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一百六十章賭注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了那出色的外表和氣質外,怎麼看都像一名手無縛雞之力的薄弱少年。 「西門官人這傢伙就是蘇敗?你認為最有潛力的弟子?」緊隨西門求醉而來的弟子有些質疑道:「這傢伙真的能夠衝擊排行名單?」 面...

通天的劍塔高聳入雲,猙獰磅的氣息洶泄而出。

仿若漸醒的巨獸般,一股莫名的壓抑瀰漫在眾人心頭。

蘇敗雙眸微睜,凝視著這座漆黑的劍塔,隱約間他可察覺到整座劍塔縈繞著凌厲的劍氣。

咻!咻!咻!

一道道渾厚無比的氣息至四面八方疾馳而來,撕裂空氣帶起的嗚嗚聲盤旋在上空。

半響間,劍塔前方的空地上已是人影涌動。

無數人蜂擁而至,蘇敗明顯注意到這些人的氣息極為的渾厚,甚至數道身影讓蘇敗察覺到一股窒息的壓迫。書生起身,目光掃過最前方的數道身影,低語道:「這些人大多數都是天樞閣弟子,修為最不濟的也有凝氣七重。」

天樞閣,凝氣七重。

蘇敗眸子微凝,這些天樞閣弟子是在負重數十倍的情況下修鍊,其實力將遠遠超過尋常的凝氣七重。若是自己此刻底牌盡出,對上這些人的勝算又有多少?蘇敗沉思著,畢竟秦政的兩位兄長其中一名可是凝氣九重的實力。

結論就是,完全被秒殺。

蘇敗微抿著嘴唇,感受著體內洶湧澎湃的力量,微微搖頭,自己和這些天樞閣的弟子的確有一段很大的差距。輕吐口氣,蘇敗卻未有任何的頹廢,只要自己堅持這些時日的苦修,他堅信總要一天會趕超這些天樞閣弟子,甚至那所謂的西秦三公子。

「只是有個最關鍵的問題,那些人會給我成長的時間嗎?」蘇敗心頭略微有些沉重。

嘎吱!

緊閉的劍塔。在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之下緩緩敞開。

瞬間,一股更加可怕的氣息滲透而出,有些森冷。

站在劍塔前的弟子呼吸都漸漸變得急促起來,眼中瀰漫著戰意。

!一陣沉穩的腳步聲緩緩至劍塔中泛起,無盡的黑暗中,一道年邁的身影出現在蘇敗等人的視線中,這是一名全身籠罩在黑衣之下的老者,滄桑無比。老者出現的剎那,其蒼老的聲音浩蕩的響徹在劍塔方圓數里的地域:「劍塔開啟,為時一日。進塔者請出示劍卡即可入內。」

話音未落的剎那。站在最前方的天樞閣弟子就猶如潮水般向著劍塔涌去,手上時刻緊握著琅琊劍卡。

「你只要出示你的琅琊劍卡就可以進劍塔。」書生在一旁囑咐道。

蘇敗微微點頭,「不過你真的沒有其他的情報告訴我?在這劍塔中,我需要注意些什麼?」

「能告訴你的已經全部告訴你了。」書生微搖著頭。其眉頭卻徒然一皺:「真是噁心的蒼蠅。到哪都能碰見。」

蘇敗眉頭也是一皺。看向前方走來的三道身影。

「蘇敗師弟又見面了。」林瑾萱款款而來,還未出聲,尾隨其後的李安就率先開口道。冷峻的面容上噙著有些陰沉的笑容:「沒想到蘇敗師弟在琅琊劍閣中倒是極受歡迎,短短數刻就有諸多弟子在師弟身上押了千注。」

蘇敗。

這名字在如今的琅琊劍閣中絕對不陌生,遠處觀望的人群中立即響起了數道驚呼聲。

無數道目光齊聚在蘇敗身上,特別是西門求醉等人更是拚命的往前擠。

「這傢伙就是蘇敗,娘的,還真年輕。」西門求醉暗中嘀咕著,上下打量著蘇敗,試圖看出蘇敗的不凡。讓西門求醉失望的是,前者除了那出色的外表和氣質外,怎麼看都像一名手無縛雞之力的薄弱少年。

「西門官人這傢伙就是蘇敗?你認為最有潛力的弟子?」緊隨西門求醉而來的弟子有些質疑道:「這傢伙真的能夠衝擊排行名單?」

面對這些質疑聲,西門求醉心頭有些煩躁,手心也滲出汗水。

在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蘇敗靜靜的望著李安,深邃的眸子中不起波瀾,「我也沒想到有如此多眼光獨具的師兄,敢將押注押在我身上。怎麼想也想不通,李安師兄你明顯是具有衝擊名單的實力,為何他們不將押注押在你身上。」

李安眼神微沉,這也是他很不爽的事情,陰柔的目光凝視著林瑾萱纖柔的背影,李安嘴角不由揚起幾分隱晦的笑意:「蘇敗師弟不知有沒有興趣和師兄來的比賽,看誰衝擊的名次比較前面?」

「沒興趣。」蘇敗淡淡道。

乾淨利落的拒絕讓李安神情一怔,旋即笑道:「只是單純的比賽而已,並無任何賭注。」

「正是因為沒有任何賭注才沒興趣。」蘇敗嘴角微撇,漠然的看著李安。

聞言,李安不怒反笑:「這麼說蘇敗師弟是想押些賭注嗎?」

「三萬貢獻點。」蘇敗淡淡道。眼前這傢伙明顯是要踩著自己在林瑾萱面前出風頭,蘇敗覺得在佳人面前出風頭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要踩著自己,這一點就是蘇敗不允許的。

李安眉頭皺起,目光陰冷的盯著蘇敗,見後者一副平靜的模樣,心裡有些躊躇,不過當目光掃過林瑾萱那柔順的青絲時,李安低沉道:「師弟都有如此雅興,師兄就陪師弟玩玩又何妨。瑾萱師妹不如當見證人如何,我和蘇敗師弟打賭,誰這次衝擊名次較落後,那就要給對方三萬點的貢獻點。」

林瑾萱緩緩走向蘇敗,望向這張平靜無比的臉,正欲出聲拒絕,蘇敗率先開口道:「嗯。瑾萱師姐當做這件事情的見證人。」

見蘇敗同意,李安臉上泛起一抹得逞的笑意,拂袖率先朝劍塔走去。

「瑾萱師妹,這是男人之間的事情,我們就不要插手了。」李夢嬌眼神帶著幾分戲虐望著蘇敗,美眸微閃。扭動著纖細的柳腰緊隨在李安身後。她可是很清楚李安的實力,而眼前這新晉弟子,除了有出色的外表和氣質外,就沒有什麼特殊的地方。

望著李安和李夢嬌離去的背影,林瑾萱貝齒輕咬著朱唇,「你又何必答應李安這無賴的要求,他進入內門數年,曾經也衝擊過這劍閣排行,他明擺著是要故意欺負你。」

「就是因為他明擺著要踩著我出風頭,我才答應他。」

「在瑾萱師姐面前出風頭的事情。我也喜歡。怎麼能把機會讓給他。」蘇敗漆黑的眸子中寒意漸漸的凝聚在李安的背影上,「再說,難得有人上門送貢獻點,這等好事。我豈能錯過。」

林瑾萱柳眉微豎。看著蘇敗一臉平靜的模樣。無奈的搖搖頭。

「瑾萱師姐你就放心,領袖可是從不做沒把握的事情。」

「況且,李安那青妖娃不過凝氣五重的修為而已。」書生抬起草帽。嘴角緩緩掀起一抹索然無味的笑意:「這樣的貨色我都能收拾,何況是領袖。」

聞言,林瑾萱方才記起蘇敗昔日的戰績,捎了捎腦袋,點著頭:「不管如何,師姐還是先祝你在劍塔中取得好成績。」

「我想這次成績若是不理想,恐怕就不能走出琅琊劍閣了。」蘇敗抬起頭,漠然的目光掠過四周投來的目光,嘴角泛起一抹燦爛的笑意:「對了,師姐你在我身上押過注?」

「十注。」林瑾萱輕吐道。

十注,那也就意味著五千餘點。

「師姐還真有氣魄,我不過是隨口說說,你就押十注在我身上。」蘇敗笑著搖搖頭,抬步向著劍塔走去,「不過我相信不會讓師姐失望的。」

話落,蘇敗就向前行去,遠處的西門求醉一見蘇敗動身,各個雙手緊握,呼喊道:「小師弟加油,衝上劍閣排行。」

蘇敗能否衝上劍閣排行可是和押注的漲幅密切相關,各個不留餘力的鼓舞著。

蘇敗略微有些錯愕的望著西門求醉,微微點頭,走向漆黑的劍塔。

站在門前的老者有些訝然,多看了蘇敗一眼:「小傢伙在劍閣中人氣不錯,出示你的琅琊劍卡。」

蘇敗站在漆黑的洞口前,將劍卡遞給老者,目光認真打量著這劍塔。這劍塔也不知存在了多少歲月,通體瀰漫著歲月的滄桑感,整座劍塔彷彿是用墨鐵澆築而成,其上滲透著恐怖的壓迫。據書生所言,這劍塔是無數道劍陣構造而成,不過蘇敗卻未察覺到劍陣的波動,只能說布下這劍陣的人其手段遠遠超乎蘇敗的預料。

「新晉弟子領袖?」老者遞迴劍卡,嘶啞的聲音好似至四面八方傳來:「小傢伙,一會兒你進劍塔后,若是堅持不住,就立即將真氣輸入自身的劍卡,你就將會被傳送出來。」

「前輩這劍閣很恐怖?」蘇敗接過劍卡,眉頭微挑道。

「確實是很恐怖。」老者微微點頭。

「有多恐怖?會死人?」蘇敗問道。

「死人倒是不會,不過在琅琊劍閣的歷史上倒是有不少的弟子進劍塔后出來就變成瘋子。」老者雙眸微眯,饒有趣味道:「不過你若是意志堅定的話,自然不存在這可能。」說完,老者就看了蘇敗一眼,眼中泛起少許訝然。在很多新人慾進新塔的時候,他都曾將這番話警告這些人新人,大多數人都會有些躊躇,而此刻,他居然在蘇敗臉上見到一抹期待之色。

「真讓人期待,到底是什麼會將人嚇成瘋子。」蘇敗此刻的心情就像前世正欲目睹一長驚悚大片,可是期待無比,輕吐口氣,抬步毫不猶豫的朝漆黑的洞口走去,直至白衣身影完全被黑暗吞噬掉。

老者微微點頭,喃喃道:「昨日來了名新晉弟子,今日又來了名。這屆新晉弟子不錯,不過這小傢伙才凝氣四重的修為,不知道能否長衝上劍閣排行。」

見蘇敗進塔,四周的喧嘩聲也消散了不少。

「西門官人,你說這搖光閣的弟子能否有機會沖刷劍閣排行,若他沖不上,我們這次可是要虧大了。」

儘管心中也有些不確定,西門求醉卻一副胸有成竹的神情:「你們要相信我西門求醉的眼光。」說完西門求醉就挺著胸脯,趾高氣昂的向著林瑾萱和書生走去,顯然西門求醉認識林瑾萱,緩緩出現在林瑾萱和書生的面前,臉上強行擠出一抹看起來憨厚的笑容:「瑾萱師妹也在,師兄向你打聽點事情,蘇敗師弟和師妹很熟?」

林瑾萱微微欠身,莞爾笑道:「西門師兄有什麼事情就直說,師妹必然直言不諱。」

「我想打聽下這蘇敗師弟的事情。蘇敗師弟小小年紀就成為內門弟子,氣度不凡。不過這數年在內門顯然未聽過蘇敗師弟的名聲,想必,蘇敗師弟這些年都在搖光閣苦修,等待著一鳴驚人的時刻。嘖嘖,蘇敗弟子還真懂得隱忍。實在是讓師兄佩服。」西門求醉長篇大論,夸夸其談,張口閉口都是在稱讚蘇敗,末了才問道:「不知蘇敗師弟現在的實力如何?」

「應該是凝氣四重。」林瑾萱想了想道,嘴角噙著一抹輕輕淺淺的笑意:「西門師兄,蘇敗師弟是這次新晉搖光閣的內門弟子。」

凝氣四重?新晉弟子?

西門求醉瞬間就懵了,好似遭遇晴天霹靂般……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