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玄幻魔法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一百五十五章一代宗師的恐怖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望著羅風狼狽離去的身影,蘇敗略微有些遺憾的搖搖頭:「就這麼結束了?才三萬點貢獻點而已,原本還想多撈些貢獻點。」 七罪走上前,聽到這句話,無奈的白了蘇敗一眼:「三萬點?諸位進入搖光閣數年的弟子,...

「你作為一名領袖,若是在新晉弟子面前丟盡了臉面,這種滋味應該不會好受。」

微握著劍器,李學其後的長發無風而動。

恐怖無比的氣息如同迸發的山洪般洶泄而出,偌大的劍台上空的雪絮猶如受到擠壓似的,紛紛向著兩側席捲而去。劍未出,李學眼神鋒利的猶如實質劍氣般,直盯著正前方的蘇敗,不痛不癢道。

雖在修為上穩壓著蘇敗,不過李學並非像表明上看起來那麼輕視蘇敗。

否則也不會用些言語了挑釁蘇敗,企圖亂了蘇敗的心境。

蘇敗緩緩抬起頭,就算李學三言兩語都流露出蔑視和挑釁,他臉上的笑意絲毫未散,反而更盛,靜靜的看著李學,嘴角緩緩挑起一抹森冷的弧度:「這句話若是莫圖或許還有資格說出來,就憑你這個混了數年還未混個領袖的失敗者,不夠資格。」

若論出言譏諷,蘇敗相信在這方面的功力絲毫不亞於他人。

特別是用著輕描淡寫的語氣說出來,這句話冷的就像一柄鋒利的刀鋒,直刺李學的心頭。李學緊握著劍柄,低吼一聲,既然言語無法讓前者失去理智,那麼就沒必要廢話,以實力完全壓制住蘇敗。

李學身子微弓,就像拉滿的弓弦,咻一聲,李學整個身體四周瞬間洶泄出無盡的劍氣,滾滾蕩蕩,似大江洶湧。而李學的劍在這滾滾的劍氣中遊動著,仿若浩瀚中遊動的蛟龍。

瞧得這聲勢浩大的一幕,石座上的諸多弟子彷彿忘記了嘶喊,猛的起身:

「劍動蒼龍嘯。李學師兄居然真的將這門劍技掌握了,天才,在數月前李學師兄方才換取到這門二品劍技。」

「贏了,李學師兄穩贏了。」

「嘶,這李學往日里藏的還真夠深。修為突破至凝氣六重加上這劍動蒼龍嘯劍式,怪不得他敢押注兩萬貢獻點。」羅風微微倒吸口冷氣,看向劍台的目光中多出幾分少許懊悔之色,若是李學獲取這兩萬餘點貢獻點,又能夠換取不少資源,今後他的修為恐會遠遠超過自己。

也就意味著今後搖光閣中,自己的地位並不能與李學並駕齊驅,而是被他甩之其後。想到這裡,羅風腸子都悔青了,看向蘇敗的眼神,怨恨加深不少。

靜靜的望著遊動而來的劍光,蘇敗眸子冰冷如刀鋒,李學確實強悍,就算比起當初的書生還要強悍不少。不過蘇敗正需要這樣的對手,這些時日他雖在苦修,然卻始終覺得少了些什麼。壓迫,來自對方的壓迫。

在這一刻,蘇敗在李學身上察覺到了一絲壓迫,儘管微乎及微,不過也值得蘇敗有些期待,劍動,身若游龍般向著前方掠去,幾乎在一剎那間,兩人的身影就在半空中轟然撞在一起,若隱若現的劍光閃爍著,蘇敗身隨劍動,劍時而溫柔如月下流水,時而洶湧如飛流的銀河,渾然天成,將劍式施展到極限。

鐺!鐺!

震耳欲聾的金鐵交鋒聲不絕於耳,那翱翔深淵的蛟龍與浩浩蕩蕩的九天銀河時刻撞擊在一起,一連串的火星迸發而出,眼花繚亂,可怕的勁風甚至掀起地上的殘雪,向著眾人吹刮而來。距劍台最近的燕間等人紛紛退後,燕間目光死死盯著交錯而過的兩道身影,聲音有些嘶啞的向著一旁的七罪問道:「領袖他能勝的了那傢伙嗎?」

七罪眸子微眯,其雙手卻不由自主的微顫著,如此渾然天成,舉手投足間就將劍勢淋漓盡致的體現出來,領袖他絕對將這劍技修習至一代宗師的境界。聽到燕間的話語,七罪目光轉都未轉,輕描淡寫道:「能,因為他是領袖。」

簡短的一句話卻將七罪對於蘇敗的信心體現的淋漓盡致。

燕間雙手微握,看著風雪中飄逸如仙的身影,心中也湧現出無比的狂熱,領袖會勝。

會勝,這是無數新晉弟子的心聲。

就算是已經脫離團隊的血羽等人,此刻呼吸也急促無比,低語著:「領袖會勝利的。」

李學臉色緊繃的望著那接二連三而來的劍影,手臂略微有些發麻,前者的修為雖不如自己,但其劍氣卻無比凝練,同時蘇敗這出神入化的劍式讓李學有種置身於怒海中的感覺,儘管自己使出了渾身解數,李學卻駭然的發現無法攻破蘇敗的劍。

汗水在李學額頭處滲透而出,李學手中的劍猶如海中惡蛟,翻騰滾現。

刺目的劍光閃現著,巨大的衝力好似將空氣撕裂開來。

嗚嗚!

尖銳的呼嘯聲肆虐於劍台上,整座劍台盡數籠罩在劍影之下。

蘇敗眼眸古井無波的盯著臉色略微有些慘白的李學,嘴角緩緩挑起一抹笑意,其身體翩若驚鴻踏著殘雪直掠而來,接下來才是真正的月水影劍。

雪亮的青峰古劍像是墜落大地的彗星般,拖動著幽暗如水的劍光,整座劍台上瀰漫的劍氣好似受到了巨力的拉扯,盡數的重合在一起,直至最後化作銀河匹練,在無數道錯愕的目光中,摧枯拉巧般的撕開李學四周的劍氣,狠狠的點落在李學的胸脯上。

噗!

猩紅的血花迸濺而出,李學身體搖搖晃晃,猛地倒飛而出,原本用發簪束起的頭髮也零散的披在雙肩,在劍台上翻滾數圈后,狠狠的砸落至劍台下方的台階上,血染紅了滿地殘雪,儼然不知死活。

**和台階相撞的低鳴聲尚在回蕩著,四周卻一片死寂。

這一幕快的讓思維反應不及,在瞬息兩人尚處於僵局,然在眨眼間李學就這麼敗了,敗得如此徹底。唯獨七罪和羅風兩人才真正的看清楚先前發生了什麼,羅風眼角間甚至泛起難以置信的駭然:「他將劍技掌握至一代宗師境界了?」

「一代宗師。」七罪輕吐道,看著台上一臉平靜的蘇敗,心中卻是掀起了轟然**。看似僵局,但在無聲無息中蘇敗就將整個局勢掌握在手,道道看似雜亂無章的劍招在最後硬是被蘇敗接連成一片,就像平靜的海面上驟然掀起驚天海浪,一舉覆滅李學。

氣氛凝固的安靜,無數道目光艱難的從李學身上移開,落在蘇敗那一臉燦爛的面容上,而後者正玩弄著李學的琅琊劍卡。看著這張劍卡上的貢獻點數目,蘇敗嘴角的笑意越發燦爛,接連三場比斗下來,除去給燕間的三千餘點貢獻點,也就是說自己穩賺了三萬餘點貢獻點。

三萬餘點。蘇敗心情暢快無比,這些貢獻點可是足夠自己換取琉璃晶水,加上宗師獎勵帶來的功點值,接下來的日子修鍊就沒必要旁枝末節的問題困惱。想到這,蘇敗突然覺得今天的天氣是格外的明媚,噙著笑意看著呆若木雞的羅風等人道:「諸位師兄,誰還來?」

瞧見蘇敗臉上燦爛的笑意,雖迎上朝陽的餘暉,羅風等人卻有種置身於冰窖中的感覺。羅風目光有些閃躲,看著昏迷過去的李學,他實在難以想象蘇敗先前那一劍上蘊含的力道有多可怕,微咬著嘴唇,羅風眼神示意兩名弟子去扶起李學,一言不發,率先掉頭向著出口走去。

其餘弟子也是低著頭,極為有默契的沉默,緊隨於羅風之後。

技不如人,羅風知道自己留下來也是徒增笑話。

看著氣焰囂張的羅風如此狼狽的離去,燕間等人立即歡呼而起,望向蘇敗的眼中儘是狂熱之色。若是數日前,蘇敗擊敗梵歌和墨雲軒兩名領袖讓他們認可了蘇敗領袖的身份,那麼此刻,蘇敗以恐怖的實力接連擊敗羅風,李學等人,完全讓燕間等人真正狂熱崇拜起蘇敗。

能,因為他是領袖。

這句普通無比的話語彷彿也成為這個團隊的至理名言。

望著羅風狼狽離去的身影,蘇敗略微有些遺憾的搖搖頭:「就這麼結束了?才三萬點貢獻點而已,原本還想多撈些貢獻點。」

七罪走上前,聽到這句話,無奈的白了蘇敗一眼:「三萬點?諸位進入搖光閣數年的弟子,至今都未賺到萬餘點貢獻點,你倒好,短短數刻就賺到三萬點。」

「經過這件事情,我想這些搖光閣的老人也不會有膽子來欺負新晉弟子前來邀戰了。至少他們要掂量下自己劍卡上的貢獻點。不過,這三萬貢獻點足以讓你和這些搖光閣老人結下樑子,為了自己臉面也罷,為了拉攏羅風和李學也罷,這搖光領袖絕對不會袖手旁觀.。」七罪輕吐道。

蘇敗玩弄著手中的琅琊劍卡,債多不壓身,蘇敗現在就有種這樣的感覺,淡淡一笑道:「反正遲早是要對上的,只是時間前後的問題。不過你對這搖光領袖的實力有幾分了解?」

「數月前,他就已經是凝氣六重,不過閉關數月,此刻出關他應該是凝氣七重的修為。」七罪略微思索了半響,緩緩道:「若是現在的你,對上這搖光領袖,有幾分的勝算?」

「五五之數。」蘇敗雙眸微眯,認真的想了片刻。突破至凝氣四重,加上月水影劍修習至一代宗師的境界,蘇敗如今的實力顯然和進入內門時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今日憑藉這月水影劍,蘇敗能夠壓制李學。

不過蘇敗也看的出,這李學的真氣有些虛浮,顯然並非是苦修突破,恐怕是藉助丹藥突破。而自己最大的底牌就是天外飛仙以及未曾真正在世人面前施展出的劍陣,蘇敗想若是自己底牌盡出,就算對上凝氣七重,也有些勝算。

不過五五之數並非是蘇敗想要的,他想要的是絕對的碾壓。

想到這裡,蘇敗緊握著手中的琅琊劍卡,苦修的日子還要繼續下去,偏過頭好似想起了什麼,問七罪道:「對了,牧崖師兄呢?」

牧崖!

七罪不假思索道:「他最近數日掏空家底弄了些貢獻點,在昨夜就去了琅琊劍閣。若非如此,我也不會一大早的去尋你。」

「琅琊劍閣。」蘇敗輕吐口氣,他記得自己身為琅琊領袖每月都有一次資格進入琅琊劍閣,只是蘇敗到現在還弄不清楚琅琊劍閣是怎麼樣的地方,「那是怎麼樣的地方?」

「聽他說是修霖方。」七罪有些不清楚道。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