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一百四十六章震懾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往應該是馳騁沙場的將領,至少這份氣度就讓人顯得有些不凡。 面對這中年男子。蘇敗有種直視屍山血海的感覺,嘴唇微動,道:「動手吧1 鏗鏘! 碩大的巨劍帶起蓬勃的火星,中年男子緊握著...

凌厲洶湧無匹的氣息肆虐於雲霧中,猶若一柄柄利劍。即可找到本站

林瑾萱柳眉微蹙,好似想到了什麼轉過頭對著蘇敗道:「往往很多時候,並非所有新晉弟子都能夠甘願承認宗門所規定的領袖,所以宗門就規定了若是誰有不服,皆可挑戰領袖,將之擊敗就能夠成為新的領袖。」

說到這裡,林瑾萱美眸盯著蘇敗,略微有些擔憂道:「也就是說這些人可能會選擇挑戰你。」

「並非是可能,而是一定。」蘇敗目光微垂,淡淡道。他就知道成為所謂的領袖是件吃力不討好的事情,比起外門這溫室,眼前這些新晉弟子的競爭恐怕更加激烈。這些人能夠新晉內門弟子,無一不是心高氣傲之輩,若是換了他,突然要甘願屈服於一名乳臭未乾的傢伙,他也不會服氣。想到這,蘇敗嘴角就掀起一抹燦爛的笑意:「瑾萱師姐,若是我敗給他們,也就意味著我要失去領袖的身份?」

看到蘇敗嘴角的笑意,林瑾萱神情一怔,有些無奈道:「按規矩是這樣。」

「領袖的身份真的很好?」蘇敗再次認真問道。

「很好,地位以及宗門的重視,若是成為領袖也就意味著你的起跑線遠遠超過他人。」林瑾萱清澈的眸子看向遠處的百餘道身影,聲音中帶著少許擔憂:「這些弟子雖不是在外門修鍊過,然久經殺戮的他們其實力卻遠遠超過外門弟子。」

「既然領袖身份這麼好,那麼我就沒有必要拱手讓人了。」蘇敗嘴角噙著笑意,背負著青峰古劍越眾而出,緩緩走向這百餘道身影。

領袖弟子,蘇敗眸子中泛起少許沉思,也就是前世那些重點班能夠經常得到老師照顧的尖子生。這宗門還真是會時刻促進宗內弟子之間的競爭。

走上前,蘇敗注意到這百餘道身影雖整齊的站著,不過根據其身影之間的差距還是能夠看出少許,顯然這些弟子並非也是個整體,而是分成幾個部分。

止步,蘇敗平靜的注視著這些人,淡淡道:「我是這屆新晉弟子的領袖,蘇敗。」

話落,人群中立即有著數道渾厚的氣息洶湧而出。同時蘇敗也注意到一道道戰意十足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這些目光中噙著不同的情緒,有訝然,有錯愕,有雀躍。

不過也有些人微皺著眉頭,這屆的領袖未免有些過分的年輕了。大多數人都蠢蠢欲動。顯然有著心思要挑戰蘇敗,半響后,一道渾厚低沉的聲音在人群中漸起:「蘇敗領袖,我蕭晨想挑戰你1

一道魁梧的身影越眾而出,眼神漠然的望著蘇敗:「領袖,請賜教。」

蘇敗眼神平靜的注視著這道魁梧的身影,而立之年。其堅毅的臉龐上泛著少許猙獰,舉手投足間就瀰漫出嗆鼻的血腥味,顯然這人以往應該是馳騁沙場的將領,至少這份氣度就讓人顯得有些不凡。

面對這中年男子。蘇敗有種直視屍山血海的感覺,嘴唇微動,道:「動手吧1

鏗鏘!

碩大的巨劍帶起蓬勃的火星,中年男子緊握著血跡斑斑的巨劍。就像欲擇人而噬的凶獸,渾身的氣息猶如洪流洶湧而現。目光冷冽的注視著蘇敗:「領袖閣下不出劍?」

「該出的時候我會出,開始吧。我想這麼多新晉弟子之中應該不僅僅只有你一人想挑戰我。」蘇敗淡淡道,在執法塔暗無天日的修鍊生涯讓蘇敗對於這等程度的血腥味早就習以為然,面不改色。況且,蘇敗知道若是想杜絕源源不斷的挑戰,只能展現出最悍然的姿態,強大的讓這些人感到絕望。蘇敗腳步微抬,站在中年男子面前,巍然不動。

中年男子眼神微變,不出劍,目光凝重的望著蘇敗,後者能夠成為領袖,自然有其過人之處。在蘇敗說出這番話的時候,中年男子並非覺得蘇敗狂妄,抬步,魁梧的身子猶若脫韁的烈馬暴射而出,手中的巨劍帶起重重劍影,攜帶著一往直前的氣勢直刺蘇敗而來:「破軍。」

破軍。

軍中的劍式都是以殺人為目的,簡單利落的劍式,並未有任何的花哨。

蘇敗目光平靜的凝視著這凌空而來的劍光,腳步微抬,身若清風般拂劍而來,拖動著道道殘影,瞬間就消失在中年男子的視線中。下一剎那,蘇敗其身形卻猶如鬼魅般出現在中年男子的面前,白皙的劍指猶若穿葉摘花輕飄飄的朝前一點,撕開其巨劍上嗤嗤而出的劍氣,點落在龐大的劍身上。

鐺!

刺耳的金鐵交鋒聲驟然響起,頃刻間,一股磅無比的力道至劍柄上蔓延而出,中年男子好似遭受重擊般,身子突兀的倒飛而出,直退出數步,臉色煞白的望著前方巍然不動的蘇敗。這二者之間的差距立見分曉,只是這實力懸殊未免太大了。

林瑾萱朱唇微啟,有些訝然的望著這一幕。

書生懶懶的打了個哈欠,努嘴道:「軍中的殺人劍雖霸道,不過在絕對的力量鴻溝前,這一劍可謂是破綻百出。」

「最關鍵的是他將拈花指修至一代宗師的境界。」七罪有些無力道:「武技最怕就是雜而不精,而這傢伙好似修習的武技其掌握程度絲毫都不低。」

蘇敗目光掠過蠢蠢欲動的人群,淡淡道:「還有誰要挑戰我?」

「在踏至宗門的時候我燕間就曾被告知,在琅琊七閣中無論是搖光閣的領袖,還是天樞閣的領袖,其實力都是恐怖的驚人。今日一見,果然不假。」

「不過我覺得我燕間更有資格成為新晉弟子的領袖。」

人群中又是一道身影越眾而出,比起先前男子的魁梧,這道身影就顯得有些消瘦,修長凌亂的長發直垂在雙肩,卻掩蓋不住那陰鷙的眼神,神情冷酷的盯著蘇敗:「蘇敗領袖。請賜教。」話音未落,這名自稱為燕間的男子就暴射而出,兩柄短小的細劍悄然被握在雙手中。他的劍極快,其身法更是讓人難以捉摸,瞬息就能刺出數劍,劍氣似春雨般綿綿不斷。

凝氣二重!

蘇敗目光如炬,就算眼前這密密麻麻交錯而來的劍影猶如群蛇出籠般,蘇敗右手捏指為劍,劍氣暴射而出。似閑庭信步般漫步開來,蘇敗信手出指,擊潰席捲而來的劍氣,這漫天冰冷的劍影就這般化作無形。

太可怕了!

燕間身影似鬼魅般飄忽不定,陰鷙的臉頰上滲出少許冷汗。

燕間曾是宗門暗中培養出來的殺手。出道至今尚未失手過,就算曾刺殺一凝氣四重的勢力首領也曾成功過。燕間最引以為傲的就是他那鬼魅的身法以及恐怖的出劍速度。然在這一刻,燕間卻覺得無論自己身法再多麼恐怖,劍再如何迅速,對方的劍指總是會出現在他出現的位置。

可怕的眼力,燕間呼吸漸漸急促起來,直至他步伐變緩慢的剎那。兩根修長白皙的劍指已至他眉心處,其上縈繞的劍氣讓他心顫,微抬著眸子,看向一臉平靜的蘇敗。旋即低下頭,陰鷙的眼眸中難得泛起一抹敬佩:「燕間見過領袖。」

收手,蘇敗目光再次望向遠處佇立的眾人,淡淡道:「還有誰?」

無論是先前魁梧男子還是眼前的燕間。在這些人都有著極高的地位,至少蘇敗擊潰這二人之後。蘇敗明顯察覺到這些人眼中的戰意消退不少,不過仍有不少人眼角泛著些許躊躇。

負手而立,蘇敗指著這些躊躇的弟子,淡淡道:「你,還有你,你們幾個一起出手吧1

這些被蘇敗點到的弟子,臉色皆是微變。

他們都是經過重重選拔才晉陞內門弟子,無一不是心高氣傲之輩,何曾與人聯手過。不過蘇敗都指名道姓,若是自己等人不出手,今後又如何在內門立足下去,只能抬步而出,足足有十餘道身影。這些人其修為皆是不弱,大多數都是凝氣一重。

見蘇敗要以一敵眾,林瑾萱正欲出手勸阻,卻被書生制止道:「瑾萱師姐放心,這傢伙到現在還未出現,也就意味著他根本未出全力。」

「蘇敗領袖,請賜教1十餘道渾厚的聲音漸起,旋即就是道道渾厚的氣息洶湧而出。

空曠的廣場上殘雪翻卷,人影晃動,一道道凌厲無匹的劍氣匹射而出,如水的劍影向著蘇敗籠罩而去。這聲勢浩大的一幕讓燕間等人眼露凝重,遠處站在林瑾萱其後的新晉弟子也是各個神情凝重,十餘名凝氣一重的合擊可謂是恐怖。

「這新晉領袖雖要殺雞儆猴,震懾住新晉弟子,不過這以一敵眾的的舉動卻有些不智。」

伴隨林瑾萱而來的兩名青年微搖著頭,顯然在他們眼中看來,蘇敗這舉動有些過於託大了。另一名青年嘴唇也是微動:「不過我聽說徐荒領袖昔日震懾新晉弟子的時候,也曾以一敵眾過,以一敵九,至那之後,那些新晉弟子就成為徐荒領袖的最忠實追隨者。」

「蘇敗師弟現在的修為是?」林瑾萱修長睫毛微眨,美眸中露出少許詢問。

「凝氣三重。」書生如實的回答道:「當初徐荒晉陞內門的時候是凝氣四重。」

凝氣四重和凝氣三重,看似只有一重之差,然前後的差距卻極大。

咻!咻!咻!

就在書生和林瑾萱閑扯的剎那,翩若驚鴻般掠過重重劍氣,至今未為出劍,指若長槍般筆直,鋒芒畢露,瞬間就點落在一名弟子的胳膊上,雖未凝氣劍氣,其上的勁道卻恐怖無比,瞬間掀翻這名弟子。

接著,蘇敗就在風雪中拖出一道殘影,身若清風避開洶湧而來的劍影,出現在一名英姿颯爽的女子前,白皙的劍指就像畫家手中的筆墨,紛紛洒洒揚起,點落至香肩上。

砰!

這名實力不弱的實力同樣被擊潰,倒退而出。

遊走於晃動的人影中,蘇敗以著狂風卷落姨擊潰一名名新晉弟子。

直至最後,這些出手的弟子紛紛退出數十步,各個右臂發麻,甚至握不住手中之劍。

蘇敗僅僅只是衣著有些凌亂。

斑駁的陽光撕開厚厚的雲層,蘇敗站在陽光中,嘴角噙著笑意,燦爛道:「還有人挑戰嗎?」

望著站在陽光中的少年,一些原本還在躊躇的弟子都有些心虛的移開眼神,臉上有著掩飾不住的震撼,這屆新晉弟子的領袖,或許真的強的有些過分。

七罪看了蘇敗一眼,再次看著兩名目瞪口呆的青年,嘴角微揚,他深信,這一屆領袖絕對不會弱於徐荒,至少,上屆,徐荒還沒有資格讓自己和書生叫他一聲領袖……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