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一百五十九章名噪一時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中央高聳的劍塔處走去。書生緊隨其後,眼角的餘光戲虐的掃過錯愕的李安,喃嘀咕道:「數萬貢獻點難道很多,奇怪?」 李安微眯著眸子望著漸遠漸去的蘇敗,偏過頭轉向林瑾萱和李夢嬌道:「現在的新晉弟子不得...

「琅琊劍閣素來有刷貢獻天堂之說,但對於大多數人而言,琅琊劍閣確是地獄的存在。」

「很多人存在許多投機取巧的想法,將為數不多的貢獻點寄託於琅琊劍閣。」

「作為曾經老人,師兄勸你還是腳踏實地。」

林瑾萱三人緩緩而來,走在最後的李安微皺著眉頭望著林瑾萱臉上泛起的雀躍,其拳頭不由自主的緊握著,語氣有些陰陽怪氣道。

林瑾萱目不斜視的走來,當聽到李安這句帶刺的話語后,纖弱的柳眉微蹙,「李安師兄若是不存在投機取巧的念頭,那為何自己也押十注在自己身上?」

李安嘴角揚起的笑意驟然凝固住,心中微微有些酸意。

蘇敗眉尖微挑,眼角餘光不著痕的掃過李安,這傢伙在最初見面的時候就讓人不爽。對於李安略帶挑釁的話語,蘇敗雲淡風輕道:「手上有些閑余的貢獻點,就拿出來玩玩。」

「數百貢獻點也不少,師弟還真有氣魄。」李夢嬌淺眉輕蹙,看似在稱讚蘇敗的氣魄,實質上卻著重提醒以蘇敗你這樣的新晉弟子也就只能玩玩數百貢獻點,高挺的玉鼻微翹著,李夢嬌美眸轉向一旁的李安,輕笑道:「不過師弟若手上有閑余的貢獻點,不如押注在師姐和李安師兄身上。過片刻,我和李安師兄就要進塔,以我們兩的實力要進榜還是能夠做到的。」

李夢嬌的三言兩語就化解了李安的尷尬,李安微挺著胸脯。面容也恢復先前的冷峻,有些大方道:「看在瑾萱師妹的面子上,師兄也向你透露下,以我和李安師妹的實力確實能夠擠進排行名單上。」

蘇敗微垂著眸子,聽著一唱一和的李安兄妹,充耳不聞。

林瑾萱見李安難得沒有對蘇敗爭鋒相對,其微蹙的柳眉舒展開來,輕笑道:「夢嬌師姐確實有衝擊排行榜名單的資格,兩位師弟若是真有閑余的貢獻點可以押注在夢嬌師姐身上。」

「師弟喜歡將機會掌控在自己手中,而不是寄託於他人。」蘇敗微微搖頭。

「師弟你將注押在自己身上?」林瑾萱有些訝然。旋即就釋然一笑。也對,他就是這樣的性格。李安和李夢嬌兩人卻是莫名一笑,李安看似善意的提醒道:「要進塔可是要一次性繳納十萬點貢獻點。師弟若是將注押在自己身上,卻未進塔。可是要將這押注白白砸在自己手裡。」

「多謝師兄關心。」蘇敗淡淡道。這傢伙還真是三言兩語不忘記秀優越。轉過身恰好迎上走來的黑袍女子。女子款款而來,美眸掃視著其後的林瑾萱三人,轉向蘇敗和書生道:「兩位師弟的押注已記錄在劍卡上。兩位只要憑藉劍卡就可以到這裡兌換押注。」

說到這裡,女子將劍卡遞給蘇敗,略微有些無奈道:「不過我還是第一次見到有人敢在自己身上押了六十注,蘇敗師弟。」

蘇敗接過劍卡,隨口道:「手上有些閑余的貢獻點,就拿出來玩玩。」

玩玩?女子白了蘇敗一眼,「兩位師弟拿四餘萬貢獻點玩玩?嘖嘖,還真有氣魄。」

六十注?四萬貢獻點?

李安和李夢嬌兩人神情明顯怔了怔,有些驚錯的看著蘇敗和書生。林瑾萱也有些訝然,她依稀記得成為領袖弟子獎勵一萬貢獻點,卻不知蘇敗手中什麼時候掌握了三萬餘點。

揚著手中的劍卡,蘇敗轉身迎上林瑾萱,道:「師姐手上若是有閑余貢獻點的話,不如也押在我身上。」說罷,蘇敗就微笑徑直的向著正中央高聳的劍塔處走去。書生緊隨其後,眼角的餘光戲虐的掃過錯愕的李安,喃嘀咕道:「數萬貢獻點難道很多,奇怪?」

李安微眯著眸子望著漸遠漸去的蘇敗,偏過頭轉向林瑾萱和李夢嬌道:「現在的新晉弟子不得了,手上都有這麼多的貢獻點。不過這傢伙將貢獻點都換成押注,他怎麼進劍塔?」

「他是這屆新晉弟子的領袖,有資格免費進入劍塔一次。」林瑾萱素手遞出自己的劍卡給黑袍女子,想起蘇敗先前那深邃如星辰的眸子,鬼使神差道:「我押十注,搖光閣蘇敗。」

……

「這個叫李安的傢伙還真不留餘地的打壓你來突出自己的優秀。」書生饒有趣味的看著蘇敗的側臉:「現在的年輕人就是太浮躁,追女人也不是這麼追的。」

蘇敗玩弄著手中的劍卡道:「比起這件事情我更在意的是如何衝擊排名榜上的名單,若是連排名榜都未進,那就糗大了。」

「得了吧。以我的實力尚且能進,我相信你的名次會比我前面。」書生隨口道。

「不過難度進次劍塔。要衝擊下名次那就要不留餘力。」

蘇敗抬眸看了厚重雲層后投射下來的光束,盤膝而坐,雙眸微閉,修鍊起來。

書生有些無趣的躺在一旁,壓低著草帽,看似在打盹,然其呼吸卻均勻無比,顯然也在修鍊。高聳的劍塔就像欲漸漸蘇醒的巨獸般,磅的威壓緩緩瀰漫在琅琊群閣中。

四周的喧嘩也漸漸低沉了不少,林瑾萱,李夢嬌,李安三人站在亭台上。林瑾萱秋水般的眸子注視著遠處盤膝而坐的蘇敗,眸子微低看著自己的琅琊劍卡,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何鬼斧神差的將為數不多的貢獻點押在蘇敗身上。

李安在一旁喋喋不休道:「瑾萱師妹你辛辛苦苦獲得的貢獻點押在他身上,這簡直是胡鬧。他一搖光閣的新晉弟子,師妹難道你以為他能夠衝擊名單?」

白玉般纖白的細手緊握著琅琊劍卡,林瑾萱卻微微搖著頭道:「我相信他能夠衝擊排行榜名單里。因為在這個世界上。他是第一個讓我相信命運應該掌握在自己手中的人。」

看著林瑾萱對蘇敗沒由來的相信,李安心在醋意更盛,極力控制自己的聲音,盡量讓自己看起來柔和些:「難道師妹不相信師兄能夠擠進名單?就算他能夠擠進名單,以師兄的實力絕對會比他超前。你將貢獻點押在師兄身上,絕對能夠獲得更多的貢獻點。」

對於這番話,林瑾萱不可否認的點點頭,的確以李安的實力,確實能夠衝擊較前的名次。李安凝視著林瑾萱微點的螓首,微微鬆口氣。顯然在瑾萱師妹的眼中。自己實力比起那新屆弱雞稍勝一籌,轉頭,李安目光盯著蘇敗的背影,陰柔一笑:「讓瑾萱師妹目睹下。到底誰更出色。到底誰的名次更超前。」

……

西門求醉是玉衡閣弟子。不過他琅琊劍閣中極為出名,並非是因為他的實力。而是他手中所掌握的貢獻點。才短短數年他手上就掌控了數十萬的貢獻點,這對於很多人而言是一件難以登天的事情。很多人都猜測。西門求醉成功的秘訣。

不過只有西門求醉知道,自己之所以能夠成功,就是因為他懂得撿漏。

往往很多時候,西門求醉並未將自己的貢獻點押在那些排行榜的人身上,而是押在還未上榜的人身上,而往往很多時候西門求醉所壓的這個人,往往都是潛力股,至少在後期都能衝上排行榜上比較超前的位置。

在昨夜,西門求醉將手中的押注全部處理,換了數十萬的貢獻點。緊握著琅琊劍卡,西門求醉有些臃腫的身板在人群中擠出,肥碩的圓臉上眯著兩條眼縫,目光來回在懸挂的木牌上掃動著,這些名單除了冒出幾個新名字外就沒有多大的變化。

眯著雙眼,西門求醉走到亭台最不醒目的角落中,在這裡並未懸挂著些木牌。而是一堆羊皮紙。不過這堆羊皮紙中上記錄的是今日的交易情況,西門求醉駕輕就熟的翻開這些羊皮紙,尋找那些陌生的名字:

李夢嬌,二十注。

李安,二十五注。

鄭獄,五注。

……

「李夢嬌,這小西皮娘也來衝擊劍閣排行。」

「還有李安,這醋罈子也來。這兩人的實力確實可以衝上劍閣排行,值得投資。」西門求醉微點著頭,盤旋著自己手上僅有的貢獻點,如何將收益做大最大化。不過就在這時,西門求醉翻到最後一張羊皮紙的時候,整個眼瞳猛地一縮,倒吸一口冷氣:「娘的,蘇敗九十注。這麼兇殘,一下子押了四萬多的貢獻點。這是哪閣弟子?」

西門求醉雙眼放光,當興緻沖沖的跑到黑袍弟子前詢問時,才知道這蘇敗是搖光閣弟子。一旁同樣是在撿漏的弟子皆是嗤笑而出:

「搖光閣弟子押注九十注,也不知道哪個弟子腦子秀逗了。」

「這還用想?肯定是這名弟子自己押注給自己。」

「怎麼,我們西門大官人難道是看重這蘇敗?」

「西門大官人,你若是押注下去,絕對會血本無歸。」

西門求醉微皺著眉頭,目光直直盯著蘇敗兩個字眼,額頭滲出些許汗水。對於四周弟子的嗤笑聲,他倒是聞若未聞。半響后,西門求醉彷彿做了個極為重要的決定,咬著牙將自己的琅琊劍卡甩給黑袍弟子,道:「三十萬貢獻點全部押在搖光閣弟子蘇敗身上。」

「三十餘萬?西門胖子你瘋了不成。」

「西門胖子你們玉衡閣的李夢嬌和李安在這些未上排行的弟子中是最具有潛力的。」

看著四周喋喋不休的弟子,西門求醉肥碩的圓臉卻一副雲淡風輕的神色,瞧著嘴角,一副專家的口吻道:「我西門求醉撿漏數年都未曾失敗過,諸位若是相信我的眼光,就押注。」

話雖這麼說,西門求醉手心卻滲著汗水,媽的,剛剛看這名字有些順眼,腦子一熱就投下去了,心中有些懊悔,不過眾目睽睽之下,他也沒那臉面索要回琅琊劍卡,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劍卡上的貢獻點化作虛無。

這些撿漏的弟子聽了西門求醉這句話后,才想起西門求醉這數年的戰績,略微有些咬牙后,紛紛押注在蘇敗身上。短短片刻,押在蘇敗的注就有九百餘注,甚至達到了千注。

而一名搖光閣弟子身上被押千注的事情立即傳了出去,瞬間,蘇敗這個名字就傳遍了整個琅琊劍閣。亭台閣樓上,李安聽到這個消息,第一個想法就是這些弟子腦子都進水了?

蘇敗和書生兩人也是一臉的錯愕。

「領袖,我現在相信是金子就會發光這句話。」書生認真道。

「我在想,如果我沒有衝進這排行名單,能不能走的出琅琊劍閣。」蘇敗臉上噙著燦爛的笑意,不管如何,能夠被人認可總是件很爽的事情。

嘎吱!

就在這一刻,死寂已久的劍塔緩緩泛起了一道震耳欲聾的轟鳴聲。

劍塔,開啟!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