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一百八十一章第三重考驗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條通道中都存在著石門和屍海」畫末柳眉微蹙,這座劍墓處處透著神秘,眼角的餘光掃過空蕩蕩的祭壇,神情瞬間一怔:「其他人呢?難道他們都沒有進通道?」 「除了謝陽師兄等人不幸陣亡后,其他人都進入了通道...

數道幽光的劍影悄聲無息的出現在屍骸的上空,恐怖的盤旋著。

蘇敗的目光直直盯著那盤旋的劍影,嘴唇輕顫道:「成功了嗎?」

轟!轟!

整條走廊在這一刻徹底的晃動,好似要崩塌。一股恐怖無比的壓迫如同潮水般在盤旋的劍影間洶湧而出,這股威壓並非是來自劍影,而是來自這片天地。相隔數米,蘇敗只覺得這股壓迫如同銀河倒墜,瀚海逆轉般。這片區域空氣沸騰著,無盡的天地靈湧向而出,仿若巍峨挺拔的雄峰轟轟而下。

!!

屍骸的骨骼瘋狂的劇抖著,作響,其上一道道肉眼可見的裂痕蔓延而出,布滿其上。

那張面目猙獰的醜臉上布滿了驚恐,然後徹底的散架,恐怖的劍影洞穿而下,破開他的頭顱蓋,微黃的屍水瞬間迸濺而出,滿地都是。一道不受控制的轟鳴聲在交鋒處蔓延而出,緊隨其後的就是那無盡的勁風。

蘇敗口乾舌燥的望著這一幕,平靜的眸子中泛起一抹難以置信之色,其虛弱的身體卻被勁風掀翻,狠狠的撞在泛血的牆壁上。

背後傳來的力道讓蘇敗眉頭微皺,眸光似電盯著前方那一堆骨架,雙手不自覺間有些顫抖。蘇敗艱難的起身,雙腿有些乏力,背靠著牆壁,看著滿地的狼藉,嘴角哆嗦道:「用劍意凝聚而出的劍陣居然如此恐怖,威力遠遠是先前的數倍。」

邪魅的臉龐上噙著一抹瘋狂的笑意。蘇敗知道自己成功了。

同樣的原理,劍氣可以凝氣劍陣,劍意亦可,不過這代價未免有些大了。蘇敗感受著體內那空蕩蕩的丹田,眉頭微皺:「原本以我的實力尚且能夠一舉施展數道劍陣,不過若是以劍意凝聚劍陣,全身的真氣基本被抽空。這招固然可怕,不過一旦使用就會全身脫力,終究還是修為不夠。」

站在原地蘇敗平息了下急促的呼吸,慘白的臉上泛起些許血色。眼眉低垂望著自己的雙手:「那可怕的劍意差點割掉我的雙手。看來我的劍意的控制還不夠。同時這雙手也要加強鍛煉。」

「還有這劍意凝陣還有一個不算缺點的缺點,那就是我必須要雙手凝聚劍櫻」蘇敗輕吐口氣,握著青峰古劍,待到體內恢復不少力量時。方才抬步而出。走向化成骨架的屍海

屍水淌滿整片區域。腥臭無比。

蘇敗注意到這屍骸的骨架全身流轉著淡淡的金屬光澤,顯然這具屍體的主人往日里肉身極為可怕。

「可怕的一具屍骸,這劍墓的主人到底如何將屍體弄成這樣。」蘇敗輕聲喃喃道。同時也暗鬆了口氣,解決眼前這屍骸也就意味著暫時脫離了危機。不過,當蘇敗目光望向沉重的石門時,眼前再次凝重起來:「這才是第二重考驗,按照那具屍體的交代,劍墓第三重考驗就在石門之後。」

仔細留意四周,當察覺到並無危險后,蘇敗不徐不疾的向石門走去,近在此尺打量著這石門,蘇敗方才察覺到這石門的古怪之處,這整座石門整體就像人雕刻出來似的,其上布滿了灰塵。隱約間在石門后,蘇敗能夠察覺到一股恐怖的壓迫,顯然這其後的考驗不簡單。

並不急於推開石門,蘇敗沉思著,自己已經無路可退,只能前進,否則終究無法擺脫屍變的命運。

不過在推開石門前至少要做些準備。

盤膝而坐,蘇敗靜靜修鍊著,直至體內再次充滿渾厚的真氣時,蘇敗才深呼數口氣,緩緩推開這塵封不知道多久的石門。!沉重的石門與地板摩擦發出怪聲,這石門比起想象中還要沉重,蘇敗不得不用起真氣,轟,整座石門敞開。

與此同時,整座劍墓輕微的一顫。

古城堡外,數座破舊的祭壇上矗立著數柄高聳的石劍,這石劍表明鋪滿了一層雪絮,就在這一剎那,石劍內悠然傳出清脆的劍鳴聲,整座祭壇立即爆發出璀璨的光芒,數道驚慌失措的身影隱隱而現。

楊修微閉著雙眼,神情有些絕望,他可以想象那具屍骸將自己撕碎的場景,雙手輕顫著。一陣迎面而來的刺骨冷風使得楊修猛地打了個寒顫,睜開雙眼望著眼前這熟悉的古堡,眸子宗湧出狂喜之色:「我沒死。」

「畫末師姐,葉軒樓師兄。」站在祭壇上,楊修看著眼前緩緩而現的熟悉身影,驚呼而出。

畫末似秋水般清澈的眸子中充斥慌張,俏臉慘白,當聽到楊修的驚呼聲后,猛地轉身,見到楊修和一旁的葉軒樓,莫名的鬆了口氣,方才打量起四周才注意到自己儼然處在古堡外的祭壇上「我們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是劍陣。」葉軒樓呼吸有些沉重道,全身狼狽無比,長發更是凌亂的披在雙肩:「我們是被劍陣傳送出劍墓,如果我沒猜測錯的話,那整條通道就是座劍陣。」說到這裡,葉軒樓彷彿想到了什麼,臉色也有些慌張道:「畫末師妹你進入通道后可曾遇見過一具屍骸,以及一座石門?」

「你也遇見過?」畫末櫻紅朱唇微啟,目光卻是望向一旁的楊修。

「我也曾遇見過,差點就要死在那屍骸手中時猛然發現自己已經站在這裡。」楊修后怕道。

「看來每條通道中都存在著石門和屍海」畫末柳眉微蹙,這座劍墓處處透著神秘,眼角的餘光掃過空蕩蕩的祭壇,神情瞬間一怔:「其他人呢?難道他們都沒有進通道?」

「除了謝陽師兄等人不幸陣亡后,其他人都進入了通道。」楊修皺眉道。

葉軒樓眼中露出莫名的笑意。語氣卻有些悲壯道:「這些進入通道的弟子恐怕已經死在那具屍骸手中,倘若他們倖存下來的話,絕對會和我們一樣被傳送出劍陣。」

「死了。」楊修眼瞳巨縮,臉色有些慘白,慌張的朝四周望去,卻未見到熟悉的身影「蘇敗師弟他們死在劍墓中了?我不相信,以我的實力尚且能夠活下來,蘇敗師弟怎麼會死在裡面。」

畫末柳眉皺的更深,她固然也不願意相信這個說法。不過眼前也只有這種情況才能解釋的來。也就是說,整個隊伍倖存下來的人只有自己這三人。想到這裡,畫末心頭有些沉重。

「這宗門的危險絕非其他的甲級任務可以比擬,我們能夠倖存下來已是不幸中的萬幸。畫末師妹。這任務。我們只能放棄了。」葉軒樓心有餘悸道。

心中雖不甘,畫末也只能無奈的點點頭。

「怎麼能夠輕易放棄,蘇敗師弟他們還在劍墓中。」楊修至今沒有相信蘇敗會死在劍墓中。抬步正欲衝進劍墓中,卻被畫末阻攔道:「葉軒樓師兄說的對,這劍墓的危險遠遠超出你我的想象,僅僅那些腐屍都讓我們犧牲了數人,更何況是通道中的屍骸,你我現在就算繼續進劍墓,也只能是送死。」

「送死。」楊修雙手緊握,眸中卻透露著堅毅之色:「先前如果不是蘇敗師弟護著我,此刻我恐怕早就葬生在那群腐屍中。就算是送死又有何妨,活要見人,死要見屍,我不相信蘇敗師弟會死在劍墓中。」

「愚蠢1葉軒樓喝斥道。

畫末輕輕嘆了口氣道:「此事還需從長計議,對於這劍墓我們所知曉的信息少之又少。不過宗門劍殿的那些執事應該知曉些信息,以其將命交待在這裡,還不如先回宗再說。」顯然,畫末也認為再進劍墓是不智之舉。葉軒樓嘴角揚起輕輕淺淺的笑意,蘇敗死在劍墓中他還是樂意見到的,不過一想到緊隨自己而來的天權閣弟子也死在其中,心頭也有些不是滋味。

看著畫末和葉軒樓都反對進劍墓,楊修緊握的拳頭無奈的鬆開,低著頭喃喃道:「我當初就應該極力勸他別來這裡,像他那樣的人物,總有一天會成為琅琊七閣中頂尖的存在。小畫末也有些惋惜,看著陰霾的天穹,心情顯得格外沉重。

石門緩緩敞開,狹長的石道出現在蘇敗的視線中。

「這就是通往第三重考驗的地方?」蘇敗望著這石道。在石道旁的兩側好似鑲嵌了某種玉石,整條石道籠罩在淡淡的柔光中,看上去頗有通幽的神秘感。比起前兩重考驗,這石道死寂的有些古怪。蘇敗微握著手中的青峰古劍,毅然的踏入這石道中,目光時刻警惕的打量著四周。

在蘇敗踏入其內后,厚重的石門居然詭異的閉合起來。

走在石道中,蘇敗耳旁靜的只剩下自己的腳步聲「這劍墓主人徐長卿曾是先天劍陣強者,他在劍墓中留下的傳承肯定是劍陣傳承。那他布置的考驗應該不僅僅局限於修為的考驗。畢竟要修習劍陣,修為和天賦是缺一不可。」

「無論是所謂的第一重考驗屍潮,還是第二重考驗守墓者都注重的是修為。」

「那麼第三重考驗應該針對天賦這一點。」

行走在幽靜昏暗的石道中,蘇敗靜靜分析著所謂的劍墓三考,淡淡的寒意縈繞在周身。

這種死寂足足持續了數分鐘,就在走出數百米的時候,蘇敗猛地止住身形,整個人匍匐餘地,在玉石光澤的映照下,他明顯注意到了前方的異樣。

「有風。」蘇敗輕聲喃喃道,伸出手輕輕抬在石板的正中央,若有若無的清風在石板的縫隙間溢出。

起身,蘇敗眉頭微皺,其劍指猛地點落而出,瞬間有著劍氣匹射而出,撞落在最前方的石板上。

!!

詭異的聲響驟然在石道中響起,在蘇敗錯愕的目光中,只見眼前一排排的石板瘋狂的上下搖晃著,一道道幽墨的劍氣柱接二連三的至下方衝天而起,撕開空氣。

呼!呼!

尖銳的破風聲刺耳無比,蘇敗暗自捏了把冷汗,先前若不是停住腳步,自己一旦先前邁出,這可怕的劍氣柱恐怕會直接將自己轟碎。

「這就是第三重考驗嗎?」蘇敗嘴角溢出一抹笑意,顯然這重考驗並非是考驗其修為,自己猜對了。

佇立不動,蘇敗靜靜觀望著這些上下翻轉的石板,他注意到,一旦石板翻轉的時候,立即有劍氣柱至下匹射而出。蘇敗舉目望去,並非是全部的石板都上下翻轉,足足有八十一塊石板。

八十一塊石板!

蘇敗神情明顯一怔,喃喃道:「該不會這麼湊巧吧。」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