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一百九十八章鳳歌書院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個字眼的時候,無論是蘇敗其後的女子還是眼前的段岳,胸脯都下意識的抬起。 「不過我更喜歡向別人這樣介紹,琅琊宗弟子泰華。」 「琅琊宗弟子。」蘇敗眼瞳微縮,打量著眼前的這名青年。隱隱約約間...

在大荒有句諺語,山的後面是什麼?

往往很多時候山的後面是更加雄峻的山峰,只是你的視線被眼前的山所擋祝

鳳歌書院就是荒琊州中最宏偉的那座山,齊聚著無數荒琊州的天才,甚至五宗的翹楚。

蘇敗嘴角噙著鳳歌書院的字眼,平靜的目光落在前方走動的身影上。

熊熊燃燒的篝火迸濺起一連串的火星,兩道身影端坐在篝火前,閉目養神著。

在蘇敗出現的剎那,這兩人的眸子幾乎在同一剎那睜開,齊刷刷的向著蘇敗望來。瞬間,一種獨特的殺伐之氣仿若潮水般將蘇敗的神經給淹沒。蘇敗目光微凝,平靜的望著這兩人。其中一名身材修長,劍眉星目的青年其眼神帶著些許質問的冰冷,雲淡風輕的掃過蘇敗那張有些過分年輕的臉龐,旋即目光落在星魂絕身上,好似在詢問些什麼。

星魂絕輕笑道:「一名獨行者,暫時來這邊歇息一晚。」

「段岳,我們團隊中的精銳。」星魂絕指著青年道,旋即又為蘇敗介紹起另一名青年:「泰華。」

段岳眉頭微皺,雙目突然微微聚縮:「凝氣六重的獨行者,膽子挺大的。」

「武者終究是需要血戰的洗禮才能蛻變成真正的強者。」蘇敗輕輕淺淺一笑道。

「這番話在理。」那名雙眸有些明亮的微胖青年撫掌笑道:「如此年輕就有這樣的膽識,比起書院中的那群騷包強多了。」這名微胖青年起身。主動向蘇敗伸出手:「泰華,鳳歌書院的修行者。」

鳳歌書院。

在泰華說出這個字眼的時候,無論是蘇敗其後的女子還是眼前的段岳,胸脯都下意識的抬起。

「不過我更喜歡向別人這樣介紹,琅琊宗弟子泰華。」

「琅琊宗弟子。」蘇敗眼瞳微縮,打量著眼前的這名青年。隱隱約約間,蘇敗能夠在其體內察覺到一抹熟悉的波動。這種波動顯然是修鍊劍魔心經所產生的,蘇敗微行著禮道:「琅琊宗弟子牧崖見過師兄。」

琅琊宗弟子。

星魂絕神情明顯一怔,有些訝然的看著蘇敗:「怪不得初次見到牧小兄的時候察覺到一股熟悉的波動,原來是琅琊宗的弟子。」

「嘖嘖。年紀輕輕就有如此修為。我才數年未回宗門。宗門中就出了師弟你這樣的人物。」泰華無可奈何的捂著頭,帶著些許感慨的口吻道:「真是江山代代有人傑,一代新人換舊人。不知道師弟是琅琊七閣中哪閣弟子?」

「新晉弟子,目前屬於搖光閣。」蘇敗應星魂絕之邀。坐在篝火旁。

「搖光閣弟子?」泰華雙肩微微抽搐了兩下。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蘇敗:「又是新晉弟子?師弟沒說笑吧。」

星夕洛坐在段岳一旁。輕蹙著柳眉,目光懶散的瞥了一眼泰華,方才緩緩笑道:「書院中。在這年紀就達到凝氣六重的並不在少數,甚至有些妖孽更是凝氣九重的存在。」

淡淡看了一眼星夕洛,泰華輕聲道:「琅琊宗和書院不同,這些進入書院的修行者自幼都是得到各自勢力的重點培養。而琅琊宗的外門弟子大多數都只能靠自己,沒有過多的資源和指導。大多數情況下只能靠著自己,在這樣的情況下能夠修鍊到凝氣六重的存在,那已經是很瘋狂的存在。」眼露些許追憶之色,泰華認真凝視著蘇敗那漆黑的眸子,悠悠說道:「我記得楚修師兄當初新晉內門弟子的時候是凝氣八重。」

楚修。

蘇敗神色微動,劍閣第一的楚修。

這個平凡無比的名字帶著濃濃的壓迫感,在泰華提起這個名字的時候,蘇敗明顯察覺到星夕洛幾人臉色的變化,就算是臉露笑意的星魂絕也是露出敬畏的神色。有些人無論身處何方,他總是以通天巨山的存在,雄踞於萬人之上。而楚修就是這樣的人,蘇敗看著搖曳的風雪,隱約間可見到那高聳入雲的石劍,以及其上刻的字眼。泰華轉過頭看著蘇敗,問道:「師弟你真的是新晉弟子?」

「師兄你覺得我有說笑的必要嗎?」。蘇敗反問道。

「不得了。」泰華聲音微啞道:「看來我琅琊宗又要出不少的人物,嘖嘖,今後鳳歌書院又要熱鬧不少了。」突然,泰華如同見鬼一般的盯著蘇敗身上的青銅戰衣:「青銅戰衣?」

星魂絕端起盛著酒水的瓷碗,訝然的看著蘇敗身上血跡斑斑的武衣。在火光的照耀下,這武衣閃爍著些許光澤。他雖不是琅琊宗的弟子,不過對於琅琊宗的青銅戰衣還是有所了解,這傢伙難不成是帶著青銅戰衣修鍊?這一刻,就連閉目眼神的段岳也難得睜開雙眼,狐疑的望著蘇敗身上的武衣。

「乖乖的,真的是青銅戰衣。」泰華捏著蘇敗身上的武衣,向蘇敗豎立拇指:「夠狠。簡直和當初的楚修師兄一樣狠,才成為內門弟子就敢帶著戰衣修鍊。我記得當初楚修師兄這樣修行的時候,無數人為之效仿,到最後能夠堅持下來的也就昔日天樞閣的那些弟子。」

關於楚修的事,蘇敗在搖光閣中也聽過不少,微微點頭:「師兄和楚修師兄很熟?」

「熟,楚修師兄可是很平易近人的。當初在琅琊宗中我修鍊上的些難題都是楚修師兄給我解決的,在鳳歌書院中也是這樣。」秦華眨著眼露出敬佩的神色,語峰一轉道:「嘖嘖,我現在手上可是還有不少楚修師兄的押注。」

在這四人中,秦華和星魂絕明顯看起來是比較容易相處的。經過短暫的交流,蘇敗和星魂絕。以及秦華漸漸熟絡。至於其餘兩人,段岳始終是一副漠然的神色,閉目養神。那星夕洛緊挨著段岳,一副將蘇敗當做空氣的模樣,其目光落在段岳的臉上,一動未動,美眸中露出些許少女情竇初開的神色。

大多數的時候都是秦華在問,而蘇敗在回答。

蘇敗看的出秦華是個對琅琊宗極為眷戀的人,三言兩語不離琅琊宗。見蘇敗能夠熟練的應付秦華提出的問題,星魂絕方才鬆了口氣。他雖邀請蘇敗來這裡歇息一晚。表面上一副熱情的模樣,心中卻有些警惕。

對於鳳歌書院,蘇敗心中也有些好奇。

在互相的暢聊中,蘇敗也漸漸明白了這鳳歌書院到底是怎麼樣的存在。

只要有人的地方就存在著利益爭端。荒琊州中就存在著數股勢力。更何況是末劍域的其他州。末劍域中各州之間的相處並不是很融洽的。甚至時而有著戰爭衝突。

鳳歌書院的存在更像是荒琊州中各個勢力的聯盟,捍衛荒琊州在末劍域中的地位,使得荒琊州不受其州的入侵以及迫害。想到這。蘇敗嘴角就不由翹起,沒想到在大荒還有這樣的地域觀念。

「鳳歌書院是個舞台,是荒琊州中最大的舞台。」

「無數人打破頭皮都要搶的進鳳歌書院,可是這鳳歌書院豈是那麼容易進的。嘖嘖,就算我們琅琊七閣的弟子,每屆能夠進入其中的人數也不過數百而已。也不知道這屆又有多少琅琊宗弟子進入鳳歌書院,算日子,選拔差不多已經開始了。」

「不過按照往年的規矩,能夠進入鳳歌書院的也就天樞閣以及天權閣的弟子,其他閣的領袖。」

讓蘇敗有些詫異的是,眼前的秦華居然是昔日的玉衡閣領袖。這四人中除了泰華來自宗門,其餘三人都是來自世家勢力,星魂絕和星夕洛是來自漁晚郡的星家。而那名沉默不言的段岳居然是來自一劍陣世家的段家。蘇敗明顯注意到,星魂絕提到段岳是名劍陣師的時候,段岳嘴角輕微的揚起一弧度。

星夕洛有些崇拜道:「段岳哥可是名符其實的劍陣師,甚至具有資格成為劍盟中的一員。我相信明日段岳閣能夠正在成為劍盟中的一員。」

說到這裡,星夕洛抬眸看了秦華一眼道:「在書院中像段岳哥這般實力就有資格成為劍盟中一員的人可是屈指可數。」

泰華微微笑道:「我記得楊先生在數月前就曾說過,段兄只要需要多加磨練,數年內必然有資格成為劍盟中一員。沒想到短短數月,段兄就具有這實力,嘖嘖,這天賦就算比起書院中的那些翹楚也不遑多讓。我明早可要去瞧瞧,見證段兄成為劍盟中一員的時刻。」

見泰華難得如此識趣的恭維自己的段岳哥,精緻的臉蛋上難得泛起得意洋洋的神色。

「夕洛休得胡言,劍盟的審核嚴厲無比。我接連數次都失敗,就算是明日也只是比往常多些把握而已。」

「誰敢保證能夠百分百通過劍盟的審核。」段岳緩緩睜開雙目有些無奈道,不過蘇敗卻沒看出這傢伙有無奈的表情,那微揚的眉宇間露出的得意顯然是很享受星夕落和泰華的恭維。原本蘇敗覺得這傢伙是個沉默寡言的性子,不過現在看來段岳這傢伙顯然是個悶騷的傢伙。

不過這悶騷的傢伙居然是劍陣師,這一點倒是讓蘇敗有些意外。他注意到段岳的雙手有些過分的修長,其上時而吐露著凌厲的劍氣,

劍盟。蘇敗眼神微凝,沒想到在短短數十日後,會再次聽到這個熟悉又陌生的字眼。

「劍陣師是上天寵兒,他們得天獨厚,幾乎各個都是修行的天才。」泰華看著蘇敗有些錯愕的神情,以為蘇敗不知道劍陣師的存在,「舉手投足間調動天地靈氣,恐怖無比。在我們琅琊宗中就有不少劍陣強者,甚至我得知的數名天樞閣師兄就是劍陣師,真是讓人羨慕。」

蘇敗靜靜聽著,對於劍陣的了解他遠遠超過泰華這外門漢。

星魂絕時而也插足數句,星夕洛更是難得加入話題。蘇敗發現這少女完全就是話嘮,嘮嘮叨叨不斷,不復先前的那般冰冷,不過星夕洛說最多的話還是關於段岳,絲毫不掩蓋話語中對段岳的崇拜。泰華和星魂絕顯然習以為然,蘇敗就有些吃不消,漫不經心的聽著,直至最後蘇敗不得出聲打斷,問道:「那個劍盟的審核很難嗎?」。

「難,若不是難以登天,我家段岳哥會接二連三的失敗。」

「至於怎麼個難法告訴你這個外門漢,你也聽不懂。」星夕洛豎起眉頭,清冷道。

外門漢。蘇敗嘴角噙著這字眼,眼眉微垂,眸子中閃過一抹笑意。得到手札后,蘇敗自然知道劍盟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個存在,也知道成為劍盟一員后能夠得到多大的好處。無論是劍盟中那些先輩的修鍊心得,還是劍陣,都是讓人難以抗拒的存在。

「要不,我也去試試?」蘇敗心頭莫名的泛起這樣的念頭……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