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一百五十八章押注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要有什麼程序?」 女子素手優雅的在抽屜出取出一張羊皮紙,遞給蘇敗道:「這張名單上都有押注的價格,師弟若是決定買誰的押注,將名字和你的劍卡交給我即可。」 接過羊皮紙,蘇敗眸子微垂,位於最...

一道銀鈴般的笑聲泛起,悅耳無比。

林瑾萱急速轉頭望去當瞧見來者時,纖柔的玉容上泛起少許恭敬之色:「瑾萱見過夢嬌師姐,李安師兄。」

兩道身影,一男一女,女子一襲得體的衣裙,身材高挑,容顏俏麗邁著優雅的步伐,纖細的柳腰走動間扭動著,時刻勾勒著四周青年的視線。

緊隨女子之後的是一名青年,年紀二十齣頭,身材挺拔無比,柔和的臉龐上噙著讓無數少女賞心悅目的笑意。這兩道身影的出現立即讓四周的喧嘩聲低沉了下來。

甚至有熟悉這兩人的弟子上前搭訕,兩人都是極為有風度的回應,緩緩而來,出現在蘇敗三人的面前。蘇敗平靜的望著這兩人,注意到這兩人身上的衣袖左右都著三顆星。顯然這兩人是玉衡閣的弟子,同時蘇敗察覺到這兩人體內瀰漫的氣息極為強盛,二人的實力大概都是凝氣五重左右。

「瑾萱師妹讓你久等了。」女子微微欠身,噙著些許笑意的美眸帶著少許審視看向一旁的蘇敗和書生,漂亮的畫美微微一蹙,「瑾萱師妹也不介紹下這兩位師弟?」

林瑾萱轉過身看向蘇敗道:「蘇敗師弟,這就是我先前所說的師兄和師姐。這是李夢嬌師姐和李安師兄。」說到這裡,林瑾萱轉過頭看著青年和女子道:「這兩位師弟是這屆的新晉弟子蘇敗和牧崖。」

李夢嬌微微一笑,伸出纖細的玉手。落落大方道:「琅琊劍閣雖然要繳納不費的貢獻點,不過在這裡能夠接觸許多閣的前輩,兩位師弟今後若是有空不妨多來這裡,拓寬自己的眼界。」李夢嬌嘴角雖噙著令人炫目的笑容,不過蘇敗還是看出對方眼中的那種審視以及莫名的敵意。

敵意。蘇敗可以肯定,這是一種不加以掩飾的敵意。

迎上李夢嬌的目光,蘇敗深邃的眸子中不起波瀾,並未因為李夢嬌的玉容而有所變化,禮貌性的握住李夢嬌的手后就鬆開:「新晉弟子蘇敗。」

「新晉弟子牧崖。」書生懶懶道。

「玉衡閣李安。」青年緩緩上前,神色有些冷峻。眼中的敵意更盛。

這種莫名其妙的敵意讓蘇敗和書生略微有些不爽。不過蘇敗目光掃過一旁的林瑾萱時,又有些釋然。

「夢嬌師妹說的對,在琅琊劍閣中與其他閣的弟子多交流能夠拓寬自己的眼界,而不是將眼界局限於搖光閣。」青年不溫不火道。在與蘇敗握手的剎那顯然加大了其力道。

掌心中驟然蔓延而出的勁道讓蘇敗眼神微變。然其臉龐卻有些平靜的盯著青年。神色有些漠然,鬆開手,蘇敗微微點頭算是回應青年。轉過頭望著林瑾萱道:「瑾萱師姐,今日還有些事情就不陪你們閑聊了。若是有空,瑾萱師姐可來搖光閣玩玩,大伙兒可是很想念瑾萱師姐。」

說罷,蘇敗眼神就向書生示意,徑直的走向遠處喧鬧的亭台閣樓中,書生微微欠身行禮,緊隨其後。注視著蘇敗離去的背影,林瑾萱神情一怔,旋即注意到李安冷峻面容上微泛起的笑意,美眸中有些惱怒之色。

在很久以前,林瑾萱就知道眼前這讓無數玉衡閣女子為之傾倒的青年就愛慕著自己,甚至在往日里,玉衡閣中若是有男弟子靠近自己,都會受到李安的警告。

美眸的餘光掃過李夢嬌和李安,林瑾萱心中驀然一嘆,若不是眼前這對兄妹曾幫過自己,今日又豈會應諾兩人的邀請,前來琅琊劍閣。

李安絲毫未注意到林瑾萱微蹙的柳眉,一改先前的冷峻,伴隨在林瑾萱左右。

……

「這傢伙完全是將你我當做假想情敵。」書生懶懶道。

「他註定是追不到瑾萱師姐。」

「像瑾萱師姐那樣的人女人豈會喜歡上心胸狹窄的男人。」蘇敗淡淡道,目光掠過眼前起伏的亭台閣樓,人聲鼎沸,其四周天地間泛起的壓迫也有些恐怖。

這裡大多數弟子的修為皆是在凝氣五重左右,蘇敗一眼望去就好似自己的修為最弱。

蘇敗和書生兩人慢吞吞的遊走在亭台周圍,蘇敗注意到在其中一座稍高聳的亭台上,聚齊著無數道身影,人潮湧動。

「開塔在即,有誰還要押注?」

「我買第九十七名的劉宇三注。」

「你傻埃劉宇的名次已經退了數名,這時候買劉宇豈不是虧死了。」

遠處,蘇敗和書生兩人翹首望著眼前這喧雜的一幕,書生微抬起草帽,看了亭台閣樓上懸挂直垂而下的片片木牌,轉過頭向蘇敗解釋。

「也就是說每名弟子身上都有一千注,隨著你的名次漲停,這些押注也隨之漲落。」

「比起琅琊斗台那邊的賭注,這邊的押注顯然更加的有趣。這也是為何,琅琊劍閣整天都無數人齊聚在這裡的原因。咦,居然有人押了我三注。」

書生拉著蘇敗擠進去人群中,亭台前簡單的擺放著一整排的石桌。

蘇敗目光掃過四周高懸的木牌,其上赫然刻著劍閣排行榜上的名字以及所對應的名次,甚至積分。這些木牌足足有五百,顯然是將排行榜上的名次都記錄下來。

在最左下角的位置,蘇敗果然看到牧崖的位置,其上標註名次信息外還有其他,三注。

蘇敗抬眸望去,不僅僅牧崖這木牌上標示著三注,其餘木牌也有。

不過越往上,這押注就越多。

甚至前百名的時候,大多數木牌相對應的押注有千注。

同時,蘇敗也注意到。圍在四周的弟子手中都拿著一本小本子,其上字跡密密麻麻,清晰的記錄著這些時日排行榜上的名次變化。

眼前這看似熟悉的一幕讓蘇敗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這簡直就是小型的股市。不過前世的股市市場是交易上市公司的股票,而這裡卻是交易排行榜上每名弟子所代表的押注。前世股市的漲幅是受市場的影響,而這裡押注的漲幅是受排行榜變化的影響。

「每一注最初的時候都是五百貢獻點。」書生緩緩收回目光,嘴角揚起一抹笑意:「每個上榜的弟子身上都有千注,在來的時候,我可是讓七崖將團隊中閑余的貢獻點都籌集起來,共有萬餘點。嘖嘖。作為領袖。你可別讓我們失望。」說完,書生就揚起手中的劍卡,難得起勁的向著石桌前擠進去。蘇敗神情一怔,旋即無奈的搖搖頭。這傢伙的意思是要將大伙兒的貢獻點去押注。押在自己身上。

「只要名次有所前進。押注所代表的貢獻點就漲百分之十。」

「若是我名次起初是五百名,一旦前進一名,那押注代表的貢獻點就從最初的五百點變成五百五十點。我手中如果有百注。兌換后就能獲得五千餘點。」蘇敗深邃的眸子中難得泛起火熱之色,難怪這琅琊劍閣被稱為刷貢獻點的天堂。蘇敗取出自己的琅琊劍卡,其上足足有三萬餘點貢獻點。也就意味著,自己能夠押六十餘注。

想到這裡,蘇敗就沒有任何的猶豫,緊隨在書生之後。

石桌前端坐著數十名身著黑袍的弟子,一道道凌厲無比的氣息瀰漫而出。在蘇敗和書生走來的時候,瞬間有數道銳利如鷹眼的目光投來。

可怕。

這是蘇敗的第一感覺。

端坐在這裡的黑袍弟子其氣息渾厚的遠遠超過在場的所有人。

最右側的位置,一名嬌軀被寬鬆黑袍掩蓋住的女子抬起頭,美眸在蘇敗和書生兩人身上掃視而過,微笑道:「兩位師弟,看你們面生的模樣應該是第一次來琅琊劍閣?」

「嗯。」蘇敗目光略微打量眼前這明眸貝齒的女子,容顏俏媚,微揚的雪白玉頸在黑袍的襯托下顯得更加醒目誘人,其柳眉雖和林瑾萱同樣的纖柔,不過雙眉間卻有著冷冽凝聚。蘇敗揚起手中的劍卡,「這位師姐,我們想買些押注,不知道要有什麼程序?」

女子素手優雅的在抽屜出取出一張羊皮紙,遞給蘇敗道:「這張名單上都有押注的價格,師弟若是決定買誰的押注,將名字和你的劍卡交給我即可。」

接過羊皮紙,蘇敗眸子微垂,位於最醒目位置的自然是楚修,其後標註著楚修押注的價格,赫然將近數萬餘點。看到這,蘇敗嘴角明顯微微一抽,自己的卡上的三萬貢獻點完全不夠買上這一注。將羊皮紙遞給黑袍女子,蘇敗搖頭道:「我想買的押注並未在這名單上,不知道能否押注?」

「不在名單上?」女子神情明顯怔了怔道:「只要你能夠說出他的姓名,所屬第幾閣弟子即可。」

「搖光閣蘇敗。」書生在旁插了一句。

「搖光閣?」女子微抬起閣,美眸在蘇敗那張過分年輕的臉龐上停頓了數息。在以往的數年中,也有不少人將貢獻點押在諸位未在榜單上露面的弟子身上,看中的是這些弟子身上的潛力,認定他們今後有資格衝擊排行榜。往往這些人一旦上班,衝擊名次的速度比起這些已在排行榜上的人更快。不過卻未曾聽過有人要將注押在一位名不經傳的搖光閣弟子身上,想到這,女子微搖著頭,卻未勸阻,繼續問道:「師弟想押多少注?」

「六十注。」蘇敗揚起手中的劍卡,遞給女子。

「我這邊也有二十餘注。」書生遞出自己的劍卡。

「八十注?」女子柳眉微蹙,眉宇間的冷冽頓時消散了不少,微張著紅潤的朱唇,錯愕的望著蘇敗和書生。八十注也就意味著四萬點貢獻點,看著蘇敗和書生劍卡上的貢獻點,女子心中雖訝然兩人的貢獻點數量,不過出於好心還是再次提醒道:「兩位師弟,雖說這位蘇敗師弟並非在排行名單上,押注代表的貢獻點不會跌。不過你們一旦押注,一旦想要將押注兌換成貢獻點,那麼我會收取百分之五的費用。」

四萬貢獻點,扣除的費用是兩千餘點。

蘇敗嘴角含笑,微微點頭道:「多謝師姐的提醒,不過我們還是決定將這些貢獻點押在搖光閣弟子蘇敗身上。」

女子無奈的搖搖頭,美眸凝視著眼前的少年,前者黑色的眸子中只有一片平靜,沒有絲毫的猶豫。女子素手接過蘇敗和書生的劍卡,轉身向著其後的數名黑袍弟子走去……

蘇敗和書生兩人也不急,隨意的閑談著。

而就在兩人等待黑袍女子回來的時候,蘇敗眼尖的注意到一道纖弱的倩影,林瑾萱。

這道倩影顯然也注意到了蘇敗,三道身影緩緩向蘇敗走來。

「蘇敗師弟。」林瑾萱有些訝然的看著蘇敗,琅琊劍閣佔據方圓數里的地方,林瑾萱沒想到會接二連三的遇見蘇敗,美眸掃視著書生手上的羊皮紙:「兩位師弟在押注?」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