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玄幻魔法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一百六十七章選擇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末修長的睫毛下一雙迷人的眸子有著讓人難以抗拒的優雅,靜靜凝視著蘇敗。 蘇敗伸出手輕握著畫末羊脂般細美的芊芊玉手,微微一笑道:「初次見面,新晉領袖蘇敗。」 看著眼前未有任何少年靦腆的蘇敗...

!

劍閣前,陣陣喧嘩聲衝天而起。

無數名青年弟子正拚命的往前擠去,躁動無比。

一道道迫不及待的目光向著石道的盡頭望去,一道裊裊娜娜的柔媚身影,蓮步款款,徐徐走出,出現在了所有人的視線中。這是一名優雅無比的女子,有著一抹與生俱來的高貴氣質。玲瓏起伏的嬌美軀體在近乎透明的白色宮裙下若隱若現,纖細的柳腰間束著白色衣帶,將蠻腰襯托的淋漓盡致。

這女子年紀約莫豆蔻年華,修長纖細的雙腿在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晃動著,走向位於正中央的劍閣。

面對四周投來的目光,女子俏臉噙著淡淡的笑意,並未有絲毫的羞澀,不過正是這抹優雅和寧靜讓無數人目光近乎獃滯,以至於忘記緊隨女子而來的數名青年。

「天璣閣領袖畫末師姐,傳聞畫末師姐和天樞閣的步韻寒師姐被被稱為琅琊雙花。」

「真的是畫末師姐。嘖嘖,畫末師姐比起傳說中更有氣質。」

目光肆無忌憚的在女子身上打量著,四周傳來陣陣竊竊私語聲。

楊修尾隨在女子身後,其目光望著眼前惹人無暇遐思的嬌軀,口乾舌燥。不過想到前者的身份,楊修目光立即微抬,打量著四周接連一片的劍閣樓宇,「眼前這些就是新晉弟子?比起往年,修為也沒強多少。」

在數十日前,楊修就緊隨數名玉衡閣的師兄出去執行任務,而這次名劍墓存在甲級任務的消息就是楊修帶回來的。回想起名劍墓內那可怕的妖獸,楊修臉上就泛起了少許心悸。若非自己實力有限被安排在劍墓外圍,現在或許就像諸位師兄那般死在劍墓中。

看著涌動的身影,楊修眼前不禁浮現出一道身影,「也不知道蘇敗師弟現在怎麼樣。」

若是蘇敗凝氣成功,他應該也能夠站在這裡。想到這裡,楊修驀然

「楊修師弟為何嘆息·想起那些死在劍墓中的師兄?」女子美眸流轉,微笑間露出的雪白貝齒令人炫目。

「想起了一位故人。」楊修搖著頭輕嘆道:「畫末師姐,你說上天是公平的嗎?為何有些一出生就是含著金鑰匙出生,理所當然的在最金碧輝煌的劍殿中修鍊·而有些人一生下來就要和泥土,垃圾為伴,甚至連擁有夢想的資格都沒有。」楊修至今未忘記蘇敗曾經仰望著琅琊群峰的那一幕,也忘不了蘇敗曾經問林瑾萱的那一句話。對於丹田破碎的人而言,內門將是遙不可及的存在。

聞言,畫末修長的睫毛微微一顫,俏麗的臉頰揚起一抹笑意:「楊修師弟·你要明白在這個世界根本沒有公平可言。就好比那沿途的花,為何有些花能夠開的絢爛奪目,而有些卻枯黃瘦校往往很多時候·它們出現的位置就決定了它們的命運,在肥沃的土地中,花能夠綻放出絢爛,而在貧瘠的土地中,花只能暗淡無光。」

說到這裡,畫末美目停落在風雪中傲然而綻的梅花上:「還有一點,就算這個世界是不公的,不過這個時代對於誰而言都是公平的,她允許你擁有比星空更浩瀚的夢想。」

「在暴風雨中·搖曳在貧瘠土地上的花會比誰都明艷。」

清脆婉轉的聲音就如最優美的樂符,楊修有些贊同的點點頭,目光掠過重重身影·落在高聳的劍閣上。

筆直而下的屋檐就像龍脊,突兀於視線中。

「師姐這新晉領袖是怎麼樣的一個人?也不知道今日他會不會將優先權轉讓給你。」楊修問道。

「驚才艷艷。」畫末淡然的目光也落在緊閉的劍閣上,美眸中卻掠過一抹不加掩飾的敬佩。

「驚才艷!艷?他可擔當不起畫末師妹你這評價。」緊隨女子其後·一名身軀修長,面容有些妖異的青年不可置否的笑了笑,輕微搖頭道:「他最多算是比較優秀的新晉領袖。」

「是嗎?」女子朱紅的嘴唇微微抿了抿,淡淡打斷了青年接下來的話語:「葉軒樓師兄你當初初次進劍塔時候在劍塔中待了多久?第一次衝擊劍塔時,名次又是多少呢?初次進劍塔就在其內待了整整一日,第一次衝擊劍閣排行就衝上第四百八十名。在琅琊劍閣的記錄中,能夠做到這一步的也只有前十那些傢伙·你說他算的上驚才艷!艷嗎?」

女子清冷的聲音落在楊修的耳中有著幾分悚然的震撼,他雖未進過劍塔·不過在往日里聽過諸位師兄提起這琅琊劍塔的恐怖。這樣的人的確能夠擔的起驚才艷!艷,想到這,楊修心中不由泛起些許好奇,這新晉領袖到底是誰?

被女子打斷話,青年面龐上依舊帶著些許笑容,不過眼神深處卻是掠過一抹晦澀的冷意,淡淡一笑道:「希望這個能夠擔當起畫末師妹如此稱讚的新晉領袖,能夠識趣些,將優先權轉讓給畫末師妹。」

「軒樓師兄,有些事情並不能強求。」女子柳眉微蹙道。

在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女子款款而來,佇立於風中,優雅高貴的氣質就猶如懸崖峭壁上迎風而綻的雪蓮。也在這一刻,緊閉的劍閣緩緩敞開,燕間和七罪等人率先走出。

緊隨女子而來的人紛紛抬起頭,目光微凝,落在恢宏的劍塔后。

到底是怎麼樣的人能夠得到畫末領袖如此稱讚。

半響后,又是兩道身影走出。

前者是有些庸懶的書生,後者是一名有些過分邪魅的俊臉。

一道如雪的白衣身影在楊修的眼瞳中迅速的放大著,楊修整個身軀猛的一顫,有些難以置信眼前這道熟悉無比的身影,呆若木雞,直至蘇敗徐徐走出劍閣后,楊修再也壓制不住內心的震驚,失聲而出:「蘇敗。」

蘇敗。

蘇敗微垂的眸子抬起,看了站在女子身後的楊修,輕笑道:「好久不見·楊修師兄。」

看著如同眾星拱月般的蘇敗,楊修聲音帶著少許顫抖的語氣道:「蘇敗師弟,難道他們說的新晉領袖就是你?」

「如果沒有人來挑戰我,將我擊敗·這新晉領袖確實是我。」

「難道瑾萱師姐沒有告訴你我成為新晉領袖的事情?」蘇敗摸了摸鼻子,目光在楊修的臉龐上轉了轉。

聽到蘇敗的肯定,楊修胸脯急促的起伏著,顯然極為激動,聲音顫抖道:「我和瑾萱師姐都曾為你惋惜過。

沒想到蘇敗師弟居然會成為新晉領袖。」感受著蘇敗體內渾厚無比的氣息,楊修知道前者已經凝氣成功。想起畫末先前對蘇敗的評價,楊修此刻很是認同。彷彿想起了什麼·楊修走上前輕笑道:「蘇敗師弟,我為你介紹一人。這位是畫末師姐,畫末師姐雖然新晉內門弟子才數年·不過至今畫末師姐已是天璣閣領袖。」

天璣閣領袖畫末。

在先前燕間就曾告知過天璣閣領袖求見,因此在聽到楊修介紹時,蘇敗臉色並未有過變化。蘇敗微微打量著眼前這名天璣閣領袖,儘管初次見面,不過後者淡雅如蓮的高貴氣質還是讓蘇敗有些印象深刻。在這道似微風中柔柳一般的嬌軀體內,蘇敗卻感受到一股渾厚無比的氣息,這股氣息絲毫不亞於步韻寒。

不亞於步韻寒,那也就是說這天璣閣領袖的實力是凝氣九重。

「天璣閣領袖畫末。」

畫末紅唇微啟,清冷如山澗幽泉般的聲音搖曳而出。

話音未落·畫末袖外那半裸露晶瑩如玉的皓腕揚起,向著蘇敗伸去,嘴角溢出一抹淺笑的弧度:「初次見面。」

嘶!

在畫末皓腕揚起的剎那·緊隨畫末而來的青年,連同楊修在內的弟子,目光皆是泛起詫異以及震撼。在他們的印象中畫末就像她那淡雅如蓮的氣質般·一塵不染。至今都未曾有人與畫末有過肢體接觸,甚至有人曾戲言,天璣閣領袖的嬌軀也只有她的真命天子可以觸碰。

畫末修長的睫毛下一雙迷人的眸子有著讓人難以抗拒的優雅,靜靜凝視著蘇敗。

蘇敗伸出手輕握著畫末羊脂般細美的芊芊玉手,微微一笑道:「初次見面,新晉領袖蘇敗。」

看著眼前未有任何少年靦腆的蘇敗,畫末美眸中掠出一抹訝然·眼前這新晉領袖果然不簡單,至少少年的輕狂和靦腆未曾在蘇敗身上見過。畫末美眸微抬·輕輕淺淺笑道:「親自上門或許有些唐突,不過蘇敗師弟應該知道我們來這裡的目的,師姐也不拐彎抹角。想必蘇敗師弟應該知曉甲級任務名劍客之墓的事情,我想以蘇敗師弟現在團隊的實力,應該無法應付這任務。不知蘇敗師姐能否將這任務的優先權讓給我?」

畫末的話語極為委婉,在說出蘇敗團隊的時候,蘇敗明顯注意到前者語氣中的小心翼翼,聞言,蘇敗鬆開畫末溫潤如玉的手,好似沉思了片刻,問道:「若是我將這優先權給師姐,對於我而言又有什麼好處。」

「師姐你也知道因為這任務,我團隊可是付出了數十人的性命。」蘇敗並非因為遇見美色智商瞬間就變為零的人,看著畫末優雅如蓮的動人嬌顏,蘇敗眼中依舊平靜的如同一灘死水。

「若是蘇敗師弟將這優先權轉讓給我,我會給蘇敗師弟二十萬貢獻點作為補償。」畫末顯然考慮過這個問題,沒有過多的遲疑,輕笑道。

二十萬貢獻點。

甲級任務的報酬或許有數十萬貢獻點,甚至高至百餘萬。

按照蘇敗估計,這名劍墓的報酬至少有五十餘萬。

畫末居然開口就是二十萬貢獻點,這足以顯露出其誠意。

四周觀望著一幕的新晉弟子,呼吸瞬間變得急促起來,恨不得代替蘇敗應諾下此事。

不過蘇敗卻搖著頭,道:「在二十餘萬貢獻點的基礎上,我還要加個條件,若是師姐能夠同意,我就將優先權轉讓給師姐。」

「什麼條件?」畫末沒有任何的不耐煩,輕笑道。

「若是師姐接下這任務的時候,我想要師姐小隊中的一個位置。」蘇敗輕聲道。

話音未落,緊隨畫末而來的弟子紛紛皺著眉頭,特別是那名葉軒樓的青年,臉色可是有數分陰沉:「名劍墓內危險無比,就算數日前將消息帶回宗門的隊伍中也有數十名凝氣六七重的弟子葬命在名劍墓中。無論是從隊伍的角度考慮,還是為蘇敗領袖的性命考慮,這件事情我們絕對不會答應你。」

葉軒樓此言無疑是說,你蘇敗不過凝氣四重的實力,加入我們團隊豈不是拖我們的後腿。

這隱藏的弦外之音,蘇敗自然聽得出來,臉色沒有任何的變化,只是靜靜的看著畫末。

畫末柳眉微蹙,顯然葉軒樓這番話或許說的直接些,不過卻是事實……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