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玄幻魔法

最強劍神系統 第二百零九章搖光閣的變化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中。 當蘇敗走進搖光閣的時候·在下層區域中就極少看到搖光閣弟子的身影,不過在走進中層區域的時候,蘇敗卻是見到了不少的搖光閣弟子·這些弟子大多數都是所屬梵歌和墨雲軒的隊伍。雖清晨時分,這些人卻津...

蒼茫雲海,浩瀚無際。!

剎那無光的天地間有著一道璀璨的曙光直掠而來,驅散無盡黑暗。

暮靄的夜色在這一刻猶如潮水般退去,蘇敗緩緩睜開雙眼,如墨長發狂舞著,眸子平靜的注視著下方。在翻滾的雲霧中,一座座巍峨的峰巒在天際若隱若現。這些雄峰猶若出鞘直入雲霄的利劍,其上瀰漫著可怕的氣息。

雲霧漸漸稀薄,數道龐大的虛影穿雲裂石而出,劃破雲霄。

高亢的啼鳴聲浩浩蕩蕩的籠罩在這方天地間,端坐在巨獸背上的眾人也紛紛睜開雙眼。

林木茂密,凶獸橫行。

再次目睹眼前這一幕,蘇敗心中莫名有種親切感。

「琅琊,好久不見了。」白衣女子完美無瑕的絕代姿容在雲霧中顯得格位朦朧,如玉石般晶瑩剔透的美眸一瞬不動的注視著矗立於雲海中,有著拔天地之雄姿的琅琊主峰。清晨的金輝為其鍍上了淡淡的金色,比起深夜的壓抑和沉重,此時的琅琊主峰在蘇敗眼中有了一種神聖的氣息。

淡色的金輝,劃破雲霄的劍氣盤旋著,這是一副沉澱無數歲月的畫面。

「我回來了。」望著眼中熟悉的老樹幽林,他想到昔日的那一幕幕,故友的面孔一一閃現在他的腦海中。

「琅琊主峰上有著絕殺劍陣,我們馭獸行沒有權利進入其中。」站在首位,駕馭著妖禽的一名武者輕聲道:「穆恩閣下,我等只能將你們送到琅琊主峰下。」

「有勞閣下了。」穆恩輕笑道。

昂!

高亢的嘶鳴聲撕開翻滾的雲霧,妖禽猛地俯衝而下。

唰!唰!唰!

數道矯健的身影老練無比的在半空中直掠而下,白衣女子蓮步輕移間就落在微垂的楊柳上,不起波瀾的眸子凝視著眼前熟悉而又陌生的山道,黛眉卻是莫名的一蹙,好似想起了什麼。

「今年今日此道中,儂尚在君何時歸?」白衣女子神色古井無波·勝雪白裙搖曳間就消失在山道盡頭。穆恩以及其餘兩名青年也紛紛動身,緊隨在白衣女子身後。

踩在厚實的山道上,蘇敗目光轉向那漸去的身影,眸子微凝:「好快的速度。這些人的修為恐怕早已是天罡凝氣的存在·氣息渾厚悠長如瀚海。」說此,蘇敗目光轉向上端雲霧中隱約可見的劍殿樓宇,雙腳微點,其身形便是化作一道黑影消失在山道之上。

遙遙就可以看見矗立在雲霧中的劍殿宮宇,蘇敗的速度的極快無比,逐行於崎嶇的山道間,時而翩若鴻雁·勢若長虹。搖光閣依舊是昔日的那座搖光閣,沒有丁點的變化。蘇敗身形掠至石碑前,看著有幾分冷倩的搖光閣·蘇敗眉頭卻是不可察覺的微微皺起,邁著步伐,走進搖光閣中。

莫圖挑戰玉衡閣領袖徐荒失敗,卻戰勝開陽閣領袖,如今已晉陞為開陽閣新領袖。昔日,追隨莫圖的搖光閣弟子也紛紛脫離搖光閣,成為開陽閣弟子。這樣一來,搖光閣的上層區域就空出來。位於中層和下層的搖光閣弟子紛紛爭搶其位置,搬進其中。

當蘇敗走進搖光閣的時候·在下層區域中就極少看到搖光閣弟子的身影,不過在走進中層區域的時候,蘇敗卻是見到了不少的搖光閣弟子·這些弟子大多數都是所屬梵歌和墨雲軒的隊伍。雖清晨時分,這些人卻津津樂道些話題:

「開陽閣的那些師兄還真是孜孜不倦,一大早就上門。」

「別忘記了·昨日可是宗門分發修鍊資源的日子,現在,弱雞手中可有不少的貢獻點。」

「一群不自量力的弱雞,牧崖和七罪進執法塔后還敢大言不慚的佔據搖光閣上層區域。」

「嘿,聽說梵歌領袖和墨雲軒領袖可是請來了數名其他閣的強者,加上開陽閣羅風師兄等人的幫襯。嘖嘖,我看這次·領袖他們不僅僅要壓榨完這些弱雞手上的貢獻點,還要將這些弱雞趕下來。」

當聽到這些話語的時候·蘇敗身體如同磐石定在那裡,淡淡的寒意在漆黑的眸子中閃現著。僅僅隻言片語,蘇敗卻能夠想象的出,莫圖等人對新晉弟子的打壓絲毫不留餘地。

「書生和七罪進執法塔?」蘇敗緩緩挑起一抹冷意,邁出的步伐也沉重了許多。直覺告課他,這件事情肯定和莫圖等人脫不了干係。右手按落在劍柄上,蘇敗沒有過多的停留,遙遙注視著搖光閣的中層區域,抬步上前走去。正在議論紛紛的搖光閣弟子心中莫名的一寒,注視著蘇敗離去的背影,恍惚間,他們覺得這道背影有些眼熟。

「這個人是誰?搖光閣弟子,以前沒見過。」轉瞬間,蘇敗的身影就消失在謝水長廊的盡頭。數名弟子托著下巴,狐疑道:「好像在哪裡見過。」

上層區域,搖光閣最矚目的地方。

寬敞的廣場中無數道身影涌動著,可怕的氣息充斥於這片天地間。整片天地的空氣彷彿停止了流動,凝固祝燕間擦拭嘴角的血跡,雙眸陰沉的望著前方站立的數十道身影,冷聲道:「羅風,你我都是琅琊宗弟子,有些事情又何必趕盡殺絕。」

羅風負手而立於數名開陽閣弟子中,漠然的望著燕間,輕笑道:「趕盡殺絕?當初我給你們指條明路的時候,是你們無知的放棄選擇,固執的留在這裡,現在後悔了嗎?呵,今日的主事者可不是我,我等今日前來只是幫襯下梵歌領袖和墨雲軒領袖。」

「趕盡殺絕?今日蘇敗對我等可曾留情過?」梵歌面孔有些扭曲,捂著空蕩蕩的右臂,猙獰的盯著燕間等人:「這斷臂之仇我可是謹記於心。哼,那傢伙死在劍墓中,我自然要這些氣出在你們這些弱雞身上,誰叫你們這些弱雞冥頑不化,堅守這支不堪一擊的隊伍。」

「看見這隊伍,老子火氣就大。」墨雲軒走上前,肌肉隆起,魁梧的身子給人一種沉重的壓迫感。

「不堪一擊的隊伍。」站在廣場另一側的新晉弟子,臉龐上立即湧現出怒容,若是礙於這些人的身份,早就怒罵而出。燕間輕呸一聲,眸子中湧出兇殘:「蘇敗領袖尚在的時候,兩位還不是乖乖的蜷縮於下層領域。牧崖和七罪尚在的時候,兩位不是只敢在一側旁觀。你梵歌也只有這種氣魄,仗著牧崖和七罪不在的時候前來挑釁。」

砰!

燕間就在這一刻出手,快到不可思議,拖動著道道殘影,手中的短劍寒光大盛,盡照這片廣常兩道猶如毒蛇般的寒光扭動著,奔向梵歌。梵歌怡然不懼,噙著些許笑意望著疾馳而來的燕間,輕吐道:「螢火之光也敢與日月爭輝。」

鏗鏘。

一連串的火星迸濺而出。

只見燕間疾馳而出的身影如同遭受重擊般,倒退而去,每退出一步就吐出一口鮮血。

同時,在梵歌所在的位置出現了一道身影。這道身影負手而立,黑髮飄舞,冰冷而又冷酷的望著後退的燕間,背對著梵歌,冷冷道:「我沒有時間浪費在這些瑣事上。」

「按照殿下吩咐下來的話,梵歌你掃蕩這些弱雞,接替搖光閣領袖的位置。」這是一名自負而又冷酷的青年,其身上披著天權閣的宗衣。這名青年轉過身,看著梵歌,冷冷道:「這一點,你能夠做到嗎?」

「古稀師兄你說呢?」梵歌扭動著脖子,作響,僅存的左臂緩緩揚起,捏著拳頭,看向後退的燕間,冷笑道:「勞煩古稀師兄你多等片刻。掃蕩這些弱雞后,我就隨師兄前去見殿下。」

話音未落的剎那,梵歌大步流星的橫跨而出,兇悍的氣息破體,劃破雲霧。梵歌猶如殺神,走向滿臉怒容的新晉弟子等人:「真是件傷腦筋的規則,要成為搖光閣領袖就要掃蕩搖光閣中的所有隊伍。你們隊伍中沒有領袖,按照規則,只能掃蕩你們這些弱雞了。別不知好歹的反抗,陪我過個形式流程,還能免受一些皮肉之骨。」

凌厲的劍氣在梵歌的拳頭上瀰漫,梵歌對著新晉弟子晃著拳頭,整個身子微弓著,正欲暴射而出。就在這時候,一道讓他悚然的聲音卻毫無徵兆的響徹而起:「當初,我給你留下一隻手是個錯誤的選擇。」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