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一百五十三章琅琊斗台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 「第六局,在短短後半夜就扳回了千餘點貢獻點。」 「羅風師兄還要讓這傢伙繼續瑟下去嗎?要不我出手教訓下這弱雞。」 青年,既羅風微微點頭道:「已經讓這些弱雞嘗到了甜頭,自然沒必...

清晨時分,黎明的曙光宣洩在數座高聳的劍台上。!

喧雜聲與清晨的寧靜格格不入,四周起伏的石座上端坐著一道道身影。

石座上的無數道目光齊聚在其中正中央的劍台上,其上有著兩道身影交錯而過,掠起的轟鳴聲久久不散。無數道吶喊助威聲在四周跌宕而起:

「燕間哥,擊敗他讓他知道我們新晉弟子不是那麼好惹的。」

「燕間哥一舉擊潰他1

石座上,諸多新晉弟子聲嘶力歇的嘶吼著,儘管經過宿夜的激戰,臉上帶著少許傷痕,但這絲毫不掩蓋他們眉宇間的欣喜以及激動。

血羽臉色有些複雜的看著劍台上激戰的燕間,在昨夜他就曾受到諸難戰,原本是抱著磨練自己以及賺些貢獻點的想法,誰知道在短短數場比斗下來,不僅僅落得了一場傷,更是將為數不多的貢獻點全部交代在這裡。

聞訊而來的燕間,二話不說就為自己出頭,想到這裡,血羽心中除了感激之外就是深深的愧疚。

前些日子,他曾帶著諸多弟子脫離團隊,這在某種程度上就是對燕間的不信任。看著劍台上激戰的身影,血羽雙手微握著拳頭,「燕間哥,加油。」

鏗鏘!

一連串的火星在半空中迸濺而出,持著細劍的燕間一舉擊潰對手,持劍而立,目光遙遙注視著前方那高聳的石座,漠然道:「還有誰?」

這裡端坐著數十名身影,為首的是名青年,整頭長發慘白如霜。

青年嘴角微揚,看著己方落敗的弟子略微有些遺憾的搖搖頭:「居然讓這些弱雞贏了回去,第幾局了?」

「第六局,在短短後半夜就扳回了千餘點貢獻點。」

「羅風師兄還要讓這傢伙繼續瑟下去嗎?要不我出手教訓下這弱雞。」

青年,既羅風微微點頭道:「已經讓這些弱雞嘗到了甜頭,自然沒必要讓他們繼續瑟下去。江晨你上去教訓下那弱雞·我要他這數局贏的貢獻點全部吐出來,甚至他劍卡上的貢獻點都要丁點不剩的交出來。」

「將別人壓榨的滴血不剩可是我江晨的風格。」先前出聲的青年信誓旦旦道,雙腳猛地一蹬,猶若離弦的箭般掠上劍台。江晨有些戲虐的看著持劍的燕間·輕笑道:「一場,就賭你劍卡上的所有貢獻點,敢玩嗎?」

燕間陰冷的眸子中沒有絲毫的懼意,揚起手中的劍卡:「一千三百二十一點。」

「也就是說你接受我的邀戰?」江晨咧嘴輕笑,其身影猶如閃電般的掠過,最後仿若流星般轟向燕間,鏗鏘·金鐵交鋒聲驟然而響,燕間的身形朝後退出數步,一抹殷虹的血跡至嘴角滲透而出·抬起頭看著出劍的江晨,眸子有些凝重:「好快的劍。」

「對於懂得孝敬師兄的師弟,我通常也是投桃報李,會讓你以最快的速度走下這劍台。」話音未落,江晨手中的長劍斜指地面,凌厲的劍氣嗤嗤而出,捲起滿地的殘雪。

砰!

江晨腳掌再次猛地踏著地面,整個身影猶如狂風般席捲而來,凌厲無比的劍氣急速的凝聚著·摧枯拉朽般的轟向燕間。面對如此恐怖的劍式,燕間只能抬劍,細劍猶若毒蛇般遊動著·企圖突出江晨的攻勢,然其上傳來的力道使得他連續退出數步,在道道戲虐目光的注意下·燕間整個人直接跌下劍台。

收劍,江晨有些無趣的搖搖頭,走向劍台,撿起燕間掉落在地的劍卡,輕笑道:「這一千三百二十一點的貢獻點,我收下了。」

滴!

兩張劍卡輕輕碰在一起,燕間劍卡上的貢獻點立即化作虛無。

啪!

江晨將手中的劍卡打在燕間的臉上·起身,居高臨下的望著燕間·嗤笑道:「看你那陰冷的眼神就知道你此刻心裡有多不爽,若是不爽的話,你可以邀請更多的弱雞來這裡,讓那些弱雞擊敗我。」

揚著手中的劍卡,江晨目光有些炙熱,嘖嘖,千餘點貢獻點又能換取不少的丹藥。

「燕間哥。」石座上,血羽等人臉色略微有些憤怒,連忙跑下去扶起燕間。

燕間輕輕擺手,示意自己沒事,起身,冷冷的看著江晨,沒有說些什麼,正欲轉身離去,然一道平靜無比的聲音卻徒然在後泛起:「要不,我陪你玩玩如何?」

這道突如其來的聲音讓燕間身軀一震,就連一旁的血羽等人都是眼神劇變,轉過身,看著在七罪陪同下緩緩而來的白衣身影,臉上紛紛露出雀躍的神情:「蘇敗領袖。」

燕間眸子微抬,旋即低下頭有些愧疚道:「領袖。」

「燕間你也真是的,這麼好玩的事情居然不捎上我。」蘇敗不徐不疾的走來,輕輕握住燕間手中的劍卡,在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蘇敗走向劍抬,揚起手中的劍卡:「一場三千點貢獻點,那隻青妖娃,敢來嗎?」

突然出現的白衣身影讓琅琊斗台四周陷入短暫的寂靜,當這句平淡卻充滿蔑視話語后,端坐在石座上的弟子皆是露出憤憤的神情,這就是新晉弟子的領袖?

石座上,羅風揚起頭,慘白的長發在風中狂舞著,淡淡的肅殺之意瀰漫。羅風目視站在劍台上的蘇敗,嘴角挑起一抹笑意:「好像玩的有些過頭了,居然將對方的領袖惹了出來。」

羅風的話語好似有些懊悔,然其神色卻未又絲毫的悔悟,而是露出少許期待的神情。

青妖娃!

江晨嘴角微挑,轉過身看著站在劍台上的蘇敗:「蘇敗領袖要送貢獻點給師兄,我這個做師兄的怎麼會辜負蘇敗領袖的好意。」

砰!

江晨掠上劍台,居然直接出劍。

這看似偷襲的行為讓新晉弟子各個憤憤不已,不過七罪眼角間卻是露出一抹輕輕淺淺的笑意,這江晨未等領袖出劍就率先出手,正是顯示出他內心的忌憚。七罪目光凝視著那一襲如雪的白衣,在蘇敗脫去青銅戰衣的時候,七罪隱約間就漸漸看不透自己的這位領袖。

數米的距離僅僅一跨之下既至,江晨的劍未至·急速推進的長劍已撕開空氣,凌厲無鑄的劍氣如虹而來。蘇敗抬眸望著這一劍,白皙的劍指微動,青峰古劍驟然出鞘·鏗鏘一聲,樸實無華的劍柄悍然的撞出一舉撕開這洶湧的劍氣,以著一種無法捉摸的軌跡,似璀璨虹芒般劃過,撞上江晨的胸脯,江晨這一劍還未完全撞開,其整個身體猶若重擊般倒飛而出。

!!

江晨撞上劍台·翻滾數圈直至掠出劍台。

鏗鏘!

蘇敗還劍歸鞘,拾起江晨掉落在劍台上的劍卡,輕輕的一劃·其上的三千餘點貢獻點立即消散。蘇敗將手中的劍卡甩給一臉震撼的燕間,轉過身,目光漠然的望著遠處目瞪口呆的諸多老弟子,淡淡道:「諸位師兄誰還來?」

先前躍躍欲試的弟子迎上蘇敗的目光,皆是有些慌張的向著四周張望。

「羅風師兄。」數名弟子眼角餘光掃過站在最首位的青年,羅風頷首一笑道:「能夠在梵歌和墨雲軒的聯手下將之擊潰,這新晉領袖果然是有幾分本事,怪不得領袖師兄會正視這新屆領袖。也好,就由我羅風為領袖師兄試探下這蘇敗的實力·看他到底有沒有撼動領袖師兄位置的資格。」羅風越眾而出,走上劍台,輕笑道:「蘇敗師弟有如此雅興·作為師兄我們怎麼能不陪蘇敗師弟玩一玩。羅風,所屬搖光閣領袖莫圖師兄的團隊。」

聽到這羅風的自我介紹,石座上新晉弟子臉色微變·羅風,難道是那個被莫圖領袖自稱為左膀右臂的羅風。

七罪目光也是微變,喃喃道:「羅風,凝氣五重,搖光閣領袖莫圖最器重的弟子之一。」

凝氣五重。

這就是羅風站在蘇敗前,面不改色的底氣,懶懶的撥開額前慘白的長發·羅風輕笑道:「聽說蘇敗領袖在問鼎宗比時曾擊潰凝氣五重的對手。」

「是有這事情。」蘇敗如實的回答道。

「師兄不才,進內門數年修為尚才凝氣五重·今日若是與蘇敗領袖交手,恐勝算不大。」

「也就是說師兄站在這裡完全是給蘇敗領袖送貢獻點,那麼送三千點貢獻點是送,送五千貢獻點也是送,你我這一戰的賭注提高至五千點,如何?」羅風似笑非笑道。

「五千點?」蘇敗眉頭微皺,難道貢獻點是如此的不值錢,不對,自己砸鍋賣鐵才換取了些許貢獻點,也就是說並非是貢獻點不值錢,而是眼前這些人是富得流油,想到這裡,蘇敗微微搖頭,就在羅風略微有些失望的目光中,蘇敗嘴角綻起燦爛的笑意:「師兄要送貢獻點,那五千貢獻點未免顯得師兄有些小氣,至少要一萬點,如何?」

一萬點貢獻點。

看著蘇敗輕描淡寫的說出這一句,饒是羅風呼吸也變得急促無比:「一萬點?」

「嗯,就是一萬點。」蘇敗平靜的點頭:「敢不敢,若是師兄不敢那就五千點。」

聞言,羅風略微有些猶豫,五千點貢獻點他是能夠拿的出來,但是一萬點他卻是拿不出來,不過這一萬點貢獻點顯然是不可違抗的誘惑,羅風試探問道:「蘇敗領袖手上有萬餘點貢獻點?」

「師兄都稱我為蘇敗領袖,難道不知道成為領袖,宗門就會獎勵一萬餘點貢獻點。」蘇敗淡淡道。

台下,七罪嘴角微抽,這傢伙還真能扯,前幾天都窮的向自己借些貢獻點。

「行,那就一萬點貢獻點。」羅風輕笑道,轉身向其餘弟子要來劍卡,足足在自己劍卡上籌集了萬餘點貢獻點,方才轉過身,對著蘇敗揚起劍卡。

看著羅風手中的劍卡,蘇敗嘴角的笑容越發燦爛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