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一百七十二章青冥白雲,唯孤劍意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星般猛的向下方墜去,龐大的雙翼撕開厚重的雲層。 這是一片無盡的的蒼莽林海蠻荒般的氣息肆虐於其間。 參天古樹遮天蔽日,無數凶獸猛禽遊走於其間,陰冷無比的死亡和森然的氣息充斥在這蒼莽林海中...

!

晚間,月光如水。

在這死寂的區域,月光是如此的慘白,灑在皚皚白雪上。

「獵物已經出現了,根據內線傳來的情報獵物已經前往西秦邊陲的名劍客之墓。」

陰暗的角落中閃現著微弱的火光,一道全身包裹在血色袍服的身影緩緩而現,猶如鬼魅般佇立火光前。

「內線除了這些情報外還有其他消息沒?」

又是一道陰沉的聲音泛起。

皎潔的月光下一名翩翩公子而來,如墨的劍眉下一對深邃的眸子如同深夜般游冷。

「數月前他方才入道四重,不過血煉出來后修為已至半步凝氣。」

「距血煉結束不足一月就突破凝氣,已至凝氣三重。」

「進入內門后就接二連三的擊敗數名凝氣五重,凝氣六重的對手,至今修為已至凝氣四重。」

嘶啞的聲音在陰暗的蒼莽林海中有著悚然的森冷,紅袍身影緩緩的抬起頭望著翩翩而來的青年:「這獵物不像西秦所說的那般簡單,他曾進入過琅琊劍閣,初次進入就曾在劍塔中待在一日。」

眼瞳微縮,青年嘴角微抿,坐在火堆前,目光陰晴不定的盯著閃爍的火光,洒然笑道:「組織中得到這情報的人有多少?」

「除了我們這個小隊還有冥夜小隊。」血袍下,嘶啞的聲音再次泛起。

「也就是說留給我們的時間不多了,通知其他成員動身。」青年眸子垂的更低,淡然道。

「諾。」嘶啞的聲音在黑暗中漸去漸遠,青年端坐在火堆前一動未動,直至火光完全熄滅的時候,青年方才起身,抬起頭仰望著夜空中的點點繁星,整張臉瞬間變得陰森起來:「閻王要你三更死,誰敢留你到五更。呵·冥夜小隊,我閻王小隊看重的獵物會讓你們得走嗎?」

浩如煙海,虛無縹緲。

一道銀色洪流直入青冥,似孤舟般翱翔於雲海中。

立身於青冥之上·迎著皓月,蘇敗的心格外的寧靜,其目光望向月下洶湧而動的雲霧出神。

居高臨下,蘇敗時而見到雲霧中若隱若現的群峰。

在雲海中感悟天外飛仙的效果遠遠比起以往更加的顯著。

蘇敗回到琅琊宗的時候,蘇敗未曾有過一日放鬆,神經時刻緊繃著,特別是在進入內門的時候·他更是過著苦行憎的日子。無論何時,蘇敗都覺得自己頭頂上懸著一柄鋒利的利劍,隨時就可能落下來。因此蘇敗不斷的壓迫自己·要求自己不斷的突破,無數夜晚他都曾坐在斷崖之壁,靜靜感悟著天外飛仙。

這樣的日子過久了,蘇敗自己都得承認有種莫名的疲憊,並非是身軀上的疲憊,而是內心的疲憊。

直至望著眼前如煙的雲海以及月光時。

蘇敗心中的這種疲憊蕩然無存,在這一刻,蘇敗彷彿大悟大徹般,完全的敞開心靈·任由自己的思緒如同雲霧搖曳在遼闊的天穹間,翱翔於銀河皓月間,神遊太虛。

心神完全沉浸在這天地間·蘇敗甚至忘記了一旁艷冠天下的畫末,忘記了身後一道猶如毒蛇般陰冷的目光,忘記了時而高亢嘶鳴的銀翅巨鵬。

恍惚間·蘇敗只覺得眼前偶爾閃過一抹抹翩若驚鴻,驚艷絕世的劍光,逐月而去,揮散萬千雲海。

在雲海中,蘇敗一襲白衣輕輕拂動著。

慘白的月光倒映在蘇敗白皙的臉龐上,隱約間一股驚人的變化在蘇敗身上緩緩出現。

「叮,恭喜宿主天外飛仙劍式熟練度rL00。」

「叮·恭喜宿主天外飛仙劍式熟練度rLCOO。」

昂!

高亢的嘶鳴聲穿雲裂石,大多數人都微閉著雙眼·端坐在月光下的畫末俏臉上露出訝然的神色看著一旁的蘇敗,在她美眸的注視下,她好似覺得蘇敗簡直是破空而去的遺世仙人,那輕拂而動的衣讓人炫目

「你學劍?」孤傲如遠山冰雪的聲音在蘇敗腦海中緩緩泛起,在這道聲音下,蘇敗平靜的眸子中就好像死寂的湖泊中乍起的漣漪,蘇敗目光觸及的慘白月光在這一刻扭動著,朦朧間,蘇敗好似在雲海皓月中看到了一座屹立於白雪上的城池,磅大氣,飛閣流丹,霞光萬丈。

白衣如雪的身影站在白雲之濱,白皙如玉的手輕握著樣式古樸的劍,輕揚而起,翩若驚鴻。

拔劍,出劍,收劍。

驚艷天下的劍光乍現。

望著這一幕,蘇敗有種一股醍醐灌頂般的覺悟,恍惚間自己彷彿化身成為那道身影,不分彼此。

高懸的皓月,山澗的孤松,飄渺的雲海,磅的白雲城。

蘇敗沉浸在其中,直至一道清冷如山澗幽泉的冷風撲面而來的剎那,蘇敗漆黑眸子中泛起的漣漪方才散去,取而代之的是遠山冰雪的寒意,這種眼神蘇敗曾在葉孤城眼中見過。

「叮,恭喜宿主天外飛仙劍式熟練度rL。」

「叮,恭喜宿主領悟唯孤劍意。」

系統冰冷的聲音就像九天之上貫徹而落的萬雷般轟擊在蘇敗的心頭,蘇敗眼瞳不可察覺的劇縮,微抿的嘴角甚至有些顫。

唯孤劍意。

蘇敗心神立即微凝,瞬間就在自己的狀態上看到了宿主已領悟唯孤劍意。

在很久以前。

蘇敗施展出天外飛仙的時候,蒙蒙間就帶著某種玄之又玄的韻意。

在那時候,步驚仙就曾在蘇敗劍上看到了一抹劍意的雛形。蘇敗曾在白雲之巔感悟天外飛仙感悟劍式,也曾在明月高照的山澗間感悟,經過這些時日的積累,蘇敗對天外飛仙的理解不斷加深,甚至偶爾接觸到那種玄之又玄的感覺,只是蘇敗未曾想到今日的頓悟居然讓自己一舉領悟了劍意。

唯孤劍意。

蘇敗嘴唇微動,這是葉孤城的劍意。

葉孤城是名孤傲的劍客,他沒有朋友,他是遠山冰雪上的白雲城主在他仙人那般白雲飄逸中隱藏著絕世的鋒芒,他的世界註定是孤獨的,能夠與他為伴的只有白雲滄海。

孤-獨。這就是葉孤城劍意的詮種-,這也是葉孤城的劍。

在荒琊州的歷史上有著無數風華絕代的劍客然而就算這些人窮極一生,踏至先天也未曾感悟劍意。站在葉孤城這巨人的肩膀上,蘇敗頓悟了這唯孤劍意。這若是往日,就算以蘇敗的性子也會壓制不住內心的激動和顫抖,然而此刻蘇敗心頭卻有些沉重,抬眸望著那茫茫雲海,雲霧雖飄渺卻帶來一種莫名的孤獨窒息感。

這種窒息感彷彿會蔓延似的,畫末心頭也有些莫名的沉重,當觸及蘇敗那倒映著蒼茫雲海的眸子時芳心微顫。一種無言的孤獨感在她心頭蔓延著,特別是在這無盡雲海中。

微閉著雙眸,蘇敗再次感悟起天外飛仙。頓悟劍意,亦是種心靈的明悟,於天外飛仙蘇敗也有了全新的認識。一夜無話,銀色洪流至朦朧的月光中閃爍而過,直至數道驚天的獸吼聲在雲端之下拔地而起的剎那,蘇敗方才睜開雙眼,望著天外飛仙后暴漲的熟練度嘴角猛地一

蘇敗現在知道這世間為何有一朝頓悟,勝似數年苦修的話,整整一日這天外飛仙上暴漲的熟練度居然遠遠超過他這數月的苦修,特別領悟劍意后,蘇敗去感悟這天外飛仙瞬間有著一種水到渠成的感覺,至少沒有了往日里的晦澀。想到這,蘇敗臉上泛起少許笑意,領悟劍意,自己的實力又提高了多少?

其餘人也被下方的獸吼聲驚醒,端坐在最前方的張影出聲道:「到了。」

張影的聲音尚在耳旁縈繞,其銀翅巨鵬就好像直墜而下的流星般猛的向下方墜去,龐大的雙翼撕開厚重的雲層。

這是一片無盡的的蒼莽林海蠻荒般的氣息肆虐於其間。

參天古樹遮天蔽日,無數凶獸猛禽遊走於其間,陰冷無比的死亡和森然的氣息充斥在這蒼莽林海中。

居高臨下,蘇敗隱約間能夠看到在蒼莽深處有著一座巍峨高大的城堡若隱若現,這城堡不知存在了多少多久,充滿了歲月的滄桑感,一眼望去就像匍匐於地的洪荒凶獸,瀰漫著陰森之意。

「這就是名劍客之墓。」畫末如秋水般清澈的眸子微抬,櫻唇輕啟:「跟情報上所說的一樣,夜間的名劍客之墓就像死亡的墳墓,陰森的可怕。這些年以來名劍客之墓被挖掘,其內可是成為了凶獸猛禽的遊樂天堂。」

蘇敗的目光凝重起來,儘管相隔甚遠,他能夠感受到名劍客之墓中瀰漫的氣息。

昂!

高亢的嘶鳴聲讓先前的獸吼聲盡數死寂下來,張影控制著銀翅巨鵬至蒼莽林海上空直掠而出,可怕的氣息洶湧而現。荒林中立即有著轟鳴聲響起,無數凶獸慌恐奔跑著,成片的林木倒伏,落葉紛飛。

「張影師兄的銀翅巨鵬比擬凝氣九重的實力,其氣息足以震懾這些妖獸。」畫末輕聲道。

半響后,這座無盡歲月的古城堡就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中。

一條條猙獰的青藤,若水蛇般蔓延而上,纏繞著整座城堡。

畫末率先躍下銀翅巨鵬,蘇敗其次其後,踩在積雪上,蘇敗看著這有些陳舊的城堡,在蘇敗的腳下是一道道厚重的石階,順延而至城堡。其盡頭恰好是城堡的一段缺口,這缺口十分不完整,顯然是被凶獸撞破,蘇敗目光凝視著這缺口,其後一片漆黑,不過蘇敗卻清晰的聽見其後傳來的陣陣嘶吼聲,顯然裡面的凶獸猛禽不在少數。

「名劍客之墓就存在這古堡下。」

「其內凶獸無數,現在進去恐怕有些危險,待清晨時分我等先進去清理凶獸。」畫末囑咐道。

對於畫末的安排,眾人都無意見。

張影只負責將蘇敗等人送至名劍客之墓,沒有過多的停留就駕馭著銀翅巨鵬離去。

看著消失的銀色身影,葉軒樓眼眉微垂,眼角的餘光好似不著痕的掃過蘇敗,閃過一抹冷意·……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