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二百一十五章矚目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聲音道:」師妹,楊修師弟,師兄最近可是看中了一注,絕對能賺,奈何囊中羞澀。正所謂有錢大家一起賺·今日來找你們兩位接濟點。」西門求醉搓著手,眯著雙眼向楊修和林瑾萱仲手道:「嘿嘿,師兄縱橫劍閣數年的輝煌·...

玉衡閣。!

旭日餘暉中的玉衡閣格位的神聖。

比起開陽閣和搖光閣的動蕩,玉衡閣就顯得平靜無比。有人的地方就有爭端,而玉衡閣領袖徐荒憑藉著手中的巨劍讓這些爭端蕩然無存。很難想象,徐荒就憑著自身的實力和魅力,將玉衡閣變成一個整體。

數百名玉衡閣弟子端坐在演武廣場上論劍,講述自擅。

有一道身影匆匆忙忙的流轉於其間,點頭哈腰,厚著臉皮向這些弟子討教些修鍊心得。

林瑾萱款款而來,看著那道身影,輕喚道:「楊修。」

清脆婉轉的空靈聲讓廣場隨之一寂,人群中,楊修身形微顫,轉身望著佇立在風中的林瑾萱,臉上湧出狂喜的神色,立即迎上來。當察覺到林瑾萱身上瀰漫的氣息后,楊修臉色微喜:「瑾萱師姐,你突破了。」

看著楊修臉上的捏痕和塵埃,林瑾萱秀眉微蹙:「你沒有必要這樣去求他們。如果他們真的想為你指點修鍊上的問題,也不會這般戲弄你。」

擦拭臉上的塵埃,楊修微搖著頭,輕笑道:「瑾萱師姐,你也知道我的資質本就不行。成為內門弟子數年,修為還是這般。講堂上那些心高氣傲的講師不會替我解答這些淺白的修鍊心得,你又在閉關,我只能向這些師兄弟求教。況且,我和這些師兄師姐們陪練,也能起到磨練自己的作用。」

林瑾萱驀然一嘆:「他的死並不是你的錯,你又何必這樣折磨自己。」

「瑾萱師姐。」楊修肅容道:「我沒有許多師兄弟那般出生於顯赫的家世,然而像我這樣生存在低層的人更懂得世間冷暖。在這個人命如草芥的世界,我這樣的人就算是死去也沒有人惦記。偏偏在那樣的情況下,蘇敗師弟還庇護著我,如果不是他時刻保護,我早就死在劍墓中。」

「曾經,我想過,像我這麼平凡的人·再怎麼努力也不可能取得什麼傲人的成績。」

「不過現在我卻不想這樣平凡下去。」楊修低眸望著自己粗糙的手掌,其上有數道觸目驚心的傷疤。這傷疤將楊修的針整隻手破壞的面目全非,楊修低沉道:「師姐你曾說命運就像手心的掌紋,生來就註定。我將這些掌紋盡數毀去·毀去那平凡的命運,為的就是創造新的命運,將之掌握在自己手中。」

揚起頭,楊修眼神堅定的看著林瑾萱:「變強。總有一日,我會親自去闖名劍客之墓。

活要見人,死要見屍。就算蘇敗死在劍墓中,我也不願讓他被遺棄在劍墓中·我要親自帶回宗。」

楊修的聲音鏗鏘有力,仿若宣誓。

「說的好。老子也不相信蘇敗會死在劍墓中。」一道洪亮有力的聲音在楊修身後響起。

林瑾萱微行著禮:「見過西門師兄。」

「西門師兄。」楊修轉過身望著擠過人群而來的西門求醉。比起數十日前,西門求醉整個人憔悴了不少。西門求醉滿眼放光的望著林瑾萱·眉飛色舞道:「瑾萱師妹,數日未見,風采依舊。凝氣五重的修為,師妹你現在可具有衝擊琅琊劍閣的實力。師妹不妨前往琅琊劍閣一試?」

「西門師兄好久不見。」林瑾萱沖著西門求醉盈盈一笑道:「西門師兄難不成最近沒去撿漏?」

西門求醉欲言又止,旋即壓低聲音道:」師妹,楊修師弟,師兄最近可是看中了一注,絕對能賺,奈何囊中羞澀。正所謂有錢大家一起賺·今日來找你們兩位接濟點。」西門求醉搓著手,眯著雙眼向楊修和林瑾萱仲手道:「嘿嘿,師兄縱橫劍閣數年的輝煌·兩位是知道的,接師兄些貢獻點,一起去押注。」

「師兄是來借貢獻點的?」林瑾萱錯愕的望著西門求醉·旋即揚起自身的劍卡,掩嘴笑道:「我這還有百餘點貢獻點。」

「我也有百餘點貢獻點。」楊修輕聲道。

「幾百點?」西門求醉目光徒然一黯,幾百點能做什麼。奶奶的,難不成真的要蘇敗的那些押注拋售,不行,要是這傢伙有幸活下來,我將這些押注拋售·虧的就是老子。西門求醉懊悔無比,媽的·當初就不應該把這些押注全收過來,完全砸在自己手裡。就在西門求醉和楊修閑聊的時候,有數名臉色震驚和訝然的玉衡閣弟子在廣場上走來走去,好似在找誰,當看見西門求醉的時候,紛紛迎上來:

「哎喲,西門師兄你在這裡。西門師兄你上次不是說囊中羞澀,找小弟借些貢獻點,奈何小弟上次資金抽不回來。先前小弟抽回了些貢獻點,來,西門師兄借你一萬貢獻點。」

「西門師兄你上次不是說要拋售手上的押注。唉,這次我下山探親才知道,原來那蘇敗的祖輩和世家有些關係。罷了罷了,看在祖輩的臉面上,西門師兄你手中的押注。我要一百注。」

看著湊上來的幾名青年,西門求醉神情一怔,奶奶的,這些龜孫子態度怎麼轉變了。

就在這刻,又有數名青年迎上來,哭喊著要購買西門求醉手中的押注,這讓西門求醉覺得這件事情更加蹊蹺。微眯著雙眼,西門求醉上下打量著這些青年,冷聲道:「話說,諸位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著我?」

見西門一副滴水不進的樣子,先前出聲的那數名青年各個嘆了!羨慕道:「大官人,你可是賺發了。那新晉領袖居然沒死,先前在搖光閣出現過。」

「蘇敗沒死?」西門求醉虎軀一震,雙眼發光:「老子發了。奶奶的,我就知道像蘇敗師弟那樣的人物怎麼會死在劍墓中。」

「蘇敗師弟沒死?」楊修和林瑾萱兩人眼露錯愕,迫不及待的追問。

在追問下,林瑾萱終於清楚了搖光閣先前發生的事情,當聽到蘇敗一人橫掃諸多開陽閣弟子,甚至擊敗古稀的時候。西門求醉整個人精神煥發道:「發了,絕對發了。蘇敗師弟這次要是去衝擊琅琊劍閣,名次絕對會更前面。」

看著意氣風發的西門求醉,昔日將押注低價賣出的人各個腸子都悔青了。

「大官人你可不要高興的太早。」又是一名玉衡閣弟子匆匆忙忙的在廣場盡頭奔來,氣喘吁吁的衝到西門求醉等人前急聲道:「先前新晉領袖帶著這屆弱雞上開陽閣挑事去了,嘖嘖,開陽閣領袖莫圖放言要斷蘇敗一臂。」

上開陽閣挑事?

西門求醉臉上的狂喜嘎然凝固,這種如同坐過山車的感覺讓他臉色慘白的可怕媽的,這蘇敗師弟就這麼不安分。一回來就是上開陽閣領袖,而且這開陽閣領袖也夠狠,斷蘇敗師弟一臂。

「莫圖?就是昔日挑戰領袖的那人,他實力不錯。這新晉領袖腦子秀逗了,上門挑事。」

「看來這新晉領袖非得少條胳膊了。嘖嘖,少條胳膊他又有什麼實力去衝擊劍閣琅琊。」

四周的竊竊私語聲讓西門求醉冷汗直冒,蘇敗師弟絕對不能有失,一旦缺胳膊少腿的話自己手上的押注還是要砸,不行,絕對要勸阻蘇敗師弟的衝動行為。

一旁的楊修和林瑾萱兩人更是擠出人群,迫不及待的向著開陽閣奔去。

「師弟,師妹等等為兄,為兄和你們一起。」西門求醉撒腿向前跑去,一身肥肉一顫一顫著,可謂是將吃奶的力氣全都使出來。

發力狂奔。

當西門求醉等人走進開陽閣的時候,看著滿地狼藉西門求醉冷汗直冒:「完了,來晚了1

猩紅刺目的斷臂躺在血泊中,林瑾萱神色凝重的望著開陽閣上層區域「走。」

當沖至上層區域的時候,楊修老遠就看到燕間等人,各個呆若木雞的站在原地這一幕讓楊修神情越發凝重。

西門求醉更是哀嚎道:「真的晚了。他們肯定交手了。」

擠著人群,西門求醉和林瑾萱拚命的向前走去,西門求醉嘟囔著:「蘇敗師弟,我的財主,你可不要有事埃」楊修和林瑾萱率先擠上前,目光順著燕間等人的視線望去,其身形皆是一震。

看著楊修和林瑾萱的反應西門求醉臉色再次一白,完了蘇敗師弟雙臂難不成真被砍了不得了。想到這,西門求醉的步伐就有些無力,撥開人群,神情也是獃滯下來:「媽的,見鬼了1

殿前,微風拂過。

塵埃落地,蘇敗持劍站在血泊中,消瘦單薄的身影在這一刻顯得如此高大。

林瑾萱三人的視線越過蘇敗的背影,滿地都是觸目驚心的劍痕,這裡顯然經過一番大戰。同時,在數米開外有著一道狼狽無比的身影,這道身影赫然是昔日意氣風發的莫圖。衣衫破碎,長發雜亂的披在雙肩,莫圖躺在地上,不知死活。

蘇敗察覺到後方異樣的目光,看到滿臉驚愕的林瑾萱,楊修,西門求醉等人,微微一笑道:「好久不見。」話落,蘇敗持著青峰古劍向著莫圖走去,居高臨下,望著不知死活的莫圖,眼神漠然。

唰!

青峰古劍亮起一道微寒的劍光,重重的對著莫圖的肩膀斬落。

噗!

鮮血迸濺。

白森森的骸骨拋天而起,伴隨一道凄厲的哀嚎聲:「礙…」

「醒了?」蘇敗彎下身,青峰古劍挑在莫圖的脖頸上:「我本來只想斷你一臂,好歹留給你重新握劍的機會。不過我沒記錯的話,你先前說要斷我雙手,對嗎?」

「是又怎麼樣。勝者為王,敗者為寇。」劇痛和憤怒讓莫圖整張臉扭曲的可怕,艱難的抬起頭,眼中迅速的浮現出一抹歹毒之色:「你還想斷我一臂嗎?那請出手,若是你有種,你就殺了我。」

「殺了你?」蘇敗微搖著頭,手中的青峰古劍再次挑起,斬斷莫圖的另一隻臂膀:「你的命還沒有資格讓我進執法塔。」

「氨凄厲的慘叫聲再次響起,斷斷續續的虛弱聲在莫圖口中傳出:「那我應該感謝你留我一命,讓我親眼看到西秦皇子出手,將你碎屍萬段的一幕。」

莫圖的聲音雖虛弱,不過其內充斥的恨意絲毫不減。

「可惜,結果會讓你失望。」蘇敗起身,目光望著遠處,視線盡頭處,數道身影正疾馳而來,可怕無比的氣息就像柄刀鋒,割開風雪,向著蘇敗而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