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一百四十五章領袖,他們在看你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在你們身上,甚至每月有資格進入琅琊劍閣一日。」 淡淡的溫暖陽光從天際傾灑而下·雪絮紛紛洒洒的山道上一道道如虹的身影筆直的直掠而上。這一路而來,林瑾萱儘可能的為蘇敗等人介紹這琅琊七閣的情況,按照...

!

命運猶如手掌中的指紋,在很多時候出生的那一刻就確定下來。

在這一刻,林瑾萱突然覺得這個想法有些荒唐,凝視著蘇敗這張平靜的臉龐,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林瑾萱依稀記得蘇敗的那番話:「瑾萱師姐,站在那上面俯視著錦繡河山是怎麼樣的感覺。」當初林瑾萱覺得回答會對這少年是一種別緻的殘忍,只是如今這少年已站在雲霧之巔,好似在蘇敗身上看到了黑暗中迸發而出的奇之光,林瑾萱纖柔的柳眉間甚至勾勒出少許欣喜,或許有時候命運真的可以掌控。

迎著林瑾萱的目光,蘇敗眉頭微凝:「我是領袖?」

「是的。」林瑾萱展顏微笑道:「按照宗門規定下來的規矩,你就是此次新晉弟子的領袖。宗門中除了這些新晉弟子外,還有來自其他分部的新晉弟子,也就是說,你是他們的領袖。」

一個宗門的強大始終體現在其凝聚力上,而琅琊七閣更像是為了考驗這些脫穎而出的弟子,將其綁在一個整體上,一榮俱榮。

「在搖光閣中目前有數名領袖,這些領袖中大多數都是歷屆弟子的翹楚,其中接管搖光閣的領袖就是搖光領袖。你若是想晉陞為開陽閣弟子,那就要帶著你所屬的隊伍挑戰開陽閣領袖所屬的隊伍,前提就是你要先成為搖光閣的領袖。」林瑾萱微笑著柔聲道。

聽到這裡,蘇敗有些無奈的搖搖頭,這件事情怎麼聽起來都有些吃力不討好,怎麼會落在自己身上。看著七罪等人那有些期待的神情,蘇敗心中這種無奈更盛。

看著蘇敗眼角的無奈,林瑾萱嘴角揚起一抹鬱悶的笑意:「你不知道有多少人為了這領袖的名額爭的頭破血流,你倒是一臉的不稀罕。成為領袖,也就意味著閣中的資源最先落在你們身上,甚至每月有資格進入琅琊劍閣一日。」

淡淡的溫暖陽光從天際傾灑而下·雪絮紛紛洒洒的山道上一道道如虹的身影筆直的直掠而上。這一路而來,林瑾萱儘可能的為蘇敗等人介紹這琅琊七閣的情況,按照林瑾的說法,這琅琊七閣有二十餘名的領袖·年紀最大的甚至已有四十齣頭。

琅琊群峰,其中多數都是琅琊宗各個長老修鍊之地,而琅琊七閣則是落在琅琊主峰上,這主峰直入青冥,約莫十丈之長的青色古階順延而上,猶如登天之梯,雲霧縈繞·又好似仙境一般。在青色古階的盡頭是片廣闊的場地,高聳的巨大石碑猶如突兀於天地的劍峰屹立著,這石碑通體泛著青冥·磅大氣,道道縱橫交錯的劍痕猶如龍蛇狂舞般布滿其上。

驚人的銳氣滲透而出,讓人無法直視,好似直視這石碑,雙目就會被其上縈繞的劍氣洞穿。蘇敗微眯著雙眼,直視這石碑,隱約間這雜亂無章的劍痕勾勒在一起,就形成兩個筆走龍蛇的字眼:琅琊!

「這就是琅琊主峰,琅琊七閣依次而上·搖光位於最下方,天樞位於最上方。」

「天樞之上就是琅琊諸殿。」

林瑾萱佇立於石碑前,修長纖細的玉手指著雲霄之處·劍殿樓宇層層疊嶂,白牆黛瓦,就算雲霧縹緲也掩蓋不住那高地起伏的屋檐輪廓線

這些劍殿樓宇好似位於雲海之濱·氣勢恢宏。

「搖光閣中現在有多少弟子?」蘇敗凝視著這眼前縹緲的雲霧,或許是修習天外飛仙的緣故,他現在漸漸喜歡站在雲海中的感覺,同時站在雲海中感悟天外飛仙的效果,明顯遠遠超過在庭院中感悟。僅僅這個理由,蘇敗就覺得內門還不錯。

「若是算你這屆弟子應該千餘名。」林瑾萱想了想道。

「這麼多,那若算上其餘六閣的弟子·論內門弟子就有七千餘人?」蘇敗略微有些詫異。

「越往上,其弟子就越少。」林瑾萱搖頭·解釋道:「就像天樞閣,其弟子不過百餘名,不過其內任何一名弟子都可以橫掃搖光閣。」

「如今,你搖光閣中有三名領袖,一名搖光領袖,其餘兩名和你一樣是普通領袖。」林瑾萱為蘇敗介紹搖光閣,儘管三言兩語卻能看出搖光閣那錯綜複雜的情勢。

「也就是說這三名領袖都是徐荒的手下敗將?」書生難得插了一句。

「嗯,徐荒昔日就是擊敗這三名領袖,成為搖光領袖。」林瑾萱帶著少許敬佩的口吻道,其眼神微變,目光落在石碑之後,空曠的大道

在那裡,一道身影緩緩踏步而來,樸實無華的布衣掩蓋不住其鋒芒,霸道凌厲的氣息洶湧而現。見到這道身影,站在林瑾萱其後的兩名青年眼中立即掠起一抹狂熱,微低著頭,行禮道:「見過徐荒領袖。」

徐荒!

蘇敗目光凝視著這道高大的身軀,堅毅的臉龐上沒有絲毫的出彩,唯一醒目的就是他背後斜背的巨劍,這巨劍碩比,儘管未出鞘就給人一種沉重的壓迫感。!

隨蘇敗而來的新晉弟子其呼吸瞬間變得急促無比,這道身影漸近,就像一座大山般壓在眾人心頭。強,蘇敗目光中泛起少許凝重,僅僅一眼他就能感受到這具身體內洶湧澎湃的力量,這傢伙是凝氣六重,甚至其上的修為。

書生草帽微抬,懶懶道:「怎麼,剛剛來就要給我來個下馬威

「凝氣五重,不錯1男子目光掠過蘇敗和林瑾萱,落在書生身上,雄渾低沉的聲音淡淡漸響:「兩個月我就成為搖光領袖,五個月成為開陽領袖,九個月成為玉衡領袖。曾經宗比時你敗給我一劍,今日作為領袖,你會不會再次敗給我?」

「我在玉衡閣等著你,希望你別讓我等待太久。」男子緩緩收回目光,微微對著林瑾萱三人點頭,轉身,就像他來時那般,踏著沉重的步伐。

只是男子剛剛轉身,書生懶懶的聲音就漸起:「再次糾正下·這次的領袖可不是我1

男子抬起的腳步轟然落下,整個石道好似都輕顫了一下。

「難道是七崖?」男子眉頭微挑。

「徐荒你大爺1七罪嘴角微抽,「我叫七罪1

「不是七崖,是蘇敗。」書生嘴角微努·胳膊子微微推著蘇敗的後背,蘇敗直接被推出一步。瞬間,蘇敗就察覺到一股猶如凶獸般迅猛的氣息向自己撲面而來。

男子轉過身,鋒利的目光落在蘇敗身上,略微有些搖頭,轉身,一言不發的向前走去·直至身影即將消失在石道盡頭的時候,其渾厚低沉的聲音方才響起:「牧崖,莫非這一年的蟄伏已經讓你失去了與我一戰的勇氣?希望·在數月後你能以領袖的身份來見我。」

「這傢伙莫非不相信我敗在你手中?」書生有些無奈道。

蘇敗平靜的望著男子離去的背影,在男子轉身的剎那,他明顯看見對方眼角一閃而過的質疑,淡淡一笑,轉過頭對著書生道:「我倒是寧願你將這領袖的身份拿走。」

「若是有一天我自信能夠接下你那一劍的時候,我絕對不會遲疑。」書生難得認真道。

蘇敗打量了書生一眼,嘴角揚起燦爛的笑意:「這一天將永遠不會出現。」

噙著笑意的聲音卻充斥著無比強大的信心,小覷自己的人,他從來不會出聲去反駁·敗給自己的人,他會繼續強大的讓這些人絕望。蘇敗抬起眸看著上方涌動的雲霧,他深信對於天外飛仙掌握會越來越深·甚至感悟出其上的劍意,那時候就是真正的天外飛仙。

林瑾萱見蘇敗絲毫不以為意的樣子,暗鬆口氣·率先邁步而出,帶著蘇敗一行人前往搖光閣,說是閣,實際上卻是有無數的劍殿樓宇接連成一片,無盡的鋒芒在這成群的飛閣流丹中洶湧而現,時而傳出陣陣震耳欲聾的鏗鏘聲。

在這些劍殿樓宇前是一片空曠的廣場,兩旁矗立著蒼天巨樹·白雪皚皚。

此刻,在廣場正矗立著一道道筆直如標槍的身影·足足有百餘道身影。在蘇敗等人出現的剎那,這些人的目光立即投來而來,剎那間,滔天血海般的氣息撲面而來。

在這些人目光投來的剎那,蘇敗也打量這些人,基本上都是同一的衣式,各個身上瀰漫著嗆鼻的血腥味,其氣息極為的凝練,若說自己身後的新晉弟子是幼虎,這些人就是經歷無數廝殺的餓狼。最讓蘇敗詫異的是這些人的年齡,大的甚至有而立之年,小的有弱冠之齡。

同時,其中不乏一些正值豆蔻年華的女子。

「這些也是新晉弟子,不過並非來自外門,而是來自宗門在荒琊州中的分部。他們有些是宗門插在各個勢力中的棋子,有些是被宗門安排在戰場中歷練的弟子,有些是宗門暗中培養出來的殺手。」七罪低聲輕語道,「比起身後的這群傢伙,這些弟子才是宗門今後的中流砥柱,這些人大多數都是來自宗門統御宗域內的琅琊子。」

聞言,蘇敗神情先是一怔,旋即又有些釋然,琅琊宗能夠雄踞荒琊州,自然沒有明面上看起來那麼簡單。比起自己身後的弟子,眼前這些弟子無論是其氣息,還是實力,顯然都有稍勝一籌。不過蘇敗怎麼覺得這群傢伙看向這方向的眼神不對勁,轉過頭望著身後,旋即又看向書生和七罪。難不成自己這群人中有誰和這些傢伙有過恩怨?

「領袖,他們不是在看我們,而是在看你。」書生胳膊輕輕碰著蘇敗的後背,有些玩味笑道。

看我!蘇敗眼神微變,蘇敗舉目望去,果然這些傢伙是在看著自己,突然,蘇敗心中有種不妙-的感覺……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