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一百六十六章名劍墓的消息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說,自己,滄月,胖墩是活在同一個世界的人,面具下的臉孔,其實都差不多。 「那個男人?」蘇敗嘴唇微動,儘管滄月未在信中指名道姓,不過蘇敗卻知道這男人應該是指庄夢閣閣主,庄不周。這個屹立在荒琊州巔...

斑駁的陽光潑灑而下,字跡麻麻的信紙有些炫目。

微握著信紙,蘇敗輕吐口氣,嘴角噙著一抹輕輕淺淺的笑意。

望著眼前的雲捲雲舒,蘇敗眼前不禁想起滄月持著流淌鮮血的細劍,站在最矚目的地方,那如夢似幻的仙顏至今讓蘇敗未曾忘記過。

有些人相識一輩子你也無法看清楚那面具偽裝后的面容,而有些人相識瞬間你就會不經意發現這人在你的世界中留下了濃重的墨彩。

出現在這個世界數月,儘管蘇敗極力刻意的想將自己融入這個世界,學會殺戮,學會習慣血腥。但往往很多時候,蘇敗卻覺得有一種莫名的孤獨感,就像離群的野獸,遊盪在這陌生的世界里,成功也罷,失敗也罷,無人問詢。而滄月和吳鉤的出現,就像在黑白世界中勾勒而出的彩色,至少自己內心的世界不會那麼單調。

低眸看著信紙,蘇敗看著扭曲的字跡好似能夠看出那字行間起伏的情緒波動。

我們是活在一個世界的人。

看著這些字眼,蘇敗心中有莫名的觸動。

在很多人眼中,滄月是離經叛道的魔女,胖墩是一無是處的胖子,而自己是不自量力的敗類。不過正如滄月所說,自己,滄月,胖墩是活在同一個世界的人,面具下的臉孔,其實都差不多。

「那個男人?」蘇敗嘴唇微動,儘管滄月未在信中指名道姓,不過蘇敗卻知道這男人應該是指庄夢閣閣主,庄不周。這個屹立在荒琊州巔峰的男人,也是滄月的父親。

看著信紙有些發獃,許久之後蘇敗方才動筆:

往往很多時候越是輝煌的人就意味著更多的落寞,一場盛宴散場,你無法看清楚故事的主角站在台上那落寞的神情。

或許這種落寞你在很早的時候就懂得。

滄月,很多時候你,我,胖墩三人就像那斷線的風箏,在風中流轉,不知落向何處。

其實表明上裝的再怎麼鎮定自若,不屑一顧,但在夜深人靜的時候總會感到莫名的孤獨。

偶爾,我將目光投向深邃的夜空,細細體會著自身的渺小,那時就會有種莫名的孤獨感,我極力刻意的去融入這裡的世界,到頭來卻發現自己終究與這世界格格不入。

……

蘇敗至今都覺得和人寫信是件很荒唐的事情,望著信紙上洒洒洋洋的字跡,蘇敗發現自己居然鬼使神差的寫了這封信。看著那些好似無病呻吟的句子,蘇敗無奈的揉著眉心,自己怎麼時候變成了文青?微握著青峰古劍,蘇敗渡著悠閑的步伐緩緩走向劍閣。

比起數日前的冷清,現在中層區域可是熱鬧無比。

蘇敗走來就有數十名弟子向他問好:「領袖。」

不過蘇敗卻眼尖的注意到,這些弟子的胸前佩戴著一枚醒目的徽章,通體如雪,流轉著淡淡的銀光,其上雕刻著一柄出鞘直入雲端的利劍。

蘇敗愕然的打量著這些徽章,有些不確饈牽俊

「這是我們團隊的標誌。」

「這數日以來可是有不少的其他區域的弟子混入我們團隊,七罪師兄就以這徽章來區別,避免其他區域的弟子混進來。」

一名較年長的弟子輕聲恭敬道。

聞言,蘇敗微點著頭,這些瑣事交給七罪處理他倒是放心。

辭別這些弟子,蘇敗走向自己的劍閣,推開劍閣的大門,緩步走了進去,第一眼就瞧見端坐在劍閣中的七罪和書生,輕笑道:「兩位今日怎麼有空來我這?」

見到蘇敗出現,七罪起身行禮道:「昨日我們就曾來過,誰知道你在修鍊。」

「才短短數日,你的修為又精進了不少。」書生翻了翻了白眼,訝然道。

蘇敗徑直的走向大廳,坐在首位上:「怎麼樣?最近應該沒有什麼人來尋麻煩。」

「原先下層區域的那些弟子還蠢蠢欲動,不甘屈於下層區域。不過你在劍塔中展現出實力后,這些弟子都戍收斂。」七罪重新坐回原位,其眉頭卻輕微一皺:「不過,在昨日我們團隊中損失了數十人。」

「損失數十人?怎麼回事,難道莫圖也開始拉攏我們團隊的弟子?」蘇敗眼神冷冽了不少。

「不是莫圖。」七罪搖著頭無奈道:「在數日前,有弟子接下宗門任務,帶著十餘名弟子出去執行,不過執行任務的過程中出了點意外,全部葬命。」

為了貢獻點,大多數弟子都會去接宗門任務。

這一點,蘇敗還是知道的,「你不是囑咐過其他人接任務只能接能力之內的任務?」

「他們原本接的任務是丁級別的任務,誰知道在最後扯出一甲級任務。」七罪皺著眉頭道。

琅琊宗的宗門任務一共分為五等,超甲級,甲級,丙級,丁級任務。

像護送弟子前去試煉這等任務就是屬於丁級,雖然有些繁瑣,不過勝在危險性低。

而甲級任務往往都是九死一生,危險係數極大的任務。不過真是因為甲級任務的危險,其報酬卻是很可觀的,琅琊七閣中無數名實力強悍的弟子對甲級任務可是趨之若鶩。

「甲級任務?」蘇敗沉吟片刻道:「什麼任務?」

「名劍墓之行。」七罪輕聲解釋道:「這名劍墓位於西秦邊境,在早年的時候被數名宗內弟子發。這劍墓本是一名先天強者的劍墓,立即被宗門所發掘,數年以來已經荒廢下來。無數妖獸雄踞在其內。這次我們團隊的弟子原本的任務是追殺數名叛宗弟子,雙方在追趕的之後不小心誤入這名劍墓,誤打誤撞下才發現這名劍墓是分為內劍墓和外劍墓。其外劍墓就是宗門所挖掘的那部分。」

說到這裡,七罪神情驀然一黯,輕嘆道:「這原本是個機緣,我們團隊里的弟子實力有限,卻無法將之把握。大多數弟子都不幸死在其內,若不是有數名內門弟子執行任務經過名劍墓,或許這名劍墓的消息也將無人知曉。」

「按照劍殿閣的規矩,這任務是由我們團隊的弟子觸發,這任務我們團隊有優先權接下這任務。」

蘇敗微搖著頭道:「宗門將這任務位列甲級任務,以我們團隊的實力可是啃不下。」

「我想這名劍墓有內墓的事情到如今,應該不止只有琅琊宗知曉,其餘勢力恐怕也知曉了。」

先天強者的劍墓,這足以引來眾多勢力的垂涎。

「這名劍墓是在宗門的勢力範圍內,就算荒琊州中其他勢力垂涎也沒有用。哼,宗門將這名劍墓列入任務的清單,為的是考驗宗內弟子。名劍墓方圓數千里內的範圍都被宗門所控制,未有宗門的允許,就算西秦國的人進入其中,都是格殺勿論。」書生微笑道:「以我們團隊的實力,確實是沒有資格去接這任務。聽聞這劍墓的先天強者曾是劍陣師,嘖嘖,其內可是布置著可怕的劍陣。若是有其他團隊接下這任務,就算能夠完成,恐怕也要付出些慘重的代價。」

劍陣師!

蘇敗微垂的頭猛地揚起:「劍陣師?」

七罪完全沒有注意到蘇敗眼中的異樣,道:「名劍墓外劍墓開啟的時候,就曾出現過劍陣傳承。記得被前幾屆天樞閣弟子得去。這內劍墓中恐也有劍陣傳承。」想到這裡,七罪略微有些不甘道:「若不是實力有限,怎麼能錯過如此機會。」

聽著七罪這番話,蘇敗眼神閃爍不定。在血煉中,他就曾得到劍陣傳承,雖是簡單的劍陣,蘇敗卻體驗到劍陣的可怕。經過這些時日的修習,蘇敗在左右互博之術上可謂是有不錯的造詣,至少蘇敗能夠單手將劍陣布置而出。在無人指導的情況下,蘇敗都能夠掌握一劍陣。蘇敗暗自猜測,自己在劍陣這方面的資質絕對不低,若是能夠得到這名劍墓內的劍陣傳承,自己的實力絕對會再次提高。

想到這,蘇敗眸中露出少許躊躇之色,能夠被宗門列入甲級任務,這名劍墓內肯定充斥著無數危機。

以自己如今的實力,若是接下這任務,又有幾分勝算。

就在這時,沉寂的劍閣中徒然泛起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燕間走入大廳,徑直的走向蘇敗,低語道:「領袖,有其他閣的弟子求見。」

「其他閣弟子?」蘇敗神情明顯一怔。

「按照劍殿閣的規矩,若是優先團隊未接下這任務,其餘團隊在兩周后就可以接下這任務。」書生目光遊離在手上的書卷上,嘴角掠起一抹笑意:「看來其餘閣的團隊是等不下去了。」

聞言,蘇敗也意識到了這其中的關鍵。

在這時候,其他閣的弟子尋上門來,恐怕為的就是這任務的優先權。

雖說自己團隊未有實力接下這任務,不過優先權掌握自己手中,若是誰有這優先權,就可提前兩周接下任務,前去名劍墓。嘖嘖,兩周的時間足夠讓有些實力強悍的隊伍完成這任務。

「哪閣弟子?」蘇敗漫不經心道。

「玉衡閣楊修,天璣閣領袖畫末,天權閣葉軒樓。」燕間聲音嘶啞道。

「楊修?」蘇敗嘴角噙著這有些熟悉的名字,眼露訝然,這小子怎麼和天璣閣領袖混在一起?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