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一百六十八章劍陣師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說話的青年。在青年最初開口的時候,蘇敗就察覺到青年對自己的敵意,這股莫名的敵意讓蘇敗有些不爽,面色平靜道:「若是畫末領袖不答應的話,那麼這事情就沒有必要繼續談下去了。我想在琅琊七閣中,很多人都想要手上...

!

風更急了。

無數道錯愕的目光齊聚在蘇敗身上。

數十名凝氣六七重的弟子葬命於名劍客之墓,在這樣的情況下蘇敗還提出這樣的要求。

在諸多弟子眼中,蘇敗此舉顯然不智。

場面氣氛有些沉靜,畫末精緻的嬌容上透著深深的遲疑,柳眉微蹙看著蘇敗,彷彿要在蘇敗平靜的眸子中看出些什麼出來。不過讓畫末失望的是,蘇敗眸子深邃死寂的有些過分。

「我想知道蘇敗師弟你為何要加入我的隊伍,前往名劍客之墓。」畫末輕聲道。

「名劍客之墓的傳承。」蘇敗不可置否道:「畫末領袖你看重的不也是這一點嗎?」

「名劍客之墓的傳承可是劍陣傳承。」青年,既葉軒樓眉頭擰著,冷聲道:「修行之事最重要的是穩紮穩打,而不是好高騖遠。蘇敗領袖方才新晉內門弟子,目前注重的是自身的修為。再者,劍陣傳承並非對於誰都有用。數萬武者中或許才出數名有劍陣師資質的武者。蘇敗領袖難道任務自己有成為劍陣師的可能?」

書生以及七罪兩人眉頭皆是一皺,這青年接二連三的話語都極為不客氣。

蘇敗雙手微垂在袖子下,漠然的望著說話的青年。在青年最初開口的時候,蘇敗就察覺到青年對自己的敵意,這股莫名的敵意讓蘇敗有些不爽,面色平靜道:「若是畫末領袖不答應的話,那麼這事情就沒有必要繼續談下去了。我想在琅琊七閣中,很多人都想要手上的這份優先權。」

畫末看著蘇敗一副有些平靜的樣子,有些無奈。

不過確實在蘇敗掌握主動權的情況下,己方沒有任何選擇的餘地。想到這,畫末臉上就露出一抹優雅的笑容,宛若剎那將盛開的一朵潔白似雪的雪蓮,輕笑道:「我答應你。不過我也有個前提條件名劍客之墓中有著無數潛在的危機,就算是我恐怕也不敢涉及。一旦以蘇敗師弟的實力繼續深入有生命危險時,我就有權利讓師弟原地待命,如何?」

「可以。」見到畫末妥協蘇敗臉上不由露出燦爛的笑意。

這抹笑意落在葉軒樓眼中顯然有些不爽。

「既然我們要組成個隊伍接下這任務,就要彼此熟悉下,到時候一起行動也不會太唐突。」畫末開口道,纖細的玉手指著青年,介紹道:「天權閣弟子葉軒樓,這次名劍客之墓的任務大多數情況下都要依靠葉軒樓師兄,他是名劍陣師。」

劍陣師。

周圍的人群立即失聲而出數萬名武者中才出數名有資質成為劍陣師的武者。能夠成為劍陣師註定是前途光明,儘管劍陣師很少,不過劍陣師的強大卻是廣為流傳。瞬間四周新晉弟子望向葉軒樓的目光中多出了一抹敬畏。就算是書生和七罪,兩人也是凝重的望著葉軒樓。

這些驚呼聲讓葉軒樓的臉上泛起些許笑容,緩緩而出,伸出手道:「畫末師妹同意讓你加入隊伍,那麼我就沒要反對的必要。天權閣葉軒樓,請多指教。」

儘管葉軒樓臉上噙著溫和的笑意,不過蘇敗還是能夠察覺到對方眼中所蘊含的陰沉,淡淡道:「蘇敗,請多指教。」

啪!

兩隻手在眾目睽睽之下握在一起葉軒樓嘴角緩緩掀起一抹森冷的弧度,表明卻笑盈盈道:「聽聞蘇敗師弟初次進劍塔就在其內待在一日,甚至衝擊至第四百八十名的名次。這等成績實在是讓師兄汗顏先前師兄言語或許有些嚴厲了,望師弟不要太在意。」

一股磅無比的力道驟然在手上傳來,蘇敗只覺得右手彷彿被巨石砸壓。

迎上葉軒樓嘴角掀起的冷意蘇敗平靜的眸子中也漸漸湧現出少許冷意,心神微凝,瞬間體內的真氣洶湧而轉,在蘇敗的掌心處立即有著一道細小的劍印迅速凝聚而出,猶若細針般點落在葉軒樓的手掌心。

嘶!

葉軒樓眼神劇變,掌心處傳來的痛楚讓他手臂一抖,手掌迅速般的收回有些錯愕的望著自己的手掌心,一道猩紅的血跡滲透而出。眼神冰冷的看著葉軒樓蘇敗微笑道:「僥倖衝到第四百八十名而已。」

蘇敗和葉軒樓的暗中交鋒極為隱秘,不過畫末卻看在眼裡。畫末目輕瞟了蘇敗一眼,露出少許詫異,他沒想到後者居然未吃虧,紅唇微掀:「除了葉軒樓師兄外,還有數名天璣閣和天權閣的弟子,今日這時我們會在宗門前等待蘇敗師弟。此次隊長由我擔任,一會兒我就去接受甲級任務。」

說此,畫末就將手中的劍卡遞給蘇敗,給了蘇敗二十餘萬貢獻點。

隨後,雙方再次交談了些任務的細節后,畫末以及葉軒樓一行人方才離去。

臨走前,葉軒樓若有深意的望了蘇敗一眼,眼中閃過一抹極為隱晦的冷意。

望著畫末等人離去的身影,蘇敗臉上的笑意方才微微收斂起來,白皙的臉龐上隱約間透著少許冷意。

「葉軒樓在天權閣中的地位極高,今日他三番兩次的針對師弟並非是偶然。」楊修並未離去,而是留望著臉上漸漸爬上些許崢嶸的蘇敗,無奈道:「畫末師追求者甚多,葉軒樓就是其中之一。」

「畫末師姐往日里很少和誰有過肢體接觸,今日師弟你和畫末師姐握手顯然引起了葉軒樓的不快。」語峰一轉,楊修帶著少許羨慕的口吻道:「嘖嘖,整個琅琊七閣,恐怕也只有蘇敗師弟你握過畫末師姐的芊芊細手。」

畫末確實很美,不過就算是艷冠天下,傾城絕色也罷,以蘇敗的性格而言,不可能為美色所惑。蘇敗看著楊修眼角間露出的羨慕之色,笑了笑道:「楊修師兄也是這次隊伍的隨行者?」

「嗯。」楊修神情有些激動,不過眼神又是黯淡下來:「不瞞蘇敗師弟,這次將名劍客之墓消息帶回宗門的就是我。在數日前,我和玉衡閣的諸位師兄路過名劍客之墓·曾遇見搖光閣的一名重傷在身的弟子。就是那名弟子將這消息告知於我。我和諸多師兄決定去名劍客之墓,誰知內墓可怕無比,如果不是諸位師兄考慮我的實力,將我留在外圍·恐怕我也會交待在劍墓中。」

「因為我曾去過內墓,畫末師姐就邀請我加入隊伍。」楊修輕嘆一聲,臨走前囑咐道:「師弟你要小心葉軒樓這人。葉軒樓儘管看上去顯得有些平易近人,不過心胸極為狹窄。」

書生緩緩走前,懶散的面容上難得浮現出一抹凝重:「真要去名劍客之墓?」

「嗯。」蘇敗微點著頭道:「在我離去的這段時間內,這裡的事情就交給你和七罪。」揚起手中的劍卡,蘇敗漠然的目光望著四周矗立不動的身影·神情有些嚴肅:「在數日前,我們團隊中的十餘名弟子不幸葬命在名劍客之墓中,這二十萬貢獻點是他們用自身的性命換來的

這消息在昨日就傳開·不過這話由蘇敗說出,大多數弟子心頭都有些沉重。

「二十萬貢獻點我會交給七罪,全部換成武技和丹藥,凡是修鍊資源,團隊都提供給你們。」

「我只希望今後能夠避免這種死傷的情況。」

蘇敗鋒利的眼神在諸多弟子臉上一掃而過:「諸位曾經不辜負我,選擇留下,那麼我這個領袖就有義務將你們帶向最矚目的地方,而不是屈於搖光閣。」

不屈於搖光閣。

第一次,蘇敗眾目睽睽之下展露出自己的野心。

迎著蘇敗那平靜的臉龐·卻無人會去質疑蘇敗的這句話,眼中皆是迸發出熊熊戰意。

「二十萬貢獻點可是能夠換取不少的武技和丹藥。」七罪接過蘇敗手中的劍卡,冷峻的面容上難得泛起一抹火熱之色·若是有這二十萬貢獻點,他相信團隊的整體實力絕對會提高不少。

「武技倒是其次。」蘇敗嘴角抿出一抹笑意:「先換取十件青銅戰衣,凡是團隊中的弟子每日都要輪流穿上青銅戰衣修鍊數時辰。」

青銅戰衣?修鍊數時辰?

七罪臉上的笑意驟然凝固駐有些錯愕的望著蘇敗,小心翼翼道:「青銅戰衣?」

在搖光閣中穿著青銅戰衣修鍊,這簡直是一種非人的折磨。不過一想到蘇敗曾穿著青銅戰衣修鍊了數十日,七罪又有些釋然,目光有些不懷好意的望向神情激動的眾人:「有得這些兔崽子好受了,不過你這次隨畫末領袖出去執行任務,那關於你和莫圖之間的邀戰該怎麼辦?」

「不是還有數周的時間·我會儘快趕回來。」蘇敗輕聲道。

「嘖嘖,你如果數周未出現·上層區域的那些傢伙恐怕都以為你怯戰。」書生似笑非笑道,神情卻徒然凝重無比,眸子中一掃往日里的庸懶:「名劍客之墓的傳承固然重要,不過最重要的是你的性命。就像畫末領袖所說,名劍客之墓中存在著無數危機,若是稍有不慎就會交待在那裡。」

「不過比起名劍客之墓中的危險,你更在意的是葉軒樓這人。」

書生眉宇間漸漸露出少許崢嶸,整張臉彷彿變得冷峻了許多:「在這個世界上最可怕的就是人心,誰也不知道站在你左右的人何時會向你捅上一刀。失去宗門的束縛,很多喪心病狂的事情,誰都做的出來。」

聽著書生的囑咐,蘇敗眸子微眯,好似想起了什麼,認真問道:「想成為一名劍陣師真的很難?」

「難,數萬名武者中才出數位。」

「而這數萬名武者大多數都是宗門翹楚,比如我們琅琊七閣,說的上名字的劍陣師屈指可數。」

「葉軒樓就是其中一位,傳聞他手中掌握了一門劍陣。」

七罪顯然對於琅琊七閣的強者有過了解,「葉軒樓修為雖是凝氣七重,不過憑這劍陣去擊敗凝氣八重的對手,甚至能夠撼動凝氣九重的武者。」

「掌握一門劍陣就是劍陣師?」蘇敗抬起頭望著遼闊蒼穹上飄蕩的雲霧,心中喃喃道:「這麼說,我也是名劍陣師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