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二百零五章傳奇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琊,亦可讓無數末劍域強者膽寒。」 「呵,那個時代被稱為一個人的時代,蘇贏的時代。」 「就算是驚艷如楚軒宗主,庄不周等人,在蘇贏前輩前亦是螢火之光。」 「現在的琅琊宗弟子只知其宗...

燈火明亮的酒肆中,蘇敗輕描淡寫的應付著喋喋不休的泰華。

「這是個大時代,無數天才輩出的時代。」

「只要數年以師弟你的實力肯定能夠進入鳳歌書院,嘖嘖。」

泰華端著酒壺高聲闊論著,其目光有些訝然的望著蘇敗,至今他有種難以置信的感覺。

星夕洛黛眉微蹙,望著端坐在琉璃燈火中的蘇敗。如雪的白衣將蘇敗襯托的更加欣長,蘇敗坐在那裡就如同謫仙臨世一般。聽著泰華的高聲闊論,蘇敗嘴角噙著淡淡的笑意。

星夕洛再偏過頭望著近在此尺的段岳,心中豁然覺得後者好似不如以往那般璀璨耀眼。

「今日一別也不知道何時再敘,我和舍妹明日就要回鳳歌書院。」星魂絕端著酒壺仰天長飲,目光轉向一旁的泰華,輕笑道:「泰兄,你有什麼打算?」

「我這次出來也修行了數月,正好和你們同路。」泰華看向蘇敗:「師弟,你呢?」

「我明日就要回琅琊宗處理些瑣事。」蘇敗嘴角牽扯出一抹笑意,自己消失這麼久,也不知道搖光閣現在的處境如何。若是秦政兩兄長要是遷怒於牧崖等人的話,那麼他們的處境應該很槽糕。

「師弟你如果不急的話可以隨我們前往鳳歌書院一觀。」泰華邀請道。

「不了,我在琅琊宗中還有一場邀戰。」蘇敗端起瓷碗輕輕抿了口清水,婉拒道。

「那是太可惜了。不過以牧小兄的實力,我想我們很快就能夠在鳳歌書院中見面的。」星魂絕輕笑道。

簡單的寒暄后。眾人再次開始閑聊起來,就連沉默寡言的段岳也不再吝嗇言語。不過大多數情況下都是蘇敗在一旁聽著星魂絕講述一些鳳歌書院的趣事:

「泰兄,楚修閣下接連數次錯過院比。如今,他這次參與院比,恐怕是要問鼎鳳歌了。嘖嘖,你們琅琊宗弟子今後在鳳歌書院中又大大的長臉。」

「呵,這個是自然。楚修師兄數年未曾參與院比。為的就是今年的院比。」

「哼,天涯閣和刀劍閣那些狂妄自大的傢伙以為雄踞鳳歌劍榜就是鳳歌書院最強的存在。這次,無論是楚修師兄,還是極少露面的空師兄都會出手。」

泰華雙眸微眯,有些自得道:「數十年前。我宗蘇贏前輩問鼎琅琊宗,甚至踏上九天劍階,劍所指之處,荒琊諸雄無一敢接劍。那個時代被稱為蘇贏時代。這次我楚修師兄亦要問鼎鳳歌,再創一個時代,楚修時代。」

蘇贏!

蘇敗雙手微顫。深邃如夜空的眸子微微遠望:「泰華師兄,蘇贏他是怎樣的一個人?」

在琅琊宗中,蘇贏已經成為禁忌的存在。蘇敗也曾嘗試打聽過。不過無論是那些混跡數十年的琅琊七閣弟子,還是驚仙峰上的僕從,對於這個名字噤若寒蟬。

「驚才艷艷的一個人。」泰華雙眸微睜,露出狂熱的神情:「無數傳奇的締造者與無敵的化身。昔日琅琊宗最強者的存在,三尺青峰古劍亦可橫掃荒琊,亦可讓無數末劍域強者膽寒。」

「呵,那個時代被稱為一個人的時代,蘇贏的時代。」

「就算是驚艷如楚軒宗主,庄不周等人,在蘇贏前輩前亦是螢火之光。」

「現在的琅琊宗弟子只知其宗門在荒琊州中的輝煌。卻不知這輝煌就是蘇贏前輩一個人撐起的。泰華雙手緊握,越說越激動:「甚至有人曾說那是荒琊州最璀璨的時代。」

說到這裡,泰華的神情徒然暗淡下來:「可惜,再怎麼完美的傳奇也有隕落的時候。」

「確實是可惜了。」星魂絕惋惜道:「我也曾聽族中的前輩說過蘇贏前輩那個時代的輝煌,甚至有無數人斷言,若是蘇贏前輩未夭折的話,今昔的琅琊宗早已是雄踞末劍域的存在。」

蘇敗輕輕捧著瓷碗,凝視著晃動的清水。在很久以前他就知道自己的老子是個傳奇的存在,只是沒想到自己老子會有這樣的傳奇。這是個波瀾壯闊的時代,無數天才輩出,而自己的老子以一柄劍就讓整州的天才黯然失色,他到底締造了多少傳奇。只是就算這樣輝煌的存在也夭折了,蘇敗抬起頭看著泰華道:「他是怎麼死的?」

「我不知道。」泰華提起的胸脯在這一瞬間立即彎了下去,攥著顫抖的拳頭:「不過最為流傳的說法就是蘇贏前輩是戰死的,戰死於琅琊宗前。」

「是誰殺了他?」蘇敗聲音有些微啞。

「不知道。」泰華搖著頭喃喃道:「對於昔日的那一戰,宗門中的先輩都閉口不談。」

「我族先輩曾說過蘇贏前輩在荒琊州中是無敵的存在,能夠讓蘇贏前輩戰死的人也只有末劍域的其他強者。」星魂絕帶著惋惜的口吻:「再怎麼璀璨的星辰也有隕落的一天。」

蘇敗驀然一嘆,或許是血溶於水的原因。聽聞這些事情后,蘇敗莫名的感覺到一股悲涼:「只是到底是什麼原因,自己老子戰死於琅琊宗前,宗門對於此事閉口不談,甚至將自己老子當成禁忌。」

「或許這其中的來龍去脈只有步叔知道。」蘇敗輕輕抿了口有些刺骨的清水,平復內心的那股悲涼:「也不知道步叔現在回宗了沒有。」

夜漸深,繁華淹沒在夜色中。

蘇敗辭別醉醺醺的泰華幾人,走出酒肆。

看著有些昏暗的天色,蘇敗知道自己今晚是要在這玉門關中待上一晚,明日即可回宗。對於住宿,蘇敗倒是沒有過多的要求,隨意的走向漫天的風雪中。漆黑的夜,寂寥的街道給人一種清冷的感覺。蘇敗走在其間有種萬籟俱寂的感覺,低著頭,露出沉思。

「四個甲級或許真是不錯的資質,劍陣宗師的衣缽也是讓人難以抗拒的誘惑。」蘇敗手輕輕按住冰冷的芥子鐲,喃喃道:「劍盟是有必要去一趟的,不過還不是時候。」就在這時,蘇敗走出的身形驟然止住,整個街道瞬間死寂下來,這種死寂帶著刺骨的肅殺之意,毛骨悚然。

「隱藏在黑暗中的毒蛇終於要吐出毒牙了。」蘇敗輕聲喃喃道,秀朗的雙眉下,如墨的雙眸停落在長街的盡頭。盡頭處,一道肅殺的身影悄然而現,走在風雪中,毫無聲響。如墨的黑衣將這道身影和夜色勾勒在一起,一雙眸子仿若毒蛇般,遙遙凝視著佇立於風雪中的蘇敗。

這道身影的步伐輕邁間就掠出十餘米,眨眼間就出現在蘇敗的數丈開外,「我們等你很久了。」

風雪中,這道聲音顯得有些尖銳,就像是柄鋒利的尖刀,欲將蘇敗撕成碎片。

殺意刺骨。

「陰魂不散,昨夜的幽冥魔狼就是你們搞出來的。」蘇敗嘴角噙著淡淡的笑意,平靜的望著這名黑衣人。

「是的。那僅僅只是開胃小菜而已。若不是有些棘手的存在,我們就不會在這裡見面。」這名黑衣人嘴角泛起冷笑,森冷的牙齒上噙著一抹嫣紅:「原本我們以為會錯過今晚的機會,只是沒想到你會率先離開鳳歌書院的武者。」

「是不是天罰的殺手都是喜歡嗦。」蘇敗白皙的右手按落在劍柄上,斜斜的向著邁出一步,步伐帶著獨特的韻律,猶如清風拂面般向著這名黑衣人而去。

鏗鏘!

黑衣人長劍出鞘,勢如閃電般的向著蘇敗直射而來。

與此同時,一道鏗鏘聲隨之泛起。

二者一起出劍,不過蘇敗的劍更快,一抹劍光在黑暗中如同寒梅綻現,直取對方的咽喉,刺入數分。

血光乍現。

蘇敗身前儼然多出了一具屍體,握著青峰古劍,蘇敗緩緩在這具屍體咽喉處拔出來,迸濺的血染紅了風雪。蘇敗目光卻落在隕希骸吧洗問茄滯跣《櫻這次又是什麼小隊?」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