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玄幻魔法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一百六十二章排行榜的變化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無論是身法和劍技的熟練度皆是瘋狂的暴漲著,特別是劍刺之法和化風身法,蘇敗舉手投足間都有著渾然天成的韻味,起劍出劍,行雲流水般的動作一氣呵成。 「這劍塔有數層,若是想進入第二層恐怕就是屠盡這層所...

!

死亡的滋味刻骨銘心,無數曾進入劍塔的宗門翹楚都無法承受這種心理精神的摧殘變成瘋子。

劍塔有數層,第一層被稱呼獨擋千軍。

數千經歷殺戮至地獄而歸的殺戮鐵騎,碾壓一切。

可怕的刀影猶如潮水般洶湧而現,密密麻麻,充斥於天地間各個角落。

一襲白衣身影猶如清風般遊走在刀影中,時而掀起的猩紅血柱刺目耀眼。

劍眉微擰,蘇敗不知道自己進入這劍塔到底有多久,也未曾記得自己到底死了多少次。

可怕的巨刀橫掃而來的剎那,蘇敗腦海中就出現了無數道躲閃的方式,閑庭信步般的一踏,以著最心悸的方式險之又險的避開這巨刀,手中的長劍乍起璀璨的劍虹,勢若游龍般的點射而出。

噗!

位於最前方的戰騎立即被掀翻,蘇敗抽劍,習慣性的沖入大軍中。

蘇敗不知道這裡有多少鐵騎,這些鐵騎就如洪流般源源不斷,殺不荊在這些鐵騎的壓迫下,無論是身法和劍技的熟練度皆是瘋狂的暴漲著,特別是劍刺之法和化風身法,蘇敗舉手投足間都有著渾然天成的韻味,起劍出劍,行雲流水般的動作一氣呵成。

「這劍塔有數層,若是想進入第二層恐怕就是屠盡這層所有的鐵騎。」

「我進這劍塔出了不亞於數萬次劍,死了估計也有數百次,也未殺盡這鐵騎。」

遊走間,蘇敗望著馳騁而來的血色洪流,提劍,身若長虹般的直掠而去,就好像機器人般,出劍死亡。

直至最後蘇敗甚至對於死亡帶來的痛楚麻木無比,他現在頭腦中僅存的念頭就是瘋狂的出劍·躲閃。

劍塔外,風雪急速而墜,灑滿在冰冷的地面上。

無數道身影佇立於劍塔前,猶如石像般一動未動·其目光齊聚在猙獰的劍塔上。

「也不知道這蘇敗師弟能否承受住那種死亡的摧殘。」西門求醉雙手不由緊握在一起,眼角間浮現出一絲憂慮。他曾進入劍塔,那種撕心裂肺的痛楚以及死亡帶來的陰影至今還讓記憶猶新,甚至在深夜中他還被噩夢驚醒。

「這蘇敗師弟實力尚可,不過畢竟年幼未曾經歷過太多的血腥,恐怕不會支撐太久。」羅風站在前側,微抿著陰冷的嘴唇·目光有些陰沉的看著劍塔。或許他真有衝擊劍閣排行的實力,但劍塔並非是考驗實力那麼簡單,甚至考驗著一個人的毅力。

「未曾經歷過太多的血腥?」書生眸子微垂·嘴角揚起一抹譏諷的弧度。他可不會認為一個能夠在執法塔中待了數月的瘋子會未曾經歷過所謂的血腥,抬起頭,目光掃過羅風一行人:「這傢伙就是敗在領袖劍下的羅風?嘖嘖,真是蠢的可以。」

嘎吱!

死寂的風雪中,隱約間一道低沉的撞擊聲緩緩泛起。

只見緊閉的劍塔再次緩緩敞開,數道急促錯亂的腳步聲漸起。半響后,數道全身被汗水所浸透的青年出現,慘白的臉上布滿了恐慌以及掙扎之色,雙目無神·猶若行屍走肉般的走出劍塔。

老者雙眸微睜,麻木的看著這些弟子,才短短數時辰這些玉衡閣和天權閣的弟子就支撐不祝

這些身影的出現立即吸引了無數人的注意·西門求醉等人更是踮起腳尖,當未瞧見蘇敗的身影后,西門求醉臉上方才如釋負重的笑容·這個名為蘇敗的新晉弟子還有幾分能耐,居然能夠在劍塔中支撐數時辰。

「是玉衡閣和天權閣的弟子。」林瑾萱嘴角噙著一抹輕輕淺淺的笑意。

書生抬起草帽,眼角餘光掃過這些弟子的身影,眸中泛起少許訝然,對於蘇敗的實力,他可是深有體會,不過比起蘇敗的實力·書生更敬佩的是蘇敗的心理承受能力。因此在最初開始的時候,書生就知道蘇敗絕對不會如此之快出塔·不過他沒想到李安和李夢嬌兩人居然也能夠支撐到現在,只是是有些意外。

「果然有些實力,否則也不會敢如此自信的和領袖打賭。」書生轉過頭望著遠處那高聳矗立的石劍,其上流轉的光幕未曾有過變化,也就是說這些弟子這次衝擊劍閣排行失敗了:「也不知道領袖能夠衝擊到第幾名?不過以領袖的實力,應該能夠衝擊至前四百九十名。」

劍塔外除了這些弟子沉重的喘氣聲外就沒有任何聲響,時間就在眾人無聲的等待中流逝。直至風雪驟停,陽光撕碎雲層的剎那,劍塔方才再次開啟,數道身影再次走出。李安雙眼無神的走出劍塔,臉色慘白的毫無一絲血色,就算脫離了那如同地獄一般的場景,當李安耳旁至今回蕩著震耳欲聾的金戈鐵馬聲,走起路來雙腿微顫著,輕飄飄的感覺。

直至噗通倒地撞進雪堆中的時候,李安方才打了個激靈,艱難的抬起頭。看著上方投射而下的陽光,李安輕吐口氣,臉上泛起劫後餘生的心有餘悸,目光瞬間向著矗立的石劍望去。當李安在最下方的石劍上看到自己的名字時,一抹笑容再也壓制不住的泛起:「第四百九十六名。」

「玉衡閣弟子李安衝擊劍閣排行成功,目前名次位居第四百九十六名。」

「嘖嘖,我在李安身上押了三注。」

劍閣排行發生變化的剎那,人群中立即泛起數道驚呼聲。

這驚呼聲讓李安得意的揚起嘴角,「蘇敗·贏定了。」!

同時,李安眼角餘光迅速向著其餘石劍望去,當未曾見到蘇敗的名字時,李安嘴角笑意更盛,只是當他在出塔的弟子中卻沒有瞧見蘇敗的身影,笑意驟然凝固,眉頭微皺:「他還沒出來?」

「意志力倒是不錯,居然能夠支撐這麼久。」

「不過實力不濟在劍塔中也只是多死數次而已。」李安嘴唇微動,自我安慰道。

「四百九十一名。」書生嘴角泛起一抹譏諷,李安這傢伙就這些本事,也好意思囂張看著林瑾萱那柔美的側臉,輕笑而出。這傢伙註定是要在瑾萱師姐出醜,踩誰不好,偏偏作死要踩領袖。

夕陽的餘暉閑照著蒼穹厚重的雲層難得被渲染出一層光暈。劍塔中陸陸續續有著身影走出,李夢嬌的實力明顯比起李安稍勝一籌,位居至第四百九十五名的名次。

直至夜幕時分的時候,大多數進劍塔的人都已出塔,只剩下些天樞閣弟子以及數名領袖,這其中的領袖自然包括蘇敗。

「將近四時辰,嘖嘖這蘇敗師弟還未出來。看來蘇敗衝擊劍閣排行應該沒問題。」西門求醉輕笑道。

「西門師兄慧眼獨具蘇敗師弟能夠支撐這麼久,名次應該會挺超前的。」

「只要蘇敗師弟能夠衝上前四百九十五名,我們就賺大發了。」

先前質疑蘇敗的弟子紛紛如釋負重的輕笑而出眼角間泛著掩飾不住的雀躍,他們沒有想到蘇敗能夠支撐這麼久,這份心理承受能力足以和天樞閣的那群妖孽可以比擬。

聽著這些人對蘇敗的推崇,羅風臉色有些陰沉,不得不承認,前者的表現確實讓人出乎意料,「有什麼了不起,莫圖領袖至今也在劍塔中,比起第一層獨擋千軍莫圖領袖可是在第三層萬獸之窟中待了四時辰。」一想到莫圖衝擊前百成功,羅風眼中的陰沉方才有些緩和:「一旦莫圖領袖衝進前百,獲得獎勵再次衝擊凝氣七重的瓶頸,踏至凝氣八重,那時就是蘇敗你身敗名裂之時。」

「哼你在我羅風手上拿走了多少貢獻點,我要你盡數吐出來。」羅風冷笑著。

李安目光a毒蛇,臉色陰沉的可怕,一旦劍塔有所動靜的剎那,他的頭就本能的抬起頭,迫不期待的望去,當未瞧見蘇敗的身影時

他臉上的陰沉就更盛一分。若先前衝擊至第四百九十五名給李安帶來巨大的信心,而這信心卻隨著時間的流失而蕩然無存:「他還未出現。」

「哥鎮定下來。」李夢嬌眉頭微皺,低語道:「就算他在劍塔中待的時間長也不意外著他獲得的積分多,或許他在進入劍塔的時候就未與死亡鐵騎正面對抗,而是選擇逃命。」

「雖然有這樣的可能,但我心頭就是壓制不住那股不安。」李安雙手緊握,好似做了某個決定,再次走向劍塔,「想要拼意志嗎?我李安怎麼會輸給你這新屆弱雞。」

「咦!玉衡閣弟子李安居然再次進入劍塔。」

李安一走向劍塔就引起了眾人的注意力,書生微搖著頭嗤笑道:「終於開始慌張了。不過想要和那瘋子拼意志力,嘖嘖,簡直是自取恥辱。」

闌珊的燈火在琅琊群閣間搖曳著,劍塔前的雪地上已經架起了一堆火堆,西門求醉等人聚攏在一起,神色有些震撼的望著劍塔,特別是西門求醉,一臉的不可思議之色,奶奶的,六個時辰了,蘇敗這傢伙還未出現。就算數名天樞閣的弟子也承受不住出來,這傢伙一點動靜都沒有。

嘎吱!

漆黑的劍塔中,李安再次走出,雙目血紅無比,布滿了血絲。

李夢嬌立即迎了上去:「哥。」

李安彷彿沒有聽到李夢嬌的呼喚,雙目無神的向前走去。

直至李夢嬌扶住李安時,李安渙散的眼神中方才泛起一絲清明,迫不期待的向著人群望去,眉頭皺的更深:「他還沒出來?」

「沒。」李夢嬌柳眉微蹙道。

「這怎麼可能,現在距開塔多久了?」李安聲音嘶啞道。

「六個時辰。」李夢嬌眼神有些異樣道。

「六時辰,他居然能夠支撐這麼久。」李安牙齒緊咬著嘴唇。休息片刻后,李安再次起身向著劍塔走去,蘇敗待在劍塔就像塊巨石壓在李安心頭,讓李安一陣不安。

「哥,你別進劍塔了。」李夢嬌勸阻道:「你現在的精神已至崩潰的邊緣,再進去恐怕再也承受不祝」

「他新晉弟子都能承受住,我李安也能承受的祝」李安目光掠過林瑾萱那柔美的玉容,咬著牙再次進入劍塔。

纖細的睫毛微眨著,林瑾萱有些無奈的搖搖頭。

嘎吱!嘎吱!

空地上空泛著火柴迸濺開來的聲響,有是數時辰過去,緊閉的劍塔再次開啟,李安邁著沉重的步伐走出,整個人彷彿蒼老了數十歲似的,臉色和眸子中毫無光澤,其氣息也是紊亂無比。李夢嬌迎上來,有些擔憂的看著李安。足久后,李安方才緩過神,語氣哆哆嗦嗦道:「他出來了沒?」

「沒。」李夢嬌有些不忍道。

李安整個人眼前一黑,直接暈眩過去……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