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一百八十三章三種劍陣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流傳出去就足以讓無數人為之瘋狂,至於下卷,其內記錄的心得和劍陣必然更可貴。」說到這裡,蘇敗眸子微動·若下卷手札在宗門手中,恐怕要換取到就要付出龐大的代價。 輕微一嘆,蘇敗拱手對著水晶棺中的枯骨...

!

黑色捲軸靜靜的躺落在蘇敗手掌上,瀰漫著淡淡的金屬光澤。

古老的頌歌莫名的在昏暗的墓穴中響徹而起,蘇敗消瘦的身軀輕顫著。

無數的信息洪流就像柄鋒利無比的刀鋒血淋淋的割開自己的頭顱,湧進腦海深處。

伴隨著強烈的暈眩感,蘇敗只覺得體內的真氣正欲一種恐怖的速度洶泄出,貫徹至黑色捲軸中。

直至半響后,蘇敗全身一陣乏力,雙腿輕顫時,這種暈眩的感覺才緩緩消散。

雙眸緊閉著,蘇敗心神微凝,沉浸在那無數的信息洪流之中。

闌珊的玉光搖曳著,倒映在蘇敗有些慘白的俊臉上,蘇敗睫毛上沾著些許冷汗,一抹雀躍驟然在蘇敗嘴角化開。直至最後,蘇敗的胸脯都急速的起伏著,顯然此刻他的心情是格外的激動。

正如捲縮側面字跡上描述的這般,這黑色捲軸是徐長卿的手札。

這手札上記錄著徐長卿在劍陣之道上的見解以及自己生平的經歷,甚至記錄著他最引以為傲的劍陣。

一元劍陣。

兩儀劍陣。

三才劍陣。

蘇敗緩緩睜開雙眼,目光落在側面的字跡上:「何為劍陣?靜,攻而不破,擊而不碎,巍然如岳,天地難撼。動,萬里山嶽,頃刻平地,碧天瀚海,轉瞬滄田。」

對於蘇敗而言,儘管得到了血煉劍墓中的傳承,不過在劍陣之術上他始終處於摸索的階段。

有些問題就算絞盡腦汁,也無法攻克,這並非是蘇敗資質的問題,而是蘇敗知道,是自己基礎薄弱。就像前世未上過小學就去上初中,給你簡單無比的數學公式,或許你能夠套用進去·不過在解題過程中涉及的計算就能夠將之難到。

微握著黑色捲軸,蘇敗目若星辰,熠熠生輝,眼前這徐長卿手札內記錄的劍陣知識無疑讓蘇敗對於劍陣之術加深不少。而徐長卿最以為傲的數道劍陣更是讓蘇敗為之激動·「一元劍陣,兩儀劍陣,三才劍陣,這些劍陣或許只是劍陣之術中的基礎而已,不過卻將劍陣之道的奧義體現的淋漓盡致。怪不得徐長卿會對這三種劍陣如此推崇。不過根據著手札上所留下的記錄,這手札僅僅只是上卷而已,應該還有下卷手札。」

蘇敗鋒利的目光掃過水晶棺·棺內,除了一具慘白陰森的枯骨外再無他物。

「這水晶棺明顯是有被撬開的痕,琅琊宗的那些強者應該在數日前就來過。而下卷手札應該是落在宗門手中·至於這上卷手札是宗門刻意留下來,作為交付名劍客之墓的依據,同時也是對歷練弟子的獎勵。」蘇敗眼眉微垂,眼眸底部有著掩飾不住的淡淡失望和無奈之色,喃喃道:「真是一群老奸巨猾的傢伙,僅僅上卷手札上記錄的東西若之流傳出去就足以讓無數人為之瘋狂,至於下卷,其內記錄的心得和劍陣必然更可貴。」說到這裡,蘇敗眸子微動·若下卷手札在宗門手中,恐怕要換取到就要付出龐大的代價。

輕微一嘆,蘇敗拱手對著水晶棺中的枯骨輕微一拜。

通過手札·蘇敗知道這劍墓主人徐長卿確實是驚艷絕倫之輩,而立之年便已踏先天,甚至成為劍盟的客卿長老。劍盟!蘇敗嘴角輕輕噙著這兩個陌生的字眼·儘管徐長卿在手札中僅僅只是三言兩語的帶過這劍盟,不過就足夠流露出這劍盟的可怕。

若說琅琊宗是荒琊州中的霸主,那麼這劍盟就是末劍域中的霸主,雄踞數州,俯視整個末劍域。

蘇敗知道荒琊州在末劍域處於邊陲之地,往日里很少有其他州的強者來荒琊州。

這琅琊宗和劍盟之間的差距猶如鴻溝一般。

不過這劍盟卻以一種獨特的方式存在於末劍域中。

蘇敗雖未出荒琊州,不過根據一些書籍的隻言片語他還是能夠知道大荒世界是多麼波瀾壯闊的世界·這裡百族林立,千朝橫·萬宗爭鋒,世家無數。宗族,皇朝,宗門,世這基本上是大荒的勢力格局。而這劍盟的存在方式卻於這其中的一種,她就像是劍陣師的聯盟,齊聚著無數強大的劍陣師,立足於末劍域。

這些劍陣師或許是來自皇朝,宗門,世家,勢力背景皆不同。不過你只要是劍陣師,你就可以成為劍盟中的一員。劍盟這個組織實力很可怕,但也是很鬆散的組織,通常情況下你成為劍盟中的成員。劍盟並不會要求你做些什麼,反而會提供你有關於劍陣修鍊的資源,當然要換取這些資源也是要付出代價。

「對於如今的我而言,琅琊宗亦是很廣闊的舞台,然而對於末劍域而言,琅琊宗卻是只是個小池塘。」

「這真是個讓人嚮往的世界。」蘇敗現在有些漸漸能夠體驗到青峰師兄對那種仗劍走天涯的嚮往,微搖著頭,輕嘆道:「人果然不能僅僅局限於現在的舞台,而是要將目光放在那更浩瀚璀璨的星空上。」

蘇敗收起黑色捲軸,重新蓋上水晶棺蓋:「三十而立便已是劍盟客卿,擁有如此殊榮的強者居然會隕落在這裡,甚至屍骨未整,實為古怪。」

不過這也只是心中的困惑而已,蘇敗懶得去細想,得到這手札也就意味著這名劍客之行結束。起身,蘇敗看著四周那沉重緊閉的石門,眉頭微皺:「徐長卿在手札中的記錄交代,這些通道本質上都布置劍陣,一旦有人進入主墓穴,通道中的劍陣就會運轉,其內若是有倖存者就會被傳送出劍墓。」

「以畫末等人的實力應該能夠倖存下來,也不知道整個隊伍中有多少人會埋葬於此。」蘇敗想到了楊修,只希望楊修在進入通道后未強行去招惹守墓者,否則以他的實力絕對會命葬在守墓者手上。

「主墓穴中也有座劍陣,是通往古堡之外的。」蘇敗抬步走向位於位於四周角落的青色石台,其中有一座石台上只擺放著稀稀疏疏的瓷器,其上雕刻著些類似紋印的迴路。

蘇敗知道這應該是座劍陣,走上前他方才注意到在這石台上有兩道凹槽,其上流轉著淡淡的劍氣,十分古怪。

看著這石台,蘇敗有些難辦,他雖掌握一道劍陣,卻不知道如何運轉眼前這劍陣。

不過幸虧在石台前有著一整排雕刻而出的凹痕,密密麻麻,有些扭

是一些字眼。

蘇敗雙眸微眯著,一字不落的將之瀏覽一遍,有些傻眼:運一元劍陣,即可運轉此陣。

這算是第四重考驗嗎?

蘇敗嘴角微抽,根據這句話的提示,他不難猜測出若是要運轉這劍陣,前提他就是要將手札上的一元劍陣學會。而手札上也透露出整座劍墓的空氣中瀰漫著可怕的毒氣,就算你身上未出現任何的血痕,但就算你在劍墓中待上七日,你體內血液中的毒氣含量也積累到讓你發生屍變的程度。

「我進入這劍墓已有數時辰,也就是說在不足七日的時間中,我若是不掌握一元劍陣,終究逃脫不了屍變的結果,把命交代在這裡。」蘇敗輕聲喃喃道。

「要在短短的數日掌握一門劍陣,這簡直要求你擁有極高的天賦。」

「這門考驗看似比起前三者少了許多危險,不過難度更大。」

舔了舔嘴唇,蘇敗緩緩平靜下來,眸子中透出些許沉思,「自己掌握的第一門劍陣可是耗費了數十日的時間。不過當初畢竟初次接觸劍陣,這次有徐長卿的手札上所記錄的修鍊心得,我修習劍陣速度會比以往更快。甚至有些玄奧的問題也能夠迎刃而解。」

想到這裡,蘇敗臉上就露出些許期待的神情,七日內掌握一元劍陣,他深信能夠做到。

心神微凝,蘇敗立即將注意力集中在一元劍陣上。

昏暗的墓穴中再次死寂的可怕……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