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玄幻魔法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一百七十三章古堡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明白了些什麼,輕笑道:「你喜歡畫末領袖?」 噗! 楊修口中的酒水直接噴出,神情難得一窘,旋即又有些自然道:「紅顏佳人,誰不愛。」 …… 灰濛濛的天色退去最後一縷暮色。<...

幽暗如水的月光靜靜流淌著。

蘇敗修長白皙的手指靜靜拂過劍柄,火光倒映在蘇敗的面容上。

蘇敗雙眸盯著閃爍的火光有些出神。

唯孤劍意。

蘇敗嘴唇微動,一旦他閉上雙眼,胸中好似就有股無匹的劍氣,欲洶泄而出。

「這座看似遺棄的古城堡就像座墳墓,數年以來已有千餘名弟子死在其中。」楊修端著兩壺溫好的烈酒走來,醇厚的酒香瞬間瀰漫而出,楊修凝重的望著遠處矗立不動的古堡,心有餘悸道。

「我沒有飲酒的習慣。」蘇敗微搖著頭,指著眼前盛著清水的瓷碗。

「酒可是好東西。」楊修有些遺憾道。

「但往往很多時候卻麻痹人的神經思維。」蘇敗輕笑道,凝視著近在此尺的古城堡。黑夜中,這座古堡充斥著陰冷的死亡氣息,同時其內洶湧而泄的氣息讓蘇敗有些心悸,「這劍墓就存在這古堡下?你曾隨玉衡閣的師兄進入這劍墓,裡面到底有什麼可怕之處?」

「外墓可怕在於層出不窮的凶獸,而內墓的可怕在於那無所不在的機關。」楊修微低著頭好似回想著數日前的一幕,聲音有些嘶啞道:「你知道我當初見到搖光閣弟子的時候有多震撼嗎?他全身的皮膚盡數脫落,整個人簡直就像從血水中撈出來似的。根據那弟子斷斷續續的話語,他是在內墓中不小心觸及了機關才落得這樣的下常」說到這裡,楊修目光有些黯淡:「我曾目睹一名師姐不小心踩空觸發了某機關,瞬間被萬箭穿心。」

蘇敗眼神也凝重起來,看來這劍墓並非是自己想象的那麼簡單。

一旦有危險就立即撤退,蘇敗沉思著。

火堆中時而迸發而出的聲音在死寂的風雪中有些毛骨悚然,葉軒樓端著酒壺,目光微眯望著遠處的蘇敗,眼中的森然好似要將蘇敗千刀萬剮般。

好似注意到葉軒樓的目光,蘇敗眉頭微皺,漠然的望了葉軒樓一眼。

雙目對視,葉軒樓立即揚起手中的酒壺,露出溫和的笑意,向蘇敗敬酒。

不過這虛假的笑容始終讓蘇敗有種心悸的感覺。

楊修眉頭也是一皺,刻意的壓低聲音:「我曾進過內墓,其中有些路我還是會走的,你進去之後盡量跟在我身邊。」

「嗯。」蘇敗微點著頭,有些困惑道:「這名劍客之墓存在著無數危機,你為何要加入這隊伍?」

楊修目光下意識的望向遠處的倩影,目光有些柔和:「正是因為危機無數,若是由我帶路或許也能夠避免一些傷亡。」

蘇敗看著楊修眸子深處一閃而過的柔情,偏過頭望著端坐在月光中的畫末,好似明白了些什麼,輕笑道:「你喜歡畫末領袖?」

噗!

楊修口中的酒水直接噴出,神情難得一窘,旋即又有些自然道:「紅顏佳人,誰不愛。」

……

灰濛濛的天色退去最後一縷暮色。

清晨的曙光投射而來的剎那,數道渾厚的氣息在風雪中肆虐而出。

蘇敗緩緩睜開雙眼,看著天外飛仙后暴漲的熟練度,蘇敗嘴角挑起一抹笑意,按照這種情況,終有一日,這天外飛仙的掌握程度會達到一代宗師。蘇敗眯著雙眼,想起紫禁之巔上驚艷天下的一劍,眼中就浮現出少許期待。

「大夥經過一夜的休整,現在應該都是最佳狀態。」

清脆婉轉的聲音在風雪中響起,畫末起身拍拍掌將正在修鍊的弟子叫醒。

「在名劍客之幕被發掘起的時候就有無數宗門精英埋葬於此,甚至昔日有天樞閣弟子前來這裡也是十有八九留埋葬在這裡。而我們這次要進的並非是外墓,而是更加危險的內墓。」畫末吐氣如蘭,語氣平緩道:「我們來這裡並非是送死,而是要完成宗門的任務,挖掘這內墓,取得傳承。正如大家所知的情報,這劍墓的主人曾是一名劍陣師,內墓內必然有劍陣,不過幸好我們隊伍中有精通劍陣的葉軒樓師兄,我相信這次名劍客之墓的任務會順利完成。」

葉軒樓起身,臉上露出有些得意的笑容,看了遠處的蘇敗一眼,揚眉道:「我雖初悟劍陣之道,對各類陣法談不上有多精通,不過對於一些陣法的奧妙還是懂些,相信能夠讓大伙兒避開許多兇險。」

聽到葉軒樓這番話,大多數人臉上都露出安心的笑容。

「在進內墓前我們要做的就是清理出一條通道。」

畫末取出一副簡易的畫圖,這畫圖是她用貢獻點在劍殿中換取的,雖然有些粗糙,不過通過這圖紙卻能夠大概看出這古城堡的輪廓,「名劍客之墓的出口在這城堡的最深處,也就是這城堡的地下儲存室。我們只要清理旁邊走廊的凶獸即可,石仰師弟和李虎師兄你們兩人先去偵查下這古城堡內的情況。」

作戰前的部署極為重要,蘇敗將這一幕看在眼裡,暗自點頭,畫末顯然完成諸多任務,經驗豐富。

「諾1

石仰和李虎都是天璣閣弟子,顯然往日里沒少做這偵查的事情,一身輕裝,身若鬼魅般順著石階而上,小心翼翼的鑽進古城堡的缺口中。清晨時分,城堡中的獸吼聲消散了不少。

片刻后,李虎和石仰兩人走出古城堡。

「情況怎麼樣?」畫末問道。

「情況有些槽糕,我和虎子兩人大概估計了下僅僅這走廊四周的妖獸就不在少數,其中實力最弱的都是凝氣六重。」石仰眉頭擰在一起,臉露凝重的神情:「而且這古堡中的妖獸數量極多,一旦我們開始清理妖獸,鬧出的動靜必然引起四周妖獸的注意。」

「其中最強的妖獸有多強?」畫末眉頭微皺道。

「凝氣七重左右。」一旁沉默的李虎估計道。

「謝陽和白彬師兄兩人負責清理走廊的妖獸,葉軒樓你和其他天權閣的師兄負責處理聞訊而來的妖獸,而其他的天璣閣弟子和我一起負責後方的妖獸,至於蘇敗師弟和楊修師弟你們兩人只要跟上隊伍即可。」畫末盯著圖紙,輕蹙的眉頭舒展而開,目光掃過蘇敗等人:「對於這安排,諸位有什麼意見?」

「沒有。」眾人輕微點頭。

「那好,出發。」畫末螓首一點,身若翩翩起舞的蝴蝶般直掠而出。

這座古堡不知道荒廢了多久,密密麻麻的樹藤至青石中洞穿而出,蘇敗緊隨在隊伍之後,目光警惕的望著四周,雖清晨時分,不過整座古堡還是顯得有些陰森,唯獨附在牆壁上的一些綠苔泛著淡淡的幽光。這裡的空氣極為潮濕,甚至瀰漫著些許血腥味。

看著蘇敗眼中的警惕,葉軒樓輕笑道:「不過是一些凝氣六七重左右的妖獸,蘇敗師弟沒必要這麼拘謹。以畫末師妹和諸位師兄的實力要解決這些妖獸輕而易舉。」

蘇敗淡淡看了葉軒樓一眼,沒有說些什麼。

就在這時,其一道低沉的嘶吼聲猶如悶雷般在纏繞的樹藤中響起。

!!!

類似碎骨破碎的聲音激蕩而起。

走在最前方的兩名弟子身子立即緊繃起來,只見一隻通體幽綠的妖獸撕開樹藤爬出。

這妖獸的軀體足足有數米之長,最引入注目的是妖獸後背上凸起的巨大骨刺,每根骨刺就像長矛一般,其上甚至流轉猩紅的血。巨大的瞳孔仿若翡翠般,直勾勾的盯著蘇敗等人,閃爍著幽綠的森冷光澤。

「是幽鱷獸。」楊修低聲道:「別看這傢伙爬起來有些緩慢,不過一旦攻擊起來可是迅速無比,特別是那爪臂末端的巨爪可是恐怖無比,其上流轉的幽綠液體可是帶著強烈的腐蝕性。」

葉軒樓眼角餘光一瞟蘇敗,輕笑道:「蘇敗師弟跟隨我等一起出來執行任務,想必是為了磨練自己。呵,師弟你能夠擊敗暗鬼,實力足以比擬凝氣六重,早期清理妖獸的任務交給你如何?」

畫末柳眉微蹙,並非說些什麼,這幽鱷獸的實力雖恐怖,不過應該傷不到蘇敗。

聞言,蘇敗面無表情的點點頭。

正如葉軒樓所言,他出來執行任務自然有要磨練自己的想法。

右手按落在劍柄上,蘇敗雲淡風輕的向前走去。與畫末錯身而過時,畫末出聲提醒道:「注意不要碰到這幽鱷獸上面的液體。」

踩在青苔上,蘇敗就如同走在自家的庭院上,哪怕被幽鱷獸那幽綠的目光盯著,蘇敗還是一臉的淡然。

「嗷1

幽鱷獸低吼著,血盆巨口猛地張開,一排排鋒利的巨齒上殘留些妖獸的碎肉。

就在這時,陰暗的角落中同樣響起了數道低吼聲。

瞬間,數道龐然的身影猶如炮彈般至密密麻麻的青藤中彈射而出,幽綠的瞳孔在暗淡的走廊中顯得觸目驚心。見到這一幕,楊修臉色劇變,失聲道:「槽糕,還有其他的幽鱷獸,蘇敗師弟快回來。」

畫末柳眉微蹙:「謝師兄,白師兄。」

謝陽和白斌皆是點頭,持劍上前。蘇敗雖然能夠擊敗暗鬼,但終究還是凝氣四重,若是應付只幽鱷魚或許不成問題,不過若是應付數只幽鱷魚,那顯然不可能。

但就在這時候,走在最前方的蘇敗其身體卻猶如離弦的箭般,在楊修錯愕的目光中,以著最直接的方式悍然的沖向幽鱷魚……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