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一百六十九章刁難(第二更)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兩人實力最弱。 看著天權閣弟子臉上的神情,楊修知道這些人對於蘇敗加入隊伍的事情耿耿於懷加上蘇敗師弟至今未出現,顯然這些人對蘇敗師弟的影響更差,想到這,楊修其中不由急了轉過身眺望著遠處崎嶇的山道...

!

鬱鬱蔥蔥的山林和皚皚白雪緊鄰在一起。

飛泉流瀑至山上垂落而下,轟鳴聲不絕於耳。

艷麗的陽光灑落在晶瑩剔透的冰雪上,時而四周徒然泛起陣陣震耳欲聾的獸吼聲。

佳木蔥蘢間,藤蔓疊繞。

一座座醒目的鋼鐵巨籠隱於其中,可怕洶湧的氣息至其內瀰漫而出。

雖清晨時分,不過卻有著無數道身影狂涌而來,人聲鼎沸,這些人大多數都是在劍殿中接了任務的弟子。

這座秀麗的山峰被稱為揚帆峰。

在這裡,琊宗弟子都可以通過馭獸閣馴養的妖禽,離開宗門,出去執行任務。

畢竟荒琊州遼闊無比,而琅琊宗門分佈的任務其地點大多數都分佈在荒琊州各個角落,若是步行絕對會浪費許多精力。

遼闊的蒼穹中時而有著巨影直壓而下,數只猙獰的飛禽盤旋在這蒼莽上空,旋即就是數道身影猶如炮彈般直墜而下,臉上有著掩飾不住的激動和狂喜。這些弟子大多數都是執行任務回來,匆匆忙忙的前去劍殿。

空曠的雪地上,鵝毛般的雪絮無力搖曳著。

「也就是說這次除了天璣閣和天權閣的弟子外,還要加一名搖光閣的弱雞?」

一道聲音如同雷霆轟鳴嘹亮的聲音在雪地上空泛起,震耳欲聾。

聽著這道聲音,四周匆匆而過的琅琊宗弟子大多數都偏過頭望去,只見一名身著灰白色衣衫的青年正佇立在雪地上,挺拔的身軀足足有一米九左右,全身凸起的肌肉呈現著可怕的爆炸力,儘管相隔甚遠,大多數弟子都能夠感受到這名青年體內流動的恐怖力量,「天權閣的暗鬼

青年絲毫未注意到四周投來的目光,臉上噙著不耐煩的神情·埋怨道:「難道畫末領袖不知道這次任務的難度,拖了玉衡閣廢物進來也罷,現在又拖了名搖光閣的弱雞。」話音未落,青年抬起頭望著端坐在正前方·面容有些妖異的葉軒樓。

葉軒樓微垂著眼眉,小心翼翼的擦拭著手中雪亮的劍身,連頭抬都沒抬:「這名弱雞可不簡單。初次進入劍閣就能衝擊至第四百八十名的名次,甚至在劍塔中待了一整日未曾出來過。「

青年嘴角緩緩揚起一抹不屑,冷笑道:「不簡單?再怎麼不簡單他也是新晉上來的弱雞,能夠強到那裡去。」

「他初次進劍塔就取得這樣的成績也只是代表他有潛力,但如今他只是凝氣四重·在場的任何人都可以一隻手捏死他。他加入我們的隊伍只能拖我們的後腿,我想在場有這樣想法的人並不止我暗鬼一人。難道軒樓師兄就沒有這樣的想法。」

「再說,我可是聽說了這名弱雞握過畫末領袖的手。」

聽到這句話·葉軒樓微垂的眼眉猛地一皺,眸子中閃過一抹陰沉,抬起頭來臉上卻噙著溫和的笑意道:「這件事情在昨日我就曾反對過,不過畢竟這新晉領袖手中掌握了任務的優先權,我們沒有選擇的餘地。也正是因為這個理由,畫末領袖才不得已讓這新晉領袖加入隊伍。」

「二十萬貢獻點還滿足不了這新晉領袖的胃口,還企圖染指劍陣傳承,真是個得寸進尺的弱雞。」

遠處,駐足聽著青年話語的弟子各個露出錯愕的神情。其中一名稍有姿色的女子捂著嘴·訝然道:「天權閣暗鬼,天權閣葉軒樓,天權閣的蕭若雲·加上天機閣的畫末領袖,兩閣翹楚組成的團隊,甚至由畫末領袖親自帶隊·這隊伍的實力好強。

「也不知道他們接下了什麼任務,居然有劍陣傳承。」

「還能有什麼任務,甲級任務名劍客之墓。嘖嘖,聽說這次隊伍中有一名是搖光閣的新晉領袖。」

「新晉領袖?也就是數日前在琅琊劍閣中造成轟動的那名新晉領袖,我聽說過,實力不錯。」

聽到這句話立即有著數名弟子嗤之以鼻,在搖光閣中那新晉領袖實力或許不錯·不過相對於天權閣弟子而言,這新晉領袖加進來的確是會拖後腿。

楊修緊隨畫末而來的時候·正恰好聽到四周的竊竊私語聲,眉頭不由一皺,偏過頭看著畫末有些優雅精緻的側臉,見後者臉色寧靜如蓮,欲言又止。

正竊竊私語的其他閣弟子見到款款而來的畫末,極為有默契的停下來,目光隨著畫末那動人的曲線而動。

今日畫末換了一襲黑色長裙,玲瓏起伏的柔美嬌軀在黑色絲裙間若隱若現。正端坐在雪地上被數名天權閣弟子如眾星拱月般圍在正中央的葉軒樓猛地站起來,笑眯眯的點點頭道:「畫末師妹可是讓我們苦等已久了。」

「天璣閣有些瑣事耽誤了,讓諸位師兄久等了。」畫末欠身行禮道。

「畫末師妹貴為天璣閣領袖,自然不像我等這些閑人無所事事。」自稱為暗鬼的青年一掃臉上的不耐煩,目光卻在其後的楊修等人身上來回掃動著,語氣有些低沉:「聽軒樓師兄說,隊伍中又加了名搖光閣的新晉弟子?」

「新晉領袖蘇敗。」畫末美眸流轉在空曠的雪地上,卻未見到蘇敗的身影,紅唇微掀:「具體情況葉軒樓師兄也告訴你們了。不過蘇敗師弟雖是新晉弟子,不過實力卻是不弱。他還沒來嗎?那我們在這裡多等待他片刻。」

「實力不弱,我看並不是實力不弱,而是架子不校」暗鬼陰陽怪氣道:「嘖嘖,讓整個隊的人等待這新晉領袖,我倒這新晉弟子有什麼能耐」

楊修眉頭微皺,低著眸,眼角的餘光卻小心翼翼的看向暗鬼。他知道這名青年是天權閣弟子暗鬼,其修為有凝氣六重左右。不過暗鬼修為雖是凝氣六重,然卻曾擊敗過凝氣七重的武者,不敢小覷。

楊修眼角餘光掃過眾人,在場的所有人修為最低的也有凝氣六重,恐怕就自己和蘇敗師弟兩人實力最弱。

看著天權閣弟子臉上的神情,楊修知道這些人對於蘇敗加入隊伍的事情耿耿於懷加上蘇敗師弟至今未出現,顯然這些人對蘇敗師弟的影響更差,想到這,楊修其中不由急了轉過身眺望著遠處崎嶇的山道,當見到那一襲白衣身影時,楊修方才如釋重負的鬆了口氣:「蘇敗師弟來了。」

山道上,蘇敗身影仿若浮光掠影般在雪地上拖出一道道殘影,失去青銅戰衣以及劍陣的束縛,蘇敗只覺得整個身體彷彿都輕了數倍。在囑咐書生和七罪一些事情后,蘇敗就整裝而來不過看著遠處雪地上有些熟悉的身影,他知道或許自己來晚了。走上前,蘇敗向著楊修點頭

方才對著畫末道:「抱歉,有些事情耽擱了。」

「無妨,我也是才來。蘇敗師弟作為新晉領袖,這次出宗自擾要交待一些瑣事。」畫末微微一笑,指著葉軒樓等人道:「這些是天權閣的弟子,連同葉軒樓師兄在內一共有七人。加上我天璣閣七人,以及玉皇閣的楊修弟子和蘇敗弟子,整個隊伍一共是十六人。」

畫末揚起俏麗的畫眉,走向兩隊的正中央修長纖細的**晃動著:「蘇敗師弟,新晉弟子領袖。想必在場的諸位在數日前也聽過琅琊劍閣的事情,我也不細說。我想說的是如今我們是個團隊,無論誰都要平等對待。」最後一句話,畫末明顯是對數位天權閣弟子所言。其次畫末就一一為蘇敗介紹隊伍中的其他人。

蘇敗也注意到在場數十人中,其氣息皆是不弱,可謂渾厚無比。

甚至有兩名氣息比擬畫末的存在,也就是凝氣九重。

這就是其他閣的底蘊,蘇敗想到,怪不得搖光閣是最墊底的,恐怕在場的人中大多數都能夠橫掃搖光閣。

當畫末介紹到暗鬼的時候暗鬼率先輕笑而出:「天權閣暗鬼。在數日前就聽說過蘇敗弟子,只是沒想到蘇敗師弟如此年輕。我記得當初像蘇敗師弟這年紀的時候修為不過初入凝氣。而蘇敗師弟在這年紀就達到凝氣四重,實在是讓人佩服。恐怕只要給蘇敗師弟一定的時間,這琅琊七閣的強者行列必有蘇敗師弟的名字。不過這個世界上往往最不缺的就是天才,很多天才在未成長起來的時候就半途夭折。」

蘇敗輕輕抬了眼,淡淡的望著眼前這滿臉笑容的青年,這笑容太虛假了,而這番話也太刺眼了,看似在恭維自己,實際上卻是在譏諷自己。

畫末眉頭微蹙,正欲說些什麼,暗鬼卻未注意到,繼續喋喋不休道:「很多人在進入內門的時候,憑藉著貢獻點換取而來的丹藥,其修為都有個驚人的提高期間。不過藉助丹藥修鍊雖能夠在短期內提高修為,然過分依賴丹藥反而會落個基礎不穩,真氣虛福呵,名劍客之墓的任務危險重重,若是修為不濟者進入其中反而會把命交代在裡面。我看蘇敗師弟方才成為內門弟子不足一月,以其冒如此大險,還不如待在搖光閣中多加修鍊。」

畫末俏臉微沉,柳眉一豎,冷聲道:「暗鬼。」

楊修眉頭也是一皺,什麼藉助丹藥,什麼真氣不符,暗鬼這句話不就是在譏諷蘇敗進入內門藉助丹藥衝擊至凝氣四重,不過這實力去了也是去送死。這傢伙一開始就在挑刺,楊修眼瞳微縮,看向葉軒樓幾人。這些天權閣弟子各個都是一臉玩味的樣子,顯然很樂意見到這一幕。想到這裡,楊修心中驀然一嘆,正欲出聲替蘇敗解圍,儘管自己人言微輕。

「暗鬼師兄覺得我的修為進入名劍客之墓是送死?」蘇敗嘴巴微微一抿,剎那間,蘇敗有些柔和的臉龐上緩緩有著一股冷峻瀰漫而出,眸子中也漸漸湧出絲絲寒意。

這股猶如刀鋒般冷冽的寒意讓暗鬼眼神微變,旋即就不以為然道:「我只是覺得像蘇敗師弟這種前途光明的新晉領袖,應該更加看重自己的性命,而不是逞一時的匹夫之勇,凝氣四重欲進入劍墓,遠遠不夠1

「那暗鬼師兄覺得到底擁有怎麼樣的實力才能進入劍墓?」蘇敗漆黑的眸子反射有幽冷的光澤,讓人無法看透。

「像我這樣的實力。」暗鬼唇角揚起一抹莫名的笑意,盯著蘇敗:「至少以我這樣的實力在劍墓中尚能自保,同時也不會拖隊伍的後腿。」

「暗鬼。」畫末的聲音帶著些清冷和威嚴,顯然暗鬼這些過火的話語已經讓畫末覺得有些不快。

蘇敗畢竟是自己帶進隊伍的,暗鬼三番兩次的針鋒相對顯然是在質疑自己。

作為旁人都覺得這些話有些過,更何況是蘇敗。

不過比起皺眉的眾人,蘇敗卻只是輕輕一笑:「那也就是說,若是我擊敗暗鬼師兄,你可以說明有資格進入這隊伍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