殿下更多的怒火。」

「這傢伙是白痴嗎?完全是我為魚肉的情況下還敢放狠話,作死啊1西門求醉嘀咕一句,目光有些震撼的在地上收回,望向蘇敗,眼中儘是火熱之色:「只要蘇敗不死,老子絕對會賺大發的。」

走上前蘇敗望著滿臉怨恨的段天,蘇敗漆黑的眸子中儘是漠然,抬步重重對著段天的小腿部踩去,其上攜帶的勁道讓西門求醉和楊修暗自驚心,這一腳若是踩下去段天這腿算是廢了。

擦!

毛骨悚然的骨骼碎裂聲響起,段天冷汗直冒:「氨

沒有理會段天的哀嚎,蘇敗眼中沒有任何的憐憫,他知道,若是躺在地上的是自己,段天做的絕對會比自己更狠。蘇敗漠然的抬起腳,又是漫不經心的踩在段天的另一隻腳上。

「氨段天的慘叫已變聲整張臉扭曲的猙獰,可怕無

躺在地上的天權閣弟子看著這一幕各個頭皮發麻,渾身顫抖著。沒有人出面阻止蘇敗,而是極為有默契的向著山道奔去,眼前這一幕簡直像是他們的噩夢。往日里不可一世的段天師兄在新晉領袖中顯得那麼不堪一擊,特別是蘇敗踩著螻蟻似的的神情讓他們心驚膽顫。

開陽閣弟子也各個冷汗直冒,目睹這一幕,猶如置身於冰窖般的感覺。

「好狠。」陳楚喉嚨微微滾動著,偏過頭同樣望著林帝,在雙方的目光中,皆是看到了一絲敬畏。

蘇敗沒有去理會一鬨而散的天權閣弟子,而是彎下身,冰冷的眸子平靜的望著段天,臉上卻是露出一副極為燦爛的笑意:「告訴你那所謂的殿下,亦或者狗屁的西秦三皇子,若是想回死去的秦政和你們找回場子的話。我蘇敗很是樂意。我就在這開陽閣,等待他的大駕光臨。」

話落,蘇敗起身,前腳再次踏著段天的胸脯,古井無波的目光掃過滿臉不自然的開陽閣弟子,淡淡道:「從現在起,我蘇敗成為開陽閣領袖,其餘領袖可有意見?」

意見。如果是蘇敗先前說出這句話,開陽閣中,以林帝,陳楚為首的領袖肯定反對。不過在親良目睹這一幕後,他們實在提不起絲毫的勇氣。眼前這新晉領袖,實力可怕,手段更是狠辣。

四周鴉雀無聲。

蘇敗有些滿意的笑了笑,狠狠的踢著腳下的段天,段天哀嚎一聲,整個人被拋出數十米。

段天雙目充斥著無盡怒火,卻不敢再說些什麼。

「爬回去,將我先前那番話轉告給秦宇。」蘇敗冷冷道。

爬回去。段天望著那崎嶇的山道,硬著頭皮,不敢說些什麼,僅剩的一隻手向前抓去,匍匐前進。

來時威風凜凜,離去時如此狼狽。望著這一幕,大多數人眼中都浮現出一絲憐憫,心中對蘇敗的敬畏更盛。轉身,蘇敗看著目瞪口呆的莫圖和羅風,冷冷道:「失敗者就應該待在該待的地方。」

莫圖和羅風打了個寒顫,迎上蘇敗的眼神,眼中一絲寒意閃爍而過

「大丈夫能屈能仲。」莫圖咬著牙向前爬去,心中卻是冷笑著:「只要秦宇師兄出手,我看你還敢如此猖狂。」數十道身影匍匐前進,拖著一道道觸目驚心的血痕,整片開陽閣·血氣衝天。

林瑾萱隱隱有些不忍道:「要不要我叫幾個人扶著他們,以他們這樣的傷勢,流血過多的話會直接死亡。」

「無礙,反正我都是要去趟執法塔。早去和晚去沒有區別。」蘇敗漠然道·轉過頭對著燕間等人囑咐著:「現在開始我們的身份就是開陽閣弟子,七罪不在,團隊中的瑣事就暫且交給你,如何?」

「諾。」燕間身軀微震,神情有些激動道:「還不到兩月,我們就成為了開陽閣弟子。」

兩月成為開陽閣領袖。楊修眼神有些震撼,就算自己那徐荒領袖也比不上·這蘇敗師弟,實在太逆天了。

「西門師兄,有些事情我要問你下。」蘇敗望著正中央·高聳入雲的劍殿,率先向前走去。

「嗯。」西門求醉搓著雙手,無論如何也要讓蘇敗師弟再去沖次劍閣排行。

天權閣。

某一劍殿中,諸多天權閣弟子端坐在其間,各類交談聲彼此起伏著,鬧嚷嚷一片。

葉軒樓走進劍殿中,望著空蕩蕩的主席位置,臉色有些無奈道:「領袖他還又閉關了。」

「領袖說過若是沒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就不要通知他。」一名嬌柔艷麗的女子莞爾笑道:「葉軒樓師兄難不成有急事找領袖?」

「難不成又有什麼任務?上次葉兄居然瞞著我等和畫末師妹前去執行名劍客任務,實在是讓大伙兒寒心。」正在議論紛紛的天權閣弟子紛紛轉過身來·看著走來的葉軒樓,各個埋怨。

葉軒樓訕訕一笑道:「去執行那趟任務是我今生最懊悔的事情。各位師兄莫要揭師弟的傷疤了。」

「不過這名劍客之墓的任務倒是有進展了。」葉軒樓刻意壓低聲音,這番話立即將四周的注意日吸引過來:「諸位可還曾記得我上次提起的那名新晉領袖?」

「他不是死了嗎?」嬌柔艷麗的女子嗤笑道。

「沒死。」葉軒樓雙眸深邃的有些可怕:「先前有弟子向我彙報·這新晉領袖安然無恙的回來。嘖嘖,一回來就擊敗古稀師弟,這會兒已經在開陽閣挑戰莫圖。」

「軒樓師兄想說些什麼就直說·莫要拐彎抹角了。」一名性子有些急躁的弟子出聲。

「諸位,這名新晉領袖在數十日前才是凝氣四重的修為。而如今卻是凝氣六重,甚至能夠擊敗古稀,諸位不覺得蹊蹺嗎?修為暴漲?實力比擬凝氣八重?安然無恙的走出劍墓。」葉軒樓刻意的提高了音量:「種種跡象足以表明這小子在劍墓中有機遇,媽的,我天權閣弟子損失慘重,付出數名弟子的性命。到最後·居然便宜了這新晉領袖,諸位覺得能容下這口氣?」

「那按照軒樓師兄的意思?」嬌柔女子揚起額前的青絲·似笑非笑問道。

「這新晉領袖若在劍墓中有所收穫,自然是要分享給我以及那死去的師弟們一份。」

「不過這些師弟不在人世,屬於他們的那份自然是要繳納給團隊,分享給大家,諸位師兄不妨隨我去趟搖光閣,向那新晉領袖討要,諸位覺得如何?」葉軒樓含笑道。蘇敗能夠擊敗古稀,這讓葉軒樓隱隱約約間有些不安,若是獨自一人上門索要蘇敗在劍墓中的所得,他還真沒有信心,只能拉上眼前這些人。

「此言甚有理。」

「我們絕對不能讓那些師兄弟白死。」

面對葉軒樓的邀請,這些人紛紛應諾,表明說的冠冕堂皇,實際上就是為了分杯羹而已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