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一百七十章閑庭信步(第三更)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的剎那,蘇敗身若清風般搖曳,冰冷的劍峰差之毫厘的飄過蘇敗的身體,帶起的尖銳破風聲讓無數人心頭冷汗直冒。 楊修甚至差點失聲而出,這傢伙還是這麼瘋狂,他心臟差點都要跳出嗓子眼。 搖曳落地,...

擊敗暗鬼師兄?

雪地上走動的身影都在風中凝固的雪絮,死寂下來。

畫末神情一怔,抿了抿紅潤的朱唇,眸子中掠過一抹訝然,一雙明亮的眸子注視著蘇敗。

葉軒樓臉上露出一抹玩味的笑意,沒有說話。

楊修卻有些不安的看著蘇敗,凝氣四重擊敗凝氣六重,只是在蘇敗那張有些白皙的臉龐上沒有任何的畏懼,漆黑的眼眸中湧現出點點寒意,這抹寒意讓楊修心頭猛地一揪,原本有些勸說的話語也不知道怎麼說出口。

暗鬼眼瞳猛地一縮,他顯然沒有想到蘇敗會敢說出這樣的話,當既臉色立即陰沉下來,其聲音也變得漸漸冰冷無比:「擊敗我?有意思,我暗鬼成為內門弟子有數年,我還是一次見到如此狂妄的新晉弟子。蘇敗師弟,師兄勸你在宗門中修鍊只是為你的性命考慮,畢竟身體髮膚受之父母,畢竟這性命之事可不是兒戲。不過你若真是想堅持,師兄也給你個機會,你不需要擊敗我,只要你能夠在我手中能夠堅持十劍,那麼你就有資格進入這個隊伍,如何?」

「我是否進入這個隊伍,你沒有資格決定。」蘇敗抿嘴輕笑道,其稚嫩的臉龐上逐漸的湧出一些冷意,眸子平靜的可怕,「只是為了避免接下來的麻煩我決定有必要證實下自己的實力。」

「也就是說蘇敗師弟是想擊敗我來殺雞儆猴嗎?」對於蘇敗的態度,暗鬼臉上漸漸滲透出危險的笑容,在這琅琊七閣中已經很少有人敢對自己這樣說話,就算蘇敗在畫末口中的評價不低,暗鬼也有些不以為然,新晉弟子能夠強到那種地步?

凝氣四重!

暗鬼抬步走上前,挺拔高大的身軀就像鐵塔般,帶著一股可怕的壓迫,居高臨下望著蘇敗:「我現在有些相信蘇敗師弟能夠在劍塔中待上一日。氣魄和膽識都遠遠超過普通的新晉弟子。不過往往很多時候,勇氣固然可嘉,不過勇氣過頭了就是匹夫之勇。」

鏗鏘!

暗鬼隨意的拔出系在身後的巨劍,挺拔的身姿配上這巨劍顯得氣勢逼人。

「出劍吧1

暗鬼冷笑道,巨劍猛力插入身前的青石中,殘雪倒卷。

「我的劍在該出的時候會出。」蘇敗微微搖了頭,嘴唇微抿。其掌心卻湧現出凌厲無鑄的劍氣,縈繞蘇敗的指尖。氣氛瞬間在這一刻變得劍拔弩張起來,周圍不少弟子的目光皆是微睜,饒有期待的望著眼前這一幕。

特別是葉軒樓,對於蘇敗和畫末相握的事情,他可是耿耿於懷。若是能夠見到蘇敗被暗鬼狠狠教訓。葉軒樓還是很樂意見到的,抬起手,葉軒樓示意其餘天權閣弟子向後退出數步,給蘇敗和暗鬼讓出比斗的空間。

「其實你沒有必要與暗鬼動手的,我是這隊伍的隊長,我有權利選擇隊友。」畫末柳眉微蹙,明眸盯著蘇敗有些平靜的臉龐。輕聲道。

「是埃蘇敗師弟,他明顯是故意在挑釁你。」楊修一旁急道。

「我覺得有些事情現在不解決,拖到最後反而會更加的麻煩。」蘇敗淡淡道。

紅唇微掀,畫末直盯著蘇敗的眸子,在其內她感受到的是一種過分的平靜,正是這種平靜讓畫末朝後退出一步,望著暗鬼一眼,肅容道:「有些話我得說在前頭。暗鬼師兄你和蘇敗師弟間的切磋點到為止既行,無論切磋的結果如何,蘇敗師弟都是隊伍中的一員。」

「放心,畫末領袖,我出手可是很有分寸的。」暗鬼右手猛地握住巨劍的劍柄,喉嚨間猛地傳出低沉的嘶吼聲,其體內可怕的氣息毫無保留的瀰漫而出。只要這傢伙斷手斷腳的話,我看他還有什麼資格進入隊伍?

暗鬼挺拔的身軀猛地一踏,身子好似拉出滿弦的弓弦,唰的一聲。暴射而出。

其半截劍身沒入青石中的巨劍在暗鬼的拖動下揚起,一陣磅的氣浪伴隨著劍氣橫掃而出,四周的雪地上的積雪猛地被掀起,漫天雪絮狂舞。

龐大的劍身帶著鋪天蓋地的劍氣撕開風雪,老練而狠辣的對著蘇敗的要害之處直指而去。

沒有絲毫的留餘力,暗鬼一出手就將凝氣六重的修為體現的淋漓盡致。

而最可怕的是暗鬼那全身充滿爆炸性的肌肉,這一劍內的力道可是不低。

四周的眾人屏住呼吸,在場的弟子大多數在內門中待了數年,其眼力還是有的,都能看出暗鬼這一劍的可怕,看似簡單,然卻將力量和速度完全結合在一起。

碾壓!

暗鬼就是要在力量上完全壓制住蘇敗。

見暗鬼一出手就是如此恐怖的劍式,畫末柳眉微豎,而楊修呼吸卻急促無比,他在玉衡閣中見過諸多凝氣六重的師兄。可是以往他見過的師兄和暗鬼比起來,二者實力存在著肉眼可見的懸殊。

葉軒樓帶著少許戲虐的目光看著蘇敗,而後者在這恐怖的一劍前,卻巍然如岳,一動未動。

蘇敗眼皮抬了抬,龐大的劍身迅速的倒映在蘇敗的眼瞳中。

蘇敗微微搖了頭,這一劍的力量確實有些恐怖,不過速度無法匹配這力量。蘇敗步伐輕輕的向前一邁,似浮光掠影般拖動出一道道殘影,在無數道駭然的目光中,蘇敗赫然以著一種心驚膽顫的方式撞向了暗鬼的這一劍。

找死?

這是無數人心頭冒出的念頭,不過在二者即將相撞在一起的剎那,蘇敗身若清風般搖曳,冰冷的劍峰差之毫厘的飄過蘇敗的身體,帶起的尖銳破風聲讓無數人心頭冷汗直冒。

楊修甚至差點失聲而出,這傢伙還是這麼瘋狂,他心臟差點都要跳出嗓子眼。

搖曳落地,蘇敗轉過身望著錯身而過的暗鬼,淡淡道:「這一劍注重的是速度,你反而偏向於力量。這麼明顯的破綻暗鬼師兄怎麼會沒注意到?暗鬼師兄無需放水,盡情的出手。」

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蘇敗的聲音顯得有些冰冷,顯然暗鬼這一劍並非是忽略了速度,而是刻意的加重力量。這傢伙想廢了我,這是蘇敗的第一個念頭,微微皺了眉,難道自己這張臉看起來是那麼人畜無害的樣子?

聽著蘇敗有些平靜的聲音,畫末有些訝然,並非是暗鬼的速度太慢,而是蘇敗的速度更快。

「果然不簡單。」畫末輕贊一聲。

破綻?放水?暗鬼原本帶著些許笑意的臉龐在這一刻變化不定,蘇敗這噙著譏諷的話語讓他有種惱羞成怒的感覺,在他眼中單手就可以捏死的弱雞居然當眾出言譏諷自己。轉身,暗鬼冷冷道:「才剛剛開始而已,先前只是熱身,接下來才是來真的。」

暗鬼厚重的腳掌猛地踏在雪地上,雪地立即坍塌了一層,暗鬼的軀體猶如炮彈般轟出,手中的巨劍揚起朵朵森然的劍花,霍霍劍光璀璨的猶如直墜而下的流星,帶著滾滾劍氣,每一劍都以狠辣的姿態直指蘇敗的要害之處,一劍接著一劍,四周的雪地上直接被犁出一道道觸目驚心的劍痕,碎石紛飛。

「暗鬼師兄的流星狂劍式,看來暗鬼師兄對於這新晉領袖有些不爽,居然將最強的劍式都拿了出來。」

「不過暗鬼師兄未免有些小題大做,這新晉領袖若是稍有不慎,絕對會被廢了。」

聽到兩名天權閣弟子的竊竊私語,楊修額頭甚至冒出冷汗,流星狂劍式,他曾聽說過這劍式,狠辣無比:「畫末領袖,暗鬼完全不是在切磋,他是要廢了蘇敗。」

畫末柳眉皺的更深,裸露在衣袖外的皓腕上徒然泛起明亮的光芒,可怕無比的劍氣在畫末的蔥指尖流轉著,蓮步輕搖,畫末正欲出手制止暗鬼,其數道可怕的劍影瞬間在她面前橫掃而來,擋住了她的去路。

「暗鬼師弟下手會有分寸,畫末師妹在一旁觀看即可。」葉軒樓雙手結著一道劍印,嘴角露出一抹莫名的笑意。這抹莫名的笑意怎麼看都是戲虐的成分居多,畫末優雅的俏臉上立即浮現出一抹清冷,盯著近在此尺的劍影,正欲出聲喝斥葉軒樓,其數道驚呼聲卻沒由來的驟響。

恐怖璀璨的劍光中,蘇敗消瘦單薄的身影怎麼看都像在汪洋怒海中支撐的孤舟,而就是這孤舟卻乘風破浪,身體時而猶如清風,輕若無物一般險之又險的避開橫掃而來的巨劍,時而又如颶風般迅速無比的直掠數米再次避開暗鬼的劍,這驚心動魄的身法看的數名弟子膽顫心驚,這完全是在刀尖上跳舞。

在劍塔中,蘇敗經歷了無數次死亡,獨闖於千軍萬馬中。

那裡的刀比起暗鬼的劍更迅速,密密麻麻,在那種情況下磨練出的身法自然是可怕無比。

爐火純青的化風身法。

蘇敗遊走於暗鬼的劍下,從容不迫。

猙獰的臉龐上漸漸爬出些許駭然,暗鬼的劍以著星辰隕落般的軌跡直射而出,這種天馬行空的劍法在最後是越來越凌厲,而在暗鬼眼中,蘇敗面容的雲淡風輕是越來越盛。在最初的時候,暗鬼明顯能夠察覺到蘇敗閃避間呼吸會適當的加重。

直至這時,蘇敗的呼吸均勻無比,一種無力感在暗鬼心中蔓延而出。

就在這時,一道清冷如山澗幽泉的聲音毫無徵兆的泛起:「打的爽嗎?那接下來該輪到我了。」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