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一百八十四章一元劍陣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真他媽晦氣。」 聽著男子的抱怨,站在首位的男子緩緩抬起頭,露出一張充滿著冷厲之色的臉龐,目光在出聲的中年人身上掃視而過,冷聲道:「撤。」 「撤?怎麼能夠這麼輕易就撤退,這裡可是名劍客...

猿啼虎嘯,林莽蒼蒼。

楊修神情凝重無比的遙望著死寂的古堡,雙手緊握時青筋暴起。

「在這個世界上最頑固的是生命,而最脆弱的也是生命。」

「武者生來的宿命就是與死亡為伴。」畫末起身,優雅纖細的身段佇立於冰雪之上,以著一種極為蒼涼和沉重的語氣道:「這就是成長的代價,往往很多時候我們不願意接受卻不得不接受。」

「或許是我沒有經歷過太多的死亡,所以做不到師姐這般釋然。」楊修搖頭惋惜道:「他好不容易才成為內門弟子,人生正是輝煌的時候卻消亡了。」儘管不願承認蘇敗死在劍墓中,不過楊修也不得不承認這個事實。他們出劍墓已有數時辰,那死寂的祭壇上卻沒有出現過其他的身影。

「這也就是為何那些先輩說人要貴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該穿多大尺碼的鞋,而不是妄圖去穿更大尺碼的鞋,終究會將自己絆倒。」葉軒樓眸子中閃過莫名的笑意,語氣卻也變得沉重無比:「我們終究還是高估自己的實力,這甲級任務的難度遠遠超過正常的任務。今後因引以為戒,不能再犯這樣的錯誤。」

楊修眉頭微皺,葉軒樓這番話看似在自責,不過話語里流露出的弦外之音卻是在譏諷蘇敗沒有自知之明,不自量力隨隊伍前來劍墓。楊修拳頭微握,若不是顧忌葉軒樓的實力和身份,他非得狠狠的將之揍上一頓。

然而就是這時候,一道高亢的啼鳴聲至遠空鋪天蓋地而來,整片林莽中的嘶吼聲在此刻嘎然而止,銀翅巨鵬龐大的身影破風而現,張影站在巨鵬背上,眉頭微皺看著下方的畫末三人。

勁風大盛,畫末青絲搖曳著,抬眸望著上方的張影,語氣沉重道:「事出有變,整個任務中途就要停止,又煩擾張影師兄趕回。」

「其他人呢?」張影的話語依舊那麼少,其目光卻落在遠處陰森的古堡上。

「不幸犧牲了。」畫末蛾眉微擰,整個隊伍有十餘人陣亡,這對於她而言可謂是重大的打擊,「有勞張影師兄載我等三人回宗。」

張影沒有繼續追問,只是讓畫末三人上來后就駕馭著銀翅巨鵬,銀翅巨鵬就像射向雲層中的利箭,撕開厚重雲層,化作銀色洪流漸去漸遠,整座古堡再次死寂下來。半響后,遮天蔽日的參天古林中卻漸響數道稀稀疏疏的破風聲,陰森冷冽的氣息像是cho水般在林中蔓延而出。

統一如墨的黑袍,足足有十餘道身影,矗立在林中,其身上瀰漫的可怕氣息讓四周凶獸遠遁。

這些人的目光緊緊盯著遠處的古堡,有些陰沉。

「隊長,獵物目標已經死在劍墓中。」一名約莫三十餘歲左右的中年男子語氣有些不甘道:「我們冥夜小隊千里奔波而來,甚至不惜動用組織在琅琊宗的暗棋潛入至這裡,居然要空手而歸,真他媽晦氣。」

聽著男子的抱怨,站在首位的男子緩緩抬起頭,露出一張充滿著冷厲之色的臉龐,目光在出聲的中年人身上掃視而過,冷聲道:「撤。」

「撤?怎麼能夠這麼輕易就撤退,這裡可是名劍客之墓。若是情報無誤,這裡可是有劍陣傳承。」先前出聲的中年人有些不捨得道:「隊長,要不我等潛入劍墓,將那劍陣傳承盜走。」

「蠢貨。」男子陰沉著臉:「琅琊宗那些凝氣九重的弟子尚且死在其內,這劍墓必然恐怖無比,我等對這劍墓沒有絲毫的了解,若是冒然闖進其中,你認為自己能夠走的出來?」

「撤1昏暗的林莽中,十餘道身影猶如毒蛇般緩緩消失。

同時,在古堡數百米開外一片鬱鬱蔥蔥的密林深處,一名青年端坐在皚皚白雪上,背靠著粗壯的樹桿,微眯著雙眼,靜靜望著遼闊的蒼穹出神。足久后,死寂的林海中漸起嘶嘶的聲響。

一道猩紅的身影忽閃而現,站在樹梢上:「整個隊伍倖存者只有畫末,葉軒樓,楊修三人,其餘人全部死在劍墓中。」

幽冷的眸子微凝,青年微偏著頭盯著樹梢上的猩紅身影:「冥夜小隊有什麼動靜?」

「冥夜帶著隊伍離開了。」猩紅身影嘶啞道,微弓著身子:「頭,我們是不是也要撤離?」

「不急。」青年有些意興闌珊,卻輕搖著頭道:「在等數日。獵物進劍墓不代表他已經死在劍墓中。若這獵物真死在劍墓中,那真太媽的晦氣。」

青年眼眉微垂,似笑非笑道:「若獵物真死在劍墓中,那這次算是我閻王小隊第一次執行任務失敗。」

「百分百的完成率就浪費在這名不經傳的小子手上,媽的。」

稀稀疏疏的破罵聲響起,八道身影在陰暗的樹影中走出,猩紅的血衣看上去刺眼無比。

加上樹梢上的那道身影和眼前的青年,一共十人。

天罰閻王。

……

陰森的墓穴中。

蘇敗端坐在青色石台上,凌厲的劍氣至半空中匹射而出。

蘇敗雙手翩然而動,似穿葉摘花般輕靈無比,拖動著道道殘影交叉在一起。

嗤嗤!

恐怖的劍氣在蘇敗指尖流轉著,隨著蘇敗結印,形成道道虛浮的劍印,在蘇敗小心翼翼的控制下,這些劍印正欲重合在一起的剎那,轟然破碎開來。可怕的勁氣立即擴散而出,掀起漣漪。

又失敗了。

蘇敗神情一怔,旋即皺著眉頭。這一元劍陣的修習比起想象中還要困難許多,在劍墓中他已經修習了數日。如同當初修習第一道劍陣那般,蘇敗按部就班的攻克這一元劍陣。這一元劍陣在徐長卿的手札中說的極為簡單,但是實際上卻複雜無比。

至少蘇敗手中的第一道劍陣只要十餘道劍印,而這一元劍陣卻需要二十餘道劍櫻

同時這二十餘道劍印晦澀無比,若非手札上有記錄徐長卿對這一元劍陣的修鍊心得,蘇敗甚至無法在短短數日內就將這些劍印攻克下來,將之演化而出。

體內那種灼熱感越來越強烈,蘇敗知道再這樣耽擱下去,自己體內毒氣積累到一定程度絕對會爆發。

「每道劍印我基本上都能夠將之演化而出,關鍵的問題是無法將二十餘道劍印一氣呵成的將之連貫起來。」

「每次關鍵時刻都有種後勁不足的感覺。」

蘇敗輕聲喃喃道,眼眸微垂盯著自己的手指,雙指再次瘋狂的狂舞而起。指尖微顫,立即有著道道劍氣在半空中迸發,在指尖的控制下勾勒出道道劍櫻經過百餘次的修習,蘇敗能夠絲毫不差的演化出劍印:「就是這個時候,將劍印連貫在一起,凝聚,劍陣成。」

心如止水,蘇敗沒有心境沒有受到先前失敗的影響,十指交叉在一起。二十餘道劍印在蘇敗的控制下緩緩的聚攏在一起,就在這些劍印即將重合的剎那,一股磅的力道反彈而出。

蘇敗眉頭皺的更深,就是這時候,目光死死盯著這有些虛浮的劍印,心神越發集中,不斷的嘗試將這劍印聚攏在一起。這般僵持足足持續了十餘分鐘,就在蘇敗臉色有些慘白的時候,劍印再次崩潰開來。先前的一番努力再次化作虛無,蘇敗卻莫名的鬆了口氣:「修為。」

「是我如今的修為不夠,若是修為足夠的話一舉就能將這些劍印連貫在一起。」蘇敗聲音有些嘶啞道,眼神卻格外凝重。儘管發現問題的所在,但這問題對於他而言並不是能夠輕易解決的。

「以我如今的修為最終只能和那股力道僵持,不過若是我突破凝氣四重,踏至凝氣五重的話,應該能夠結陣成功。」蘇敗沉吟道,微皺的眉頭立即舒展開來:「已經三日了。」

「還有四日。」

「在這數日的時間內,踏入凝氣五重。」

蘇敗刻不容緩的閉上雙眼,絲毫不敢有所耽擱,一旦七日未結陣成功,那就是死亡…!~!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