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一百八十七章誰才是獵物?(上)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無論自己向何處躲避都會受到這箭支的波及,也就是說這簡單的五道箭支將自己的去路完全封絕。可怕的箭術,蘇敗輕聲喃喃道,遠處那持著長弓的男子就像是老練的獵手,在拉開弓弦的時就開始封絕一切後路。 嗡!...

三道猩紅長虹乍現時,蘇敗手中的青峰古劍勢若閃電般的點落而出。

幽暗如水的劍影密密麻麻,在三道猩紅箭影出現在視線中的時候,蘇敗每一劍都點落在箭支上。

鐺!鐺!鐺!

三道箭支無力的穿過漫天的劍影,直墜而落。

伴隨著飛濺的雪泥,蘇敗整個人如同離弦的箭般向著後方掠去,對方接二連三的襲擊無疑說明了這是一場刻意的刺殺。疾馳中,蘇敗眸子冰冷無比的盯著遠處的蒼莽。在高聳參天古樹上,蘇敗隱約間可見到數道模糊的身影,同時又是數道猩紅的光芒暴射而來。

第一次是一支箭,第二次是三支箭。

而第三次卻是五支箭。

五道似匹練的箭光幾乎瞬間而至,直指蘇敗身上的要害之處。

蘇敗目光微凝,無論自己向何處躲避都會受到這箭支的波及,也就是說這簡單的五道箭支將自己的去路完全封絕。可怕的箭術,蘇敗輕聲喃喃道,遠處那持著長弓的男子就像是老練的獵手,在拉開弓弦的時就開始封絕一切後路。

嗡!

手中弓弦輕顫著,消瘦男子嘴角揚起得意的笑容:「五箭絕殺,我就不相信你能夠在瞬息內接連出五劍擋住我這五箭。兩箭洞穿你的雙臂,兩箭洞穿你的雙腿,最後一箭洞穿你的頭顱。」

消瘦男子彷彿已經看到這五箭穿過蘇敗身體,血淋淋的一幕:「遊戲到此結束。」

蘇敗其後退的身影卻在這一刻驟然而止,漆黑的眸子中掠起無盡的寒意。對方接二連三的想置自己於死地,這已經惹怒了蘇敗。不過心頭雖怒,蘇敗神情卻冷靜的可怕,揮舞的青峰古劍再次點落而出。

瞬息就是五劍。

鐺!鐺!鐺!鐺!鐺!

一連串的火星迸濺而出,蘇敗每一劍都點落在鋒利的箭支上,恐怖的力道像是洪水般宣洩而出。

五道箭支紛紛反彈回去,同時蘇敗藉助劍柄上傳來的力道,其身子仿若斷線的風箏一樣向後退去,雖搖搖晃晃,然在輕晃間卻拖動著道道殘影讓人無法分清楚到底哪道才是真正的蘇敗。

見蘇敗居然避開了自己這五箭,消瘦男子臉色微變,而在他錯愕的瞬間,蘇敗整個身影已經晃至雪狼群中。

見到這一幕,青年微抿的嘴唇反而露出一抹笑意:「這隻獵物沒有表面上看起來那麼容易獵殺,無論是反應力還是冷靜程度都不像一名少年該具有的,動身。」

話音未落昏暗的林道中一動未動的猩紅身影在這一刻猛踏著雪地,細微的破風聲漸響,猶如群蛇出洞吧。

同時高聳的樹端上,青年,中年人,以及消瘦男子也紛紛踏著詭異的步伐,直奔前方的雪狼群,而他們的目標是位於其中的蘇敗。刺骨陰森的冷意在這些人身上洶湧而出,各個就像從屍山骨海中爬出來的似的。

瞬間,蘇敗就敏銳的察覺到有十餘道陰冷的氣息鎖住自己。

「十餘人。」蘇敗眉頭微皺,對方的人數比起他想象中還要多遊走於雪狼群中,蘇敗目光如電,直直盯著閃現的猩紅身影心頭有些沉重:「這些人之中沒有一個人的修為是低於凝氣六重。」

特別是為首的那名青年,給蘇敗一種心驚膽顫的感覺,他的修為或許才是凝氣八重左右不過身上沾染的血太多了,整個人顯得陰冷無比,其氣息更是凌厲的有些過分。

退!

蘇敗微咬著牙,整個身子迅速無比的向著古堡中退去,不過後方那已經完全發狂的雪狼正如同潮水般向著蘇敗湧來。

儘管蘇敗極力的控制著自己的身體,盡量避開這些雪狼的利爪,不過後背還是多出數道猩紅無比的血痕甚至可見到慘白的肋骨。

撕心裂肺的痛楚讓蘇敗的臉色有些扭曲,甚至嘴唇也咬破開來。

滾燙的鮮血浸透了蘇敗的後背這血讓雪狼更加的瘋!漆黑的眸子平靜的可怕,蘇敗一聲不吭,其後退的速度毫未受到減緩,反而是有所提高。在青年等人衝進雪狼群的剎那,蘇敗拖著一襲血衣已經退出了雪狼的包圍圈,其身已經退至古堡中。

「我身上已經有了傷口,一旦我進入劍墓,其內的毒氣立即會融入我的血液中。」

看著如同一柄鋒利的尖刀在雪狼群中撕開一條血路的青年等人,蘇敗眼神更加凝重,偏頭看著古堡之後鬱鬱蔥蔥的無際蒼莽,微皺著頭。此刻自己全身都是血,如果進入蒼莽林海中,其血腥味足以讓那些凶禽猛獸為之瘋狂。不過若是留在古堡中,憑藉這些人的實力輕而易舉的就能夠破開雪狼群。一旦這些人進入古堡,自己將退無可退。

想到這裡,蘇敗腳掌狠踏地面,整個身形再次射出數十米,快速的向著鬱鬱蔥蔥的林海衝去,整個身子猛地在雪地上翻滾數圈,任由刺骨的冰雪淌落在後背上。

滾燙的血水融化了冰雪,冷冽的冰水浸透蘇敗全身。

不過正是因為如此,蘇敗全身的血腥味才淡了不少,身形沒有任何的停滯,不一會兒就消失在昏暗的林道中。其內震耳欲聾的獸吼聲不絕於耳,恐怖無比的氣息充斥於整片林海之中。在青年等人衝來的時候,視野中根本沒有蘇敗的身影。

消瘦男子蹲下身看著雪地上的血跡,冷笑道:「這傢伙負著傷也敢闖進林海中,嘖嘖,這弱小的獵物還不夠那些凶獸塞牙縫。」

青年微眯著雙眼,眉頭一皺,前者的實力只是有些出乎他的預料,凝氣五重的修為居然能夠獨立殺出雪狼群,甚至在自己的眼目地下逃竄,嘴中緩緩吐了口氣,青年笑道:「這獵物可是我們閻王小隊的,怎麼能夠讓那些畜生將之糟蹋。」

「追。」隨著青年喝聲落下,其雙腳處猛地湧出些許劍氣,縈繞於其上,勁風大盛,青年抬起的腳落地,整個人暴射而出。其餘猩紅的身影緊隨其後,他們都是經常接觸血腥的殺手,對於鮮血而言,可謂是極為敏感。僅僅憑藉著空氣中殘留妁血腥味,青年就幾乎認定了蘇敗逃離的方向,陰柔的臉頰上布著些許冷笑,這種追殺的事情雖然麻煩了點,不過確是十分的有趣。

不過追趕數刻后,青年眉頭皆是微皺,覺得有些不對勁。

以前者負傷在身的情況,其速度必然會受到影響,而自己等人是全力追趕,到現在都沒見到蘇敗的身影。

就在整個隊伍繼續前行百餘米的時候,青年終於見到了一道身影,只是這道身影卻讓他臉色微之劇變。

是只妖獸。

恍一看如同蟒蛇般,修長的軀體上布滿著青色鱗片,不過這無堅不摧的鱗片卻有些破損,其上明顯有著一道醒目的劍痕,猩紅的鮮血滲透而出。這隻妖獸幽綠的瞳孔直直盯著青年等人,吐著信舌,嘶鳴著。

看著這凶獸軀體上的劍痕,消瘦男子臉色陰沉的可怕:「媽的,被耍了。」

先前他們是憑藉血腥味才追逐,卻未想到血腥味居然來自這蟒蛇。不過這蟒蛇身上有一道明顯的劍痕,顯然,這劍痕應該是蘇敗留下的。

青年不怒反笑:「真是只有趣的獵物。

其餘人臉上也是露出一抹久畏θ藎「往往是越有趣的獵物,我們都會讓他死的越慘。」

「獵物已經失去了蹤跡,按照最初制定的計劃,四人為一小組,進行地毯式搜索。」

「一旦有誰發現獵物的蹤跡,立即發送信號。」

「我就不相信以他負傷在身的情況下還能夠走多遠。」青年乾淨利落的下命令,目光陰冷的望著四周起伏的林海,喃喃道:「落在我閻王手中的獵物,從來沒有來可以逃走。」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dhan.cwm閱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