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一百八十二章黑色捲軸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上去有些簡樸與空曠。蘇敗舉目望向四周,那裡有著一道道石門。顯然這些石門就與那些通道相連,誰若是通過考驗就能夠來在這裡。 這座主墓室的正中央擺設著一方頗有些寬度的石棺。 相隔甚遠,蘇敗就...

八十一道石板。

蘇敗舉目望去,翻轉的石板基本上遵循著某種規律。

其一就是距自己最近的石板率先翻轉,直至第九排石板,其二,基本八十一塊石板初次翻轉三十餘塊,緊接著從第一排開始,初次未翻轉的石板繼續翻轉。

蘇敗蹲下身靜靜看著翻轉的石板,其下方無盡黑暗,只有劍氣衝天而起的時候,蘇敗才能隱約間看見在石板正下方矗立著一柄石劍,劍氣正是從著石劍迸發而出。

「劍陣。」蘇敗輕聲喃喃道,眼前這一幕給他熟悉無比的感覺。

「和當初在血煉中的劍陣一樣,這完全是道數獨問題。」蘇敗起身,嘴角揚起一抹笑意:「難不成在這個世界上要測試是否有劍陣師的天賦就是用數獨來測試?完全是將數獨用劍陣來表現出來。」

數獨是蘇敗前世最愛的一種進行演算的邏輯遊戲,根據九宮格上已知的數字推理出其餘空格上的數字。而眼前這所謂的劍陣其規律和數獨一模一樣。

不過比起數獨,蘇敗要在最短的時間內記錄最先石板翻開的次數,推測出第二輪石板翻開的次數,不能有絲毫的差距,否則就是死亡。微眯著雙眼,蘇敗左手翩然而動,道道劍印凝聚而出,旋即又消散,「思維反應能力,計算分析能力,靈魂力的強度,這些都是成為一名劍陣師的前提條件。眼前這劍陣主要就是考驗思維反應能力,計算分析能力。嘖嘖,或許這樣的劍陣最適合用來測試是否具有劍陣師的天賦。」

就算前世輕易玩轉數獨的蘇敗,在面對這劍陣,心中沒有任何的小覷,目光隨著翻轉的石板而移動,飛快的記錄其次數,同時不斷推演出接下來石板翻轉的次數。

直至連續數局和自己的計算一模一樣時,蘇敗方才起身,閑庭信步般的走去。

這道劍陣曾難住了許多強者,而在蘇敗眼中只是一道比較有興趣的數學問題而已。

安然無恙的走過八十一塊石板。蘇敗回首望著那尚在翻轉的石板。喃喃道:「這劍墓傳承,我要定了。」、

蘇敗舉步而出,在走出數步的時候,他又遇到了座劍陣。

不過第一道劍陣的規律是符合數獨規則。那這第二座劍陣的規律就是符合數連規則。以數獨一樣。數連也是種推演遊戲。蘇敗自然有所涉及。抿著嘴,蘇敗再次雲淡風輕的攻破這道劍陣。

「數獨,數連。真是讓人期待,接下來的劍陣又是什麼。」蘇敗喃喃道,臉上絲毫沒有任何的緊張,反而露出些許樂在其中的神情。

幽靜的石道中,蘇敗一襲白衣不徐不疾的向前走去。短短數百米的距離,他接連遇到了數座劍陣,這些劍陣複雜的令人髮指,就算是蘇敗時而也要花費些時間才能將之攻破。

數回,數和,這些蘇敗前世最鍾愛的數學智力遊戲,在這些劍陣中紛紛體現出來,特別是運用數回的那座劍陣,若是闖陣者不具有冷靜判斷的邏輯思維,稍有不慎就會困死在在劍陣中。蘇敗曾試驗過,他將一柄精鐵劍隨意的扔在那劍氣柱中,瞬息這柄劍就裂成碎片灑落。

「也不知道畫末,楊修師兄他們現在如何,若是他們有幸擊殺守墓者,進入第三重考驗的話,一不小心就要交待在那裡。」蘇敗微搖著頭,他未曾執行過宗門的任務,不過今日體驗這劍墓,他也算是見識到甲級任務的可怕:「怪不得琅琊七閣中很少有人完成甲級任務,常人接下這任務,完全就是送死。」

走出第七座劍陣,蘇敗赫然發現這條石道已至盡頭。

在這石道盡頭處同樣有著一道石門的存在,蘇敗站石門前,有些沉思:「第三重考驗是到這裡結束,還是這裡的劍陣僅僅只是其中的一部分。」

輕按住石門,蘇敗推開這厚重的石門,嘎吱聲立即響起。望著敞開的石門,蘇敗並未急的進去,而是將自身的狀態調整到最佳的時候,這才邁著步子小心的向內走去。

這是主墓室。

走進石門,蘇敗的視線驟然變得開闊起來,這是一座主墓室,佔據方圓百餘丈的地域。整座主墓室看上去有些簡樸與空曠。蘇敗舉目望向四周,那裡有著一道道石門。顯然這些石門就與那些通道相連,誰若是通過考驗就能夠來在這裡。

這座主墓室的正中央擺設著一方頗有些寬度的石棺。

相隔甚遠,蘇敗就能察覺到石棺內瀰漫而出的壓迫。

「若是這墓室是這劍墓的真正主墓室,那麼這石棺中所埋葬的人應該這劍墓的主人徐長卿。」

蘇敗並非急著上前,眼角餘光打量著這座主墓室。除了最引入注目的石棺外,墓室的角落中分別擺放著些寬敞的石台。在石台上赫然堆放著諸多金燦燦的金幣以及其他的財物,甚至一些瓷器。

顯然,這些是陪葬品。

蘇敗暗自感慨,若是前世有這樣的墓穴,絕對會大受盜墓賊的喜愛。

比起這些財物,蘇敗更在意的是劍墓主人的傳承。

仔細的打量一遍,蘇敗卻未見到任何類似傳承玉片之類的東西,難不成是被宗門強者所取走?

蘇敗目光在四周的石台上移開,目光停留在墓室中最醒目的石棺上,臉龐上浮現出淡淡的期待,「難不成這劍墓主人的傳承在這石棺內?」

按住劍柄,蘇敗小心翼翼的向前走去。

在經歷先前那些可怕的屍骸后,蘇敗時刻都謹慎無比,若是這劍墓主人的屍體也如同那屍骸一般,以劍墓主人原先的修為,蘇敗覺得自己是必死無疑。不過在劍墓傳承這巨大的誘惑前,蘇敗說不心動那肯定是假的。因此就算有風險,蘇敗也要一探虛實。

方方正正的石棺整體鑲嵌在這主墓室內,蘇敗走上前,方才發現這具石棺只是外棺而已。在這石棺中還有一具水晶棺,晶瑩剔透。一具枯骨正靜靜的躺在其中,整具屍骸瀰漫著淡淡的威壓。讓蘇敗錯愕的是,這具屍骸沒有頭顱,就算如此,看上去也有些陰森。

「無頭屍骸?」蘇敗眉頭微皺,向著四周望去,並未發現有頭顱的存在:「難不成這劍墓主人死的時候是被人所斬斷。也不對,若是他死在他人手中,誰會將他埋葬在這裡,甚至留下其傳承。」

蘇敗有些困惑,不過這些問題,他也懶得細想。

蘇敗上下打量著這具水晶棺,最後停留在枯骨上,視線微移。當掃過屍骸的雙臂時,蘇敗眼前微亮,只見在屍骸慘白的手掌處有著一卷黑色捲軸,這是整座水晶棺最引入注目的存在。

搓了搓手,蘇敗看著陰森的屍骸,心裡有些發虛,若是自己打開著水晶棺蓋,這具骷髏應該不會像那些屍骸一樣暴起。推開水晶棺蓋,蘇敗並未急著用手伸進水晶棺內取出那黑色捲軸,而是用青峰古劍挑出。旋即,蘇敗再次從芥子鐲中取出些許清水,小心翼翼的沖洗這黑色捲軸。

在見識腐屍后,蘇敗對於所謂的屍毒忌憚無比,而這黑色捲軸在水晶棺中,難免也沾上那屍毒。直至完全沖洗后,蘇敗才拾起黑色捲軸,一種刺骨冷意瞬間席捲全身。

「不是普通的捲軸。」蘇敗輕輕解開這捲軸,目光停留在捲軸最側面的小字上面:「徐長卿手札。」

「手札。」蘇敗略微有些興奮起來,若這手札真的是劍墓主人的話,其上肯定記錄著劍陣傳承,蘇敗正欲迫不及待的翻開著這捲軸,其體內的真氣卻不受控制的洶湧而出,貫徹這捲軸之中。

瞬間,這如墨的捲軸爆發出璀璨刺眼的光芒,蘇敗只覺得頭腦有些暈眩,無數的信息貫徹而入……!~!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