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一百九十二章團滅(下)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蘇敗。一旦數敗稍有舉動,迎接他的必然是如同狂風暴雨般的攻勢。 蘇敗淡淡的看著閻王一眼,淌血的青峰古劍緩緩揚起,遙指閻王:「握劍的人就應該有著被殺的覺悟。在這個世界上,出來混的遲早都要還的。呵,...

閻王小隊在天罰銅牌殺手中的實力很強,至少很少有團隊能夠保持百分百的刺殺成功率。

閻王作為整個小隊的隊長,其實力是毋庸置疑的。

猩紅的屍體靜靜躺落在血泊上,滲出的血染紅了滿地。

整個隊伍除了自己等人外,基本被對方團滅。閻王身體微微顫抖著,整張臉陰沉的有些猙獰。

「李震。」中年人喉嚨微滾動,咕咕作響。這時候他才發現,原本擁有十餘人的隊伍在這一刻居然只剩下自己和頭兒。在天罰中聲名顯赫的閻王小隊居然在一名凝氣五重的獵物手中付出如此慘重的代價。

「我們是不是合格的殺手由不得一死人來做評論。」

「你的頭我要了,你的屍體我會將之碎屍萬段。」閻王手中鋒利長劍反射著森寒冷光,凌厲的劍氣在劍尖上輕吐著。閻王整個身體彷彿在血海中撈出來似的,滔天的血腥味瀰漫而出,其眼神陰沉的盯著蘇敗。一旦數敗稍有舉動,迎接他的必然是如同狂風暴雨般的攻勢。

蘇敗淡淡的看著閻王一眼,淌血的青峰古劍緩緩揚起,遙指閻王:「握劍的人就應該有著被殺的覺悟。在這個世界上,出來混的遲早都要還的。呵,先前你整個團隊尚且無法留下我,更何況是現在。」

「修為並不代表著實力,不過在修為存在巨大的懸殊情況下,那也就意味著你我之間有無法彌補的差距。」

話音未落的剎那,閻王整個身形長軀直入,雪亮的劍身直挑而起,一道道刺目的劍光攜帶著可怕的劍氣,不斷的洶湧而出,迎向蘇敗。磅的力道使整片林道上道道裂痕猶如蜘蛛網蔓延而出。恐怖的實力在瞬間就體現的淋漓盡致。

勢若閃電,在劍光豁然暴射而來的剎那。蘇敗只覺得周圍的空氣彷彿凝固住似的,向著自己壓來。

「凝氣八重。」蘇敗輕聲喃喃道,怡然不懼。

嗡!

青峰古劍輕顫著,蘇敗已是雲淡風輕的向前踏出一步,青峰古劍帶起一股極為恐怖的劍氣,快若閃電般的點落而出。前者見蘇敗不退反而是選擇悍然出劍。陰沉的臉上漸漸爬滿了冷意。手臂一抖,體內的真氣就像潮水洶湧而現,瞬息就有著無盡劍氣在劍身上嗤嗤而出。

兩道璀璨刺目的劍光轟撞在一起,隨著金鐵交擊的輕響。這兩道身影立即交錯而過。

砰!砰!

沉悶聲在蘇敗體內回蕩著,其嘴角處已是滲出絲絲血跡。在初次的交鋒中,他顯然處於劣勢。凝氣八重修為確實有些雄厚,其劍上蘊含的恐怖力道就讓自己的右臂有些發麻,若不是自己在劍刺之法在有不錯的造詣,蘇敗甚至無法握緊手中的青峰古劍。

「不過自己終究還是接下這一劍。」蘇敗嘴唇微抿,抬眸望著遠處觀戰的中年人,瞬間就衝到這名中年人的身前,冰冷無比的劍峰以著劈山斷岳般的氣勢洞穿而出。

這名中年人心驚膽顫。飛快的朝倒退而去。

只是蘇敗的劍更快。

冰冷的劍峰無情的劃過。血光迸濺,一道猙獰的頭顱衝天而起,血水染紅了風雪。

凄厲的慘叫聲驟響!

閻王橫跨而出的身影驟然止住,轉過身望著紛灑的血花,殺意再也難以遏制的浮現了出來。猩紅的血絲瞬間布滿了他的雙眸:「豎子找死。」

「廢話真多。」蘇敗擦拭嘴角的嘴角,似浮光掠影般的奪空而出。

面對疾馳而來的蘇敗,閻王嘴角揚起嗜血的笑容,顯然蘇敗接二連三的在他眼皮下殺人已經徹底激怒了他。不過閻王臉上雖充斥著憤怒的神情,其眼神卻冷靜的可怕。

砰!

閻王厚重的雙腳猛然踏在雪地上,殘雪倒卷的瞬間,其身體猶如離弦的箭暴射而出,鋒利的巨劍大開大合間橫掃著,一股兇狠的劍氣至劍身上湧現而出,摻雜著尖銳的破風聲。

閻王的巨劍就猶如無可撼動的巍然山嶽,擋在蘇敗的面前,無論蘇敗的劍出現在那裡,閻王的巨劍始終悍然而落。就算蘇敗出劍的速度有多快都無法始終突破閻王的巨劍,接連不斷的金鐵交鋒聲在昏暗林道中接二連三的響起:

鐺!鐺!鐺!

在這密集的碰撞間,蘇敗只覺得虎口巨震,甚至有著潮濕滾熱的感覺在手掌心蔓延著。衣玦狂舞,蘇敗腳步急退出數步,反觀閻王卻猶如閑庭信步般隨意,舉手投足間帶起的巨大劍影輕而易舉的就擊潰蘇敗的劍式。經過這短暫的接觸,閻王也算是初步了解蘇敗的實力,眼中有些訝然,這小子果然不簡單。

至少能夠在自己如此密集的攻勢下不敗只退,這已經讓閻王有些意外了,不過當瞧見蘇敗掌心滲出的猩紅血跡,閻王陰沉的臉上難得泛起些許笑容:「只要數劍,我就能夠廢掉你的右臂。」

沒有理會他的話語,蘇敗微低著眸子,經過先前的接觸,蘇敗同樣是模糊的對閻王的實力有了大概的了解:「凝氣八重的修為,不過這人顯然是經歷無數死亡的洗禮,劍式雖簡單卻狠辣無比。」

「如果無法突破他的巨劍,我就沒有機會傷到他。」

「一力降十會,他就是抓住我修為上的劣勢。」

轉瞬間,蘇敗心頭就閃過無數道念頭,身體再度猶如利箭一般暴射而出,幽暗的劍影似九天銀河般翻滾而現,同時蘇敗白皙的左手在袖中微捏出一道劍櫻

看著蘇敗不自量力的再次出劍,閻王暗自冷笑的同時猛撲而去,雄厚的真氣破體而出,龐大的巨劍划起道道凌厲的弧度,可怕的力道撕開其空氣,橫掃而出。

「鐺,鐺,鐺…」

隨著兩人這般眼花繚亂的出劍,怒嚎的風雪中時而有著金鐵相交的鏗鏘聲劃破雲霄,響徹在林道中,劍氣縱橫,一道道劍痕至兩人的腳下蔓延而出。若是上空俯視而下,這些劍痕密密麻麻,仿若蜘蛛網般。

幽暗如水的劍光掀起江川翻滾,海心轟鳴聲。

隨著四周空氣的凝固,一股莫名的壓迫憑空產生。

閻王陰沉的臉上也露出些許訝然的神色。對方的這劍式太可怕了,連綿不絕,轉換間渾然天成,也只有到將劍式修習至一代宗師的境界才能做到這一步。同時最讓閻王感到詫異的是,每當蘇敗出劍的時候,閻王都能在其上感覺到一股撕心裂肺的力量,這種力量彷彿透過了虛空,直指自己的靈魂。

這種莫名的感覺讓閻王有些不安,特別是對方劍上傳來的力道越來越盛,甚至能夠撕開自己布下的劍影。

「這種感覺到底是什麼。」

「彷彿一不小心就會撕成碎片。」

閻王目光靜靜盯著飄忽不定的蘇敗,明面上自己劍劍都擊退蘇敗,但對方劍上瀰漫而出的一種力量卻讓他有種心驚膽顫的感覺,「這種力量到底是什麼,若是沒有這種力量他是絕對不可能和我周旋如此之久。不過如何。不過如何,迅速解決這小子。」

想道這裡,閻王陰沉的臉色瞬間通紅而起,同時手中的巨劍猛地一轉,擋在他的正前方,恰好將無數道點落而來的劍影阻擋住,火星迸濺間,閻王抬起頭,看著近在此尺的蘇敗森然道:「結束了。」

隨著閻王沉喝聲的落下,其龐大的巨劍猛地揚起,一道道猩紅的血跡詭異的在他的右臂上滲透而出,這血跡淌落在巨劍上,巨劍莫名的泛起猩紅的血光。閻王臉龐上迅速浮現一抹猙獰,手臂重轟而出,巨劍上立即有著一股狂暴的波動瀰漫。

望著血光大盛的巨劍,蘇敗眸子中掠出一抹警惕,左指翩然而動的同時,其身形更是以著不可思議的速度向後退去,手中長劍也是不忘揮舞,道道幽暗的劍影迅速收攏在一起。

唰!

閻王此刻就像暴走的凶獸,巨劍橫掃,滾滾氣浪席捲的同時,一道道劍氣狠狠的洞穿了幽暗的劍影。在無數道劍影即將收攏的剎那,閻王手中的巨劍已狠狠的砸落在蘇敗的青峰古劍上,在二者接觸的剎那,一股磅的力道就像沉默已久的火山,洶湧迸發著。

鐺!

震耳欲聾的金鐵相交聲似九天雷霆般絕地而響。

尖銳的劍嘯聲使得搖曳的雪絮盡數的破碎開來。

蘇敗只覺得自己手中的青峰古劍就像點落在千軍萬馬上,臉色劇變的同時,蘇敗腳步急退。

蘇敗每退出一步,其地面就會裂出一道劍痕,由此可知蘇敗此刻承受的力道有多恐怖。

閻王更是趁勝追擊,巨劍橫挑間再次擊中蘇敗手中的青峰古劍。

鏗鏘。

虎口劇震,一道雪亮的劍光脫手而出,斜斜的落在數米開外。

親眼目睹眼前這一幕,閻王嘴中發出陰沉的笑聲:「記住,殺你的人是閻王。」

話音未落,閻王手中巨劍揮起,帶動著一陣陣極具壓迫的風聲,向著蘇敗的頭顱而去。顯然,這傢伙是要一劍擊碎蘇敗的頭顱。

可怕的勁風撲面而來,蘇敗急退的身影卻猛地止住,漆黑的眸子中有著淡淡譏諷:「該結束的是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