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一百六十一章無休止的戰鬥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在黃沙的盡頭出,一道道全身籠罩在血色光幕中的鐵騎馳騁而出,兇悍無比,拖動著雪亮的巨刀,胯下的駿馬猶如閃電般直掠而來。 殺!殺!殺! 滔天的殺戮聲猶如潮水般洶湧而來,蘇敗直視著前方馳騁而...

新晉弟子?凝氣四重?!

站在人群中,西門求醉只覺得整個天都要塌下來似的。

「新晉弟子才凝氣四重?」

「西門胖子你這次看走眼了。」

「凝氣四重能夠衝擊上劍閣排行?」

無數道質疑聲猶如潮水般充斥在西門求醉耳旁,西門求醉額頭滲著少許冷汗,卻一副氣定神閑的模樣,鄙夷的望著這些質疑者,「新晉弟子是有凝氣四重的修為,諸位捫心自問,在新晉內門弟子的時候,修為恐怕還未突破凝氣境。」

「人不能局限於眼前,而是要從長遠考慮。」

「蘇敗師弟才初入內門就有如此實力,若是給他足夠的時間,他們將成長到你們無法想象的地步。」西門求醉雙手抱胸,說的越來越起勁:「我敢斷定,只要一年,不只要一年的時間。蘇敗師弟就能衝擊劍閣排行的前四百名。」

「蘇敗?」遠處的石道處,一行人緩緩而來,為首的赫然是莫圖,其次是羅風。

聽著其餘搖光閣弟子陳述的消息,羅風嘴角緩緩的掀起一抹充滿譏諷的弧度,「千餘注,這些人莫非是瘋了不成,將押注押在蘇敗身上。」

「他能夠擊敗你和李學,那麼就有資格衝擊劍閣排行。」莫圖眉頭皺起,旋即看著羅風,淡淡一笑,道:「羅風,記住不要因為個人恩怨而影響自己的判斷力。」

「至於他和你我之間的恩怨,我會給你一個交代。」莫圖眼神凌厲,猛地一步踏出,體內可怕的氣息洶湧而出,猶如出籠的凶獸般,龍行虎步向著劍塔走去。

「是搖光閣領袖莫圖。莫圖領袖是一百零四位,莫非他這次是前來衝擊劍閣前百?」

莫圖的出現瞬間吸引住了眾人的視線,人群中,書生微皺著眉看向莫圖的背影:「還真有些棘手?」林瑾萱美眸也望著莫圖「你們和這莫圖有衝突?」

「自然有衝突,在今日,領袖可是在琅琊斗台親自挑了他的左膀右臂,狠狠壓榨了數萬點貢獻點。」書生輕笑道帶著些許遺憾的口吻道:「可惜我當時不在,否則怎麼能錯過這樣的機會。」數萬點貢獻點?林瑾萱神情明顯怔了怔,此刻她終於意識到蘇敗手上為何有這麼多的貢獻點,眼角泛起一抹訝然:「那兩名弟子的實力如何?」

「凝氣五重和凝氣六重。」書生笑著眯起雙眼,眼角的餘光掃過一旁的弟子:「若不是我手上的貢獻點有限,豈能將其餘的押注讓給這些人。」

劍塔再次沉寂下來,時而滲透出壓抑的氣息。

蘇敗只覺得眼前陷入了無盡的黑暗陣陣壓迫至四面八方洶湧而來。這股壓迫足以讓凝氣境以下的弟子止步,蘇敗卻悠閑的向前走去,擦時而有碎裂聲響起,就像踩在一些即將要風化的骨骸上,有種毛骨悚然的森冷。

蘇敗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長的路,直至眼前的黑暗漸漸散去,泛起淡淡的血光。

猩紅的血光充斥在蘇敗的視線中,這是一片凄慘的戰常

折戟沉沙,蘇敗抬眸望去,這原本是一片黃沙,然那猩紅飛濺的鮮血卻將這裡染的一片血紅。無數具斷手斷腳的屍體以及妖獸的屍體躺落在四周蘇敗低頭看去,自己此刻儼然站在一具屍體的上方,這屍體已失去了頭顱脖頸處的血正流淌而出。

普通人若是突然置身於這樣的環境中絕對會被嚇破,亦或者讓人失去冷靜。

然對於蘇敗而言,這裡猩紅的一幕卻讓格位的平靜。

在出現在這個世界的時候蘇敗就是躺在血泊中。蘇敗目光微凝,冷靜的向著四周望去。

「這就是劍塔?」蘇敗輕聲喃喃道。

空氣中瀰漫的血腥味極為嗆鼻,加上眼前這震撼的凄慘一幕,若不是蘇敗先前聽過書生講述這裡的情況,自己或許會被視覺和嗅覺所欺騙。眼前這一幕並非是真正存在,而是幻境。由一道道玄奧的劍陣相扣在一起,形成的幻境。

「幻境。」蘇敗蹲下身雙手輕輕握住冰冷的屍體以及那猩紅的鮮血,無論是屍體上傳來的觸感和鮮血上的溫度都讓人無法質疑眼前這一切都是假的「真是逼真到極點的幻境。」

「真像前世的全息虛擬場景,不過眼前這一切顯然更加逼真。」

「視覺,嗅覺,聽覺,觸覺都讓人信以為真。」

蘇敗輕聲喃喃道,低眸望著自己,依然是一襲白衣,不過蘇敗卻未注意到自己背後的青峰古劍已經消失,就連自己手腕上的芥子鐲也消失。不過在腰間卻系著琅琊劍卡,按照先前老者的說法,若是自己承受不住這劍塔,只要將真氣輸入劍卡,即可出劍塔。

「我並非是以本體出現在這裡。」蘇敗低語道,微閉著雙眼,心頭一動,真氣瞬間洶湧而出,流淌於體內,「不過修為卻還是凝氣四重,甚至真氣凝練程度絲毫未變。」

「我到底是以什麼存在這幻境中?」蘇敗暗自沉思著,心神微凝的剎那,他依舊能夠看到自身的功點值數量以及掌握的武技,「可怕,能夠將劍陣運用到如此極致,甚至產生幻境,當初布置劍塔的前輩太強大了。」蘇敗微呼口氣,雙眸猛地睜開,起身,向著黃沙盡頭望去。

整片黃沙驟然劇烈震動起來,血花伴隨沙土迸濺著。!砰!!

猶如千萬道驚雷聲回蕩的轟鳴聲突然響徹而起,伴隨著衝天的號角聲。

蘇敗舉目望去,只見在黃沙的盡頭出,一道道全身籠罩在血色光幕中的鐵騎馳騁而出,兇悍無比,拖動著雪亮的巨刀,胯下的駿馬猶如閃電般直掠而來。

殺!殺!殺!

滔天的殺戮聲猶如潮水般洶湧而來,蘇敗直視著前方馳騁而來的千軍萬馬,瞬間他就察覺到數萬道恐怖的氣息鎖住在自己身上。

殺!殺!殺!

低吼聲猶如那號角聲越來越盛,數匹沖在最前面的駿馬似閃電向著蘇敗衝來,其雪亮的巨刀拖動著可怕的勁風直接向著蘇敗橫掃而出刀尖上流淌的血直接濺落了蘇敗一身。

鏗鏘!

蘇敗出劍,似若長虹的劍光衝天而起,身若游龍般向前掠去,劍刃順著巨刀暴射而起瞬間就洞穿了將士的脖頸,這名將士立即倒飛而出,血浪噴起數米之高。

收劍,蘇敗拖動著道道殘影,不退反而主動迎上這些橫衝直撞而來的鐵騎,勢如破竹,就像一柄鋒芒畢露的刀鋒狠狠插向這支大軍中冰冷的劍峰拖動著猩紅血光,幽暗的劍影蔓延而出,凡是出現在蘇敗劍刃前的將士無一倖免凌厲的劍氣攔腰斬斷,血雨紛飛,兩截殘體狠狠的拋出數米,蘇敗就像浴血的殺神,越殺越涌。

「果然是幻境,這些並非是生命體,就算擊殺這些將領也沒有任何的功點值。」遊走間蘇敗微眯著雙眼,冷靜的思考著,不過蘇敗卻注意到自己的身法和劍技的熟練度卻有所提高而且在這些鐵騎的壓迫之下,蘇敗可謂是盡出全力,無論是劍式技還是身法二者的施展比起往常更快,「按照書生的說法,這應該就是劍塔的挑戰我若是擊殺的生靈越多,我所獲得的積分也會越多。」

不過看著自己武技欄身法處,那暴漲的熟練度,蘇敗嘴角卻挑起一抹笑意。

在執法塔中,蘇敗就曾以妖獸磨練自己的身法,不過比起執法塔,眼前這一幕更加適合磨練身法甚至修習劍式。

想到這,蘇敗就立即凝聚心神全身心的投入戰鬥中,消瘦的身影猶如清風般遊走在大軍中,時而如和煦的春風飄忽不定,時而猶如颶風般橫掃一切,蘇敗衝進大軍中,仿若如魚得水:

「貢獻宿主身法化風熟練度」

「貢獻宿主一品武技劍刺之法熟練度+1」

系統冰冷的聲音充斥在蘇敗耳旁,蘇敗卻聞若未聞,完全沉浸在殺戮中。直至沖入大軍深處,無數道雪亮刀光縱橫交錯的時候,蘇敗方才察覺到一絲壓迫,遊走間也失去了先前的飄逸,左右雙臂上甚至挨上數刀,火辣辣的痛楚直至神經。

不僅僅是幻境逼真無比,就算是痛楚也是逼真無比。

蘇敗激戰數刻,整個人完全化成了血人,直至最後動作出現一絲停滯的剎那,那揚起的巨刀橫掃而來,直接將蘇敗攔腰斬斷,痛楚如潮水般席捲而來。蘇敗微低著眸子,眼睜睜的看著自己身體分離,那灑落滿地的腸胃醒目無比。

死了?

蘇敗卻靜靜的看著眼前這一幕,就算身體分離,他好像自己的思維尚在,目睹著戰馬的鐵蹄將自己的軀體,頭顱踩碎,這種驚悚感讓人心頭直冒寒氣。就算往日里習慣血腥的蘇敗也覺得有些反胃,直至最後蘇敗只覺得一道白光閃爍而過,自己再次完好無損的站在戰場中,遠處的大軍再次橫衝直撞而來。

這是一場無休止的戰鬥,蘇敗微握著長劍再次沖入大軍之中。

雪亮刺眼的漫天刀影中,蘇敗消瘦的身影就像怒海汪洋中的一片孤舟,隨時可覆滅,就算他身法施展到極致,也無法避免那無處不在的巨刀。蘇敗再次親眼目睹了巨刀將自己身體分離的一幕,血如柱般衝天而起,萬馬碾壓而過,化成肉泥。

這種恐怖的一幕以及帶來的痛楚足以讓人發狂,蘇敗卻發現自己好似未有任何的心懼,反而有些習以為然。

死亡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你要無數次享受著死亡,甚至享受死亡時帶來的痛楚,那種比撕心裂肺還有刻骨銘心的痛苦,這對於一個人的精神而言絕對是重大的衝擊,甚至能夠讓人變成瘋子。

在接連死了數十次后,蘇敗才知道老者當初為何會告訴自己若是支撐不住,就出去。

這劍塔,簡直不是常人可以忍受的地方。

不過蘇敗卻樂在其中。

享受這裡死亡帶來的恐懼,痛楚。

殺戮依舊在持續,蘇敗曾靜靜看著自己的身體被數百刀割成碎片,也目睹被戰馬踏成碎片。甚至有時候,蘇敗雙腿被斬斷,蘇敗只能低眸望著自己的胸脯,然後沒有任何猶豫的將長劍插入自己的心臟。

經歷殺戮的洗禮,不斷的死亡。

這就是劍塔的恐怖。

「恭喜宿主身法化風熟練度rl」

「恭喜宿主二品武技劍芒指熟練度rl」

「恭喜宿主一品武技劍刺之法熟練度rl」

「恭喜宿主一品武技劍擋之法熟練度rl」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