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二百零八章回宗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他們是要去哪裡?」 「穆恩閣下他們和閣下同路,正欲前往琅琊宗。」女子黛眉微蹙道。 「我不能乘坐那妖禽嗎?」蘇敗輕聲道。 「這個恐怕有些難度,穆恩閣下數日前就將這妖禽給包了。雖然...

涌動的人群中,蘇敗猶如泥鰍般遊走於其間。!

耳旁喧鬧的議論聲一直都未停歇過,蘇敗眸子掃向廣場正中央。恐怖的妖禽匍匐於地,可怕的氣息盤旋在上空中。而先前的白衣女子和數名琅琊宗弟子正停留在一隻妖禽前。同時,在妖禽的四周,馭獸行的武者正維持著秩序。

蘇敗擠開最後一層人流,在一道道錯愕的目光中,走上前去。

「小子不要插隊,奶奶的老子等了兩個時辰。」

「又是個不開眼的毛頭小子,馭獸行的閣下麻煩你們維持下秩序。」

背後一名名武者因為蘇敗的插隊而不滿的叫囂著,同時,數道有些陰厲的目光在蘇敗身上寸寸掃過。蘇敗還沒走出數步。一名靚麗的女子拖曳著長裙走來,目光有些漠然的審視著蘇敗。

這名女子語氣有些嚴肅道:「閣下請遵守馭獸行的規矩。」

看向神色有些不耐煩的女子,蘇敗淡淡道:「我是琅琊宗弟子

琅琊宗弟子。這名女子臉上立即堆起甜甜的笑容,美目瞬間柔和了不少:「閣下有琅琊劍卡嗎?」

揚起手中的琅琊劍卡,蘇敗輕聲道:「按照規矩我應該不要排隊吧。」

「不需要,閣下這邊請。」女子肯定蘇敗琅琊宗弟子的身份后,恭敬的笑道:「閣下是要前往何處?」

「琅琊宗。」蘇敗在身後有些傻眼的目光中,跟著這名女子向前走去。

「琅琊宗?那閣下可是要再等數時辰,通向那條路線的妖禽要再過數時辰才會起航。女子莞爾一笑道。

「還要數時辰?」蘇敗眉頭微皺,望著前方那已經登上妖禽的白衣女子一伙人,輕聲道:「他們是要去哪裡?」

「穆恩閣下他們和閣下同路,正欲前往琅琊宗。」女子黛眉微蹙道。

「我不能乘坐那妖禽嗎?」蘇敗輕聲道。

「這個恐怕有些難度,穆恩閣下數日前就將這妖禽給包了。雖然駕馭人員還是我馭獸行的,不過我行卻沒有權利插手這隻妖禽。」女子微搖著頭,眼角的餘光掃過蘇敗手中的琅琊劍卡嬌軀輕微一顫。琅琊劍卡在某種程度上代表了琅琊宗弟子的身法。同時,琅琊宗弟子的琅琊劍卡分為兩種,一種是普通的劍卡,一種是領袖弟子所屬的劍卡。蘇敗手中的劍卡就屬於後者。這名女子顯然也知道蘇敗手中的劍卡代表了什麼微皺的黛眉立即舒展開來,沖著蘇敗笑盈盈道:「不過小女可以幫閣下您問下,看看穆恩閣下能否捎帶上您。」

「有勞了。」蘇敗輕笑道。

女子立即搖曳著蓮步向著前方的妖禽走去,豐臀和柳腰故意在蘇敗面前扭動著。蘇敗微微搖著頭,看著手中的琅琊劍卡。很明顯,這女子的態度是因為自己手上的琅琊劍卡而改變。蘇敗輕嘆一聲,琅琊宗在西秦的影響力確實有些廣。

看著遠處交涉的身影蘇敗能夠察覺到數道凌厲如刀芒般的目光向著自己橫掃而來。

「琅琊宗弟子?」站在妖禽背上,穆恩居高臨下望著遠處的蘇敗,眉頭微皺道:「這妖禽主要是負責護送旖旎師姐。」

「穆恩師弟。」白衣女子髮絲輕揚貝齒如玉,蛾眉輕挑,展顏笑道:「讓他上來吧。」

「可是,師姐。」穆恩神情有些猶豫道。

「同為琅琊宗弟子,又何必分別對待呢。呵,再說我們也是要回宗,恰好與他同路。」白衣女子眸若秋水,莞爾一笑道。

「那就依師姐之言。」穆恩拉長著臉,轉過頭對著女子道:「你叫他過來。」

片刻后蘇敗就被帶到這隻妖禽前。比起銀色巨鵬和幽冥巨獸,眼前這妖禽雖然有些修長,不過體型卻小了不少。蘇敗目光微瞟其上空出的位置腳尖輕輕點地,身形猶如清風般掠上巨獸的背上。穆恩瞪了蘇敗一眼,顯然對於蘇敗的到來很是不樂意。

端坐在最前方的白衣女子秀眉如畫,看了蘇敗一眼,輕輕淺淺道:「師弟是何閣弟子?」

「搖光閣弟子見過師姐,諸位師兄。」蘇敗行禮道:「這次多謝師姐了。」

在遠處觀望的時候,蘇敗就注意到是這名白衣女子出言,這些人才同意讓自己上來的。

「舉手之勞而已。」白衣女子輕輕淺淺一笑,旋即就閉上清澈的美眸顯然一副不願多談的神情。

蘇敗不以為意,坐在遠離這四人的地方微閉著雙眸,修-來。!

緊隨白衣女子而來的兩名青年見蘇敗如此識趣,而不是上前糾結白衣女子,眼中多出一抹欣賞。

片刻后,蘇敗就察覺到一道道恐怖的勁風從兩側吹刮而來。同時,這妖禽發出一道高亢的啼叫聲后,就猛然衝天而起。淡淡的雲霧將這妖禽吞沒,置身於雲霧中的感覺讓蘇敗有些懷念,在這種情況下感悟天外飛仙,顯然更有感覺。

「師姐離宗已有數年,這次回去可要多待數日。」穆恩熱情道:「昔日的天璣閣弟子可是很十分想念師姐,若不是我率先接下這任務,恐怕今日來這裡接師姐的就是天璣閣弟子。」

「對於他們,我也甚是想念。」白衣女子曼妙-的嬌軀在雲霧中若隱若現,曲線朦朧:「這次回宗主要是護送門內弟子前往鳳歌書院,應該不會多停留太久。呵,也不知道琅琊宗現在變化了多少。」

「一代新人換舊人,昔日的風雲人物都被新人所取代。畫末師姐如今是天璣閣領袖,這次鳳歌書院的名額中,畫末師姐也在裡面。」穆恩有些感慨道。

烏黑青絲狂舞,白衣女子美眸微眯,好似在追憶些什麼,莞爾一笑道:「昔日跟在我後面的小妮子終於也開始獨擋一方了。她現在實力如何呢?」

「凝氣九重。」穆恩帶著些許佩服的語氣道:「特別是經歷名劍客之墓后,畫末師姐就閉死關。在選拔的時候,畫末師姐的實力就已至凝氣九重巔峰,甚至踏入天罡的門檻。」

畫末。

正在修鍊中的蘇敗眉頭微皺,果然,畫末在劍墓中倖存下來。

「名劍客之墓?」白衣女子黛眉微皺:「我記得當初這名劍客之墓不是荒廢下來,怎麼又出任務了。」

「名劍客之墓分為內墓和外墓,上次挖掘的是外墓,這次是內墓。」穆恩解釋道。

「她率領的隊伍全軍覆滅,怎麼回事?」白衣女子有些訝然,如玉的肌膚在雲霧的洗刷下顯得更加白皙細膩。

「這名劍客之墓雖是甲級任務,不過確實甲級任務中最危險的存在。儘管畫末師姐做了萬分準備,也不能完成攻破這劍墓。」穆恩神色有些氣憤道:「根據天權閣葉軒樓師兄的透露,這次隊伍之所以損失慘重,是隊伍中有了拖了後腿。」

「拖後腿?」白衣女子聲音很是輕柔。

「還不是因為這任務的優先權。優先權本來是在搖光閣一新晉領袖中,這新晉領袖不知好歹開出條件讓他加入隊伍,他才把優先權給畫末師姐。畫末師姐萬不得已才讓這新晉領袖加入隊伍中。師姐,一名新晉領袖隨行,整個隊伍的整體實力都被拉下了不少。」穆恩越說越氣憤:「不過這狂妄的小子也付出了慘重的代價,把小命交待在劍墓中。說起來,琅琊七閣近日最津津樂道的事情就是關於這搖光閣。」

「搖光閣?我記得搖光閣領袖是莫圖。」白衣女子微蹙蛾眉:「難不成現在也是他?」

「不是,莫圖這傢伙總算是熬出頭了。雖然挑戰玉衡閣領袖失敗,不過卻成為了開陽閣領袖。」穆恩輕嘆道。

莫圖!

蘇敗雙眸緩緩睜開,眼中露出些許訝然,這小子居然成為了開陽領袖。

「莫圖雖有毅力,不夠魄力不足。」白衣女子搖頭,點評道:「武道之途猶如逆水行舟,需要大毅力,大勇氣。」

「可不是,身為開陽閣領袖還和這些搖光閣的新晉弟子斤斤計較,有失風度。」穆恩帶著些鄙夷的口氣道:「我來的時候,還見到莫圖的那些部下,帶著開陽閣的弟子去搖光閣挑釁,嘖嘖,新晉弟子那些可憐的功點值幾乎被壓榨的差不多了。」

遠處,蘇敗聽到這些話語,心神微震,看來書生他們最近的日子可不好過。

蘇敗唇角緩緩挑起一抹冷笑,看來整個宗門的人的以為自己死在劍墓中。

白衣女子顯然對於這些宗門瑣事沒有多大的興趣,傾聽了一會兒就閉目養神。穆恩也識趣的閉上嘴。

巨獸雙翼割開翻滾的雲霧,天色也漸漸暗淡下來。蘇敗望著昏暗的天色,尋思著,以這巨獸的速度,應該在明日就能出現在琅琊宗。

琅琊,我蘇敗回來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