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一百九十四章琅琊那些事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所懼怕。當下體內立即有著狂暴的氣息洶湧而現,與此同時,他略微有些尖銳的指甲如同鋒利的劍刃般狠狠的點落向書生疾馳而來的身影:「大言不慚的傢伙。看來這屆新晉弟子大多數都是狂妄自大之輩。」 望著點落...

平靜的聲音不緩不慢的響起,四周的竊竊私語聲嘎然而止。

無數道目光齊刷刷的望向矗立於黃昏中的劍閣,一道庸懶的身影就這般站在那裡,仿若素潔而寧靜的白雪。單手持著書卷,書生輕輕壓著草帽,眼眉微抬望著遠處喋喋不休的羅風淡淡道:「誰允里的?」

黑髮狂舞,七罪如同標槍般站在書生身後,陰霾的眸子中涌動著無盡寒意。

彼此交談的新晉弟子紛紛朝兩側退出數步,恭敬的望著書生和七罪:「牧崖師兄,七罪師兄。」

「笑話。整個搖光閣都是莫圖領袖統率的,為何我不能夠站在這裡。」羅風察覺到書生平靜聲音中的冷意,心頭微顫,不過表明上卻是一副理直氣壯的神色,似笑非笑道:「那狂妄自大的領袖死在劍墓中。如今這新晉弟子可是群龍無首,你牧崖昔日是外門第一強者。無論是聲望還是實力都有資格接替這新晉領袖,嘖嘖,在這裡師兄先恭喜牧崖師弟成為新領袖。不過作為師兄,我還是要警告師弟些話語,師弟應該吸取前任領袖的教訓,懂得收斂。」

「新晉領袖永遠只有一人,那就是蘇敗。」

「還有蘇敗師弟生死未卜,你張口閉口都是在詛咒領袖,實為讓人厭煩。」

「作為讀書人我最討厭的就是喋喋不休的青妖娃。」

書生噙著些許冷笑的話語回蕩開來的剎那,其身體瞬間化作一道虛影。眨眼間就出現在羅風的正前方:「就算是莫圖親至,如果沒有我的允許也休想踏入這裡。」

冰冷的聲音讓羅風眼瞳猛地一縮,看著如同鬼魅般出現眼前的書生,羅風心頭微沉,這小子能夠衝上劍閣排行,果然還是有些本事。不過羅風心中雖發寒,卻未有所懼怕。當下體內立即有著狂暴的氣息洶湧而現,與此同時,他略微有些尖銳的指甲如同鋒利的劍刃般狠狠的點落向書生疾馳而來的身影:「大言不慚的傢伙。看來這屆新晉弟子大多數都是狂妄自大之輩。」

望著點落而來的劍指,書生黑眸冰冷。輕踏間。手中的古卷立即舒展開來。

其上筆走龍蛇,氣勢磅的數道字跡立即有著恐怖的劍氣席捲,攜帶著萬重濤浪之力,舒展的古卷狠狠的撞上羅風的劍指。

仿若骨骼破碎的聲音響起。

羅風面色立即浮現出一抹慘白和驚駭。整個身軀劇烈的顫抖著。竟在這一震之下。急速的後退。

噗!

後退數步,羅風再也保持不住身體的平穩,倒地。喉嚨隨之一甜的剎那立即有著鮮血噴出。

頓時,書生翩若蛟龍般的遊走在其餘數名弟子之中,手中的青色古卷攜帶著兇狠無匹的氣勁橫甩而出,砸在李學等人的胸脯上,伴隨著道道的沉悶聲,一道道身影狼狽無比的倒飛出去,狠狠的撞在地面上。

轉瞬間,這些莫圖團隊的弟子無一倖免,紛紛倒地哀嚎著。看著如同拍蒼蠅般隨意將之拍飛的書生,死寂的廣場中立即響起了陣陣熱烈的狂呼聲。望著臉色潮紅的羅風,書生眯著懶散的雙眼,淡淡道:「告訴莫圖,如果他再不約束你們這群青妖娃,那我不介意將他搖光閣領袖的位置拿來玩玩。」

此刻是書生就像蟄伏在雲層中的驚雷,乍現其鋒芒,懶散的目光卻讓這些弟子噤若寒蟬。羅風有些艱難的爬起身來,眼中湧出些駭然。這屆新晉弟子莫非都如此恐怖,蘇敗是這樣,眼前這懶散書生模樣的青年也是如何,羅風可以察覺到前者的修為應該和自己不相伯仲,卻能夠爆發出如此恐怖的實力。

擦拭掉嘴角的血跡,羅風撂下狠話:「這番話我會親自轉告給莫圖領袖,希望你能夠安然無恙的承受住領袖的怒火。對了,我記得你那狂妄的領袖和莫圖領袖有過邀戰,如今他死了,這番邀戰,你們這群新晉領袖若是有骨氣的話,那就派個人接下,別忘了將貢獻點準備好。」

撂下這番狠話后,羅風步伐有些踉蹌的離去,其餘數名弟子也紛紛起身,銳利的目光掃過一臉庸懶的書生,嘴角噙著些許冷笑,緊隨羅風之後。

看著有些落荒而逃的身影,七罪臉上沒有任何的笑意,而是掠出些許凝重,走上前看著書生道:「此事他們絕對不會輕易罷休。聽聞莫圖已經突破瓶頸,踏至凝氣八重。這些時日,他應該在閉關鞏固修為。」

書生微微點頭,緩緩收起古卷,懶散道:「一群小肚雞腸的傢伙自然不會放過落井下石的機會。」

「我曾親自前往天璣閣求見畫末領袖,她斷言領袖是真的死在劍墓中。」七罪語氣有些沉重。

「天權閣和天璣閣的弟子大多數都沒走出劍墓。」

「這一點我在楊修口中得到證實,領袖他和大多數天權閣弟子都未能走出劍墓。」

「沒有走出劍墓就斷定領袖已經死了,這未免有些太草率了。」七罪眉頭緊擰著,有些難以接受道:「他真的死在劍墓中了嗎?」說到這裡,七罪偏頭看著書生。

「我不知道。」書生臉上懶散的神情有些僵硬,握住古卷的力道不由加大數分,迎上七罪的目光逐字道:「我只知道新晉領袖永遠都是他,這片領域沒有他的允許,誰也不能踏至,那些搖光閣弟子不行,莫圖也不行。」書生的話語擲地有聲,透露出無比的堅定之色、

名劍客之墓的出現在琅琊七閣中掀起巨大的風波,無數團隊蠢蠢欲動,不過隨著第一支團隊的慘敗而歸。這名劍客之墓也漸漸被披上了一層死亡神秘的陰影。正是這種陰影讓無數蠢蠢欲動的勢力不得不放棄這份心思,直至接連數周內,這名劍客之墓的任務在劍殿中都無人問津,高高掛起。

對於死在劍墓中的弟子,不少人都有些惋惜。這些弟子的資質都是不錯,特別是謝陽和白彬那兩名凝氣九重的弟子。二人的死讓琅琊劍閣上的排名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動,位於這些人其後的弟子,名次紛紛上前。整個琅琊劍閣可謂是人聲鼎沸,無數人喜開顏笑,憑白無故的讓手中的押注漲了不少。

比起這些人的雀躍,有些人卻面如死灰。

「他怎麼死了。」西門求醉握著手中的琅琊劍卡,望著遠處林立的石劍,其上已經抹去了蘇敗的名字。

「西門官人怎麼辦,這傢伙一死我們手中的押注只能砸在自己手裡。」

「媽的,老子傾家蕩產花高價在其他人手中囤積了數十道押注,還沒等到它漲幅就要血本無歸了。」

「蘇敗這傢伙也真是的。才新晉弟子數月就敢去執行甲級任務,他以為他是誰。」

數道帶著些許哭腔的聲音在西門求醉耳旁響徹不停,西門求醉抬起有些血絲的雙眸,看著歇斯底里的眾人,欲哭無淚:「哭嚎什麼,媽的,這賊老天簡直不可理喻,天妒英才。可憐我蘇敗師弟年紀輕輕,還未施展胸中抱負就不幸夭折。尊重逝者,死者已大。諸位若是覺得不痛快,盡可將你們手中的押注轉讓給我,又何必對一死者斤斤計較。」

「此話當真?」歇斯底里的破罵聲盡數消散,無數道目光齊刷刷的落在西門求醉身上。

西門求醉暗呼槽糕,媽的,往日里這種裝逼話說順口了,一下子沒控制住就扯出來了。迎上眾人那期待的眼神,西門求醉知道一旦自己開口拒絕的話,這些人絕對會活剮了自己,聲音帶著些許哭腔道:「當真,不過是按照最初的價格轉讓給我。」

砸在手中的押注還能出手已經是件讓人狂喜的事情,短短片刻,這些持有蘇敗押注的弟子紛紛拋售,將押注轉讓給西門求醉。在西門求醉心驚膽顫的目光中,手上的押注狂漲,直至最後,除去蘇敗,書生,林瑾萱持有的押注,其餘的押注盡數在西門求醉手中。

「九百餘注。」西門求醉雙手輕顫著,身體甚至有些站不穩,欲哭無淚,這些押注砸在自己手中註定是血本無歸,「蘇敗師弟,我西門算是求你了,就算是死你也得給我爬回來。」

琅琊七閣這個舞台上,從來不會因為失去誰而有所失色。

在最初的日子中,蘇敗等人的死還是津津樂道的話題,不過過了數日之後,就很少人再次談起此事。

只是偶爾的時候有人提起,總是帶著些許惋惜的口吻道:「可惜了那些弟子,特別是那新晉領袖。嘖嘖,不過幸虧有西門求醉那傻帽將我手中的押注收購走。」

直至最後,蘇敗這個名字甚至完全淡出眾人的視線。

能夠惦記他的人寥寥無幾,步韻寒,書生,七罪,以及對著宗門大道望穿秋水的西門求醉……

對於蘇敗而言,一場場充斥著無盡危機的磨練正時刻上演著。

這是一場漫長的蛻變,蘇敗走在茫茫無際的蒼莽林海中,全身的白衣已經猩紅的可怕……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