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二百零六章風雪中的殺機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青峰古劍再次刺出,如同失去束縛的蒼龍般,扶搖直上九重天。 「噗!噗!噗!噗1 無情的劍刃輕輕彈開這數劍,劍意勢如破竹般的洶湧而出,蘇敗手腕翻轉的剎那,其劍尖就接二連三的點落在這數名殺手...

夜色更深。

猩紅的鮮血在冰冷的劍峰上滴落而下,蘇敗目光平靜的望著長街盡頭。

這刺骨的殺意完完全全的融入夜色中,蘇敗能夠察覺到來自四面八方的殺機。

噗通。

屍體躺落在血泊中,同時伴隨著一陣沉穩的腳步聲:!!

死寂的街道因為這腳步聲顯得更加毛骨悚然,黑暗中,一名青年緩緩走出。數道黑暗的身影猶如鬼魅般緊隨在這名青年的身後。青年的目光格位的明亮,透著些許寒光,望著平靜的蘇敗,若有所思道:「閻王小隊真的是覆滅在你的手中?」

「你想知道這個答案?」蘇敗淡淡道。

「不想,木已成舟的事情沒有什麼好知道的。不過,我應該感謝他們。」青年,既冥夜神經質的輕笑出來:「在天罰的歷史上,第一次有人在一名凝氣境的獵物身上押上如此高額的獎金。」

「他們的死還是有些價值的,至少這獎金數量又提高了不少。」冥夜望向蘇敗的目光中有著絲毫不掩飾的殺機,甚至,一股幽冷刺骨的殺意破體而出,可怕冰冷的氣息直鎖著蘇敗。一旦蘇敗稍有舉動,這隻毒蛇就會吐出最鋒利的毒牙。

「你就這麼相信今日能把我留在這裡。」蘇敗劍峰揚起,唇角微微翹起,看著冥夜道:「十三名銅牌殺手。我若是這樣死在你們手中,豈不是太對不住閻王他們了。」

十三名殺手。

冥夜身體微顫,加上眼前這具屍體以及自己身後的數人,也只有八人,而這傢伙確實一言點出己方的人數。

「你一開始就知道我們這裡的埋伏?」冥夜目光透過搖曳的風雪,落在前方昏暗的角落中。那裡,又有數道身影猶如鬼魅般閃爍而現,無聲無息的出現在蘇敗身後。除去死去的黑衣人,十二道冰冷的殺機似狂風暴雨般急速而現,密密麻麻的充斥於這片冰雪天。

「玉門關繁榮無比,就算是深夜也有無數商販充斥於街頭。這條太安靜了,只要是人都能看出這裡的異常。」蘇敗淡淡道。

「你明知道我們在這裡的埋伏,卻還走進來。」冥夜眼中透著幾分欣賞,其語氣卻冰冷刺骨:「曾經我也遇見跟你一樣自信的獵物,不過這些獵物都很不幸的死在我的劍下。」

「你們想殺了我拿那高額的獎賞,我也不想浪費你們這些糧食。」蘇敗平靜的前行,踏著滾燙的血水,步伐沒有絲毫的凌亂,甚至帶著獨特的韻律。

雪一直再下,隨著狂風搖曳於長街的每個角落。

蘇敗的身影迎著風雪不徐不疾的前行,冰冷的劍峰閃爍著淡淡的寒光,銳氣逼人。

「糧食?」冥夜微微抬起手掌按住劍柄,迎著眼前這道割開風雪的白衣身影,一股莫名的寒意在他心頭蔓延而出,沒有繼續廢話,冥夜長臂一抖,其長劍立即鏗鏘而出。

鏗鏘!

一道道清脆的劍鳴聲壓蓋了風雪聲,數道飛虹掣電的劍光徒然間隱於風雪中。

隔著風雪,冰冷的殺機就像實質的鎖鏈般,緊緊的捆綁住蘇敗。蘇敗抬起頭,好似未注意到這激射而來的劍光,看向站在風雪中的冥夜。這些殺手中能夠讓他感到壓力的,也只有眼前這青年。

嗚嗚!

劍撕開冷風,嗚嗚作響。

其後而來的五名黑衣人也在這一剎那出手,奪目的劍光乍現。

十一道劍光好似封絕了蘇敗的全部方位,讓蘇敗無處可躲,只是在開始,蘇敗就沒想過要躲。

鏗鏘!

蘇敗懸在半空中的右手中指在劍柄上一彈,青峰古劍驟然暴射而出,發出一道耳膜欲裂的聲響。一道刺目的劍光破空而現,無匹的劍意在劍刃處縈繞著,其驚艷的劍光就連風雪也掩蓋不住,照亮了這昏暗的長街,也割開了這冷冽的風雪。

鐺!鐺!

一連串的火星四濺,瞬間內,竟是不知道與數柄劍撞上了一起。

只是在火星迸濺后,奪目的劍光就像風中的燭火,眨眼的功夫就熄滅掉。

驚艷絕倫的天外飛仙是沒有人能夠躲開的,冰冷的劍意暴射而出,血光迸現。

噗!

血水紛紛揚揚。

沖在最前方的殺手還未反應過來的剎那,其摧枯拉朽的劍意就洞穿其頭顱。如噩夢般的景象出現在冥夜的視線中,五道衝天而起的血光刺痛了他的雙眼,在蘇敗這一劍上,他感到了心驚膽顫的氣息,這抹氣息,他曾有幸在天罰的一名強者劍上見識過,這抹氣息,是劍意的氣息。

雪絮洒洒,冰冷的長街彷彿籠罩在蘇敗的劍意中,壓抑無比。尖銳的破風聲在蘇敗後方響起,其上滲透而出的劍氣讓空氣一陣激蕩。蘇敗刺出一半的青峰古劍驟然停頓在半空中,身體似陀螺一般旋轉,接著刺出的青峰古劍再次刺出,如同失去束縛的蒼龍般,扶搖直上九重天。

「噗!噗!噗!噗1

無情的劍刃輕輕彈開這數劍,劍意勢如破竹般的洶湧而出,蘇敗手腕翻轉的剎那,其劍尖就接二連三的點落在這數名殺手的頭顱,白色的腦漿、紅的血液四處飛濺,血霧瀰漫於風雪中。蘇敗的身子狂風掃落葉般的迅猛轉身,直奔僅存的冥夜而去。

這是一場生死之間的廝殺,蘇敗沒有任何的試探,無論是劍意還是可怕的天外飛仙,盡數而現。

風雪中,蘇敗翩然而來的白衣身影就像謫世臨塵的飛仙般,瞬間讓冥夜臉色大變,自以為佔據上方的他,在數息的時間內,己方的人馬盡數死去,眼前這名平靜的少年太可怕了。特別是劍上瀰漫的氣息,讓冥夜數年未曾未亂過的心境,如同掀起轟然大波。

「見鬼,凝氣境武者掌握劍意,別開玩笑了。」

「那絕對不是劍意。」

殘雪倒卷,冥夜雙腳猛地在地上一踏,其身形猶如翱翔的鴻雁般向後倒滑而去,身旁那輕顫的長劍融入風雪中,可怕的劍氣在風雪中洶泄而出,只要蘇敗身形沒有止住,絕對會被這劍氣所撕碎。

彷彿也注意到了眼前這一劍的可怕,蘇敗身體翩然而止,靜的可怕,其垂在腰間的左手卻毫無徵兆的抬起,一道璀璨的劍光在蘇敗的掌心上流轉著。在冥夜錯愕的目光中,一股強大而又森冷的氣息驟然在風雪中出現。旋即,就是一道凄厲的劍嘯聲。

數道可怕的劍影撕開眼前的風雪,眨眼間就出現在他的面前,其上可怕的威壓彷彿牽扯了整個天地,壓落在自己身上。冥夜的身體出現了一絲停滯,這劍影將他割成兩半,白色的腦漿摻雜著血跡噴涌而出。

蘇敗還劍歸鞘,靜靜望著遍地的猩紅。

「到現在我還不知道你們是天罰的哪個小隊,不過我也懶得知道。」蘇敗喃喃道,低著身子看著血泊中的冥夜,在其上,蘇敗看到了天罰最醒目的標誌「這支小隊的覆滅會讓我身上的獎賞再次提高不少,下次或許就不是銅牌殺手,而是銀牌殺手。真是無休止的暗殺。這種感覺怪不爽的。」

蘇敗抬起頭看著視線中巨大的城廓虛影,西秦,盛唐。雖知道眼前的追殺是西秦和盛唐弄出來的,但只能選擇被動接受。蘇敗嘴角噙著冷笑,按住劍柄,若是有一天自己實力足夠強悍的話,非得闖進西秦和盛唐的皇宮,狠狠的割下那兩個的頭顱。

暮色漸深,蘇敗回首望著遠處有些繁華的街道,平靜的走去。

「西秦君主的頭我割不了,不過他兒子的頭,我卻能割的了。」

「二級執法塔的風景會是如何?真讓人期待。」

殺意消散在風雪中,蘇敗的身影也漸漸消失,直至片刻后,路過此地的行人見到滿地血腥時,驚呼而出……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