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一百七十八章別無選擇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這些屍骸的腐爛程度也漸漸降低。甚至在最後蘇敗注意到數具完整的屍體。 這些屍體顯然是經歷了一番血戰,一道道觸目驚心的血痕布滿其上。比起腐屍,這些屍體上流轉著一股極為渾厚的氣息。蘇敗雙眸微眯仔細觀...

無盡的黑暗中回蕩著咯咯的聲響,毛骨悚然。!

眸若星辰,蘇敗靜靜站立著不動。

先前那種玄奧的波動蕩然無存,蘇敗微著眉頭,腳下儼然是青色石板,不過站在其上,蘇敗卻察覺到一股寒意透著腳掌心直涌而上。陰森的黑暗吞噬了所有,蘇敗舉目望去,隱約間只能瞧見數米開外躺落的屍海

死寂的通道幽森而可怕,蘇敗微擰的眉頭卻舒展開來,「按照楊修師弟的說法,昔日他們經過這劍墓的時候未曾遇過這屍潮,而今日卻發生了這樣的變化。」

「宗門將這名劍客之墓劃分為甲級任務,那也意味著宗門在數日前就曾譴派人進入這名劍客之墓,否則又如何知道這劍墓的危險從而評定任務等級。」

「二者若是聯繫起來,今日這劍墓的變化應該和宗門脫不了關係。」

目光如炬,蘇敗盯著眼前昏暗的通道,「劍殿的任務主要是為了磨練弟子,頒發的任務絕對不會是讓弟子送死。」想到這裡,蘇敗莫名的鬆了口氣,青峰古劍微微揚起,蘇敗輕輕的朝前邁出一步。

儘管蘇敗極力的控制自身的力道,不過前腳落地的剎那,立即有著一道之身在腳下響起。

嘩!嘩!

幽暗的通道中一簇簇妖異的鬼火憑空而現,驅散了先前的黑暗。

在鬼火的映照下,蘇敗立即觀察這通道,這通道好似走廊般,約莫寬有數丈,高數丈,而如今自己所站之處正是一座古老的祭壇,四周散亂著七零八落的碎骨。在數丈開外,有著數具屍海這些屍骸全身腐爛滲出屍水,腥臭的味道充斥在走廊的每個角落。

抬起手輕輕按落在祭壇上蘇敗仔細的觀察著:「這確實是一道劍陣,不過這劍陣應該是單向傳送。」

「無路可退,只能向前走。」蘇敗輕聲喃喃道,抬步向前特別是走向這些屍骸的時候,蘇敗更加的小心翼翼,先前腐屍就是在這走廊中爬出,蘇敗絲毫不敢有所放鬆。

啪!啪!啪!

屍骸雙眸中徒然泛起猩紅的光芒,幽光森森的利爪暴起。

蘇敗心中時刻就警惕著,在這些屍骸暴起的剎那,蘇敗身若輕鴻般掠出避開這橫掃而來的利爪,手中的青峰古劍輕轉著,像是撕開了空氣似的迅速的點落而出。

嗚!

刺耳而又凄厲的慘叫聲猛地響起,腥臭的屍水迸濺滿地。

這些屍骸的利爪極為鋒利,不過佔據著速度上的優勢,蘇敗卻不懼。

摧枯拉巧般的將屍骸徹底粉碎,一步步的順著整條通道走下去,越往走廊裡面,這些屍骸的實力就越恐怖。不過,蘇敗也注意到,這些屍骸的腐爛程度也漸漸降低。甚至在最後蘇敗注意到數具完整的屍體。

這些屍體顯然是經歷了一番血戰,一道道觸目驚心的血痕布滿其上。比起腐屍,這些屍體上流轉著一股極為渾厚的氣息。蘇敗雙眸微眯仔細觀察著這些屍骸,鋒利的青峰古劍瞬間沒入這屍體,鏗鏘之身驟然響起這屍體赫然堅硬如金鐵。

「這些屍體顯然存在很長的一段時間,這四周看似封閉,卻有著空氣流通。按照正常的情況,屍體應該會腐爛,而眼前這些屍體卻完整如初。」蘇敗低著身子,察覺到屍骸表面一閃而過的劍氣,「這些屍體應該很強否則絕對不會死後體內還殘留著劍氣。」

「或許正是因為這些劍氣的存在,這屍體才能完整如初。」蘇敗輕聲喃喃道正欲繼續前行,眼角的餘光卻注意到這具屍體的頭顱旁有一些扭動的劍痕,這些劍痕猶如蚯蚓一把,凌亂無比。不過蘇敗看出這些扭動的劍痕是一些字跡,顯然是這死者在臨死前用手指刻在石板

蘇敗抬掌,凌厲的勁風橫掃而出。

灰塵紛飛,隱約間這些密密麻麻的字跡也變得清晰:

白桐,你當你看到這些字跡的時候,我應該已經死去。我們把這劍墓想的太簡單了,對方畢竟是昔日劍盟的客,在這裡布置下的考驗絕非你我可以想象的。就算我的實力尚且只能闖進這裡,你實力與我不相伯仲,我勸你還是儘早遠離這劍墓。

不過以你的性子,我知道你絕對不會死心,而是要繼續前行,得到這劍墓的傳承。

據我所知,這劍墓一共分為兩層,其一是外墓,其二就是內墓,這內墓中到處充斥著一種可怕的毒氣,一旦你身上出現傷口的時候,這毒氣就會融入你的鮮血中,片刻后你全身的血肉就會腐爛無比,直至最後變成那鬼東西。據一些前輩曾言,劍墓主人徐長卿在這內墓中布下三重考驗,其一恐怕就是那些鬼東西,你若是看到這些字跡,那你應該經歷了第二重考驗,而另一重考驗就在這走廊中。

在走廊的盡頭有著一道門,通過那門應該就能夠進入內墓的主室,不過在門前有一名守墓者,不,應該是一具很可怕的屍體,這應該是第二重考驗,至於第三重考驗,應該是在門后。

想來也可笑,荒琊州中無數天才齊聚在這裡,為的就是通過這劍墓三考,繼承徐長卿的衣缽,到最後居然全死在這裡。

蘇敗目光逐字而移,當他看到最後有些潦草的字跡時,眉頭卻是微微一皺,眼前這些字跡所透露出的信息量極為龐大,至少揭露了這些腐屍存在的原因。

徐長卿!蘇敗嘴唇微動,這應該是劍墓主人的名字。

「這劍墓主人在劍墓中留下三重考驗,若是有誰通過這考驗就能繼承他的衣缽,而這一路而來見到的屍體就應該是當初進入劍墓的武者。」

蘇敗左手輕托著下巴,能夠讓這麼多武者明知九死一生也要闖進來,這劍墓主人留下來的衣缽肯定不簡單,蘇敗目光微移,落在最前方的數道字跡上:「劍盟客卿。」

「荒琊州中最龐大的勢力是琅琊宗等諸宗,以及天罰,這劍盟卻沒有聽說過?」蘇敗搖著頭,不過能夠讓一名先天強者劍陣師成為客卿,這劍盟的實力應該不低。蘇敗起身,望著不見盡頭的走廊,「劍墓三考,先前第一重考驗就如此恐怖,接下來的考驗肯定會越來越可怕。」

「走廊盡頭有一道門,門前有一道屍體,只是不知道那具屍體的實力比起先前的腐屍和血屍如何?」

「這裡顯然沒有後退之路,也就意味著,我若不想腐朽在這走廊中,只能接受考驗,進入那門之後,亦或者死在那具屍體手裡。」蘇敗緊握著青峰古劍,其上傳來的冰冷觸感讓他格外的冷靜,分析著這其中的利弊,「我手上的芥子鐲中還有些清水和食物,應該能夠在這裡支撐些許日子1

「這些人的修為顯然不弱,以他們的實力都不能闖進那道門,這間接說明那具屍體的可怕。」

「目前對我而言最好的選擇就是趁著這段時間修鍊,提高自己的實力,待到清水和食物全部消耗完的時候,我再前往走廊的盡頭,擊敗那屍體,進入那道門之後。」蘇敗皺眉苦思,鼻子卻輕微一皺,按照眼前這死者留下來的信息,這劍墓中充斥著一種可怕的毒氣,遇血即溶。不過蘇敗卻明顯感覺到在自己吸進這空氣的時候,體內流淌的鮮血明顯有種淡淡的灼熱感覺,一閃而過。

「一旦出現傷口,瀰漫在空氣中的毒氣就會通過血液迅速進入體內。」

「不過就算我身上沒有有傷口,一旦我呼吸,這些毒氣也會進入我體內,儘管微乎及微,也存在著屍變的可能。」

「一旦體內毒氣積累到一定程度,全身的血肉就會腐爛。」

蘇敗眉頭擰在一起,顯然先前留在這裡苦修的念頭被他否決,緊握著青峰古劍,蘇敗抬眸望向走廊的盡頭,眼露一抹堅定之色:「那隻能選擇迎接這所謂的考驗。」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pdan.cam閱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