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一百六十三章最後一人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猶如魔神般悍然的沖向這電閃雷鳴的滂沱大雨中,在狂亂劈舞而下的電閃雷鳴中,蘇敗的劍一閃而逝,劍刺之法的玄奧在這蘇敗舉手投足間體現的淋漓盡致,劍光璀璨,蘇敗所過之處,戰馬悲鳴,血肉分離,火星迸濺,人仰馬翻...

血沙滾滾,戰馬嘶鳴。-

翩若驚鴻,蘇敗渾身都是血跡,滿身都是血跡,如墨的長發猩紅的刺眼。

持劍**於大軍中,蘇敗**邪魅的俊容平靜無比,璀若星辰明亮的眸子透射堅毅的光芒。

劍本兇器,蘇敗不知道手中的劍染了多少血。

凌厲無比的氣息瀰漫全身,蘇敗出劍就必讓戰馬驚吼。

蘇敗踏著化風,整個人飄忽不定,直至無盡血沙中再無任何的鐵騎時,蘇敗方才有些麻木的停**形,錯愕的望著四周,眼中一片清明,「終於結束了嗎?」

數時辰,蘇敗儼然忘記自己死了多少次。

疲憊感猶如cho水席捲他的神經,他卻始終站在這裡,未曾後退。

蘇敗心神微凝,看著劍刺之法和化風其後的熟練度,咧嘴笑道:「又是萬餘點熟練度。」

睜開雙眼,蘇敗望著四周的屍骸,流淌的鮮血已經將這片黃沙染的一片猩紅,陰風陣陣,四周死寂的可怕。不過這種莫名的死寂卻讓蘇敗察覺到了一股將近窒息的壓迫感,擦。

轟隆隆!

如墨陰暗的夜空中數道雷蛇遊動而下,劃破了黑暗,照亮了整個天穹。

砰!砰!砰!

山搖地動的轟鳴聲激蕩而起,蘇敗只覺得天搖地動,在無盡的黑暗盡頭,一支全身籠罩在血光中的鐵騎馳騁而出,猩紅的刀光在黑暗中就像擇人而噬的凶獸,可怕窒息的氣息蔓延在整片戰場上。

這是一支比起先前更加可怕的鐵騎,蘇敗目光微凝,注視著眼前這一幕。

足足有萬餘道身影,這是蘇敗的初次印象。

鐵蹄踏在血沙上,猶如雷鳴般的轟鳴聲卻衝擊著蘇敗的雙耳,震耳欲聾。

擦!

電閃雷鳴,一場滂沱大雨鋪天蓋地而來。

猩紅的刀光彷彿與天際處狂舞的閃電接連在一起,橫掃而來。

在雨水的沖刷下,蘇敗整張臉慘白無比。

「比起先前的鐵騎,這些鐵騎的實力更加可怕,無論是動作還是巨刀上蘊含的力道都提高了不少。」

蘇敗霍然起身,璀璨醒目的劍光暴射而出,在雨夜中,蘇敗猶如魔神般悍然的沖向這電閃雷鳴的滂沱大雨中,在狂亂劈舞而下的電閃雷鳴中,蘇敗的劍一閃而逝,劍刺之法的玄奧在這蘇敗舉手投足間體現的淋漓盡致,劍光璀璨,蘇敗所過之處,戰馬悲鳴,血肉分離,火星迸濺,人仰馬翻,血光迸現。

殺,再殺。

翻滾的血沙上,豆珠大的雨水也難以割斷這衝天嗆鼻的血腥味。

無論是劍式還是身法,蘇敗在這無盡的殺戮中都得到了瘋狂的提升。

蘇敗不知道在他屠儘先前那些鐵騎的剎那,他就出現在了劍塔的第二層。

第一層劍塔被琅琊**稱為獨擋千軍,而第二層就是獨擋萬軍,這裡的鐵騎更加的可怕,在這一層中,蘇敗死的次數更多,比起第一層的死亡方式,這裡更血腥,萬刀分割,鮮血迸濺。

劍塔外,微弱的火光在風雪中搖曳著,時刻就會熄滅。

無數道身影佇立於劍塔前一動未動,冥冥夜色在天際已退下最後一縷黑暗,淡淡白光漸漸泛起,無聲無息間已至一夜。在劍塔正前方,數十道身影盤膝而坐,大汗淋漓的軀體上瀰漫著渾厚的氣息。這數人儘是天樞閣**,在數刻前他們就走出了劍塔。

李安經過數時辰的休整已蘇醒過來,眸光掃向那漆黑和夜色融在一起的劍塔,陰冷的眸子中有些難以置信之色,已經將近九個時辰了,蘇敗還未出現,他居然能夠在裡面堅持如此之久。

林瑾萱纖柔的睫毛在風中晃動著,美眸凝視一旁打盹的書生,有些擔憂道:「在裡面這麼久,蘇敗師弟應該沒事?」

「能有什麼事情,劍塔可是未出過死人的例子。」書生挪動了身子,伸了個懶腰。

嘎吱。

就在黎明破曉的剎那,沉寂已久的劍塔再次泛起一道刺耳的轟鳴聲。

半響后就是一道朦朧的身影在黑暗中緩緩走出,細微的腳步聲將正在**的**都驚醒。

西門求醉等人更是猛地起身,「會是誰?」

羅風等人也是眼瞳巨睜,當瞧見熟悉的身影時立即驚呼而出:「領袖。」

莫圖拖動著疲憊的身軀走向火堆前,看向眾人投來的目光,眉頭微皺,其目光立即迫不期待的向著前方那高聳林立的石劍望去。只聞死寂的石劍林中驟然響起清脆的劍鳴聲,旋即第一百柄石劍上泛起了奪目的光華,瞬間就將四周眾人的注意力吸引過去,只見其上莫圖兩字緩緩浮現。

見到這兩字眼,神經時刻緊繃的羅風等人立即狂呼而出:「百名,領袖衝上劍閣前百。」

劍閣前百。

正在**的天樞閣**也起身,看向莫圖,這名搖光領袖居然衝上劍閣前百。

劍閣前百匯聚著數年以來最出色的**,能夠衝上前百足以說明莫圖的領袖。目睹眼前這一幕,莫圖嘴角難得泛起一抹笑意,劍閣前百,也就說自己有資格獲得那獎勵,一旦得到獎勵,莫圖就有信心衝擊凝氣八重。而突破凝氣八重時,就是挑戰開陽閣,玉衡閣領袖時,至於這屆新晉領袖順手收拾一頓。

羅風眼中的陰冷蕩然無存,取而代之的是雀躍。

羅風雙手捏的作響,「蘇敗,你死定了。」

抬起草帽,書生若有深意的望了莫圖一眼,這傢伙居然能夠衝上前百,以他如今的實力一旦得到名次獎勵,或許能夠突破至凝氣八重。那時候就算自己和領袖聯手,恐怕也不是這傢伙的對手。

「棘手。」書生輕吐道。

莫圖衝擊前百,這件事情立即掀起了一陣轟動,不過西門求醉等人此刻更在意的就是,蘇敗的名次。

「莫圖出塔,也就意味著現在劍塔中只剩下蘇敗一人。」

「娘的,這師弟意志力未免太恐怖了,支撐到現在還不出來。」西門求醉有些敬佩的嘆道。

「蘇敗?」莫圖眼角的餘光迅速掃過全場,未曾見到蘇敗的身影,眉頭一皺看向滿臉雀躍的羅風等人:「蘇敗還未出劍塔?」

「嗯。」看著蘇敗如此出風頭,羅風有些不爽,低沉道:「進劍塔的人就剩下他一人了。」

聞言,莫圖眉頭皺的更深,劍塔的可怕他可是深有體會,就算是自己也無法承受住那種非人的折磨才出塔,而前者居然還在劍塔中,這一點讓莫圖心中立即慎重起來,若是真給這新晉領袖數年的時間,那自己的地位絕對會被蘇敗所撼動。不過一旦自己衝擊凝氣八重成功,那就無懼。

想到這,莫圖微微鬆口氣。

轉身,莫圖盤膝而坐,這時他倒不急著去領取獎勵,而是,這名在搖光閣中聲名鵲起的新晉領袖到底能夠支撐多久。在琅琊劍閣的歷史上,很少能夠初次進塔就能夠做到在其內待上一日。

至少在莫圖的印象中,整個劍閣排行也除了前十那些猛人才能做到這一步。

旭日早已升起,難得風和艷麗的天氣。

今日的琅琊劍閣難得失去了往日的喧嘩,再次死寂的可怕。

沐浴在日光中的劍塔聚攏著在場的無數道目光,此刻,在場所有人,包括天樞閣**,莫圖等人,臉上紛紛露出凝重的神情,即將要十二時辰,蘇敗到現在還未出現。

劍塔前,端坐的老者緩緩睜開雙眼,眼中露出訝然,這新晉**居然能夠在劍塔中待了一日。他記得當初悲戀歌那小子初次進入劍閣,修為應該是凝氣六重。老者眸子微低:「這小傢伙居然以凝氣四重的修為在劍塔內待了一日,嘖嘖,真是讓人驚艷。」

突然,老者身軀微的一震,眉宇間泛現出狐疑的神色,「不過還有個猜測,這小傢伙該不會承受不住那種痛楚以及死亡的可怕,精神崩潰,淪為瘋子。」

想到這,老者猛地起身,伸出如鷹爪般乾枯的右手,隔空對著漆黑的鐵門一彈。只見在老者的指尖處縈繞著恐怖的劍氣,劍氣急速的繞轉在一起,猶如cho水般撞擊在鐵門上,清脆的鏗鏘聲驟然激蕩而起。

鏗鏘。

無數人為之動容。

「奇怪,長老為何要開塔,不是過數分鐘就是劍塔自動開啟的時候。」

「難不成是那種情況。」竊竊私語聲在人群中泛起,諸多押注在蘇敗身上的**臉色徒然劇變,長老親自開塔,這隻有一種情況,那就是進入劍塔的**無法承受住那種痛楚,精神崩潰,淪為瘋子。

「怪不得他能夠在劍塔中待了整整一日,嘖嘖,原來是變成瘋子。」

「我還真以為他有如此意志。」

雙目泛著血絲的李安突然輕笑而出,整個人彷彿瞬間輕鬆了許多。

羅風嘴角也是泛起冷笑,顯然極為贊同李安的這個說法。

「西門師兄,若是這師弟真的淪為瘋子,恐怕也無法衝擊上名單排行。」

「媽的,那豈不是說老子這次押注是虧了。」

無數道罵娘聲衝天而起,西門求醉額頭冷汗直冒,他一直在期待蘇敗能夠衝擊多少名,卻萬萬沒想到這種情況。看著四周那一張張激動的臉龐,西門求醉毫不懷疑,若蘇敗真的精神崩潰,淪為瘋子,這些傢伙非得將自己活剮了不成。

林瑾萱柔弱的嬌軀就像風中搖曳的柳絮般,輕顫著,俏臉煞白,手心汗水直冒:「牧崖師弟。」

「師姐你就放心,領袖會沒事的。」書生鎮定道。

擦!

高大的塔門緩緩的敞開,可怕的氣息至塔門中滲透而出。

無數道目光齊刷刷的注視著塔門,心臟砰砰加快跳動著,這塔門就像凶獸的巨嘴,吞噬了日光,讓人無法看清楚其後的事物。在這一刻,時間漫長的猶如一個世紀般漫長。

他到底是瘋了,還是真正支撐了一日。

若是他真瘋了,時間一到,絕對不會出現。

風雪急速直墜而下,也不知道等待了多久,李安再也壓制不住的鬨笑而出,「瘋了,他絕對是瘋了。」

「這場賭注我是贏定了。」

「就算你瘋了,那三萬貢獻點我也要拿走。」

李安肆無忌憚的笑著,只是在下一剎那,一道細微的腳步聲毫無徵兆的在塔門中緩緩泛起……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